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正史 >> 清史稿 >> 列传二百七十二

|<< << 475 476 477 478 479 480 481 482 483 484 485 486 487 488 489 490 491 492 493 494 495 >> >>|
列传二百七十二

  文苑二

  诸锦沈廷芳夏之蓉厉鹗汪沆符曾陈撰赵昱赵信王峻王延年何梦瑶劳孝舆罗天尺苏珥车腾芳许遂韩海刘大櫆胡宗绪王灼李锴陈景元戴亨长海吴麟曹寅鲍珍高鹗刘文麟沈炳震弟炳谦炳巽赵一清曹仁虎吴泰来黄文莲胡天游彭兆荪袁枚程晋芳张问陶王又曾子复祝维诰万光泰维诰子喆邵齐焘王太岳吴锡麒杨芳灿杨揆吴鼒徐文靖赵青藜汪越硃仕琇高澍然蒋士铨汪軔杨垕赵由仪吴嵩梁乐钧赵翼黄景仁吕星垣杨伦徐书受严长明子观硃筠翁方纲姚鼐吴定鲁九皋陈用光吴德旋宋大樽钱林端木国瑚吴文溥章学诚章宗源姚振宗吴兰庭祁韵士张穆何秋涛冯敏昌宋湘赵希璜法式善孙原湘郭麟恽敬赵怀玉黎简张锦芳张锦麟黄丹书吕坚胡亦常张士元张海珊张履

  诸锦,字襄七,秀水人。少时家贫陋,辄就读书肆,主人敬其勤学,恣所观览。顾嗣立为之延誉,名大起。雍正二年进士。乾隆初,试鸿博,授编修。闭门撰述,不诣权要。至左赞善,遂告归。著有毛诗说、飨礼补亡、夏小正注及绛跗阁集。

  先是康熙己未徵博学鸿儒,得人称盛。高宗御极,复举行焉,内外荐达二百六十七人,试列一等者五人,锦第三;二等十人。明年补试,续取四人,钱塘陈兆仑、仁和沈廷芳、高邮夏之蓉,皆试列二等者也。兆仑自有传。

  廷芳,字畹叔。由监生举鸿博,授编修,迁御史。奏毁都城智化寺内明阉王振造像及李贤所撰颂德碑,报可。出为登莱青道,迁河南按察使。廷芳少从方苞游,为文无纤佻之习。诗学本查慎行。著隐拙斋集及十三经注疏正字、续经义考等书。

  之蓉,字芙裳。雍正十一年进士。举鸿博,以检讨典试福建,又督广东、湖南学政。其校士也,必以通经学古为先。

  当时试一等者,刘纶居首,次则南城潘安礼、金坛于振、钱塘杭世骏;二等自兆仑等三人外,为无锡杨度汪,菏泽刘玉麟,休宁汪士湟、程恂,钱塘陈士璠,天台齐召南,会稽周长登。其续取者,一等宜兴万松龄,二等桐乡硃荃、南安洪世泽、石屏张汉,凡十九人。惟纶、玉麟官最显,而世骏、召南及兆仑尤知名於世云。

  厉鹗,字太鸿,钱塘人。家贫,性孤峭,不苟合。始为诗即得佳句。於学无所不窥,一发之於诗。康熙五十九年,李绂典试浙江,得鹗卷,阅其谢表,曰:“此必诗人也!”亟录之。计偕入都,尤以诗见赏汤右曾。再试礼部不第。乾隆元年,举鸿博,误写论置诗前,又报罢。其后赴都铨,行次天津,留友人查为仁水西庄,觞咏数月,不就选,归。卒,年六十一。

  鹗搜奇嗜博。扬州马曰琯小玲珑山馆富藏书,鹗久客其所,多见宋人集,为宋诗纪事一百卷。又南宋画院录、辽史拾遗、东城杂记诸书,皆博洽详赡。诗刻鍊,尤工五言,有自得之趣。诗馀亦擅南宋诸家之长。先世本慈谿,徙居钱塘,故仍以四明山樊榭名其集云。鹗尝与赵信、符曾等人各为南宋杂事诗一百首,自采诸书为之注,徵引浩博,考史事者重之。

  汪沆,字师李。少从鹗受诗,亦试鸿博报罢。其后大学士史贻直将以经学荐,以母老辞。

  同时浙江举鸿博未录用者,符曾,字幼鲁。官户部郎中。鄞县陈撰最推服其诗。撰,字楞山,毛奇龄弟子。以布衣荐,未就试。仁和赵昱,字功平。贡生。弟信,字辰垣。国学生。兄弟同举。家有池馆之胜,喜购书。连江陈氏世善堂书散出,皆归之。

  王峻,字艮斋,常熟人。少与同里宋君玉师事陈祖范,一时并称王宋。雍正二年进士,授编修。历典浙江、贵州、云南乡试。乾隆初,改御史,拜官甫三日,劾左都御史彭维新矫诈苛鄙,直声震都下。以母忧去官,遂不出。主讲安定、云龙、紫阳书院。其学长於史,尤精地理。尝以水经正文及注混淆,欲一一釐定之,而补唐以后水道之迁变,及地名之同异,为水经广注,手自属稿,未暇成也。惟成汉书正误四卷。钱大昕谓驾三刘氏、吴氏刊误上也。书法橅李北海,所书碑碣盛行於时。

  王延年,字介眉,钱塘人。雍正四年举人。乾隆初,举鸿博,后官国子监学政。十七年,会试,以耆年晋司业,赐翰林院侍讲衔。延年史学洽熟,尝补袁枢通鉴纪事本末,以原书不言田制,则度地居民之法亡;不言漕运,则凿渠引河之利塞;不言府兵,则耕牧战守之功隳。至於耶律鸱张辽海,而陈邦瞻书不究其终;党项虎视河、湟,薛应旂书不详其始。绍建安者又如此,不可不亟正之也。杭世骏序之,比延年於唐杜君卿、宋刘中原父云。晚年,大学士蒋溥、刘统勋皆以经学荐,又自进呈所著书,上嘉许焉。

  何梦瑶,字报之,南海人。惠士奇视学广东,一以通经学古为教。梦瑶与同里劳孝舆、吴世忠,顺德罗天尺、苏珥、陈世和、陈海六,番禺吴秋一时并起,有“惠门八子”之目。雍正八年成进士,出宰粤西,治狱明慎,终奉天辽阳知州。性长於诗,兼通音律算术。谓蔡元定律吕新书,本原九章,为之训释。更取御制律吕正义研究八音协律和声之用,述其大要。参以曹廷栋琴学,为书一编。时称其决择精当。又著算迪,述梅氏之学,兼阐数理精蕴、历象考成之旨。江籓谓近世为此学者,知有法,不知法之所以然;知之者,惟梦瑶也。

