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上古神话传说 >> 上古神话演义 >> 第46章 缙云山黄帝修道 大姥山老母成仙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 >>|
第46章 缙云山黄帝修道 大姥山老母成仙

  且说帝尧君臣上路,一日走过一山,山上有一座石城。赤将子舆道:“从前黄帝到缙云山去,总是经过此山的,所以后人筑起此城做一个纪念,就叫它做天子山,亦叫石城山。对面就是缙云山了。”帝尧看这座山势,参差高下,仿佛如城墉的雉垛,无甚可观,亦不久留,即向缙云山前进。那缙云山孤石干云,高约三百丈,虽则没有黟山那样灵异,但是亦有一百零六个峰头,或如羊角,或如莲花,幽奇峻秀,颇惬心目。又有瀑布一道,日光照着仿佛晴虹,风所吹过有如细雨,尤觉可观。


   黄帝炼丹的地方,一切遗物经赤将子舆一一指点,帝尧都见过了。据赤将子舆说,黄帝在此炼丹的时候,一日有非红非紫的一种祥云出现,名叫缙云,所以这座山就叫缙云山。


   帝尧立在最高峰上,向东南一望,只见一片茫茫,都是大海。原来这座缙云山是紧贴海边的,海中群岛点点,如星之罗,如棋之布。赤将子舆指着说道:“这近前的岛屿名字叫瓯,远处的岛屿名字叫闽。瓯岛之中有一个岛,就是容成子修炼之所;又有一个岛上有方石,其形如匮,从前黄帝将玉版、金券、篆册等等藏在里面,所以亦叫作玉匮山。帝要过去望望吗?”帝尧道:“不可不可,愈走愈远了,且待将来有便,再说吧。现在且到海边望望。”


   于是,君臣等即便下山,到得海边,只见停泊着无数船舶,又有无数百姓扶老携幼,纷纷向海边而来,要上船去,手中各执着种种祭品,其中尤以妇女为多。帝尧看了不解,忙叫侍卫去打听。


   隔了些时,那些百姓老幼男女一齐走来。原来他们听见说圣天子在此,大家都想瞻仰瞻仰,兼且听听圣天子的言论,所以都跑来。行过礼之后,有一个百姓说道:“承圣天子下问,小民等是到仙姥岛上,拜仙姥去的。”帝尧道:“仙姥是什么人?”百姓道:“是个老姥,住在岛上,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她的年龄亦不知道有多少岁。她是专门炼金丹的,那金丹有九转玄功,她也不知道炼了多少年。前五年,忽然修炼成功,服了金丹,白日飞升,成仙而去。岛上百姓就给它立了一座庙,并且将它的生日作为纪念日。到得这一日,无论远近各处的人,都要去朝拜顶礼,烧些香料的。小民等此去就是为此。”帝尧道:“仙姥生日是几时?”百姓道:“六月十九。”帝尧道:“汝等去求些什么?是不是求仙吗?”百姓道:“不是求仙。


   这位仙姥,平日在世是很慈善的,无论哪一个对于她有什么请求,凡是她所做得到的,无不答应。又最喜欢济人之急,救人之难,所以大家都给她上一个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的徽号。小民等这番跑去,或是求财,或是求子,或是求寿,或是求福,或是求病愈,种种不一呢。”


   帝尧听了,不禁叹口气道:“据朕看来,汝等此种念头未免弄错了。‘天道福善而祸淫’这句话,古时候固然是有的。


   但是,必定行了善,天才降之以福;必定作了恶,天才降之以祸。假使并未行善,天就降之以福;并未作恶,天就降之以祸;那么天道不公不明,不成其为天了。汝等自己想想,曾经行过善事吗?如果行过善事,就使不到那边去拜求仙姥,皇天自会赐汝等以福。汝等再想想看,曾经行过恶事吗?如果没有作过恶事,就使不到那边去朝拜仙姥,皇天亦决不会罚汝等以祸。


