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地理 >> 淳熙三山志 >> 卷第六 地理类六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
卷第六 地理类六

江潮
海道
江潮
  水路,视潮次停泊,犹驿铺也。循州境东出,涨海万里,潮随月长,昼夜至如符契。道闽安而上,江面澄阔,别为西峡,逾于南台,皆会于怀安,进而至汤背止,以与溪流接。白爱湋东下,(底本作“白爱湋东下”,崇抄同,库本作“自爱津东下”。疑各有所据,待质。)萦纡数百里,危径狭道,(底本作“危径狭过”,崇抄同,据库本改。)行者茧足。轻舟朝发,乃一夕可至。南望交广,北睨淮浙,渺若一尘。(底本作“南望交尘……渺在之尘”,库本作“南望交广……渺渺之尘”,今据崇抄改为“南望交广……渺若一尘”。)乘风转舵,顾不过三数日。伪闽时,蛮那放椿,(底本作“顾不过三数自伪闽时蛮那放椿”,崇抄同,据库本改“自”为“日”字。但“蛮那放椿”不可解,疑“蛮那”为“蛮舶”之误,下文“海道”中即有“伪闽时蛮舶”句。又“放椿”疑为“放樁(桩)”之误,待考。)且次江岸。国初,六县盐舸,径输州仓,以达于上四郡。今福清、长乐、涵头,岁运未尝停。民无酤其米酿作。(底本作“民无酤其来酿作”,库本同,暂据崇抄改作“民无酤其米酿作”,其间疑犹有讹夺。)两溪糯粒,舳舻相衔。岁小俭,谷价海涌。南北舰囷载,歘至城外。其诸货宝回往,不可名计。浮于海、达于江以入于河,莫不有潮次云。
  初一、十六(午)   初二、十七(午)
  初三、十八(未)   初四、十九(未)
  初五、二十(申)   初六、廿一(申)
  初七、廿二(酉)   初八、廿三(酉)
  初九、廿四(卯)   初十、廿五(卯)
  十一、廿六(辰)   十二、廿七(辰)
  十三、廿八(巳)   十四、廿九(巳)
  十五、三十(巳末、午初)
  此潮入州城内河之候也。江潮常缓海潮三刻,至入河,则又少迟耳。(按潮一昼夜当两至,各本皆只举日间自晨至暮(卯、酉刻)所至之潮候。盖夜间舟不出入城关,故不记乎?)

海道
  自迎仙至莆门平行用退潮十有五:海不计里。
  〔一潮〕 迎仙港乘半退,里碧头。
  迎仙港 源自兴化三百里,合桃源水为大溪,过迎仙市,为子鱼潭。三百步。历福清黄茅墩,墩南江上三千余家属兴化,人烟如海口镇。其墩,溪涨、海涌,皆不能没。合蒜溪东流,过浮山三里,合径江入海。潮至子鱼潭。径港,源出兴化县界金支大泽,至里洋合黄蘗山南水十里,名渔溪,过应天院;一源出黄蘗山,北过铁场边,北流东折,合渔溪,入径港。南至绵亭,东出乌屿门。又南至双屿头为二,东出白屿,西出后屿,合于昭灵庙前,会迎仙港入海。潮至应天院前。
  东:南匿、草屿、塘屿。 昭灵庙下,光风霁日,穷目力而东,有碧拳然,乃琉求国也。每风暴作,钓船多为所漂,一日夜至其界。其水东流而不返,莎蔓错织,不容转柁,漂者必至而后已。其国人得之,以藤串其踵,令作山间。盖其国刳木为盂,乃能周旋莎蔓间。今海中大姨山,夜忌举火,虑其国望之而至也。