  孝舆,字阮斋。乾隆元年,召试鸿博,未用。以拔贡生廷试第五,出为黔中令。治古州屯务,足茧万山中。将去,民攀辕曰:“公劳苦以衣食我!”皆泣下。历锦屏、龙泉、镇远诸邑,皆有绩。卒於官。

  天尺,字履先。年十七,应学使试。士奇手录其赋、诗示诸生,名大起。徵鸿博,念亲老不就,以举人终。雍正时修一统志,与孝舆同纂粤乘。孝舆忤俗,被口语,天尺力白之。所居里曰石湖,世以前有范石湖,因称后石湖以别之云。

  珥,字瑞一。为文长於序记,诗有别趣,书法亦工。惠士奇称之曰“南海明珠”。举鸿博,以母老,辞不试。乾隆初乡举,一试礼部,遂不出。

  时粤东举鸿博者,又有番禺车腾芳,字图南。康熙末,与里人许遂同徵。至京后期,即乞终养归。后为海丰学官。学使吴鸿雅重之,尝从容问其诸子颇有应试者乎,腾芳以皆失学对,吴益叹异焉。

  遂,字扬云。康熙中举人。为清河令,蠲逋赋,民德之。坐事去职。巡抚荐应鸿博,格於部议,未试归。

  韩海,字伟五,亦番禺人也。雍正十一年进士,官封川教谕。大府欲荐应鸿博,海赋诗以见志,大府览诗愕然,遂不复强。海亦旋卒。

  刘大櫆,字才甫,一字耕南,桐城人。曾祖日燿,明末官歙县训导,乡里仰其高节。其后累世皆为诸生,至大櫆益有名。始年二十馀入京师,时方苞负海内重望,后生以文谒者不轻许与,独奇赏大櫆。雍正中,两登副榜,竟不获举。乾隆元年,苞荐应词科,大学士张廷玉黜落之,已而悔。十五年,特以经学荐,复不录。久之,选黟县教谕,数年告归。居枞阳江上不复出,年八十三,卒。

  大櫆修幹美髯,能引拳入口。纵声读古诗文,聆其音节,皆神会理解。桐城自方苞为古文之学,同时有戴名世、胡宗绪。名世被祸,宗绪博学,名不甚显。大櫆虽游苞门,传其义法,而才调独出,著海峰诗文集。姚鼐继起,其学说盛行於时,尤推服大櫆。世遂称曰“方刘姚”。

  宗绪,字袭参。康熙末,以举人荐充明史馆纂修。雍正八年进士,授编修,迁国子监司业。少孤贫,母潘苦节,课之严而有法。感愤励学,自经史以逮律历、兵刑、六书、九章、礼仪、音律之类,莫不研穷。著易管、洪范皇极疑义、古今乐通、律衍数度衍参注、昼夜仪象说、岁差新论、测量大意、梅胡问答、九九浅说、正字通芟误、正蒙解、大学讲义、方舆考、南河北河论、胶莱河考、台湾考、两戒辨、苗疆纪事等书。自为诗文曰环隅集,古藻过大櫆。大櫆同邑门人自姚鼐外推王灼。

  灼,字滨麓。乾隆五十一年举人,选东流教谕。尝馆於歙,与金榜、程瑶田及武进张惠言诸人相友善。一日见惠言黄山赋,曰:“子之才可追古作者,何必讬齐、梁以下自域乎!”惠言遂弃俪体为古文。灼所著悔生诗文钞,鲍桂星为刊行焉。

  李锴,字铁君,汉军正黄旗人。祖恆忠,副都统。湖广总督辉祖子。锴娶大学士索额图女,家世贵盛,其於荣利泊如也。性友爱,兄伊山、祈山仕不遂,锴省伊山戍所,累月乃归。祈山罢官还,无宅,以己屋授之,并鬻产为清宿逋。尝一充官库笔帖式,旋弃去。乾隆元年,举鸿博,未中选。十五年,诏举经学,大臣交章论荐,以老疾辞。少好山水,游所至,务穷其奇。苦嗜茗,为铁铛瓦缶,一奴负以从。客江南,尝月夜挟琴客泛舟采石,弹大雅之章,扣舷和之,水宿者皆惊起,人莫测其致也。锴既以屋让兄,乃筑室盘山廌青峰下,闭户躭吟,罕接人事。岁一至城中,一二日即去。居盘山二十载而殁。诗古奥峭削。著睫巢集,又著原易及春秋通义、尚史。

  陈景元,字石闾,汉军镶红旗人。诗拟孟郊、贾岛。有石闾集。与戴亨、长海为“辽东三老”。

  亨,字通乾,号遂堂,沈阳人,原籍钱塘。父梓,以事戍辽,见艺术传。亨,康熙六十年进士。官山东齐河县知县,以抗直忤上官,解组去。寄居京师,家益贫,晏如也。为人笃於至性,不轻然诺,夙敦风义。其诗宗杜少陵,上溯汉、魏,卓然名家。有庆芝堂诗集。

  长海,字汇川,纳喇氏,满洲镶白旗人,镇安将军玛奇子。例予廕,长海不就。檄补户部库使,又逃,曰:“库使司帑藏,岁丰入,惧焉。逃死,非逃富贵也。”其母贤,听之,遂布衣终其身。冲远任真,趣无容心。博古多识,嗜金石书画,当意则倾囊购之。尝袭裘行吊,解裘以济戚丧。归涂见未见书,买之,复解其衣。由是中寒疾,乃夷然曰:“获多矣!”中岁爱易水雷溪之胜,筑大★E5菴,因以为号。晚入京居委巷,又颜其阁曰“玉衡”,悬画四壁,对之吟讽。其诗矩矱古人,而不胶於固,断句尤冠绝一时。论诗以性情为主,举靡丽之习而空之。有雷溪草堂诗。乾隆九年,卒,年六十有七。

  辽东以诗文名者,又有吴麟,字子瑞,号晚亭,满洲镶黄旗人。康熙四十九年举人,授内阁中书。与锴同举鸿博,与修明史,纂本纪,充明史纲目纂修官。善诗文,兼工山水。著有黍谷山房集。

  曹寅,字楝亭,汉军正白旗人,世居沈阳,工部尚书玺子。累官通政使、江宁织造。有楝亭诗文词钞。

  鲍珍,字冠亭,秘书院大学士鲍承先裔。乾隆初,官嘉兴海防同知。有道腴堂全集。

  高鹗,字兰墅,亦汉军旗人。乾隆六十年进士。有兰墅诗钞。至道光年则有刘文麟,字仙樵,辽阳人。九岁能诗。以进士用广东知县,总督林则徐器之。权平远,兼长乐。俗悍,喜械斗,文麟甫任,单舆遽入解之,众罗拜,皆释兵,俗为之易。补文昌,丁忧。再选河南沈丘。时患匪,设方略擒其渠,盗贼息迹。以忤上官劾降,遂归,主沈阳书院。论诗以婉至为宗,语必有寄讬。英光伟气,一发之於诗。论者谓足继辽东三老。有仙樵诗钞。其门人王乃新,字雪樵,承德人。亦能诗,有雪樵诗賸。

