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地理 >> 淳熙三山志 >> 卷第十八 兵防类一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卷第十八 兵防类一

诸厢、禁军
(底本作“诸□禁军”缺一字,库本作“诸禁军”,据崇抄及本志“目录”补“厢”字。)
  闽自无诸以兵从番君灭秦及助汉伐楚,非无兵矣。中更废徙。建安八年,孙策始立南部都尉于建安。吴景帝时有都尉营,在今开元寺东直巷,盖已分兵于此。晋因吴旧,既有典船校尉,又有温麻船屯,舟兵往往有之,(底本、库本皆作“舟兵”,崇抄作“州兵”。)然法制未立。唐兴,宇内为一。高祖尝以其子寿王为越、福十二州招讨海贼使,虽升督府,(底本作“虽升”,库本作“虽进”,崇抄作“遂升”。)开元十九年,始置泉山府兵。左衙营在州东百步,今东球场是也;球场旧在州西北隅,元和八年裴次元始移于此。见《球场记》,今广节营。而右衙,莫记其地。二十一年,置经略使。史言:“有兵千五百人,刺史领之。”岂其数耶?至德二年,复置经略、宁海二军,刺史为防御宁海军使。寇盗既平,易以观察。至元和,二军亦罢。乾符俶扰,陈岩置九龙军。王氏继之,窃立龙虎、天霸等六军及拱宸、控鹤、宸卫三都以自卫,迄于五季,有曰全胜、百胜、横冲、海路、捉生、护闽,营垒故号,斑斑犹在。全胜营,今坊名;百胜营,今棣锦坊;横冲营,今润泽坊;海路营,今罾浦坊;捉生营,今仁庆坊;护闽营,今道山坊;而井楼门外百余步又有营墌,不知何营基也。
  国初兵制,尚详西北而略东南。州有本城兵,曰崇节、营三:保一、保二、保三。曰水军营三:第一,今保四;第二,今雄略;第三,今全捷。及牢城,今营。凡三千一人而已。外则自京或他路更番遣至屯驻、驻泊军兵。旧有屯驻建州营,今朱紫坊之南;街东驻泊杭、越、苏营,今闽县丞廨;屯驻西京营,今嘉荣坊,号南营;又有带号戍兵:若骁骑,今坊名;骁勇,今太平坊西;驻泊广勇,今利涉坊。庆历中,添置澄海、宣毅指挥,宣毅营,今广节。嘉祐四年,併为威果。熙宁中,改本城兵为教阅广节、不教阅保节指挥;牢城兵如故。元丰中,置壮城、作院指挥及巡检诸寨土兵。仍分东南置第十将。绍圣五年,罢遣戍兵,置有马雄略。国初,未尝增置兵额,惟岁时分遣出戍。故习险阻,忘顾恋,缓急征行,人皆可用。本州兵多戍二广。咸平五年,差借职厖翰往福州本城内抽差百五十人赴潮州屯驻;至和元年,四十人赴浔州,五十人赴桂、宜州;二年,四十五人赴藤州,七十三人赴宾州,四十八人赴融州。嘉祐六年,密院札子:“福建路差本城兵士赴广西屯驻,并二年一替。”熙宁六年,厢军系转运司,差往本路州、军屯驻,置籍拘管,于合替前一季,检举差替讫奏。八年指挥:“广西钤辖司并宜州驻泊,已系就粮禁军、教阅厢军。全指挥并依旧替换。内福州系威果二十五指挥四百八十五人,其邕州驻泊。”福建等路畸零厢军一千人。十年,克复广源、思浪等州,要兵马驻札,内抽差福州广节第一指挥一百一十人。此类是也。又有外来戍本州者,皇祐三年,差在京奉节第二指挥三百二人赴本州权驻泊。(底本作“奉节二指挥”,库本、崇抄作“奉节第二指挥”,据改。)