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历史演义 >> 隋唐演义 >> 第34回 洒桃花流水寻欢     割玉腕真心报宠

|<< <<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
第三十四回   洒桃花流水寻欢 割玉腕真心报宠

   词曰:

     芳菲尽已,簌簌香何细。桃片片,随萍起,光摇碧水,远梦绕长

  堤。牵情难摆,囗舟瞥见心堪醉。  魑魅何足异,魂魄凭谁寄。

  香如篆,烛成泪,河长夜静,星斗光衣袂。惊看处,清凉一帖痊人

  快。

                        调寄“千秋岁”

  自昔浊乱之世,谓之天醉。天不自醉,人自醉之,则天亦难自醒矣;况许多金枷套颈,玉索缠身,眼前无数快乐风光,谁肯清心寡欲,看破尘迷?且说炀帝见这些美人,个个鲜妍娇媚,淫荡之心,愈觉有兴。不论黄昏白昼,就像狂蜂浪蝶,日在花丛中游戏。众美人亦因炀帝留心裙带,便个个求新立异蛊惑他,博片刻之欢。

  一日炀帝在清修院,与秦夫人微微的吃了几杯酒,因天气炎热,携着手走出院来,沿着那条长渠,看流水要子。原来这清修院,四围都是乱石,垒断出路,惟容小舟,委委曲曲,摇得入去。里面许多桃树,仿佛是武陵桃源的光景。二人正赏玩这些幽致,忽见细渠中,飘出几片桃花瓣来。炀帝指着说道:“有趣,有趣。”见几片流出院去,上边又有一阵浮来,许多胡麻饭夹杂在中间。秦夫人看了骇道:“是那个做的?”炀帝笑道:“就是妃子妙制,再有何人。”秦夫人道:“妾实不知。”忙叫宫人将竹竿去捞起来看,却不是剪彩做的,瓣瓣都是真桃花,还微有香气。炀帝方才吃惊道:“这又作怪了。”秦大人道:“莫非这条渠与那仙源相接?”炀帝道:“这渠是朕新挖,与西京太液池水接,那里什么仙源?”秦夫人道:“既如此说,如今这时候,怎得有桃花流出?”二人你看我看,没理会处。秦夫人道:“妾与陛下撑一只小舟,沿渠找寻上去,自然有个源头。”炀帝道:“妃子说得有理。”遂同上了一只小龙船,叫宫人撑了篙,穿花拂柳,沿着那条渠儿,弯弯曲曲,寻将进去;只见水面上或一朵,或两瓣,断断续续,皆有桃花。过了一条小石桥,转过几株大柳树,远望见一个女子,穿一领紫绢衫儿,蹲踞水边。连忙撑近看时,却是妥娘,在那里洒桃花入水。正是:

    娇羞十五小宫娃,慧性灵心实可夸。

    欲向天台赚刘阮,沿渠细细散桃花。

  炀帝看见大笑道:“我道是那个,原来又是你这小妮子在此弄巧!”妥娘笑吟吟的说道:“若不是这几片桃花,万岁此时不知在那里受用去了,肯撑这小船儿来寻妾?”炀帝笑道:“偏你这小妮子,晓得这般顽耍,还不快上船来!”妥娘下了船,秦夫人问道:“别的都罢了,这桃花你从何处得来?”妥娘笑道:“还是三月间,树上采的,妾将蜡盒儿盛了耍子,不意留到如今,犹是鲜的。”炀帝道:“留花还是偶然,你这等小小年纪,又不读书识字,如何晓得桃源故事,又将胡麻饭夹在中间。”妥娘带笑说道:“妾女子,书虽不能多读,桃源记也曾看来。”秦夫人对炀帝道:“妾观汉书晋书,丕猷漠烈,事多可采;至若秦史纪事,惟以奸诈而霸天下,毫无足取,即如桃源一事,其说亦甚幻。”炀帝笑道:“是何言与?朕览始皇本纪,见他巡行天下,封禅泰山,赫然震压一时。不要说别事,即如一道长城,至今七八百年,外寇不能长驱而入,皆此城保障之功也。”秦夫人道:“秦至今七八百年,长城恐都坏了,若不修补,难免后日之患。”炀帝道:“这个自然。况当朕之世,不为修葺,更有谁人,肯兴此工?只在早晚,要差人干这节事了。秦史上还有始皇起建阿房宫一段,好看得紧,也算一代豪杰之主。此书在景明院殿中,我们撑到景明院去取来看。”