  沈炳震,字东父,归安人。少喜博览,读史於年月世系,人所忽者,必默识之。尝著新旧唐书合钞,纪传以旧书为纲,分注新书为目;旧志多舛略,则以新书为纲,分注旧书为目。又补列方镇表,拜罢承袭诸节目,积数十寒暑乃成。又著二十四史四谱:一纪元,二封爵,三宰执,四谥法。其体出於表历,而变其旁行斜上为标目。乾隆元年,与弟炳谦皆以贡生试鸿博,报罢。逾年,卒,年五十九。卒后六年,侍郎钱陈群奏进其唐书合钞,诏付书局,采录唐书考证中。

  炳谦,字幼孜,炳震季弟也。次弟炳巽,字绎旃。著水经注集释订譌,据明黄省曾刊本,以己意校定之。遍检古籍,录其文字异同者,间附诸家考订之说。州县沿革,则悉以今名释焉。初未见硃谋韦本,后求得,多与之合。同时治水经者,有全祖望、赵一清。

  一清,字诚夫,仁和人。国子监生。父昱,季父信,见厉鹗传。一清禀其家学,博极群书。水经注传写讹夺,欧阳玄、王祎称其经、注混淆,祖望又谓道元注中有注。一清因从其说,辨验文义,离析之,使文属而语不杂。又唐六典注称桑钦所引天下之水百三十七,江、河在焉,今少二十一水。考崇文总目,水经注三十六卷,盖宋代已佚其五卷。此二十一水,即在所佚中。於是杂采他书,证以本注,得滏、洺等十八水。又分★C1水、★C1馀水,清、浊漳,大小辽水,增多二十一,与六典注合。为水经注释,又成水经笺刊误,以正硃谋韦之失。方观承督直隶,撰直隶河渠志,一清所草创,而戴震要删之。其自著有东潜文集。

  曹仁虎,字来殷,嘉定人。少称奇才。乾隆二十二年,南巡,献赋,召试列一等,赐举人,授内阁中书。二十六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每遇大礼,高文典册,多出其手。擢右中允,充日讲起居注官,累迁侍讲学士。五十一年,视学粤东。方按试连州,闻母讣,酷暑奔丧,昼夜号泣,竟以毁,卒於途。

  仁虎以文字受主知,声华冠都下,屡典文衡。诗宗三唐,而神明变化,一洗粗率佻巧之习。格律醇雅,醖酿深厚,为一时所推。著有宛委山房诗集、蓉镜堂文稿。与王鸣盛、王昶、钱大昕、赵文哲及吴泰来、黄文莲称“吴中七子”。鸣盛等四人皆自有传。

  泰来,字企晋,长洲人。乾隆二十五年进士,用内阁中书。乞病归,筑遂初园於木渎。藏书多宋、元善本。毕沅延主关中及大梁书院,与洪亮吉辈往还唱和。其诗一本渔洋,著有净名轩、砚山堂等集。

  文莲,字芳亭,上海人。官知县,有听雨集。

  胡天游,字稚威,山阴人,初姓方,名游。副榜贡生。乾隆元年,尚书任兰枝荐举鸿博,次年补试,鼻衄大作,投卷出。时四方文士云集京师,每置酒高会,分题命赋,天游辄出数千言,沉博绝丽,见者咸惊服。性耿介,公卿欲招致一见,不可得。后举经学,再报罢。客山西,卒。著有石笥山房集。

  自言古文学韩愈,然往往涩险似刘蜕,非其至也。俪体文自三唐而下,日趋颓靡。清初陈维崧、毛奇龄稍振起之,至天游奥衍入古,遂臻极盛。而邵齐焘、孔广森、洪亮吉辈继起,才力所至,皆足名家。后数十年而有镇洋彭兆荪,以选声鍊色胜,名重一时。

  兆荪,字湘涵。少有才名,久困无所遇。举道光元年孝廉方正。胡克家为江苏布政使,客其所。时总督以国用不足议加赋,兆荪为克家力陈其不可,事得寝。又偕顾广圻同校元本通鉴及文选,世称其精椠。晚依曾燠两淮盐运使署。著小谟觞馆集,燠为点定之。

  袁枚,字子才,钱塘人。幼有异禀。年十二,补县学生。弱冠,省叔父广西抚幕,巡抚金鉷见而异之,试以铜鼓赋,立就,甚瑰丽。会开博学鸿词科,遂疏荐之。时海内举者二百馀人,枚年最少,试报罢。乾隆四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改知县江南,历溧水、江浦、沭阳,调剧江宁。时尹继善为总督,知枚才,枚亦遇事尽其能。市人至以所判事作歌曲刻行四方。枚不以吏能自喜,既而引疾家居。再起发陕西,丁父忧归,遂牒请养母。卜筑江宁小仓山,号随园,崇饰池馆,自是优游其中者五十年。时出游佳山水,终不复仕。尽其才以为文辞诗歌,名流造请无虚日,诙谐詄荡,人人意满。后生少年一言之美,称之不容口。笃於友谊,编修程晋芳死,举借券五千金焚之,且恤其孤焉。

  天才颖异。论诗主抒写性灵,他人意所欲出,不达者悉为达之。士多效其体。著随园集,凡三十馀种。上自公卿下至市井负贩,皆知其名。海外琉球有来求其书者。然枚喜声色,其所作亦颇以滑易获世讥云。卒,年八十二。

  晋芳,字鱼门,江都人。家世业鹺。乾隆初,两淮殷富,程氏尤豪侈。晋芳独好儒,购书五万卷,不问生产,罄其赀。少问经义於从父廷祚,学古文於刘大櫆。而与袁枚、商盘诸人往复唱和,甚相得也。乾隆七年,召试,授中书。十七年,成进士,以吏部员外郎为四库馆纂修,书成改编修。晚岁益穷,官京师至不能举火。就毕沅谋归计,抵关中一月卒,年六十七。晋芳於易、书、诗、礼皆有撰述,又有诸经答问、群书题跋、蕺园诗文集。

  张问陶,字仲冶,遂宁人,大学士鹏翮玄孙。以诗名,书画亦俱胜。乾隆五十五年进士,由检讨改御史,复改吏部郎中。出知莱州府,忤上官意,遂乞病。游吴、越,未几,卒於苏州。始见袁枚,枚曰:“所以老而不死者,以未读君诗耳!”其钦挹之如此。著有船山集。

