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地理 >> 淳熙三山志 >> 卷第四十二 土俗类四

|<< <<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
卷第四十二 土俗类四

物产









畜扰



禽族

水族



物产
  山海天地之藏。郡封所至,林烟蓊薆,横属数百里,沧波弥漫,下极无涯,物产万殊,可得而尽名耶?鸟、兽、草、木,要欲多识;矧属吾境,亦耻一物之不知。姑以所闻见纂其可书者,附于篇。


  松 四时不改柯易叶。《史记》曰:“松柏者,百木之长也。”蔡密学襄知州日,令诸邑道旁皆植之。又,自大义渡夹道达于泉、漳,人称颂之。诗曰:“夹道松,夹道松,问谁栽之我蔡公。行人六月不知暑,千古万古摇清风。”树既老,愚民多穴取其松脂以烧,(底本作“松明”,据崇抄改。)以至枯折。尉司虽尝籍记,或令补种,未能禁绝。旧隶宪司,近亦申严云。又元祐中,道士颜象环自东门植松,抵铁塔、康山之巅。陈傅赠诗云:“初与田蔬一样平,一千年后插天青。行人息荫凉风下,应说栽松道士名。”
  柏 叶扁生而香。
  相思 木坚有文,堪作器用、几案、碁局、书筒、拍板之属。子冬实,名红豆。《吴都赋》曰“相思之树”。
  𣗋 木高大,枝有刺。子似茱萸而香,味辛如椒,杀腥物。
  椒 木有刺,子朵生而热,味辛。生蜀都名蜀椒,西戎名胡椒,本土者名土椒。
  樟 高大,叶似柟而尖长。弥辛烈者佳。为大舟,多用之。
  桧 柏叶而松身。《诗》曰“桧楫”者此。
  金荆 木坚有文彩,可为床榻。
  黄杨 叶细,皮薄。岁长三寸,至闰年则缩一寸。东坡诗:“惟有黄杨厄闰年”。木坚实可为器用。
  檗 木枝、叶与石榴无辨。皮黄。子赤如枸杞子,两头尖。枝可剉以染黄。生山石间。
  槚 《尔雅》曰:“苦荼也”,注云:“似栀子”。
  木槵 叶似橄榄而小,实可以浣衣,子可贯为数珠。佛经:“贯木槵子一百八个”,(底本作“贯木橞木”,库本作“贯木槵木”,据崇抄改。)是也。
  槦 州以南为多,至剑、建,则无之。以其拥肿不中绳墨,名以“槦”。或曰:其荫覆宽广,宜以“榕”名。庆历中,王守逵诗云:“清阴随日远,翠影共烟浮。广荫均荣贱,安人异品流。(上句底本作“□荫均荣贱”,缺一字,崇抄作“荫物均荣贱”,据库本补;下句底本作“安人异而流”,亦据库本、崇抄改。)幄帷临大道,冠盖俯高楼。避暑疑无夏,当风别得秋。”熙宁中,程大卿师孟命多植此,自为诗:“三楼相望枕城隅,临去重栽木万株。试问国人行住处,(底本、库本作“试问国人行住处”,崇抄作“试问国人来往处”。)不知还忆使君无?”
  桂 叶似枇杷,花白,丛生岩岭间。冬夏常青。唐大和四年夏,天降桂子,散落人家,芬馥异香,圆如珠颗。
  朴 叶如“加条”差小。其皮粗,故名。
  柟 材堪栋梁,根生瘤。《吴赋》云:“楠瘤之木”。
  楮 皮有斑花。其皮可以为布,亦可捣以为纸。实如杨梅。
  楝 高丈余。叶密如槐而长。三四月开花,红紫色,实如弹丸,熟则黄,即金铃子也。