五年,本州驻泊雍丘怀勇第一指挥六十一人、忠节第十六指挥一百十二人,可往亳州抽押平塞弩手指挥一百七十三人充替归营。六年,福州屯驻抚州骑射等指挥一百人,仍于抚州差人替归。嘉祐二年,福州屯驻抚州崇节、苏州牢城、润州水军等指挥各八十人,差人于逐州抽本城兵士前来抵替。七年,于滑州抽广勇第二十三副指挥三百七十三人赴本州充替。驻泊陈留赓勇第十六指挥一百七十三人归营。熙宁八年,差亳州雄胜第三指挥四百五十人、寿州勇捷第三指挥二百五十人、永城威武第一指挥二百五十人,赴福建路钤辖司驻泊。此类是也。自熙宁元年指挥:“福建路将逐州厢军拣选教阅,今后不得申奏、乞差禁军至州防托。”八年,福建厢军驻泊邕州一千人。内五百人,候邕州招填澄海士兵替换;五百人,令运司就整差拨替换。今后,福建承例,差赴广西屯戍,更不差拨。至此,又以抽回虎翼军归营,遂置雄略。盖兵额既增,自熙宁及今,始免出戍,然兵渐骄惰。大观元年御笔:“帅府、望郡各别屯兵,每二年更互出戍。”(底本作“更及出戍”,库本同,据崇抄改。)终亦不能行。大观元年,升帅府,置全捷。绍兴初,乃置萩芦、延祥二寨水军,兵籍甚众矣。铺兵、弓手犹不在是云。铺兵,见《地理类》;弓手,见《版籍类》。嘉祐七年,知泉州关咏请籍福建枪杖手,云:“每有盗贼,胆勇可用,然无事之时,亦能教诱乡民为盗,是未有制御之法。宜各簿籍姓名,若有功,与量免户丁差役;敢结集作过,除死罪外,并加一等。”熙宁九年,本路提刑申明行之。如每年遇提举司考阅弓手之际,(底本作“考阅乃平”,据库本、崇抄改。)暂行勾唤,较试酬奖。十年,诏枪杖手有浮浪、凶顽、无家业。令逐州募充厢、禁军。元丰元年,以旧管人数,于逐州、县就整裁定,以为永额,隶提刑司;于农隙牒运司提举,(底本作“牒”,崇抄作“隶”;底本作“捷举”,据库本、崇抄改“提举”。)分往教阅:
   长溪 三都零六大保,定九百人。
   古田 二都零五大保,定六百二十五人。
   闽清 七大保,定二百七十五人。
   宁德、连江 各六大保,各定一百五十人。
   永泰 五大保,定一百二十五人。
   长乐 四大保,定一百人。
   福清、罗源 各三大保,各定七十五人。
   闽、侯官、怀安 各两大保,各定五十人。元祐元年,与免勾、集、教阅。绍圣二年,诏仍旧。政和六年,朝请大夫许縠札子:“本朝联保甲于西北,籍枪杖手于东南,深得寓兵于农之意。然经历年深,浸失稽考,乞严括责,考正名籍。”宣和中,方腊反,乃募往衢、信州策应。绍兴三年,臣僚以多聚群不逞剽掠,如范汝为之徒,乞行禁止。至五年,有旨:福建枪杖手并与蠲放。今姑记之。(底本作“今始记”,库本、崇抄作“今姑记之”,据改。)
威果指挥
禁军。隶侍卫步军司。二十四指挥在永安桥北,二十五指挥在乾元寺西。
  嘉祐四年诏:“置就粮禁军两指挥,各四百人,以威果为名,除捕盗,不许他役。”五年,排次自荆南至州指挥,为第二十四、二十五。先是,庆历二年,诏诸州置澄海兵士,大郡两指挥各五百人。四年,又诏上州添置土军二千人,为宣毅指挥。时知谏院蔡襄建言:“福、建诸郡近依广南,置澄海兵士,寻又置宣毅,各系禁军。昨因创选宣毅之时,多于澄海拣拨,今所余人无几,并存,则兵冗,徒费廪食。”乃废澄海,併归宣毅。五年,立三百人为宣毅额。六年,续招三百人。八年,以选入京填补近、上禁军,余兵士三百八十六人併为一指挥而已,其军员十一人并发赴阙。嘉祐二年,前知福州曹颖叔奏:“宣毅一军,累经抽拨及戍广南,物故太半,无以备缓急。”于是,有诏招填。至是,既置威果;熙宁四年,遂以本州就粮步军拨入,宣毅亦废。元丰四年,诏增招五百一十人,隶东南第十将,分五都,都百人,将、校二人,指挥使以下五十一人,长行四百五十九人。今:
  二十四指挥,三百七十一人。
  指挥使、都头、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共一百四十四人。长行,二百二十七人,缺一百三十九人。除一百二十五人充延祥(寨)水军名粮外,十四名未招。
  二十五指挥,三百四十八人。指挥使以下,三十七人。长行,三百十一人。缺一百六十二人。除一百二十五人充延祥水军名粮外,三十七人未招。
全捷指挥
禁军,隶殿前司,在井楼门内之东。
  大观元年十二月,御笔:“祖宗以来,人未繁盛。旧来兵数虽少,可以支梧。今承平百五十年之久,地大人众,兵寡势弱,非持久之道。可除现今兵额外,帅府别屯兵二千人,望郡一千人,常管在营,比诸军加数教阅。每二年,令更互出戍。帅府五百料钱,以威捷为名;望郡四百料钱,以威胜为名;帅府望郡三百料钱,以全捷为名;并充步军,隶殿前司管辖。”时,本州升帅府。殿司续勘会:“近准宣命排置:淮、浙、荆、湖、福建等路威捷十指挥,威胜十一指挥,全捷四十一指挥。其逐指挥、部辖将校,依马军司现行条格与步军司分擘,在京取拣一次十将、将虞候。内威捷、威胜下京东、西路一般料钱;军额,禁军取补。内全捷,令逐路于一般料钱取拣。其承局、押官,于招拣到营及半年无过犯人内排连。”三年,有旨:将已隶将全捷十七指挥,别排军分资次。帅府,福州全捷第三十改为第九,依旧存留外,其不隶将全捷及威捷、威胜四指挥并罢。已招到人,拨填别指挥。自此,全捷遂隶东南第十将,分为五都,都百人,将校二人,共五百一十人;指挥使以下五十一人,长行四百五十九人。
  今三百四十二人。指挥使以下一百二十二人,长行二百二十人,缺一百六十八人。除一百二十五人充延祥水军名粮,四十三人未招。
广节指挥
厢军,后升下禁军,隶侍卫步军司。在康泰门外之北。
  熙宁六年,改教阅保节指挥为广节指挥。先是,二年六月诏:“州郡厢军,即前代本处镇守之兵,宜料拣强壮,团结教阅,常留在城,以备盗贼。今后不得申奏乞差禁军防托。”时本州团结二百人,置副都头三人,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七人,以教阅保节指挥为名,依《威边则例》请给。仍分为二番,差往本州界及本路州、军巡检下披带,一年一替。五年八月,增以五百人为额,仍排为第一指挥,令教习弩、枪、刀、标牌、杆棒。杆棒以备捕盗单斗。时福建一路以二万人为额,内教阅保节一千四百五十人。今定:四千人,为十指挥。兴化为尾,第十;福州为头,系第一。至是,以诸路教阅厢军名额不一,除“教阅”二字,改为广节指挥。其不教阅保节依旧。元丰三年闰九月,升为下禁军。考《军防令》:诸军系教阅:人料钱满一贯为上军,五百以上为中军,不满五百为下军。四年八月,以三百五十人为额。元祐三年八月,添补一百五十人,复原来五百人之数。福建路厢军,原管二万人。今裁减三千人,以一万七千人为额。内教阅广节五千五十人,除二千二百五十人充巡检下土兵外,定立二千八百人。大观三年,拨隶东南第十将。分五都,都百人,将校二人,计五百一十人。指挥使以下五十一人,长行四百五十九人。