  兄问安,字亥白。举人。家居奉母,淡於荣利。其诗才超逸,与问陶有二难之目。

  王又曾,字受铭,秀水人。乾隆十六年,南巡召试,赐举人,授内阁中书。十九年,成进士,授刑部主事。同县钱载论诗宗黄庭坚,务縋深凿险,不堕臼科。又曾与硃沛然、陈向中、祝维诰和之,号“南郭五子”。又有万光泰、汪孟鋗、仲鈖皆与同时相镞砺,力求捐弃尘壒,毋一语相袭取。为诗不异指趣,亦不同体格。时目为秀水派,而又曾与维诰、光泰尤工。

  又曾卒,其子复乞载定其诗,号丁辛老屋集。毕沅为之序,谓於汉、魏、六朝及唐、宋诸家外,能融会变化自成一家,取材於众所不经见,用意於前人所未发,尤又曾所独到云。

  维诰,字宣臣。乾隆三年举人,官内阁中书。有绿谿诗钞。光泰,字循初。乾隆元年举人。有柘坡居士集。维诰诗,全祖望称其俊雅,李锴称其醇静。光泰诗,杭世骏称其秀朗,载亦称其绮丽。盖虽宗庭坚,而锻鍊精到,绝无西江槎枒诘屈之习。沛然,举人,知高安县,卒官。向中客死凉州,诗传者差少。孟鋗,进士,吏部主事;仲鈖,举人:皆有集。而复与载子世锡,维诰子喆相与称。诗守家法。世锡已见载传,有麂山老屋集。

  复,字敦初。官河南鄢陵知县。有树萱堂、晚晴轩二集。沅采入吴会英才集。

  喆,字明甫。乾隆二十五年举人。有西涧诗钞。

  孟鋗子如洋,乾隆四十五年会试,廷试皆第一,亦与复等唱和。

  邵齐焘,字叔宀,昭文人。幼异敏,甫受书即能了大义。乾隆七年进士,以编修居词馆十年。尝献东巡颂,时称班、扬之亚,群公争欲致门下。齐焘意度夷旷,殊落落也。年三十六,即罢归。自颜其室曰“道山禄隐”。主常州龙城书院,洪亮吉、黄景仁皆从受学。善为俪体文,气格排奡,意欲矫陈维崧、吴绮、章藻功三家之失。卒,年五十有二。著玉芝堂集。

  王太岳,字基平,定兴人。齐焘同年进士,授检讨。由侍读出补甘肃平庆道,调西安,迁湖南按察使。调云南,擢布政使,坐事落职。命充四库馆总纂官。四十三年,仍授检讨。后迁司业,卒。太岳莅官有惠政,尤留心水利,与齐焘最善,骈文清刚简直亦相近。有清虚山房集。

  吴锡麒,字穀人,钱塘人。性至孝。乾隆四十年进士,授编修。累迁祭酒,以亲老乞养归。主讲扬州安定乐仪书院。锡麒工应制诗文,兼善倚声。浙中诗派,前有硃彝尊、查慎行,继之者杭世骏、厉鹗。二人殂谢后,推锡麒,艺林奉为圭臬焉。著有正山房集。全椒吴鼒尝辑录齐焘、亮吉、锡麒及刘星炜、袁枚、孙星衍、孔广森、曾燠之文为八家四六云。此八家外,有金匮杨芳灿,与弟揆并负时名。

  芳灿,字蓉裳。母梦五色雀集庭树而生。诗文华赡,学使彭元瑞大异之。乾隆四十二年拔贡生。廷试得知县,补甘肃之伏羌。回民田五反,县民马称骥应之。未发,芳灿从称骥甥马映龙侦得,立捕斩之,因城守。贼奄至,以无应,解围去。憾映龙泄其谋,扬言映龙故与通,约五日后献城也。阿桂逮映龙,将杀之,卒以芳灿言得免。叙功,擢知灵州,顾不乐外吏,入赀为户部员外郎。与修会典,益务记览。为词章,尝曰:“色不欲丽,气不欲纵,沉博奥衍,斯骈体之能事矣。”丁母忧,贫甚,鬻书以归。著芙蓉山馆诗文钞。

  揆,字荔裳。乾隆中,召试举人,授中书。从福康安征卫藏。官至四川布政使。有藤花馆稿。

  鼒,字山尊。嘉庆四年进士,终侍讲学士。以母老告归,主讲扬州。亦长骈体,有夕蔡书屋集。

  徐文靖,字位山,当涂人。父章达,以孝义称乡里。文靖务古学,无所不窥。著述甚富,皆援据经史。雍正改元,年五十七,始举江南乡试。侍郎黄叔琳典试还朝,以得三不朽士自矜,盖指文靖及任启运、陈祖范也。乾隆改元,试鸿博,不遇。詹事张鹏翀以所著山河两戒考、管城硕记进呈,赐国子监学正。十七年,徵经学,入都。会开万寿恩科,遂与试,年八十六,以老寿赐检讨,给假归。卒,年九十馀。其所著又有周易拾遗、禹贡会笺、竹书统笺诸书。

  赵青藜,字然一,泾县人。九岁能文,乾隆元年,举会试第一,选庶吉士,授编修,充浙江乡试考官。迁御史,再充浙江考官,母忧归,服阕,还台,又充湖南考官。在台前后五年,有直声。如请清屯田、归运丁、弛米禁、济民食、提耗羡归公、兴西北水利;又劾总督高斌、侍郎周学健奏开捐例,启言利之端,为害甚大。所言能持大体,不为激切之论。寻以耳疾乞休,年八十馀,卒。青藜外和内严,以不欺为主。受古文义法於方苞,苞称及门中如青藜者,可信其操行之终不迷。著有漱芳居集,读左管窥,於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穿穴甚深。

  先是青藜同郡以史学称者,推南陵汪越,字师退。康熙四十四年举人。食贫励节,守令咸折节致敬。不妄干谒。著绿影草堂集,冲淡典博。其读史记十表,排比旧文,钩稽微义,所得尤多。

  硃仕琇,字斐瞻,建宁人。资性朗悟,而记诵拙,日可数十言,援笔为文辄立就。从南丰汪世麟学古文,临别请益,世麟曰:“子但通习诸经,则世无与抗矣。”仕琇惊诧其言,遂以己意求之经传,旁及百家诸子书,一以昌黎为宗。副都御史雷鋐见其文,叹为醇古冲澹,近古大家,自是名大著。乾隆九年,举乡试第一。逾四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散馆,出知夏津县,民为之谣曰:“夏津清,我公能。”在任七年,以河决,改福宁府学教授。归,主鰲峰讲席者十年,卒,年六十六。