  〔二潮〕 过洛化洋、牛头门,泊寄沙。多水劫。
  〔三潮〕 至燕锡,泊婆弄澳。一名暴露,声相近。
   东:草屿。
  〔四潮〕 半退至银盏舷,乘半涨,取钱藏,出止马门。为过浅,溯潮不克,所以必待半涨也。元丰二年尝移海口巡检于此。
   西:海口镇。
  海口 源出兴化县界,流为百丈溪,二百余里,至假面,为横路溪。即无患溪也。东流二十里,合石堘溪,至水陆院,合东溪,经福清县河头,潴为琵琶洋,十八里至海口入海。潮至水陆院西。
  盐埕 岁管纳海口仓七百万斤。经南交输怀安仓。叶庭珪《记》:埕有三等:沙埕为上,夹沙次之,泥埕为下。沙埕喜受潮信,退则易乾,实漏丘则易淋,故为上。半沙半泥,故为次。泥湿拒潮,且难乾淋,故为下。大埕一、二亩,小者半亩。大水取信,小水暴乾。盖海水咸卤过埕,则卤归土中,日曝则咸,乃凝白花。取海水淋之,炼为盐。亦犹胆水浸铁,水中自有铜性,遇铁涩住,故烹铁而得铜也。一月之间,大水六日,初一至初三,十六至十八。晴明则土信可收;雨濯则土信败矣。一年之间,惟五、六、七、八月,土信特厚,盖烈日之功也。故旧法:六月起火,八月住火。
   东:盐屿、苏屿、钟门。昔人没钟于此。潮退,蒲牢微现。
  〔五潮〕 半退,过石帆洋,状如帆。泊大、小练。二练门相去十里,无便风,停留或逾月。
   西北:松林塞。
  〔六潮〕 出练门,至东、西洛止。虽近,过此无泊所。
  〔七潮〕 泊慈澳。敕号慈孝洋。
   西:长乐桨过港。长乐溪源极微,大概潴为陂湖,溢则泄而入海。
  〔八潮〕 转南交,山峙海中。港内沙浅,大潮二丈六尺,小潮丈有九尺,最为险厄。舟人多于慈澳候便,及晨潮,方挟橹而济。便风,则自外洋纵繂。伪闽时,蛮舶至福州城下。国朝以南交之险,遂置司温陵,时有飘风入港者。岭口盐埕。于历屿头、永丰、石马、砂坑、郑胡、闾山。岁纳二百四十二万斤。旧三百万斤。陆运二十里,避南交之险,输长乐仓。
   西:梅花澳 闽安镇港。源出处州龙泉,东流经松溪、政和。一出建宁之浦城。一出于崇安。其间小溪数十,汇于建城。出南剑之东曰东溪。一出邵武之光泽,北流经顺昌,至沙溪北。一出汀州之宁化,西至清流、沙县之西,合流至南剑,与东溪合。百八十里至水口,左合古田溪。源出建宁县界,东南流,号横溪,至上生院,南合荐溪潭水,数里合桃溪东流至县东北隅龙津桥,合东北溪。知县李堪名曰润泽。南经戴星洲、鸣玉滩、磨剑石,下百丈漈,入大溪,故曰水口。过大、小溪乃无滩,平流至猴山。右纳闽清水。源自盖平里,合仁寿、孝顺、金沙等里小溪,土人多以小艇力胜至江口,謄于巨舟,(底本作“瞻于巨舟”,库本同,据崇抄改。)乃浮江而下。小溪有三桥:良石、普贤、宝山,通尤溪黄洋诸场。尤小者,土民堰以溉田。次鼋溪,唐大历中,有女子浣纱溪次,为鼋所食。其父哭之哀。既而得鼋,乃烹以释愤,名士多为记述。其山,源深险多,不逞民盗贩茗、卤,官莫谁何。俗号七村鼋里。次左纳大目溪,次右小目溪,源出闽清界,六七十里入江。次螺女江,侯官县西北三十里。《搜神记》:“闽人谢端,江滨得大螺一,蓄之家。每出归,盘飨必具。乃密伺,见一姝,丽甚。遂突入问之,曰:‘我天汉中白水素女也。帝哀卿少孤,遣为卿具食。