  不一时,撑过了龙鳞渠,向南就是景明院。炀帝与秦夫人、妥娘,齐上岸来,见景明院门首,有宝辇停在外。原来萧后因天气炎蒸,晓得景明院大殿,窗牖宏敞,遂拉袁紫烟到此纳凉;正与院主梁夫人,在殿上下棋。炀帝忙止住宫人,不许进去通报,同秦夫人悄悄走来,聪见帘内棋子敲响。要进殿庭,袁贵人在帘内,瞥看见,忙说道:“娘娘,陛下来了。”萧后见说,忙起身同梁夫人、袁紫烟,出来迎接。炀帝笑道:“御妻为何不与朕说声,私自到此?”萧后笑道:“陛下不见妾的招纸么?”秦夫人忙问道:“娘娘,什么叫做招纸?”萧后道:“妾因宵来不见陛下进宫,就写一张招纸,差宫奴各宫院找寻。”炀帝笑道:“御妻且说招纸上怎么样写法?”萧后道:“招纸上么,写道:妾自不小心,失去风流天子一个,身边并无别物,倘有收留者,赏银五百,报信者谢银五十。”炀帝听了大笑道:“难道朕一干也不值,止值得五百两?”引得众夫人都大笑起来。炀帝坐在上面,看着棋抨说道:“你们可赌什么?”梁夫人道:“赌是赌一件东西,停回与陛下说。”炀帝又道:“白的要输了呢!御妻快在东角上,点了他那一双的眼,若是弄得他死,还可以扯直。”萧后笑道:“点眼是陛下的长技,只怕陛下就用气力,也未必弄得他死。”

  大家正在那里说说笑笑,忽听得笛声隐隐而起。袁紫烟道:“笛声从何处来?”炀帝正要侧耳而听,忽一阵荷风,从帘外吹来,吹得满殿皆香。萧后道:“香又从何处来?”炀帝忙叫卷起帘子,同萧后走出殿外,只见二三十只小船,满载荷花,许多美人坐在中间,齐唱采莲歌。雅娘、贵儿,各吹风笛酬和。众人飞也似往北海中摇来,炀帝一望,乃是十六院美人宫女,见日斜风起,故一齐回掉。因大笑道:“这些宫女们,倒会耍子。”萧后道:“皆赖陛下教养之功。”炀帝又笑道:“还亏御妻不妒之力。”笑说未了,那些船早望见炀帝在景明院,便不收入渠中,都一齐争先赶快,乱纷纷的望殿边摇来。摇到面前看时,大家的红罗绿绮,都被水溅湿了。炀帝与萧后鼓掌大笑了一回,梁夫人已吩咐摆宴在殿,请炀帝与萧后进内,上坐了;秦夫人、梁夫人与袁贵人打横。炀帝叫这些美人,都上殿来,把十来条龙草细席铺地,安放上矮桌果盒,叫众美人席地而坐,每人先赏酒三杯,然后传花击鼓,纵横畅饮。炀帝见殿中薰风拂拂,全无半点暑气,又见萧后与众夫人美人,各各娇艳,打趣说笑,不觉吃的烂醉,遂起身携着萧后,到碧纱橱中去睡。众人也起身出殿,四散消遣。

  萧后睡了一回,见炀帝沉沉的睡去,便轻轻的抽身起来,与秦夫人。梁夫人、袁紫烟抹牌耍子。不上一个时辰,忽听得炀帝在碧纱厨内,山摇地震的吆喝起来,萧后与众夫人大惊,忙走近前,看见炀帝睡在床上,昏迷不醒,紧紧儿将两手抱住头,口中不住的喊道:“打杀我也,打杀我也!”萧后着了忙,急传懿旨,宣太医巢元方火速到西院来,诊了脉,用了一剂安神止痛汤。萧后亲自煎好,轻轻的灌与炀帝服下,未能苏醒。各院夫人晓得了,如飞的又到景明院来看问。大家守在床前,一昼夜,还自昏迷不醒。时朱贵儿见这光景,饮食也不吃,坐在厢房里,只顾悲泣。韩俊娥对贵儿说道:“酸孩子,万岁爷的病体,料想你替不得的,为什么这般光景?”朱贵儿拭了泪,说:“你们众姊妹,都在这里,静听我说:大凡人做了个女身,已是不幸的了;而又弃父母,抛亲戚,点入宫来,只道红颜薄命,如同腐草,即填沟壑。谁想遇着这个仁德之君,使我们时傍天颜,朝夕宴乐。莫谓我等真有无双国色,逞着容貌,该如此宠眷,设或遇着强暴之主,不是轻贱凌辱,即是冷宫守死,晓得什么怜香惜玉,怎能如当今万岁情深,个个体贴得心安意乐。所以侯夫人恨薄命而自缢身亡,王义念洪恩而思捐下体,这都是万岁感入人心处。不想于今遇着这个病症,看来十分沉重,设有不讳,我辈作何结局,不为悍卒妻,定作骄兵妇。”如何如何,说到伤心处,众美人亦各呜呜的涕泣起来。袁宝儿道:“我想世间为人于者,尽有父母有难,愿以身代。我们天伦之情虽绝,而君父之恩难忘,何不今夜大家祷告神灵,情愿灭奴辈阳寿十年,烧一炷心香,或者感动天心,转凶为吉,使万岁即时苏醒,调理痊愈,也不枉万岁平昔间把我们爱惜。”众美人听见宝儿说了,便齐声赞道:“袁家妹子,说得有理。”齐到后庭中,摆设香案。