  仕琇以古文辞自力,其意欲追古之立言者。以为清穆者惟天,澹泊者惟水,含之咀之,得其妙以为文者惟人。尝与友人书曰:“为文在先高其志。其心有以自得,则吾心犹古人之心也,以观古人之言,犹吾言也。然后辨其是非焉,究其诚伪焉,定其高下焉,如黑白之判於前矣。於是顺其节次焉,还其训诂焉,沉潜其义蕴焉,调和其心气焉,久则自然合之,又久则变化生之。於是文之高也,如累土之成台,如鸿渐之在天,有莫知其所以然者。”仕琇与大兴硃筠及弟珪友善,筠推服其文甚至。著梅崖文集。

  福建古文之学自仕琇。其后再传有高澍然,字雨农,光泽人。嘉庆七年举人,授内阁中书。未几,移病归。研说经传,尤笃嗜昌黎集。其文陈义正,言不过物,高视尘壒之表。名不如仕琇,要其自得之趣,有不求人知能自树立者。著春秋释经、论语私记、韩文故及抑快轩文集。

  蒋士铨,字心馀,铅山人。家故贫,四岁,母锺氏授书,断竹篾为点画,攒簇成字教之。既长,工为文,喜吟咏。由举人官中书。乾隆二十二年,成进士,授编修。文名藉甚,裘曰修、彭元瑞并荐其才。旋乞病归。帝屡从元瑞询之,元瑞之士铨母老对。帝赐诗元瑞,有“江西两名士”之句。士铨感恩眷,力疾起补官,记名以御史用。未几,仍以病乞休,遂卒,年六十二。

  士铨赋性悱恻,以古贤者自励,急人之难如不及。诗词雄杰,至★述节烈,能使读者感泣。著忠雅堂集。少时与武宁汪軔、南昌杨垕为昆弟交,出入必偕,财物与共。

  軔,字鱼亭,优贡生。垕,字子载,举人,本天全六番招讨宣慰使孙,雍正初,改土归流,安置江西,遂为南昌人。诗名与軔相埒。士铨甚推服之。同时有南丰赵由仪,字山南。与士铨等并称四子。其后继起者,曰东乡吴嵩梁、临川乐钧。

  嵩梁,字兰雪。以举人官中书,选知黔西州。著香苏山馆集。声播外夷,朝鲜吏曹判书金鲁敬以梅花一龛供奉之,称为诗佛。日本贾人斥四金购其诗扇。其名重如此。

  钧,初名宫谱,字元淑。嘉庆六年举人。与嵩梁同为翁方纲弟子。著青芝山馆集。

  赵翼,字耘松,阳湖人。生三岁能识字,年十二,为文一日成七篇,人奇其才。乾隆十九年,由举人中明通榜,用内阁中书,入直军机,大学士傅恆尤重之。二十六年,复成进士,殿试拟一甲第一,王杰第三。高宗谓陕西自国朝以来未有以一甲一名及第者,遂拔杰而移翼第三,授编修。

  后出知镇安府。粤民输穀常社仓,用竹筐,以权代概。有司因购马济滇军,别置大筐敛穀,后遂不革,民苦之。翼听民用旧筐,自权,持羡去,民由是感激,每出行,争肩舆过其村。先是镇民付奉入云南土富州为奸,捕获百馀人,付奉顾逸去,前守以是罢官。已而付奉死,验其尸良是。总督李侍尧疑其为前守道地,翼申辨,总督怒,劾之。適朝廷用兵缅甸,命翼赴军赞画,乃追劾疏还。傅恆既至滇,经略兵事,议以大兵渡戛鸠江,别遣偏师从普洱进。翼谓普洱距戛鸠江四千馀里,不如由江东岸近地取猛密,如其策入告。其后戛鸠兵遭瘴多疾病,而阿桂所统江东岸一军独完,卒以蕆事。寻调守广州,擢贵西兵备道。以广州谳狱旧案降级,遂乞归,不复出。

  五十二年,林爽文反台湾,侍尧赴闽治军,邀翼与俱。时总兵柴大纪城守半载,以易子析骸入告。帝意动,谕大纪以兵护民内渡。侍尧以询翼,翼曰:“总兵欲内渡久矣,惮国法故不敢。今一弃城,则鹿耳门为贼有,全台休矣!即大兵至,无路可入。宜封还此旨。”侍尧悟,从之,明日接追还前旨之谕,侍尧膺殊赏;而大将军福康安续至,遂得由鹿耳门进兵破贼,皆翼计也。

  事平,辞归,以著述自娱。尤邃史学,著廿二史劄记、皇朝武功纪盛、陔馀丛考、檐曝杂记、瓯北诗集。嘉庆十五年,重宴鹿鸣,赐三品衔。卒,年八十六。同时袁枚、蒋士铨与翼齐名,而翼有经世之略,未尽其用。所为诗无不如人意所欲为,亦其才优也。

  其同里学人后於翼而知名者,有洪亮吉、孙星衍、赵怀玉、黄景仁、杨伦、吕星垣、徐书受,号为“毗陵七子”。亮吉、星衍、怀玉自有传。

  景仁,字仲则,武进人。九岁应学使者试,临试犹蒙被索句。后以母老客游四方,觅升斗为养。硃筠督学安徽,招入幕。上巳修禊,赋诗太白楼。景仁年最少,著白袷立日影中,顷刻成数百言,坐客咸辍笔。时士子试当涂,闻使者高会,毕集楼下,咸从奚童乞白袷少年诗竞写,名大噪。尝自恨其诗无幽、并豪士气,遂游京师。高宗四十一年东巡,召试二等。武英殿书签,例得主簿。陕西巡抚毕沅奇其才,厚赀之,援例为县丞,铨有日矣,为债家所迫,抱病逾太行,道卒。亮吉持其丧归,年三十五。著两当轩集。子乙生,通郑氏礼,善书,早卒。

  伦,字敦五。乾隆中进士,苍梧县知县。著有杜诗镜诠。

  星垣,字叔诺,大学士宫五世孙。乾隆五十年,辟雍礼成,进颂册,钦取一等一名,选训导。后官河间县知县。有白云草堂集。

  书受,副贡生。叶县知县。有教经堂集。

  严长明,字道甫,江宁人。幼奇慧。年十一,为李绂所赏,告方苞曰:“国器也!”遂从苞受业。寻假馆扬州马氏,尽读其藏书。高宗二十七年南巡,以诸生献赋,赐举人,用内阁中书,入军机。长明通古今,多智数,工於奏牍,大学士刘统勋最奇其才。户部奏天下钱粮杂项名目繁多,请并入地丁徵收,长明曰:“今之杂项折徵银,皆古正供也。若去其名,他日吏忘之,谓其物官所需,必且再徵,是使民重困也。”统勋曰善,乃奏已之。大学士温福征大金川,欲长明从行,长明固辞。退,有咎之者,答曰:“是将败没,吾奈何从之!”既而温福果军溃以死,随往者皆尽。