   假使没有行过善事,那么赶快回去行善;假使已经作过恶事,那么赶快回去改过修行。要知道作了恶事,不行善事,徒然跑到仙姥那边去,磕几个头,烧些香料,祭她一祭是无用的。仙姥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朕不知道。就算她已成了仙,是个神人,既然是神人,当然替天行道。福善祸淫,自有一个标准,决不会因汝等去朝拜了她,她不问善恶就赐汝等以福的道理,亦决不会因汝等不去朝拜她,她不问善恶就降祸于汝等的道理。所以朕说,汝等的念头未免弄错了。”那些百姓道:“帝的话固然不错,但是小民等朝拜烧香,正是修行行善呀!”帝尧听了这话,更不对,便说道:“汝等这话又错了。朕且问汝等,怎样叫作善?怎样叫作恶?善恶二字,究竟是怎样解说的?”


   百姓听了,面面相觑,大家都答不出。帝尧道:“朕告诉汝等,有益于人类的事情叫作善。譬如汝等刚才所说,那个仙姥最喜欢济人之急,救人之难,大慈大悲,广大灵感,那才叫作善。有益于少数的人是小善,有益于多数的人是大善,有益于极多数的人是至善。善这个字,是从人类上面发生出来的;不从人类上面发生出来,无论如何,都不能叫它是善。因为人类在世,是应该互相扶助,互相救济的。假使不互相扶助,不互相救济,那么汝等想想看,还成个世界吗?朕且问汝,汝等去朝拜仙姥,不要说仅仅磕几个头,就使将汝等之头一齐磕破,可谓至诚极了,然而与人类有何益处?不要说仅仅烧些香料,就使将天下世界所有的香料统统拿来烧去,亦可谓尽心极了,然而与人类有何益处?不但与人类没有益处,就是对于仙姥亦没有益处。她已经成仙了,所有人世间一切关系,早已脱离而无所系恋。大家去朝拜她,于她有什么光荣?大家去供祭她,她又受不到实惠。大家去烧些香料,她又有什么用处?汝等想想看,岂不是无谓之至吗?还有一层,人生在世,善是应该行的,并不是因为行了善可以得到福,才去行善的;恶是决不应该作的,并不是因为作了恶必定得祸,才不去作恶的。这个就叫作人之良心。假使因为可以得福才去行善,那么这个行善之心就是假的,假的善就靠不住了。假使恐怕得祸的原故,才不去作恶,那么这个不作恶之心亦是假的。假的又就靠不住了。


   要知道‘福善祸淫’,是上天的公理,是上天的权衡,并不是上天开了一个交易所,向人间作买卖,你拿了多少善来,我给你多少福,决没有这种事情。况且现在汝等拿了区区一点祭品,区区一点香料,跑过去向仙姥磕几个头,就算是行善,要向她求子得子,求财得财,求寿得寿,求福得福,就算上天果然开了一个交易所,亦决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情。汝等再仔细想想,以为何如?”


   那百姓道:“照帝这样讲来,确有至理。那么仙姥山,小民等就不去朝拜了?”帝尧道:“这又不然。崇拜她是一件事情,求她又是一件事情,不能连拢来说。譬如这个仙姥,是修炼到九转金丹,白日升仙的,又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的,那么汝等先自己想一想,我究竟崇拜她的那一项?假使崇拜她的炼丹成仙,徒然朝拜朝拜是无益的。最要紧是自己亦学炼起来。神仙之事,虽说渺茫,但是她既可以因此成仙,汝等亦何尝不可以因此成仙呢?假使崇拜她的大慈大悲,那么尤其应该学她。救苦救难本来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能够学她就是她的同志,即使不去朝拜她,她未始不来扶助我,保佑我的。假使不去学她,仅仅敬重她,崇拜她亦是无益,侥幸求福更不必说了。所以朕说崇拜是一件事,求她又是一件事,还有学她又是一件事,遇到圣贤豪杰、英雄神仙,崇拜他,是极应该的。崇拜他可以得到一个做人的榜样,不过不去学他终是枉然。汝等知道吗?”