  朱贵儿心中想道:“我们虽是虔诚叩祷,怎能够就感格得天心显应。我想为子女者,往往有割股求亲,反享年有永。我今此身已属朝廷,即杀身亦所不惜;何况体上一块肉。”遂打算停当,袖了一把佩刀,走到庭中来。那时韩俊娥、杳娘、朱贵儿、妥娘、雅娘、袁宝儿等,齐齐当天跪下,各人先告了年庆日时,后告愿减众人阳寿,保求君王病体安宁。祷毕,大家起来,正欲收拾香案,只见朱贵儿双眸带泪,把衣袖卷起,露出一双雪白的玉腕,右手持刀,咬着臂上一块肉,狠的一刀割将下来,鲜血淋漓,放在一只银碗内。众人多吃了一惊,雅娘忙在炉中,撮些香灰掩上,用绢扎好。正是:

    须眉男子无为,柔脆佳人偏异。

    今朝割股酬恩,他年殉身香史。

  贵儿将割下来的那块肉,悄悄藏着,转到殿上来。恰好萧后要煎第二剂药,贵儿去承任了,私把肉和药,细细的煎好,拿进去。萧后与炀帝吃了,不上一个时辰,便徐徐的醒将转来,看见萧后与众夫人美人,多在床前,因说道:“朕好苦也,几乎与御妻等不得相见。”萧后问道:“陛下好好饮酒而睡,为何忽然疼痛起来?”炀帝道:“朕因酒醉,昏昏睡去。梦见一个武士,生得相貌凶恶,手执大棍,蓦地里将朕照脑门打一下,打得朕昏晕几死,至今头脑之中,如劈破的一般,痛不可忍。”萧后与众夫人,各各安慰了一番。早惊动了文武百官,一个个都到西苑来问安,知是梦中被打伤脑,今已平愈,遂各散去。

  时狄去邪已到东京,闻知炀帝头脑害病,心中凛然,方信鬼神之事,毫厘不爽。遂把世情看破,往终南山访道去了。正是:

    鬼神指点原精妙,名利俱为罪孽缘。

  且说虞世基,因两月前,炀帝见苑中御道窄隘,敕他更为修治。虞世基领了旨意,不上一月,不但御道铺平广阔,又增造了一座驻跸亭,一座迎仙桥;銮仪卫又簇新收拾了一副卤簿仪仗,专候炀帝病体勿药,装点游幸。时炀帝病好数日,已在宫中与萧后宴乐。见说御道改阔,仪仗齐整,便坐大殿,受百官朝贺,遂诏各官,俱于西苑赐宴。炀帝上了七宝香辇,一队队排开,这些簇新的仪仗,众公卿骑马簇拥而行,真是苑迎剑佩,柳拂旌旗。不一时到了西苑,炀帝便传旨,将御宴摆在船上。炀帝坐了龙舟,百官乘了凤舸,先游北海,后游五湖,君臣尽情赏玩。炀帝吃到兴豪之际,叫文臣赋诗,以记一时之盛。时翰林院大学士虞世基,司隶大夫薛道衡,光禄大夫牛弘,各有短章献上。炀帝览了众臣的诗,大喜,各赐酒三杯,自饮一巨觞道:“卿等俱有佳作,朕岂可无诗?”遂御制“望江南”八闽,单咏湖上八景。