  长明在军机七年,幹敏异众,然亦以是见嫉。其救罗浩源事,人尤喜称之。浩源,云南粮道也。分偿属吏汪应缴所亏帑金,有诏逾期即诛。浩源缴不如数,逾期十日,牒请弛限。上下其议,时统勋主试礼部,秋曹无敢任其事者。长明因挝鼓入闱,见统勋,为言汪已捐复,将曳组绶出都,独坐浩源,义未协,宜仍责汪自缴。统勋曰:“具疏稿乎?”曰:“具。”即振袖出之,辞义明晰。疏入报可,狱遂解。其他事多类此。人有图其像祀之者。三十六年,擢侍读。尝扈跸木兰,大雪中失橐扆并所装物,越日故吏以扆至。问“何以知为吾物”,曰:“军机官披羊裘者独君耳。”长明劳而遣之。

  后以忧归,遂不复出。客毕沅所,为定奏词。又主讲庐阳书院。博学强记,所读书,或举问,无不能对。为诗文用思周密,和易而当於情。著毛诗地理疏证、五经算术补正、三经三史答问、石经考异、汉金石例、献徵馀录等书。

  子观,字子进。嗜学,好金石文字。父乞归后,筑归求草堂,藏书二万卷,观丹黄几满。著江宁金石记,钱大昕甚高其品节。

  硃筠,字竹君,大兴人。乾隆甲戌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由赞善大考擢侍读学士,屡分校乡会试。庚寅,典福建乡试,辛卯,督安徽学政。

  诏求遗书,奏言翰林院藏永乐大典内多古书,请开局校辑。旋奉上谕:“军机大臣议复硃筠条奏校核永乐大典一节,已派军机大臣为总裁。又硃筠所奏将永乐大典择取缮写,各自为书,及每书校其得失,撮举大旨,叙於本书卷首之处,即令承办各员,将各原书详细检阅,并书中要旨总叙厓略,呈候裁定;又将来书成,著名四库全书。”四库全书自此始。筠又请仿汉熹平、唐开成故事,校正十三经文字,勒石太学。未几,坐事降编修,充四库全书纂修官,兼修日下旧闻考。高宗尝称筠学问文章殊过人。寻,复督学福建。归,卒,年五十有三。

  筠博闻宏览,以经学、六书训士。谓经学本於文字训诂,周公作尔雅,释诂居首;保氏教六书,说文仅存。於是叙说文解字刊布之。视学所至,尤以人才经术名义为急务,汲引后进,常若不及。因材施教,士多因以得名,时有硃门弟子之目。好金石文字,谓可佐证经史。诸史百家,皆考订其是非同异。为文以郑、孔经义,迁、固史书为质,而参以韩、苏。诗出入唐、宋,不名一家,并为世重。筠锐然以兴起斯文为己任,搜罗文献,表章风化,一切破崖岸而为之。好客,善饮,谈笑穷日夜。酒酣论天下事,自比李元礼、范孟博,激扬清浊,分别邪正,闻者悚然。著有笥河集等。

  翁方纲,号覃溪,大兴人。乾隆壬申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擢司业,累至内阁学士。先后典江西、湖北、顺天乡试,督广东、江西、山东学政。嘉庆元年,预千叟宴。四年,左迁鸿胪寺卿。十二年,重宴鹿鸣,赐三品衔。十九年,再宴恩荣,加二品卿,年八十二矣。又四年,卒。

  方纲精研经术,尝谓考订之学,以衷於义理为主,论语曰“多闻”、曰“阙疑”、曰“慎言”,三者备而考订之道尽。时钱载斥戴震为破碎大道,方纲谓:“诂训名物,岂可目为破碎?考订训诂,然后能讲义理也;然震谓圣人之道,必由典制名物得之,则不尽然。”

  方纲读群经,有书、礼、论语、孟子附记,并为经义考补正。尤精金石之学,所著两汉金石记,剖析毫芒,参以说文、正义,考证至精。所为诗,自诸经注疏,以及史传之考订,金石文字之爬梳,皆贯彻洋溢其中。论者谓能以学为诗。他著有复初斋全集及礼经目次、苏诗补注等。[一]

  姚鼐,字姬传,桐城人,刑部尚书文然玄孙。乾隆二十八年进士,选庶吉士,改礼部主事。历充山东、湖南乡试考官,会试同考官,所得多知名士。四库馆开,充纂修官。书成,以御史记名,乞养归。

  鼐工为古文。康熙间,侍郎方苞名重一时,同邑刘大櫆继之。鼐世父范与大櫆善,鼐本所闻於家庭师友间者,益以自得,所为文高简深古,尤近欧阳修、曾巩。其论文根极於道德,而探原於经训。至其浅深之际,有古人所未尝言。鼐独抉其微,发其蕴,论者以为辞迈於方,理深於刘。三人皆籍桐城,世传以为桐城派。

  鼐清约寡欲,接人极和蔼,无贵贱皆乐与尽懽;而义所不可,则确乎不易其所守。世言学品兼备,推鼐无异词。尝仿王士祯五七言古体诗选为今体诗选,论者以为精当云。自告归后,主讲江南紫阳、锺山书院四十馀年,以诲迪后进为务。嘉庆十五年,重赴鹿鸣,加四品衔。二十年,卒,年八十有五。所著有九经说十七卷,老子、庄子章义,惜抱轩文集二十卷、诗集二十卷,三传补注三卷,法帖题跋二卷、笔记四卷。

  子景衡,举人,知县。有隽才,鼐故工书,景衡学其笔法,能乱真。

  吴定,字殿麟,歙县人。举孝廉方正。与姚鼐相友善,论文严於法。鼐每为文示定,定所不可,必尽言,得当乃止。定尝语陈用光曰:“先生虚怀善取,为文尚如是,其为学可知矣。”著有周易集注十卷,紫石泉山房文集十二卷、诗集六卷。

  鲁九皋,原名仕骥,字絜非,新城人。尝从鼐问古文法,又使其甥陈用光及鼐门。乾隆三十六年进士,选山西夏县,以积劳致疾卒。所著曰山木居士集。

  用光,字硕士。嘉庆六年进士,由编修累官礼部侍郎。笃於师友谊,尝为姚、鲁两师置祭田,以学行重一时。著有太乙舟文集。

  当嘉、道间,传古文法者,有宜兴吴德旋、上元梅曾亮诸人,曾亮自有传。德旋,字仲伦。诸生。以古文鸣。与阳湖恽敬、永福吕璜以文相砥镞。诗亦高澹绝俗,有初月楼集。

  宋大樽,字左彝,仁和人。弱岁,刲股愈母疾,让产其弟。乾隆三十九年举人,为国子监助教,以母老引疾归。豪於饮酒,善鼓琴,时时出游佳山水,助其诗兴。其诗由唐人而上溯之,极於古歌谣而止,才力足以相俪。有茗香论诗、学古集、牧牛村舍诗钞。