  椿 叶似橄榄,芽香可啖。
  樗 木形,干类椿,叶脱处有痕,如樗蒲子,(底本、库本作“叶脱处□□□□□□”,缺六字,据崇抄补。)故名。然无用。《庄子》所谓“匠者不顾”者。(底本、库本作“匠者不□□”,缺二字,据崇抄补。)
  梓 似桐而叶小。花紫。《尔雅》云:“椅梓”。郭璞云:“即楸也”。(底本作“花紫□□云付梓郭璞□即是也”,崇抄作“花紫尔雅云付梓郭璞云即是也”,据库本改、补。)陆机云:“梓者,楸之疏理、(底本、库本作“楸之疏□”,据崇抄补。)白色而生子者。”
  橡 高可二三丈。三四月开黄花。八九月结实,名皂斗,(底本作“结□□皂□”,据库本补,崇抄“斗”作“角”。)其壳可以染皂。即栎梂。《尔雅》云:“栎,其实梂”。郭璞曰:“梂,盛实之房。”(底本作“即□□尔雅云栎□□梂郭璞曰□盛实之房”,崇抄作“即尔雅云栎其实郭璞曰梂盛实之房”,据库本参照《尔雅》改、补。)其实橡也。
  石南 叶如枇杷,有刺。凌冬不凋。人多植庭中间,阴翳可爱,不透日气。其木坚硬,可为斧柯。
  桄榔 木似棕榈,有节,叶亦如之,实外坚中虚,内有面,大者数斛。紫黑色,有纹理,可以制器。
  榉柳 皮似檀、槐,叶如𢬵正生溪旁。(各本皆作“叶如……旁”,疑是“叶如柳止生溪旁”,待质。)
  柽 《〈尔雅〉疏》曰:“柽,一名西河柳”。郭璞云:“今河旁赤小杨也。”(底本作“河旁赤小□也”,缺一字,据崇抄补。)陆机云:“皮赤如绛,一名雨师,枝叶如杉”。(底本作“如杉”,库本作“似松”,崇抄作“似杉”。)
  樧木 生山中。叶□,子似茱萸。(底本作“叶□子似茱□”,缺二字,据库本、崇抄补“萸”。)
  加条 叶有毛,作磨犀、象、牙、角□用之。(底本、库本作“叶似□作磨犀象牙角□用之”,据崇抄改、补。)
  青刚 叶似石南,木纹如黄杨,堪作鞍桥。
  棕榈 亦曰栟榈,高一二丈,旁无枝条,(底本作“旁舞枝条”,据库本、崇抄改。)叶尺余,中包如鱼子,(底本作“中包”,崇抄作“中色”。)鹅黄色。然根浮。土人植时,先磐石其下。
  檀 叶似槐,可以为床榻器用。(底本作“为□床縜经”,崇抄同,据库本改。)
  枫 似白杨,叶圆而歧,有三角。二月花,色白。取其脂,可以为香。
  杉 木类松而劲直,叶附枝生,若刺针然。
  桐 有四种。青桐,皮青;赤桐,皮赤;梧桐,皮白微青俱有子;(底本作“青桐皮□□□□□子梧桐皮白□青而有子”,崇抄作“青桐皮叶俱青而无子梧桐皮白叶青而有子”,暂据库本改。)白桐,有花无子,一名椅桐,又名冈桐。冈桐似白桐,惟无子,可为琴瑟。(底本作“又名□□桐岗□似白桐惟□无子可为琴瑟”,暂据崇抄改、补。)
  槐 叶细而青绕尤入。(底本作“叶细而青绕尤入”,崇抄同。库本作“叶细而青花黄”。)有叶大而黑者,名棕。
  皂荚 有雌雄。雄者不实,凿木干方寸,以雌木填之,乃实。
  槠 郭璞云:“此木似柞,子可食,为柱不腐。”
  白牙 最白洁。可为器玩。
  水杨 叶圆而阔。枝条短硬。多生水岸。
  柳 柯条与北土无异,但飞絮者稀。
  桑 与柘为二种,皆可以蚕,亦可为鞍桥。


