首页 >> 古籍赏鉴 >> 品书斋 >> 品书斋 >> [左传] 介之推不言禄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介之推不言禄
作者:栀子

  小时候看过一部戏剧,大部份的内容早忘记了,只记得一个国君为了逼一个不肯出来见他的人,放火烧山,却把那人给烧死的剧情。小小年纪,看不懂其中原由,只是对这样的悲剧感到不忍和不解。

  长大后,读到古文观止的左传『介之推不言禄』,才知道原来那部戏演的就是这个故事。

  介之推为什么不言禄?他认为流亡的晋文公重耳能回国为君主是天命,那些邀功的人是『贪天之功』,他不屑为之。我觉得其中最值得玩味的是介之推和他母亲的对话。

  要说介之推一开始就不想得到晋文公的奖赏,那倒不见得。否则他早早就可归隐山林,又何必等到奖赏没有他的份了才说出那些话,才归隐山林。只是,他毕竟是有骨气的,既然埋怨的话已出口,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接受任何来自重耳的奖赏了,否则,岂不成了虚伪之人?于是,他宁可被烧死,也不肯出来见重耳了。

  再说晋文公,对于跟随自己流亡19年,并曾割下大腿肉给自己止饥的忠臣给忘了,最后还把他给烧死,那份懊悔,想必也是很深的吧!

注:左传中并未说介之推是被晋文公烧死的,只是历代民间艺术作品中都是这样写的,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悲剧更具故事性吧!

左传原文:

  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

  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内外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

  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
  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
  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
  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
  其母曰:“能如是乎?与女偕隐。”遂隐而死。

  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绵上:地名。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译文:

  晋文公赏赐跟从他逃亡的人,介之推不谈爵禄,爵禄也没有轮到他。

  介之推说:“献公的儿子九人,只有国君在世了。惠公、怀公没有亲人,国内外都厌弃他们。上天没有断绝晋国的后嗣,一定会有君主。主持晋国祭祀的人,不是国君是谁?实在是上天立的他,而那几个人以为是自己的功劳,不是骗人吗?盗窃别人的财物,还叫他做小偷,何况窃取上天的功劳当作自己的功劳呢?下面的人赞美他们的罪过,上面的人奖励他们的欺诈,上下相互欺骗,就难以和他们相处了。”

  他的母亲说:“何不也去请求爵禄?就这样死了,怨谁?”介之推回答说:“明知是错误而效法它,罪过更要加重了。而且我发出过怨言,不吃国君的俸禄。”他的母亲说:“也要让国君知道这件事,怎么样?”介之推回答说:“言语,是身上的装饰品。身子将要隐藏,哪里还要用盲语去装饰它?这样做,就是为了显露自己了。” 他的母亲说:“能够象你说的这样去做吗?我和你一块儿隐居。”于是母子俩隐居到死。

  晋文公寻找他没有找到,就以绵上作为介之推的封地,说:“以此铭记我的过失,并且表彰善良的人。”

更多(前往论坛)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