  今三百八十四人。指挥使以下一百一人,长行二百八十三人,缺一百二十六人。除一百二十五人充延祥水军名粮外,一名未招。
不教阅保节指挥
厢军。第一指挥,金墉桥北;第二指挥,丰乐门外之南;第三指挥,丰乐门外之北,牢城营之西;第四指挥,广节之东。
  熙宁四年,改并崇节水军指挥为不教阅保节指挥。先是,咸平三年八月,敕本州崇节水军三千一人,节次逃亡四百七十六人,可依数招填。
  国初以来兵籍,大略如此。本州始置岁月未详。熙宁元年宣命:逐路诸州、军兵帐,甚有冗占人数,比庆历以前旧额,内福建现管二万一千七百五十八人;景祐中,一万九千五百五十人;今定存二万人为额,福州系在数内。“两军二千九百五人,减一百二十九人,以二千七百七十六人为额。”崇节第一指挥四百六十五人,今减二十人;第二指挥四百八十人,今减四十人;第三指挥三百一十人,今以上件为额;水军第一指挥四百三十九人,今减九人;第二指挥四百二十三人,今减三人;第三指挥四百九十三人,今减四十人。牢城指挥二百四十三人为额如故。至是,枢密院奏:“诸路厢军名额猥多,自骑射至牢城,凡二百二十三。其间,因事募人,团立新额,有事存而名未可废,又有剩员及牢城、壮城例非差出者,又别为一军。今逐路教阅厢军已立定额外,欲将逐路不教阅厢军并为一额,其余并从省废。仍令逐路相度州、军大小,排定次第,每指挥不得过五百人。”从之,遂下逐路转运司。本路具申:“昨来拨并军额之时,逐州只据现管均定,如泉、建州各得四千人以上。福州一路,都会内外十二县差使,乃只得二千七百七十六人。愿于畸零人数并就泉、建两州额内量那。(底本作“量郍”,“郍”为异体,崇抄同,库本作“量那”。“那”与“挪”通,据改。)兼福州水军,自来与崇节一例差使,名存实亡,合一例并省。”于是,以不教阅厢军重行团并,充为保节五指挥,每指挥五百人,与先来教阅保节一指挥及牢城三百人,共定三千三百人为额。保节第一指挥改崇节第一指挥充,第二指挥改崇节第二指挥充,第三指挥改崇节第三指挥充,第四指挥改水军第一指挥充,第五指挥改水军第二指挥充,所有水军第三指挥拨并废罢。至元丰间,福州一路军额为一万七千人,(底本作“我伐一路军额……”,崇抄同,据库本改。)而不教阅厢军当一万四千九百五十人。四年,复裁减定为一万三千人。于是,移本州保节第五指挥于泉州,止以三千人为额。今:
  第一指挥 四百二十人。将校十四人,不管事将校八人,兵级三百九十八人,缺八十人。外有鼓角将。祥符敕、开宝六年至至道二年敕:应州府主户三万户,于本城抽差鼓角将二十人。(底本作“二千人”,库本同,据崇抄改。)熙宁四年省併军额,立为不教阅保节指挥,是时鼓角将二十六人不系入额数,依旧存留。今管兵级二十六人,系保节第一指挥名粮。
  第二指挥 三百三十九人。将校四人,不管事剩员一人,存恤一人,兵级三百三十三人,缺一百六十一人。
  第三指挥 三百二人。将校四十八人,不管事半粮五人,长行二百四十九人,缺一百九十八人。