  慈竹 丛生。任昉所谓“子母竹”。蔡公襄尝赋之。
  斑竹 生永福县鹤洋,差及湘江者。又有紫竹。今山邑皆有之。
  鹤膝竹 生古田县,似灵寿藤。不须琢削,自合杖制。
  箭竹 可为箭干。生长在古田山中。
  苦竹 笋味甚苦。又有苦伏竹,笋冬生,掘而食之,味尤珍。
  淡竹 肉薄,节间有粉,南人以烧竹沥者。
  石竹 连江等县为多。节疏而平,可为器用。
  麻竹 大至径七八寸,叶亦大,笋夏生。
  江南竹 粗大而坚直。
  秋竹 甚小,以为篾用。
  虫竹 丛生如芦。每节生虫,如新蝉之未翼者,□无窍隙,随竹而长。竹将枯,乃穴其旁而出。
  豁竹 节长细,可为笛材。笋味最美。
  筋竹 肉厚而窍小。可为弓弩材。


  萱 《诗》曰:“焉得蘐草”。《埤雅》谓:“一名鹿葱,草之可以忘忧者。”夏开者,梗高叶大;秋开者,短而叶细。别有鞓红而百叶者,有鹅黄而香者,非一种也。
  兰 一名水香。颜师古云:“即泽兰也”。生水旁,叶光润尖长,花蜡色六出,一桠敷蕊,(底本作“一桠敷□”,缺一字,崇抄作“三桠敷生”,据库本补。)耸若鼠耳一卷,而紫晕、檀心,气清远,盖国香也。春秋两种。《楚词》云:“春兰兮秋菊”,又云:“秋兰兮青青”。或云:“一干一花而香胜者兰;一干五七花而香薄者蕙。”
  剪刀股 叶如剪刀,苗甚软嫩。色深青绿,每丛十余茎,内一茎分枝,开小白花。
  琼田 春生苗叶,无花。三月,采根叶焙干,土人用治风。
  建水 枝叶似桑,四时常有。土人取其叶焙干碾末,治走疰风。(崇抄作“走㾏风”。)
  鸡项 叶红,花叶上刺青色,亦名千针草,根似小萝卜,枝条直上。三四月,苗上生紫花,八月叶凋,十月采根。
  火杴 春生苗,叶似紫苏大而尖长,白花。州人呼其叶为火杴草。
  马兰 叶类苦荬菜,(底本、崇抄作“苦益菜”,据库本改。)土人连根采之。(底本、崇抄皆作“土人连□采之”,缺一字,据库本补。)即《尔雅》所谓“箴马兰”是也。治䲅鱼毒。
  石龙蒭 丛生,俗名龙须草。今人以为席。
  莎草 根名香附子。
  灯心 生泽地,丛生。茎圆细而长直。人以为席。
  鸡肠 一名蘩𧃒。叶似荇菜而小,其茎梗作蔓,断之有绿缕,细而中虚,似鸡肠,因名。
  鳢肠 即莲子草也。一种,叶似柳而光泽,茎似马齿苋,花细而白,其实如小莲房。一种,苗颇似莲花而黄色,实亦作房而圆,可以止血,方言谓之断血草。
  羊蹄 秃菜也。叶狭长色深,茎节间紫赤。采根醋磨,涂癣速效。
  通草 一名通脱木,叶如蓖麻。(底本、崇抄作“草麻”,据库本改。)中虚,有软白,可为轻花。出长溪。
  紫背 解一切蛇毒。
  佛甲 多附石向阳而生,似马齿苋,细小而长。
  仙人掌 多于石壁上贴而生,如人掌,故名。治肠痔,泻血。
  蒲 生陂湖中,嫩者可食。汉尝以裹轮。
  蒉 生有三棱。《尔雅》谓之“蔧”。江生者为淡蒉,近海者为咸蒉。土人以为缆、为席、为屦。
  莣 似茅。可以为绳索、履屦。
  虎杖草 《尔雅》曰:“似红草而大,可染赤。”煎以为饮,色如琥珀。
  戒火草 人家用瓦缶植之,以警火。
  独扫草 《尔雅》曰:“马帚”,注云:“可以为帚”。
  茭 生泥浦中。叶如蒲苇,人缚为荐蓆,(底本作“荐□”,缺一字,崇抄作“荐藉”,据库本补。)谓之菰。又有白色者,其根可食,谓之茭郁子。中有黑点,岁久长白台,如小儿臂,谓之茭手。


  丁公藤 生依南木,故号南藤。(底本作“生□南木□号南藤”,缺二字,据库本补。)茎如马鞭,有节,紫褐色。(底本作“马鞭□□□褐色”,缺一字,据库本补。)《南史》:“解叔谦,(底本作“南史□叔谦”,缺一字,据库本补。)母有疾,夜于庭中祷告,(底本作“庭中□告”,缺一字,据崇抄补。)闻空中云:‘得丁公藤,治即瘥’”。(底本作“□丁公藤治即瘥”,缺一字,据崇抄补。)即此藤也。
  千金藤 主一切血毒,(底本作“血□”,缺一字,据崇抄补。)生南土者黄赤如细辛。(底本作“赤□细辛”,缺一字,据崇抄补。)
  紫金藤 生山中。初春生,(底本作“初□生”,缺一字,据崇抄补。)叶青色,至冬凋落。其藤似枯条。采其皮,晒干。治肾气。
  石南藤 其苗蔓延木上,四时不凋。
  含春藤 其苗蔓延木上,冬夏常青,治风。
  感藤 如鸡蛋大,汁甘美如蜜。(底本作“□甘美如蜜”,缺一字,据崇抄补。)生研傅蛇虫咬疮。一名甘藤。甘、感声近耳。又名甜藤。
  吉钓藤 亦名乌理藤(底本作“乌□藤”,缺一字,库本作“美龙藤”,据崇抄补。)色紫老者,可帖双陆局。道家呼其根为降真香。或以为简。
  金刚藤 方言谓之菠颉,根赤色,可以染鸭子。(“鸭子”即“鸭蛋”。)
  薜荔藤 缘木而生。
  香藤 缘木而生,其气馨香。又有南藤,人取以酿酒。
  王孙藤 可供作缆。