    湖上月,偏照列仙家。水浸寒光铺枕簟,浪摇晴影走金蛇。偏称泛

  灵槎。  光景好,轻彩望中斜。清露冷侵银兔影,西风吹落桂枝花。

  开宴思无涯。

    湖上柳,烟里不胜催。宿雾洗开明媚眼,东风摇弄好腰肢。烟雨更

  相宜。  环曲岸,阴覆画桥低。线拂行人春晚后,絮飞晴雪暖风时。

  幽意更依依。

    湖上雪,风急堕还多。轻片有时敲竹户,素华无韵入澄波。望外玉

  相磨。  湖水远,天地色相和。仰视莫思梁苑赋,朝来且听王人歌。

  不醉拟如何?

    湖上草,碧翠没通津。修带不为歌舞缓,浓铺堪作醉人衤因。无意衬

  香衾。  晴霁后,颜色一般新。游子不归生满地,佳人远意寄青春。

  留咏卒难伸。

    湖上花,天水浸灵芽。浅蕊水边匀玉粉,浓葩天外剪明霞。只在列

  仙家。 开烂漫,插鬓苦相适。水殿春寒幽冷艳,玉窗晴照暖添华。清

  赏思何赊。

    湖上女,精选正轻盈。犹恨乍离金殿侣,相将尽是采莲人。清唱谩

  频频。  轩内好,嬉戏下龙津。玉管朱弦闻昼夜,踏青斗草事青春。

  玉辇从群真。

    湖上酒,终日助清欢。檀板轻声银甲缓,酷浮香米玉蛆寒。醉眼暗

  相看。  春殿晚,仙艳奉杯盘。湖上风光真可爱,醉乡天地就中宽。

  帝王正清安。

    湖上水,流绕禁园中。斜日缓摇清翠动,落花香暖众纹红。萍末起

  清风。  闲纵目,鱼跃小莲东。泛泛轻摇兰掉稳,沉沉寒影上仙宫。

  远意更重重。

  炀帝赋完,群臣赞涌,各各献觞称贺。炀帝与众臣又痛饮了一番,遂命罢宴转船。众臣谢了宴,俱穿花拂柳而去。炀帝上了銮舆回宫,萧后接住问道:“今日陛下赐宴群臣。为乐何如?”炀帝道:“今日饮酒甚畅。”就将群臣献诗,并自己做词八首,一一说了。萧后道:“目今秋月正明,正是赏心乐事之时,然在舟中与湖光争色,不苦寻芳径与花柳争妍。”炀帝道:“如今御道比前改得广阔,又增了驻跸亭、迎仙桥。过桥去就是旧日的畅情轩,收拾得更觉有趣。”萧后道:“即如此说,妾明日必要奉陪陛下,去遍游一番的了。”炀帝道:“御委要游,不可草率。明日趁此月自风清,须作一清夜游,方得畅快。”萧后道:“既然夜游,宫中妃妾,皆未到西苑,带他们去看看也好。”炀帝道:“这个使得。明日叫御林军,多拨些马匹,与他们骑着奏乐,朕与御妻一路看月而去。”萧后大喜道:“如此最妙。”炀帝道:“马上奏乐虽好,但须得几章新诗,谱入笙箫,方不负此良夜。”萧后道:“陛下天才潇洒,何不御制一章,待妾教他们连夜打出,以见一时之胜。”炀帝道:“御妻之言有理,待朕制诗。”遂一边饮酒,一边挥毫,早已制成“清夜游曲”一章:

    洛阳城里清秋矣,见碧云散尽,凉天如水。须臾山川生色,河

  汉无声。千树里,一轮金镜飞起,照琼楼玉宇,银殿瑶台,清虚澄澈

  真无比。  良夜情不已。数千乘万骑,纵游西苑。天街御道平如

  砥,马上乐竹媚丝姣,与中宴金甘玉旨。试凭三吊五,能几人不亏

  圣德,穷华靡。须记取隋家潇洒王妃,风流天子。

  炀帝作完,递与萧后看。萧后读了一遍,大喜道:“陛下宸思清俊,御翰淋漓,古来帝王,真不能及也。”随叫宫中善唱的,连夜习熟,明夜要游西苑。炀帝又叫近侍,誊一纸传与迎晖院朱贵儿,叫他教各院美人唱熟,明夜马上迎,总在畅情轩取齐。吩咐毕,方与萧后安寝。正是:

     昏主惟图乐,妖妻只想游。江山将尽矣,新曲几时休。

|<< <<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