  第四指挥 四百四十八人。将校三人,不管事剩员一人,兵级四百四十四人,缺五十二人。
有马雄略指挥
禁军,不系将,隶本州驻泊司。今丽景坊内之东。
  元符元年敕:“东南要郡宜添置马军,如不该增,许减步人额数,易以骑卒。”本路相度:“福州钤辖所在,最当冲要。前差在京虎翼、龙骑两指挥皆是骑兵,赴州驻札;绍圣三年,直抽归京;至今,马军差使,其缺可添置有马雄略一指挥,排次为第十二,以四百人为额。其合用马,听于有马地分收买支填,仍不得过七分。闽中皆山,道路所出多险且狭。于戎事,或弃马用步;水战,则利舟楫。历代镇多,马政不讲。唐柳冕为福建观察使还奏:“闽中本南朝畜牧地,可息羊、马。”置牧区于东越,名万安监。又置五区于泉州,悉索部内马五千七百匹、驴骡八百头畜之,人情大扰。不经时,死耗略尽。本朝尝于福、泉、兴化置监牧,然马皆低弱,不堪披甲。惟以给本州厢军及江、浙诸处铺马。福州四牧,曰永靖(底本先书“崝”字,旁校改作“靖”字,他本皆作“永崝”。)、龙湖、沥崎、海坛。然不久亦废。自此循袭,无他废置。至建炎之初,马二百九十匹,宣抚司选可用者九十八匹以归军前,余耗死殆尽。乾道六年,本军所管仅存二十三,遂以隶省马院,使就刍秣马。
  本军今四百八人。将校二十三人,兵级三百八十五人。缺四人。初创马军,置驻泊一员,与州都监通管。绍兴八年,缘兵官与驻泊忿争,安抚张给事致远专拨隶驻泊。后来有离军大使臣经朝廷陈乞添差驻泊一次,遇有添差,即与正官同管。
萩芦寨水军 禁军名粮
  绍兴九年四月,迁都巡检寨于连江县管下,地名萩芦门。
  先是,庆历四年,逐路留都巡检两员,改为提举捉贼。内漳、泉、福、兴都巡检、内殿崇班林克勤管军员、兵级二百九十一人,置廨宇于泉州惠安,后分置永泰县辜岭。熙宁五年就整,差拨巡检下厢、禁军,而福州、兴化都巡检始定二百人为额,从福州差拨步军。元丰二年十月,提刑闾丘孝直有请沿海州、军控扼地分,移置巡检。于是辜岭都巡检寨移闽县方山渡北岸置,仍以三百人为额,巡警贼盗两州、军。三年闰九月,巡检下例招土兵,惟都巡检以地分阔远,仍旧轮差就粮禁军、教阅厢军。宣和令格,复以一百七十五人为额。六年,京东安抚使董正封条具收捕盗贼利害:“应都巡检下土军,乞依一指挥以上三百人为额,庶几些小贼徒,会合县尉,可以同共捉杀。”从之。绍兴六年七月,安抚司奏置水军三百人,分隶福、兴、漳、泉都巡检两寨,每寨一百五十人,仍存留禁军五十人。方山北岸,即闽县吴屿也。时多海寇,(底本作“时□海寇”,库本作“时有海寇”,据崇抄补。)始议迁寨近海。
  至是,乃以安抚使司水军统领兼福兴都巡检使为名,仍移巡检寨于萩芦门置立。二十八年九月,安抚司奏:“本路海道,北连两浙,南抵广南。自前盗贼多寇掠僻远,及人船稍众,即突入本路。本司所管萩芦、延祥两寨水军人数不多。乞各以三百人为额。”从之。内,萩芦寨昨以一百五十人为额。至绍兴二十四年,捕海贼苏安等,以合决配二十人,刺充本军。二十七年,广南贼船作过,遂急添募二十人,(底本作“城船作过逐急添募二十人”,崇抄作“贼船作过逐急添募二十人”,据库本改。)又捕得刘巨兴等,选强壮二十七人,共管二百二十七人。今更招七十三人,凑三百人为额。三十年七月,有旨令安抚司籍募土豪、水手。漳、泉、福、兴积募到船三百六十只,水手一万四千人,仍于濒海巡检下土兵内取七分识水势人,每月一次,同土豪、水手船出近海港口教阅三五月,复归本处。本州九寨,共拣土兵六百三十一人,而本寨选取一百五十四人。乾道七年三月,以沿海州、军诸寨巡检下,土军人数甚少,措置增招。时现管三百六十八人,添招一百八十二人,计五百五十人。