畜扰
  马 海坛旧诸牧有之,但驽蹶悍突,须久服习,乃堪乘。驴、骡亦同。
  牛 黄牛,角缩而短悍;水牛,丰硕而重迟,出福清以南。水牛新孳,下其乳为团,出城东松屿。
  羊 岁两生息,出福清、长溪。
  猪  犬  猫  鸡  鸭  鹅


  虎 山深处有之。异时,或忽至城邑。
  豹 尾赤而文黑为赤豹,又有黑豹,文圆者为钱文豹。
  豺 季秋之月,攫兽以祭天。方言呼为豺犬。
  狼 似虎而小,性至贪。
  熊 猪身而圆,有爪如钩。
  麂 獐类也,其肉坚韧不及之,其皮可为履鞹。
  獐 味甘无毒。有牙而不能噬。
  猴 《诗》谓之“猱”。大历中,有数百集古田杉林中,里人欲伐木杀之。有一老者,飞下纵火,爇树旁家。于是人走救火,遂得脱走。
  猿 居山木岩石间,渴则连臂下饮。人或射杀其子,必自投而死。剖视之,肠皆寸断,亦名猿父。《尔雅》曰:“猿善援”。
  玃 似猿而苍色。《尔雅》曰:“玃父”。
  兔 岁中秋,感月精而生。闽中近亦有之。
  香狸 口锐,身长,似猫。过山则草木皆香。
  猩猩 连江五峰山,势高远,林深茂,有之。
  刺猬 状类猯㹠,脚短多刺,尾长寸余,近人则缩。能捕蛊毒。
  野猪 如豚,毛黑如锥。名曰豪彘。
  野狐 似狗而小,尾如长帚,能媚人为妖。皮白,可制裘。
  鲮鲤 似鼍而短小,色黑,又似鲤鱼,四足,能陆能水。日中出岸,开鳞甲仆卧,令蚁入满,趋水中,蚁浮出,食之。
  山犬 状类家犬,赤苍色。
  山羊 有筋力,善走。其角觥觥然。
  獭 水兽也,似狸而毛细,入水不濡。主鱼鲠不下者,取其足,项下爬之,即愈。
  竹䶉 苍色如鼠,食芦苇根。乡人谓之芋豚。
  鼠狼 生山野中。似猫,能捕鼠。
  鼯鼠 似小蝙蝠。膏疗耳聩。
  𪕖𪕌鼠 似兔而小,尾多毳,善缘藤萝而走。王右军取其须以为笔。
  鼹鼠 身似牛而小,鼻似猪而足短,贪饮溪水,若恐不足,故曰“饮河不过满腹”。