(底本作“遣为卿具”,下无“食”字,库本同,据崇抄补。)今已悉,不可止。卿宜以居粮,可使尽市,更盈。’(底本作“卿宜以居良可使尽市更盈”,据崇抄改“良”为“粮”。)言讫,化去。端如其言,资给数世。”今足迹尚存。或曰江形如螺。至甘蔗北分,数里复合,至石门南分,赤岸山尾与沩山尾相迎如门,(崇抄作“伪山尾”。)水中有石阈。过石门为马渎江中流,至洪塘歧为二:北行者为南台江,纳北山众流,桑溪,自鹅鼻岭经大坑岭出东峰后,至茶焙浦通潮。鳝溪至浦东桥通潮。过鼓山;南行者合马渎江,纳永福溪、源自南剑尤溪县。西流至泉州德化县;南流至永福洑口埕,会溪流,行七十里,合兴化县游洋青桐溪,至重光寺前六十里,合闽清县界水至大章六十里,合福清县界十八溪入江。县以西有师姑等六滩,东有太原等十滩,不为害。潮至保安里,溯三十里至县。金崎江、闽县东西南七十里,昔渔者于此钓得金锁,因见金牛,急挽至岸。(“闽县”下各本皆作“东西南七十里”,“西”字疑衍。又,底本、库本“渔者”下皆无“于”字,据崇抄补。又,底本作“急投至岸”,据库本、崇抄改。)俄而锁绝,犹得二尺许。因名金崎江。《寰宇记》:“晋康帝诏于此立庙。”螺洲,州形也。在大义西北,纳龙泉坑溪。合大义江、濑江,出西峡门,合琅琦江。西浦溪出福清县界,经泥屿至琅崎接潮。一星溪,(底本作“一□溪”,缺一字,崇抄同,据库本补。)出长乐界,至白田,接琅崎潮。会鼓山之派,经石马、鸡屿洋,中有石,号师子,对方山。巨浸未尝没。俗谓:“水浸方山鼻,不到师子耳。”抵东峡,二十里入海。潮自西峡上者,先至洪塘;由南台上者,差迟,(底本作“差逢”,库本同,据崇抄改。)大潮至大若。南台江中有洲数里。潮至鼓山分为二:南广而北狭,由北上者,入直渎浦;由南上者,涉洲尾,反东流而与之遇。谚谓:“南台江水颠倒流”,以此。
   东:刘崎、王浦、湖江。
  〔九潮〕 至埕角,每岁二月,乌头数万,至自东海,萃于此。泊关澳。
   西:萩芦(底本作“芦”,库本同,崇抄作“荻芦”。) 连江东南四十里,有九龙江,根连鼓山。相传,秦始皇以东南气王,自江而南,秀拔者皆凿之。至是得芦根,长可数丈,朝劚暮合,终不殊。执役者梦有告曰:“锹锸可夕置勿收。”乃如其言。血流而绝,通水成峡。蛤沙、万海小港、赤琦、连江港。源出古田葺洋界,(底本作“古田□洋界”,缺一字,库本作“古田林洋界”,崇抄则作“古田葺洋界”。按,今连江县之鳌江上游霍口溪,源至古田县境水流多歧,其地名有卓洋、吉洋等,皆与“葺洋”音相近,因据崇抄改。)至七猴渡之北,合小溪南流至潘渡桥。一出罗源界,号曰岩溪,南至朱令桥,合宝山院前丹阳溪,西南流至兴宁庙前,与潘渡溪合,西南流,合参溪水,至峡口镇入海。
   东:郑崎、官屿、双髻焦、土花盐场。今废。
  〔十潮〕 转北交,聚石为滩,连接海岸,比南交差易。(底本作“北南交差易”,崇抄作“南北交差易”,库本作“比南交差易”,据改。)泊东、西洛。
   西:罗源港。源自蒋山溪,经白塔院,至四明桥,合龙潭溪,过务前,合古弄溪,至栏头铺入江。又下倪南北溪,经观前桥,至栏头铺前,与蒋山溪合,入松崎江,入海。潮过四明观。廉湾、俗呼“林”为“廉”,中多林姓。南湾寨。
   东:黄土山。