  今四百四十五人。
延祥寨水军 禁军名粮
  绍兴六年,安抚司招到郑广、郑庆等人船,存留强壮一百七十人,内拨五十人充萩芦寨水军,一百二十人充本州禁军缺额,于延祥寺置寨。今侯官县西南。继而萩芦五十人复取回隶之。十五年,莫尚书将奏招五百人为额。自后节次募到一百七十人。又二十四年,捕获海贼苏安等,以合决配一十四人刺充本军。二十六年四月,诏分本军之半隶统制陈敏于泉州。时去老弱,惟二百五十九人而已,命郑广领其半以往。绍兴间,朝廷命刘宝分兵驻闽中以备盗贼。至十八年,泉州士民以状请于朝,乞更留刘宝收捕余党。于是诏本路帅司统领陈敏下奇兵并汀州驻札;(底本及库本皆作“……统领陈敏卞奇兵……”,疑卞奇为姓名,但下文不见提及其姓名。今据崇抄改“……统领陈敏下奇兵……”,仍疑“奇兵”为“骑兵”或“官兵”之误。)翟皋、温立漳州驻札;周皓、卢真下官兵改充殿前司左翼军,以陈敏为统制,漳州驻札;卢真充统领,汀州驻札;并权听刘宝节制。翟皋、周皓、温立发赴殿前司。刘宝更住半年,候回日,专令陈敏等弹压盗贼。时陈敏下管官兵四百人,及交割周皓、温立下官兵一千九十人、马六十八匹,汀州翟皋下官兵一千二百八十五人、马七十匹。十九年,以陈敏所部兵数少,令帅司于本路系将、不系将兵内拣选少壮一千五百人,每一百人差将校一名部辖,付陈敏下使唤,二年一替。二十五年,复令陈敏招刺吐浑一千五百人,替回诸州将兵。二十六年,并赴泉州驻札,汀、漳、建三州各差将官一员、军兵三百人屯戍。是年,延祥寨郑广水军亦分擘一半前去泉州。存者一百二十八人。本军兵数既少,寻复增募为二百五人。时再募四十九人,及捕获刘巨兴等,剌强壮二十八人充本军,共二百五人。二十八年,复募九十五人,充为三百人额。三十年六月,有旨:“广州、泉州、福州三大寨水军拣选强壮各一半起赴明州。”时,现管将佐、使臣、效用水军二百九十七人,除分往外,存留在寨惟一百四十九人。三十一年,安抚司措置增招三百人,分拨延祥、萩芦两寨,本寨计四百五十人。乾道七年,例增招土兵。现管四百八十七人,再招一百十三人,计六百人。
  今五百五十二人。

壮城指挥
厢军。旧在威果二十四指挥之东。乾道九年,改为忠顺官舍。今散居厢军营。
  元丰三年五月敕:“诸路已置壮城兵士,其有城壁、楼橹去处,以城围大小分为两等:大城五十人,小城三十人,专充修城,不许招、拣填别军分用。”熙宁八年枢密院之请也。时本州差五十人。后崇宁五年,河东提举李公年以潞州城壁颓圮,申乞诸路州、军招置壮城兵士。工部检准元符“令”:“诸城池军器及应干军政或训练,有陈请者,申总管安抚钤辖司专行,唯以所用物料,责转运司应副。”下其说于诸路。至大观元年,复奉御笔:“东南城壁土恶,易于沦塌,往往作砖城、石城,或为木栅,或施瓦为屋以覆城身,非西北比。可令帅府置壮城兵士四百人,望郡三百人。依元丰法制,以土起筑,仍开壕。如土恶,乃以砖石,随宜施行。”继有旨罢。政和三年,因陈光弼光弼时为编修国朝会要所检阅文字。建请,于是,帅府、望郡及沿边州、军量数兴复。州原管五十人,复置三百三十人。今八十一人。将校一名,兵级八十人。缺二百五十人。