禽族
  鹳 白者似鹄,黑色曲头。以巢中为池,含水满池中,养鱼及蛇,以哺其子。
  鸬鹚 水乡有之。从口中吐雏。
  鹄 似鹤而白。
  鸥 臆白,翅青。《南越志》:“随潮上下”。
  鸿雁 寒露来宾,至长溪止。及春北向。
  黄雀 秋稻将熟,自西北来,多至数千。闽、连江等县有之。
  鱼狗 红嘴翠羽,腹背间微赤。戏于苕间,俟鱼则穿波取之,盖翡翠之一种也。
  鵁鶄 水鸟。人家养之,可压火灾。似鹜,绿衣,驯扰不去。
  𪅱𩿱 溪禽也,似鹜而黑色。
  凫 水鸟也,飞甚速。今贾贩者以凫血点钱,欲取利如飞也。
  鸂𪄠 文若绣画,尾有毛如琵琶拨,小于鸭,对浮溪谷间。
  鹭 《尔雅》:“鹭,舂锄”。郭璞云:“白鹭也。”顶有长翰如丝。
  鹈鹕 颐下有袋,容二升物,展缩由袋,其中盛水以养鱼。一名逃河。
  鸠 方言谓之䳡。
  燕 亦名玄鸟,紫胸、轻小者为越燕,胸斑黑而声大者为胡燕。
  黄鹂 亦谓之仓庚,俗呼为黄莺。
  竹鸡 白蚁闻其声,尽化为水。山林中多有之。其声自呼,为“泥滑滑”,亦名越鸟。《(文)选》曰:“越鸟巢南枝”。
  白鹇 似山鸡而色白。《西京杂记》曰:“闽越王以献汉高帝”。
  山鸡 尾长而小。可蓄之樊中。所谓翟,山雉也。
  雉 可充庖厨。闽越王尝以白雉献汉武帝。
  鹧鸪 形似母鸡而小,(底本作“鸡而□”,缺一字,据崇抄、库本补。)臆前有白圆点,背间有紫色毛,(底本作“紫色□”,缺一字,据崇抄补。)其鸣若云“钩辀格磔”。(底本作“□辀格磔”,缺一字,据库本补。)开翅之始,必先南翥。
  喜鹊 十一月小寒,鹊始巢,及春乃成。营巢之户,知避太岁。南人喜鹊声而恶鸦声,故俗号为喜鹊。
  信鹊 类鹊而小。能为百禽声,忽鸣而过庭檐间,其占为有喜,亦名进鸟。
  鹢 水鸟,苍色。方言谓之卢鹢。
  鹣鹣 《尔雅》曰:“比翼鸟”。似凫,青赤色。
  鶗鴂 方言谓之孤鸡,鸣则草衰。
  鹖 有冠似鸡,好斗。
  鹪鳼 方言为扛鼓。于小枝间以草为窠,尤纤巧,又名巧妇。
  慈鸦 义乌也。(崇抄作“孝鸟也”。)能反哺。方言呼为射乌。
  郭公 头尾黑而身赤。一名赤鸟。
  鹘 鸷禽,苍色。翅稍深黑,直上千尺,乃凝然不动,洞见渊鱼,擘波而敛攫之。
  鹰 禀瑶光之精而生,苍黑色,亦名鸷鸟,以其勇锐能执搏也。七月,则取禽以祭天。
  鹯 苍褐色,似鸱而小,一名隼,亦名晨风。
  鸢 鸱也。
  鹞 啁哳而声悲。
  红娘 丹嘴翠身似鹦鹉。
  白头公 似雀而大,头有白点。
  啄木 雌褐而雄斑,喙利如锥,索蠹木间,竟日轩轾,其声“剥啄”然。
  鹌鹑 《庄子》谓田鼠所化。《淮南子》谓虾蟆化也。
  舶鸽 似鸠而差小。谚谓“千鸠不如一鸽。”言美也。编角如笙系其尾,高飞云端,声似鸣镝而委蛇。善识主人之居,舶人笼以泛海,有故,系书放之以归。
  鵙 《诗》曰:“七月鸣鵙”。方言(此卷“方言”,皆指闽中方言,与杨雄之《方言》无涉。)谓之伯劳。
  谢豹 状如鵙。以声名之也。《旧记》以为子规。
  鸲鹆 今人畜其雏,以竹刀剔其舌,教之则能言。一种白者似鵙,而亦有帻。
  呼潮 色苍似鸽,潮至即鸣,风雨弗渝也。
  雀 一名嘉宾,言栖宿人家,如宾客也。
  彩囊 似鸡而小,项上有五色囊。
  雷舞 苍赤色,闻雷声即舞。
  鸮 似鵩而小,一名枭,一名鸺鹠。夜飞昼伏,又名夜游女,又名鬼车。遇阴晦则飞鸣,恶声鸟也。《周礼》:“覆夭鸟之巢”。注谓:“鸮,鸺也”。方言谓之“孤猿”。