  同县钱林,字金粟。嘉庆十三年进士,由编修至侍读学士,左迁庶子。林熟於本朝名臣言行,及河漕、盐榷、钱法诸大政。诗亦醖酿於汉、魏、六朝。阮元督学浙江,称为华实兼茂之士。著文献徵存录、玉山草堂诗集。

  端木国瑚,青田人。青田故产鹤,国瑚生而清傲似鹤,其大父字之曰鹤田。阮元督学得之,恆讠夸示人曰:“此青田一鹤也!”命赋使署定香亭,赋成,一时传诵。国瑚好学深思,通天文之奥。尝被召相山陵,叙劳官中书。道光十三年进士,选用知县。性不耐剧,投牒就原官。著周易指,属稿二十六年而后成。诗才清丽,有太鹤山人集。又著周易葬说、地理元文,后颇悔之,不轻为人营葬。

  吴文溥,字澹川,嘉兴贡生。亦以诗名。其为人有韬略,超然不群,能作苏门长啸。著南野堂集。

  章学诚,字实斋,会稽人。乾隆四十三年进士,官国子监典籍。自少读书,不甘为章句之学。从山阴刘文蔚、童钰游,习闻蕺山、南雷之说。熟於明季朝政始末,往往出於正史外,秀水郑炳文称其有良史才。继游硃筠门,筠藏书甚富,因得纵览群籍,与名流相讨论,学益宏富。著《文史通义》、《校雠通义》,推原官礼而有得於向、歆父子之传。其於古今学术,辄能条别而得其宗旨,立论多前人所未发。尝与戴震、汪中同客冯廷丞宁绍台道署,廷丞甚敬礼之。

  学诚好辩论,勇於自信。有实斋文集,视唐宋文体,夷然不屑。所修和州、亳州、永清县诸志,皆得体要,为世所推。

  章宗源,字逢之。乾隆五十一年,大兴籍举人,其祖籍亦浙江也。尝辑录唐、宋以来亡佚古书,欲撰隋书经籍志考证,积十馀年始成。稿为仇家所焚,仅存史部五卷。

  后百有馀年,有姚振宗,字海槎,山阴人。著汉艺文志、隋经籍志考证,能订宗源之失。又补后汉、三国两艺文志。目录之学,卓然大宗。论者谓足绍二章之传。

  而学诚同时有归安吴兰庭,字胥石。乾隆三十九年举人。稽古博闻,多所纂述。尝以宋吴缜著有五代史记纂误,因更取薛居正旧史参校,为纂误补四卷。同邑丁杰邃於经,兰庭熟於史,一时有“丁经吴史”之目。嘉庆元年,与千叟宴。他所著又有五代史考异、读通鉴笔记、南霅草堂集。

  祁韵士,字鹤皋,寿阳人。乾隆四十三年进士,官编修,擢中允,大考改户部主事。嘉庆初,以郎中监督宝泉局。局库亏铜案发,戍伊犁。未几,赦还。卒於保定书院,年六十五。

  韵士幼喜治史,於疆域山川形胜、古人爵里名氏,靡不记览。弱冠,馆静乐李氏,李藏书十馀楹,多善本,韵士寝馈其中五年,益赅洽。既入翰林,充国史馆纂修。时创立蒙古王公表传,计内扎萨克四十九旗,外扎萨克喀尔喀等二百馀旗,以至西藏及回部纠纷杂乱,皆无文献可徵据。乃悉发库贮红本,寻其端绪,每於灰尘坌积中忽有所得,如获异闻。各按部落立传,要以见诸实录、红本者为准;又取皇舆全图以定地界方向。其王公支派源流,则核以理籓院所存世谱,八年而后成书;又别撰籓部要略,以年月编次。盖传仿史记,而要略仿通鉴。李兆洛序之,谓如读邃皇之书,睹鸿濛开辟之规模矣。及戍伊犁,有所纂述,大兴徐松续修之,成新疆事略。

  韵士又著西域释地、西陲要略,皆考证古今,简而能核。外有万里行程记、己庚编、书史辑要、诗文集。

  张穆,字石洲,平定州人。道光中,优贡生。善属文。歙县程恩泽见之,惊曰:“东京崔、蔡之匹也!”通训诂、天算、舆地之学。著蒙古游牧记,用史志体,韵士要略用编年体,论者谓二书足相埒。又以魏书地形志分并建革,一以天平、元象、兴和、武定为限,纯乎东魏之志。其雍、秦诸州地入西魏者,遂扌兑失踳駮不可读。乃更事排纂,书未成,其友何秋涛为补辑之。又著顾炎武、阎若璩年谱,斋诗、文集。

  秋涛,字原船,光泽人。道光二十四年进士,授刑部主事。留心经世之务。以俄罗斯与中国壤地连接,宜有专书资考镜,始著北徼汇编六卷。后复详订图说,起汉、晋讫道光,增为八十卷。文宗垂览其书,赐名朔方备乘。召见,擢员外郎、懋勤殿行走,旋以忧去。同治改元,年三十九,卒。又著王会篇笺释、一镫精舍甲部藁。刑部奉敕撰律例根源,亦秋涛在官时创藁云。

  冯敏昌,字伯术,钦州人。童年补诸生。翁方纲按试廉州,以拔贡选入国学。乾隆四十三年进士,授编修。大考,改户部主事,调补刑部。性至孝友,闻父丧,一痛呕血,大雪,徒跣竟日。方纲忧曰:“敏昌万无生理!”则持其母夫人书促令归省。及丁内艰,庐墓久,遂不复出。

  平生足迹半天下,尝登岱,题名绝壁;游庐阜,观瀑布;抵华岳,攀铁纤,跻峡。在河阳时,亲历王屋、大行诸山。又以北岳去孟县不千里,骑骏马直造曲阳飞石之巅,穷雁门、长城而返。最后宿南岳庙,升祝融峰,观云海。其悱恻之情,旷逸之抱,一寓於诗。著有小罗浮草堂诗集、孟县志、华山小志、河阳金石录。学者称鱼山先生。

  其后岭南以诗名家者,有嘉应宋湘,字焕襄。嘉庆四年进士。以编修典试四川、贵州,出知曲靖府。教属地种木棉,人称“宋公布”。署广南、永昌,皆有绩。永昌湾甸土州知州死,远族景在东谋袭其职,据境专杀自恣,如是者五六年。当事怯,莫敢发。民、夷赴愬,湘请诸镇帅,不允;乃率僚属游宴栖贤山,从容赋诗,密约乡兵乘夜兼行,出不意,擒在东斩之,费银八千两,不取偿公家,边隅以靖。终湖北督粮道。诗学少陵,有不易居集。