牢城指挥
旧营,丰乐门外之北。
  牢城指挥,以待有罪配隶之人。本路唯福、漳二州为然,余郡杂以召募,非本法也。间因厢卒选补他额,如本指挥内原以杖罪到营,及二年无过犯者,亦许充焉。熙宁元年,裁定兵帐,遂以二百四十三人为额。六年,复省併诸军,据现管人为一指挥,仍量留缺额以为备。内,权管军军员一人,军头、将级二十九人,各系招补。寻定为三百人。元丰四年,裁减一路军额为一万七千人,而牢城指挥当一千五百五十。本州复以二百人为额。
  今管四百四十七人。副都头一人,十将十一人,将虞候、押官三十人,小分曹司四人,不管事剩员一人,朝廷配到不应差使三人,长行四百人。
剩员指挥
  大中祥符四年,敕诸路转运使、副,巡行属郡,同知、通、都监、监押拣选本城牢城人员、节级、兵士。庆历五年,乃差内臣往福建等路拣选。其就粮禁军及本城兵士如病患可医者,减充半分;剩员,久或不堪,与给放停公据;若曾有战功及阵亡人弟侄子孙,令仍旧。自后,岁委监司分拣,于是有剩员指挥。《嘉祐编敕》:“转运、提点刑狱、巡历与当职官,据本处、本城牢城节级、兵士,当面拣选。其老病久远不堪征役者,即拣充剩员;若年七十以上,或病患不任医治,即给公凭放停讫奏。以天圣四年、嘉祐三年敕详定。”然非疾病或衰老不任战御,视岁数有减切法:诸厢、禁卒,自十将至押官,六十五减切,七十放停;长行,六十减切,六十五放停;惟副都头以上,独免减切,至七十,则放停而已。熙宁二年,枢密院札:“本城牢城节级、兵士拣选,其老病稍堪征役者,即减充剩员。若年六十五以上,并病患久远不任医治者,不问年甲,即便给公凭放停讫奏。”元丰“令”:“诸拣军:将校稍堪部辖,军人稍堪征役,及年六十者,减充剩员,内节级仍依旧职例,惟军头改十将。其病假满,不堪医治,及年七十者,并放停。厢军剩员,年六十五,准此。”淳熙“令”:“诸拣军:将校稍堪部辖,禁军报所属,(底本作“报所为”,据崇抄改。)厢军减破请给。兵级稍堪部辖征役者,并减充剩员。长行虽堪征役而年六十,节级虽堪部辖而年六十五者,亦同。其病假满不堪医治或年七十者并放停。厢军剩员,非节级而年六十五岁者,准此。”凡减切及岁时拣汰,疾病稍堪役者充剩员,兵级尝有战功应放停者,亦减充看营不管事剩员,其衣粮等,各得原来之半,终其身。
  熙宁四年,改崇节水军为保节五指挥。其剩员凡一百五十八人。十年,敕逐州就粮禁军、厢军,通计十分,立一分为剩员额。听于旧营居住。遇出军,每指挥留守营,常二十五人。仍著为令。
  元丰元年,本州申:“厢、禁军剩员,现管二百八十九人。”时州就粮禁军、厢军共九指挥,四千三百人,当以四百三十人为额。时合拣四百三十人。本州申:“合销差使剩员已足,乞以现管人数为额。”
  今禁军、诸寨土军、厢军、壮城、作院、铺兵、水军、牢城,剩员共六百七十一人。四百六十六人,减切剩员。二百五人,不管事剩员。
都作院指挥
旧营浦尾,今斗门之北。