水族
  鲤鱼 《埤雅》:“一名鲤。”无大小,其脊中鳞皆三十六,鳞有黑点子。《尔雅》以之冠篇。陶隐居谓为鱼王,形致可爱,且能神变。
  鲨鱼 数种。胡鲨,青色,背上有沙,长可四五丈,(各本皆作长可四五“丈”,疑“丈”为“尺”之误。)鼻如锯,皮可剪为脍缕,曝其肉为修,可作方物。鲛鲨,鼻长似鲛,皮堪饰剑,又名“锦舡出入鲨”。初生,随母浮游,见大鱼,乃入母口中,须臾复出,故名。(底本、库本皆作“故曰”,据崇抄改。)帽头鲨,(底本、库本皆作“指头鲨”,据崇抄改。)腮两边有皮,形似戴帽。又有小鲨、大鲨之类。
  鲻鱼 似鲤,身圆,口小,骨软。生江海浅泽中。吴王论鱼,以鲻为上。
  鲈鱼 似鲻,而有黑子,肉白,斫脍不腥。隋炀帝谓:“金齑玉脍,东南之佳味”。
  鳜鱼 口、目大而鳞细,有黑子,味美。亦名鳜豚、水豚,惟狸脚鳜最佳。
  鳊鱼 板身,口锐,项缩。孟浩然:“果得缩项鳊”,谓此鱼也。
  白鱼 生江中。大者六七寸,色白,头昂。可脍。
  石首鱼 头中有石如碁子。《遁斋闲览》:“南海有石首,盖鱼之极美者。治以为器,载饮食,如遇蛊毒,器必爆裂。土人以制作尤精,明莹如琥珀。人但爱玩其色,鲜能识其用。”
  比目鱼 《岭表录异》记:“南人谓之泥鞋鱼,江淮谓之拖沙鱼。鳞细,色紫,一眼。两相比,乃行。”
  鲫鱼(底本、库本作“鲥鱼”,与下页“时鱼”似重复,崇抄作“鲫鱼”。按《尔雅翼》云:“鲋,鰿也,今作鲫”,据改。)一名鲋鱼。鳞如淡墨傅金,骨软、子饱者佳。
  鳉鱼 板身而锐,状若锵刀,肥腴极佳,其子有䲅毒。有金点而差厚者,谓之黄蜡樟。
  鲽沙鱼 形扁,性温。浙人呼为箬鱼,淮泗谓之鞋底鱼。以江中者为美。
  海燕鱼 黑色肉翅,飞走泥上。
  鳗鱼 似蛇而无鳞,口齿尤铦利,色青黄。海出者比江鳗差大,一名慈鳗,亦名猧狗鱼。
  鱓鱼 似鳗而细长,生水岸泥窟中。人云,是荇芩根所化,又以为人发所化。今腹中有子,未必尽是化生也。
  鳢鱼 陶隐居谓:“公蛎蛇所变,至难死,颇有蛇性。(底本作“□有蛇性”,缺一字,崇抄作“旧有蛇性”,据库本补。)诸鱼胆苦,惟此胆味甘可食为异。”即俗所谓黑鲤鱼者,夜必北向望斗。
  乌鱼 色黑,江海皆有之。
  鯯鱼 板身多鲠。
  鮆鱼 身狭长有须,一名刀鱼。
  时鱼 月长一寸,至十月盈尺者佳,此鱼以不腥为异。
  子鱼 身圆鬣小。冬深,盈腹皆子者佳,皆作鲊。(底本作“皆作咸”,崇抄作“醃作酢”,据库本改。)肥美,可充方物。
  黄梅鱼 似金鳞鱼而小,骨少而口朱,长可七八寸。
  银鱼 口尖身锐,如银条。作鲊尤美。
  章鮌鱼 色青斑,无鳞。亦名为马鲛。
  詶制鱼 《尔雅》谓之“当魱”。肥美而多鲠。
  黄赖鱼 一名䱀◆〈鱼乙〉。无鳞,似鲇而小,腮边有刺,能螫人,其声䱀◆〈鱼乙〉然。
  鲇鱼 《尔雅》谓之鳀。大者,长尺余。无鳞。方言呼为池鱼。(以上“詶制鱼”、“黄赖鱼”、“鲇鱼”三条,库本无。)
  鯏鱼 池塘有之,亦名甜鱼。
  䱠鱼 长可尺余。骨柔而无鳞。唐李柔入闽,谓为“银羹”,谓水母为“玉脍”。
  䲅鱼(底本作“鲵鱼”,据库本、崇抄改。)肝及子有毒。一名鹕夷,河鲀,或谓之鯸鲐、(底本作“鲐鲐”,崇抄作“鲘鲐”,据库本改。按《玉篇》,当以“鯸鮧”为正。)鱼芼。以蓝煮,令过熟,则可以无毒。
  鳙鱼 色青,无鳞。
  鲂鲆鱼 大如拇指,(底本作“大如母□”,缺一字,库本作“大如指”,据崇抄改。)有五色。
  海鰌鱼(底本作“◆〈鱼口〉鱼”,首字缺半,库本作“鰌鱼”,据崇抄改。)大如船。舟人遇之,则鸣金鼓以怖之,布米以餍之,则倏然而没;不然,则害舟。间有毙者,必梯而脔之。(底本作“必□而脔之”,缺一字,据库本、崇抄补。)刳其脂以为油,可灰船。
  魟鱼 团扇形,色紫,尾长于身,能刺人。
  泥鳅鱼(底本作“□□鱼”,缺二字,库本作“弹涂鱼”,据崇抄补。) 大如拇指,须鬣青斑,生泥沼中。(底本作“泥□中”,崇抄作“泥中”,据库本补。)
  水母 方言谓之䖳,(底本作“水□□□谓之䖳”,缺三字,据崇抄、库本补。)亦谓之乍鱼。言其随年乍有乍无也。大如覆帽,小者如碗,下如垂絮,□然凝结,莹若水精,有足无目,凭虾而行。(注文中底本作“小者如碗下如垂絮□然凝结”;库本自“□然”起至注文之末内容别立一条,冠以“石镜”二字为目;崇抄则作“小如圆碗,腹下如垂絮然”。又底本作“有足无□凭虾而行”,库本作“无目凭虾而行”,崇抄作“焉有足无目以虾为目凭虾而行”,据补“目”字。)《本草》目为樗蒲鱼。