  敏昌同时又有赵希璜,字渭川,长宁人。少读书罗浮山,与顺德黎简友善。乾隆四十四年举人。知安阳县,邑志久未修,希璜聘武亿共成之。纪昀推其体例合古法。末附金石录十二卷,尤精确。希璜工诗,著有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钞。

  法式善,字开文,蒙古乌尔济氏,隶内务府正黄旗。乾隆四十五年进士,授检讨,迁司业。五十年,高宗临雍,率诸生七十馀人听讲,礼成,赏赉有差。本名运昌,命改今名,国语言“竭力有为”也。由庶子迁侍读学士,大考降员外郎,阿桂荐补左庶子。性好文,以宏奖风流为己任。顾数奇,官至四品即左迁。其后两为侍讲学士,一以大考改赞善,一坐修书不谨贬庶子,遂乞病归。

  所居后载门北,明李东阳西涯旧址也。构诗龛及梧门书屋,法书名画盈栋几,得海内名流咏赠,即投诗龛中。主盟坛坫三十年,论者谓接迹西涯无愧色。著清秘述闻、槐载笔、存素堂诗集。平生於诗所激赏者,舒位、王昙、孙原湘,作三君子咏以张之。然位艳昙狂,惟原湘以才气写性灵,能以韵胜,著天真阁集。

  原湘,字子潇,昭文人。嘉庆十年进士。选庶吉士,未仕。

  同时江苏与原湘负才名者,有吴江郭麟,字祥伯。附监生。一眉莹白如雪,风采超俊。家贫客游,人争倒屣。诗学李长吉、沈下贤,词尤清婉。著灵芬馆集。尝病潘昂霄金石例之隘,因据洪氏隶释为金石例补,又撰词品十二则,以继司空表圣之诗品。

  恽敬,字子居,阳湖人。幼从舅氏郑环学,持论能独出己见。乾隆四十八年举人,以教习官京师。时同县庄述祖、有可、张惠言,海盐陈石麟,桐城王灼集辇下,敬与为友,商榷经义,以古文鸣於时。既而选令富阳,锐欲图治,不随群辈俯仰。大吏怒其强项,务裁抑之,令督解黔饷。敬曰:“王事也。”怡然就道。后遭父丧,服阕,选新喻。吏民素横暴,绳以法,人疑其过猛。已乃进秀异士与论文艺,俗习大变。调知瑞金,有富民进千金求脱罪,峻拒之。关说者以万金相啗,敬曰:“节士苞苴不逮门,吾岂有遗行耶!”卒论如法。由是廉声大著。卓异,擢南昌同知。敬为人负气,所至辄忤上官,以其才高优容之,然忌者遂衔之次骨。最后署吴城同知,坐奸民诬诉隶诈财失察被劾。忌者闻而喜曰:“恽子居大贤,乃以赃败耶!”

  敬既罢官,益肆其力於文。深求前史兴坏治乱之故,旁及纵横、名法、兵农、阴阳家言。会其友惠言殁,於是敬慨然曰:“古文自元、明以来渐失其传,吾向所以不多为者,有惠言在也。今惠言死,吾安敢不并力治之?”其文盖出於韩非、李斯,与苏洵为近。卒,年六十一。著大云山房稿。其治狱曰子居决事,附集后。

  赵怀玉,字亿孙,武进人,尚书申乔四世孙。乾隆中召试举人,授中书。久之,出为青州府同知,以忧归,终於家。性坦易,工古文辞。尝自言不敢好名为欺人之事,不敢好奇为欺世之学。恽敬称其文无有杂言诐义离真反正者。著有生斋文集。

  黎简,字简民,顺德人。十岁能诗。益都李文藻令朝阳,见简诗,曰:“必传之作也。”劝令就试。学使李调元得其拟昌黎石鼎联句,奇赏之。补弟子员,人号之曰黎石鼎。久之,膺选拔。寻丁外艰,遂终於家,足不逾岭。海内名流,钦其高节。袁枚负盛名,游罗浮,邀与相见,谢不往也。著五百四峰草堂诗文钞。所与交同邑张锦芳、黄丹书,番禺吕坚皆以诗名。

  锦芳,字粲夫。乾隆中进士,官编修。通说文,喜金石文字。弟锦麟,字瑞夫。举人。兄弟并为翁方纲所器异。锦麟以赋“碧天如水雁初飞”句得名,时呼张碧天。早卒。锦芳著逃虚阁诗钞,与钦州冯敏昌、同邑胡亦常称“岭南三子”。

  丹书,字廷授。亦以诗受知调元。贡优行,事亲孝,居丧能尽哀。后举於乡。至都,朝贵争延之,辞不就。尝曰:“贫与富交则损名,贱与贵交则损节。”晚官教谕,兼工书画。著鸿雪斋诗钞。

  坚,字介卿。岁贡生,穷老不遇。著迟删集。

  亦常,字同谦。举人。落第南归,与戴震同舟,至富春江乃别。舟中手写震所著书,谋刊之。多敢瓜果解渴,得胃寒疾,抵家卒。有赐书楼集。

  张士元,字翰宣,震泽人。工古文辞,师法归有光。岁正,陈其集几上,北面拜之。又用归氏评点史记法,上推之左氏,下逮韩、欧,无不合者。乾隆五十三年举人,久不第,留京师馆董诰第八年。诰主会试,欲令士元出门下,不能得也。姚文田督学江南,士元与有旧,戒诸子勿应试。年老,铨教谕,以耳聩谢不就。曰:“国家设学校,使师弟子相从讲学,岂漫以廪禄拯寒生哉?”乃归老烂谿之上,撰述自娱。学者称鲈江先生。

  性澹泊寡交,独与王芑孙、秦瀛、陈用光以学问相切劘。姚鼐见其文,亦拟之震川。卒,年七十。著嘉树山房集。

  同邑张海珊,字越来;张履,字渊甫:皆举人。海珊道光元年乡试解首,榜发,已前卒。其论学以宋贤为归,又耻迂儒寡效,自农田、河渠、兵制、天下形势所在,及漕粮利弊,悉心究讨。三吴亢旱港涸,一日北风大作,水入,纠众筑堤储之,岁以有秋。著小安乐窝集、丧礼问答、火攻秘录。

  履,海珊门人也。传海珊之学,尤精三礼。其议礼之文,皆犁然有当,非徒习训诂名物者。官句容训导。著积石山房集。





|<< << 475 476 477 478 479 480 481 482 483 484 485 486 487 488 489 490 491 492 493 494 49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