  国初,州有作院,以待朝廷抛造及州自制军器。本州工匠,旧四十人。熙宁六年,诏诸路置都作院,凡四十一所,十七处系上供军器,二十四处系应副本路及缓急泛抛军器。而本州居其一,以三百人为工匠额。七年二月,福建路申不销置监门官。九年正月,枢密院札子:“诸都作院原额工匠三百人以上,置副、正指挥使各一人,都头五人,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各五人。二百人以上,置都头一人,副都头三人,十将以下各三人。一百人以上,置都头各一人,十将以下各二人。不满一百人,置副都头、十将、将虞候、承局、押官各一人。仍编入《军防令》。时,本路福、建两郡并置。九年十月,军器监奏:“近以诸郡各有作院,役匠既少,复无监官拘辖,虽非出产材料之处,一例造作,般请劳费,遂就要便州、军团併差官。今闻一路乃数处并置,止以三五十人为额,旧弊仍初。其福建路,可止于一处存留。”于是,都作院独置于建州。而本州仍为小作院,兵匠七十人,习学十四人。熙宁九年,差计置军器官秘书丞朱伯虎、左侍禁张敏往淮、浙、福建路计会制造军器。元丰六年,差入内殿直郑居简往两浙、福建路刷催促军器。大观元年十一月,御笔:“东南州、军军器,以承平日久,全不修治,亦多缺数。仰帅府封桩三将军器,望州两将。非军须、盗贼,不得支用,仍三年一修讫,申提刑司。帅府、望州未有都作院,各许一处置立,工匠,帅府二百人,望州一百人。若帅府、望州人工、物料不足,许抛下出产诸州小作院分造。所造军器:东南土俗不同,春夏气暖,筋胶不可施用。可三分中计以一分置土俗所用器仗,如:偏架弩、纸皮甲之类。令本路官取索,讲求便利、轻捷可用。各件制造,(库本、崇抄作“名件制造”。)仍具图样名色闻奏。”时州升帅府,复置都作院,以二百人为额。原额七十人,习学十四人。遂招募一百十六人,共二百人,为一指挥。四年,都作院罢。依旧为小作院,存留八十四人,自余工匠一百十六人,权寄保节等指挥。政和二年十月,以户部侍郎张杲献议,复置都作院,仍依旧封桩三将军器,及刷原初拨退工匠,凑二百人额。宣和元年,臣寮有请:“福州都作院额管兵士二百人,旧以福州都监管辖,逐时制造朝廷降下外路军器,或修葺本州团结及将下教阅军器。本作工匠却与兵马司混同,差以防护、送迎。在院者,不过三、四十人。”于是下提刑司,申严违制之法。时额管二百人,习学四十人,分为三都,都八十人,正都头一人,副都头三人,将级二十四人,左右十将六人,左右将虞候六人,左右承局六人,左右押官六人。长行二百十二人。至靖康间,诸作院多物料不备,匠人移占他役,诸州、军遇有调发,军器皆从京支降,乃令提刑司专一管干,有作院州、军招集匠人,转运司别应副材料。绍兴以来,皆仍旧额。
  今,现管一百九十四人,将校四人,将级二十四人,粮典一人,兵匠一百六十五人,分十一作,箭作、弓弩作、甲作、皮作、铜作、漆作、旗作、绦作、木作、磨锃作、铁作。缺四十六人。后别置铁作于清远门内,兵亦分隶。
养老宁节指挥
  绍兴十一年,拣汰诸军中伤、老、病军员三百七十八人,下本州养老,充牢城指挥。乾道九年闰五月,枢密院奏:“诸州拣汰养老将校,合均拨补外处厢军,内有补充牢城指挥收养,名称未当。”遂改为宁节指挥。淳熙五年,移居合沙门外新寨。乾道中,汪枢使澈创新寨,屯驻上四州军兵。至是为宁节指挥。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