  龟 阔大者可食。□□□□□□□。□而影伏。或六眸,或六甲或似□□□□其甲精光为◆〈虫员〉蛦。亦曰白濯。(此条底本注文四行上下皆残失,中所存剩,并崇抄、库本之若干出入者,仍不足半数,所缺约三十余字,今仍录存待质,缺数不可确计。)
  鳖鱼(底本作“□□”,缺二字,据崇抄补。) □软骨,(底本作“□软骨”,缺一字,崇抄、库本同,无从校补。)谓之丑,食当去之,不可与苋菜同食。□鱼池中多蓄之,(底本作“□鱼”,缺一字,崇抄、库本同,无从校补。)令鱼不随雾起。故陶朱公谓之神守。(底本作“谓之□□”,缺二字,据崇抄补。)
  石拒(底本作“石□”,缺一字,据崇抄补。) 似章鱼而极美,居石穴中。(底本作“□□□□则居石穴中”,缺四字,库本同,据崇抄补。)人或取之,能以脚粘石拒人,(底本作“人或□□□以脚粘石拒人”,缺三字,据崇抄补。)故名。
  章鱼 似石拒而极小。连江、罗源、宁德、福清诸邑俱有。
  章举 似章鱼而差大,脚短。
  乌贼 寒鸟所化,能喷墨溷水以自卫。性嗜乌,每浮水上,伺乌啄其腹,卷取而食之。故名。
  柔鱼 似乌贼而小,色紫。俗呼为锁管。
  鲎 足十有二,壳厚掩身,尾长有刺,子如绿豆。韩退之诗:“鲎实如惠文,雌雄常相附。”虽风涛不解,谓之媚鲎。海人用苇索两两编为一甲,以鬻焉。
  虾 有数种。梅虾,梅雨中有之。白虾,生江浦,城南有白虾浦,是也。其大者为虾魁,头壳攒刺,可为杯,亦名虾须杯。须长一二尺,大如指,上有细芒,肉雪白,出福清。其甜者为芦虾。或传芦苇所化,闽县、长乐近江有之。又有虾蛄,状如蜈蚣,能食虾。见《开元遗事》。
  蟹 八足二螯,大者箝角两出,足节屈曲,行则旁横,故曰旁蟹。
  蝤蛑 俗呼为蟳,扁而大,后两足薄阔,谓之拨棹。饱膏者曰赤蟹。
  蠘 壳锐而膏黄,螯铦利,断截如剪。
  彭螖 音滑,似蟹而小。吴人语,讹呼为彭越。今海畔有“卢禽”,似之。
  彭蜞 似蟹而小,似彭螖而大。
  揭哺子 似彭蜞,一螯甚大,一螯细。一名拥剑,亦名桀步。
  千人擘 状如小蟹。壮者擘之不能开,故名。
  车螯 大者如盘,小者如拳。沈括云:“即《本草》所谓魁蛤也。”
  蛤蜊 止消渴,开胃气,解酒毒。以莱菔煮之,则其柱易脱。
  蚌 头钱有珠胎。(底本、崇抄皆作“头钱有珠胎”,存疑。)《江赋》曰:“琼蚌晞曜而莹珠”。
  蚬 方言谓之蟟。
  蛏 生海泥中,长可二三寸,大如指而头开。
  淡菜 亦谓之壳菜。
  乌粘 状似淡菜而绝小,生石上,丛剷取之,故名。
  海月 形圆如月,亦谓之蛎镜。土人刮磨其表,以通明者鳞次以盖天窗。
  石华 方言谓之石雹。《选》曰:“挂席拾海月,扬帆采石华。”
  石榼 形圆,色紫,有刺,见人则刺动摇。
  沙蛤 出长乐,壳黑而薄,中有沙焉,故名。俗呼西施舌。
  石决明 即鳆鱼也。(底本、库本作“即□鱼也”,据崇抄补。)状如蛤,(底本作“状如□”,缺一字,据崇抄补。)惟一壳,无对。大如掌,(底本作“大如□”,缺一字,据崇抄补。)小者如两三指。海人啖其肉,取其壳,清水洗之。七孔者良。(底本作“清水洗□□孔者□”,缺三字,据崇抄补。)
  瓦屋子 《岭表录异》记:蛤类,南中呼为蚶子,亦名瓦屋子,以其壳上有棱如瓦垅,故名。
  文蛤 有文理者,唐时常充岁贡,(底本作“常充□贡”,缺一字,据崇抄补。)亦名海蛤。其壳为风涛所洗,(底本作“□壳□风涛所洗”,缺二字,据崇抄补。)则自然圆净。
  龟脚 以形名,坳中肉美,大者如掌。
  螺 有数种。状若鹦鹉、堪作酒杯者,为鹦鹉螺。色紫而斑点者,为紫背螺,俗谓之砑螺。大如拇指、有刺而味辛如蓼者,为蓼螺。生海中而色红,可为神杯,肉可作酱者,为红螺,磨令尖平,可以酌水。其肉可作鲊者,为香螺。
  牡蛎 近海皆有之。(底本作“□□皆有之”,缺二字,据崇抄补。)附石而生,磈礧相连如房,故名蛎房。(底本作“故□□房”,缺二字,据崇抄补。)韩退之诗:“蠔相粘为山”,谓此。晋安人呼为蛎莆。(底本作“晋安□□为□”,缺三字,据崇抄补。)州多出萩芦、东沙、关岭。一种名黄蛎,(底本作“一种□□蛎”,缺二字,据崇抄补。)生海中,大如杯。渔者为绳系腰,跏足屏息,入海中取之。(底本作“跏□□息入水中取□”,缺三字,据崇抄补。)少间,振绳乃举。(底本作“□间振绳”,缺一字,据崇抄补。)