  〔十一潮〕 至水澳。(底本作“水澳”,库本同,崇抄作“水湾”。)
   西:官井洋港。西源出处州龙泉界,首溪。东流百里至斜滩,过载首,合松潭溪,白沙镇、绍兴初废。至廉首村;一出政和县界,经麻岭至缪洋三十里,至廉村,会龙泉溪,南流为江,过甘棠港,旧有巨石屹立波间,舟多溺覆。唐天祐元年,(底本作“唐宝祐元年”,库本同,下文称“昭宗诏褒之”。按,唐昭宗天复四年四月改元天祐,因据崇抄正作“天祐元年”。)琅琊王审知具太牢礼祷于神,将刊之。其夕雷雨暴作,石皆碎解。(底本作“石皆柿解”,库本同,据崇抄改作“石皆碎解”。)迟明,安流如砥。昭宗诏褒之,赐号甘棠。神曰显灵侯。三年,赐德政碑。《五代史》谓:“闽人私号”,误。黄崎岭。潮,东至白沙,西至廉首,各距四十里。舟行一潮至由镇,陆行各百里。白沙溪船至斜滩。廉首溪船至缪洋。北源出政和界,至外渺程家渡,南合甘露溪、磁溪,经深浦渡,至长境、平水,分为二。(各本皆作“分为二”,审下文疑为“分为三”,待质。)潮至金垂。一出古田山谷,合周仙湖东流为穹窿溪,又东为晡溪,又东为淀尾,经赤鉴门;一出古田至游溪,合罗源山溪至溪口村,出于三屿寨之左;一出罗源飞泉渡,出于三屿之右,汇于官井洋,风涛险恶,号三港口。东入于海。
   东:浮鹰山。(底本先书作“浮膺山”,复旁校改“膺”为“鹰”字,库本、崇抄仍作“膺”字。今闽东海上尚标名“浮鹰岛”,故仍从底本所改。)
  〔十二潮〕 转驴头山,泊斗米。近有大小金澳、盐埕。宁德县纳。
  〔十三潮〕 泊桃门筋竹山。
   西:松山港。古谶:“松山沙径合,朱紫出其间。”西源,号长汀溪。自白岩十五里,经建善寺至沙塘。北源,自赤岸澳村龙潭至大桥,经盐埕、合沙塘而东入海。潮北行者至大桥,西行者至斗门。次西乌崎港,源出西乡蔗洋,八十里至七溪,南流七十里至饭溪,出乌崎,向峰火入海。小船至饭溪,大船至杨门潭。
   东:三沙峰火寨。
  〔十四潮〕 泊圆塘。
   西:敛港,出吉坑十里入海。怯港,俗谓“恶”为“怯”。合小溪水至上洋,五里灵峰,十里圆塘,入海。船至圆塘止。
   东:榆山。
  〔十五潮〕 至钱夯头,谚云:“钱夯头,无风自球流。”言荡漾也。白露门,或曰:即白水江也。白水郎停船之处。泊莆门寨前。
   西南:沙埕港。源出温州界,至桐山东入海。船至桐山。白水江。《旧记》:县东北百七十里。《寰宇记》:“白水郎,夷户也,亦曰游艇子。或曰卢循余种散居海上。唐武德中,王义童招其首领周造、麦细陵等,授骑都尉。以船为居,寓庐海旁。船首尾尖高,中平阔,冲波逆浪,略无惧怛,名了鸟”。乾符间,有陈蓬者,驾舟从海来,家于后崎,号白水仙。有诗云:“水篱疏见浦,茅屋漏通星。”又云:“石头荦确高低踏,竹户彭亨左右闻。”尝留谶曰:“东去无边海,西来万顷田。松山沙径合,朱紫出其间。”蔡学士《杂记》:“福唐水居船,举家聚止一舟,(底本作“杨止一舟”,崇抄同,据库本改。)寒暑、食饮、疾病、昏娅,(底本作“昏娅”,库本同,崇抄作“婚娶”。)未始去。所谓白水郎者,其斯人之徒欤?”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