  蛇 有数种。(底本作“蛇□□□”,缺三字,据崇抄补。)蝮蛇,胎化,腹裂子生,最毒。青竹蛇,与竹同色,(底本作“与□□色”,缺二字,据崇抄补。)小而不可犯。花蛇,好入人家捕鼠食之。惟乌蛇不螫人,医家用之。绝大者曰蚺蛇,胆可和药。它又有白花、白颈、黄领之类。
  蛙 背青绿色。方言谓之青蠼,其声◆〈口矍〉◆〈口矍〉然。亦有背作黄文者,名金线蛙。
  黾 名虾蟆。《尔雅》曰:“在水为黾”。腹大脊青,俗名土鸭,其鸣甚壮。色黑者,呼为蛤子,亦名水鸡。
  蟾蜍 《尔雅》云:“似虾蟆,居陆地下湿处。”身大,背黑,行迟。其腹下有丹书“八”字者,真蟾蜍也。《抱朴子》云:“蟾蜍万岁生角,划地流水”。
  蜜蜂 在岩石间作房,色黑;在人家窠槛中作房,甚小而微黄;内必有大者,身稍长,呼为蜂王。外有黄蜂、土蜂之类,其种不一,皆有螫毒。
  寒螀 二月鸣者,名𧉞女,音宁,似寒螀而小。七月鸣者,名炤蟟,音凋寮,色青。九月、十月中鸣甚凄急者,乃寒螀也。《旧记》:“入秋鸣者,名促织。”曾师建云:“有数种,通名蟋蟀。有尾者为雌,无尾者为雄,雄者能鸣。北地寒,惟秋始鸣,冬则蛰;南地暖,往往鸣声不绝。”
  蜩 《诗》:“五月鸣蜩”。本生土中,至夏则登木而蜕。秋鸣者为蝉。有象鼻蝉,红翠相间,好登荔支木而不能鸣。又有碧玉蝉,翠色可爱,韵如轧筝。或曰,闰年蝉多。
  蜗 郭璞谓:“头小有角”。《庄子》所谓“战于蜗角”是也。南方积雨,蜗涎书画屋壁,悉成银迹。
  蜥蜴 似蛇而四足,尾青碧。以五色者为雄,而不备者为雌。一种,喜延篱壁,形小而黑,名蝘蜓,亦名蛇师。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宫。一种形小尾长,见人不动,名龙子,在草泽。大者,名蝾螈。
  虻 数种。皆能啗牛、马血。木虻,形大而绿色,(底本作“木虻□大”,缺一字,据库本补。)几若蜩蝉。飞虻,如同蜜蜂,黄色。鹿虻,(底本作“□虻”,缺一字,据崇抄补。)大如蝇,大抵能治血。五月,采腹有血者。
  蜈蚣 能制蛇。《庄子》称“螂蛆”是也。(底本作“螂蛆□□”,缺二字,崇抄作“螂蛆甘带”,据库本补。)《淮南子》云:“腾蛇殆于螂蛆”,即此。
  蝙蝠 一曰飞鼠,能啖荔支。五百岁变白,体重。
  螟蛉 桑虫。
  蜻蜓 一曰绛驺,一曰赤衣使者,又曰赤弁丈人,俗呼青鸦娘。
  蛷螋 似促织,隐墙壁,口溺人影,令生疮。
  蜘蛛 空中结网,取蚊虻食之。小者,南人呼为蟢子。
  螳螂 青色,长臂。
  蚯蚓 《淮南子》曰:“食土者,无心,不慧。”
  蜚 方言谓之石蜚。《尔雅》曰:“蠦蜰”。(底本作“示推白庐蜰”,据库本、崇抄改。)
  蝴蝶 有黄色、白色。一名野职。
  苍蝇 苍色。首赤者,呼为景迹。欧阳公《赋》云。
  白蚁 《礼》谓之“蚍蜉”。(底本作“礼谓之世蜉”,据崇抄改。)梅雨时化为飞蛾。又有黄蚁,出入有序。





|<< <<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