   那时,百姓男女老幼听了无不满意,齐声说:“知道知道。


   ”帝尧道:“仙姥生日,既然在六月十九,离现在还有一个月左右,汝等去得这样早,为什么?”百姓道:“海船难行,全靠风力。风顺到得早,风逆到得迟。小民等深恐风逆,误了日期,所以不能不赶早一点。”帝尧向那些停泊的船一望,只见它又高又大,上面矗立着无数的桅杆,里面情形不知如何。帝尧从未坐过海船,便想趁此看一看,遂向众百姓道:“汝等上船吧。朕亦来看看海船的内容,见识见识。”


   众人听了,欢迎之至,簇拥了帝尧君臣上船。只见船中分作无数舱位,约有几百个人好住,一切器用俱全。另有一舱专储粮食、淡水。另有一舱,专供炊爨。当中一舱,却供着一位女神,神面前放着一根雕刻精致的木棍。帝尧便问:“这是什么神祗?”百姓答道:“这位女神姓林,是前面闽海中一座岛上的人。据说她在童年的时候,已非常神异。她看见海上往来的船常有覆溺的危险,她便发心要去救,或是叫人去救,或是自己冒险去救。父母因她年幼禁止她,她的灵魂竟能于夜间飞越海上,往来救人,岂不是神异吗!后来她年岁大了亦不嫁人,专在海边设法做这救人的事业,几十年不倦。死了之后,有的人说是成仙了。大家感激她的恩惠,到处立庙崇拜。我们海船要她保佑,所以益发祟奉她,差不多只只船上都供她的。”帝尧道:“这位女神有这样大的志愿,有这样坚的毅力,有这样仁慈的心肠,真正可钦可佩!大家都供奉她,的确应该的。”


   又问道:“这根木棍有什么用处?”百姓道:“这个叫女神棍。


   我们航海有三种危险:一种是风,一种是浪,一种是蛟龙及大鱼水怪等等。飓风骤起,波浪掀天,危急万分的时候,人力无可施展,只有祷求女神之一法。女神往往前来救护,或则亲自现身,或则神兵维护。我们航海之人,亲历目睹的不知道有多少。假如说大风大雨的夜里,天黑如墨,桅杆上忽然看见一点火光,就是神灯出现,女神前来保护,无论如何危险,决不会覆溺的。假使船中忽然发现一点火光从下面升到桅杆上,陡然不见,这是女神不保佑,神灯他去,无论如何这只船一定要覆溺的。以上两端,历试历验,丝毫不爽。所以飓风波浪作起患来,除了祷告女神,请求保佑之外别无他法。至于蛟龙、大鱼、水怪为患,只要将这根女神棍向船舷连敲几下,那蛟龙、大鱼、水怪等就纷纷逃去,这也是很灵验的。”


   话未说完,旁边又有一个百姓搀着说道:“我们海中还有一位水仙王,亦是很灵验的。我们的海船,大而且重,寻常篙橹等类一概用不着,所靠的是桅杆坚固,舵板结实,绳碇牢紧,这三项物件乃是航海所必需的。假使大风倏起,大浪冲来,桅杆倾倒了,绳也断了,船底也裂了,这时候技力无所施,智巧无所用,只有叩求水仙王了。水仙王也一定来救的。”帝尧道:“怎样救呢?”百姓道:“到得那时,大家叩求水仙王,崩角稽首,就披散了头发,一齐到船头上来,蹲在那里,用空手做出一种划船的模样,众人口中又装出种种钲鼓之声,那么船虽破裂自然会立刻近岸。这个名字就叫作划水仙。”


   帝尧听了有点不信,说道:“船既破裂,海水当然灌入,又无桅杆舵板,又在大浪飓风之中,空手划划,竟能达到彼岸,真是奇怪。”一个百姓道:“的确有此事。我前年渡海,刚到半中间,船身碎了,已经要沉下去,大家没法,只得划水仙,几划之后,船忽浮起,直到那边岸旁,这是我亲身遇到之事。


   ”又有一个百姓道:“我亦遇到过呢。我那年浮海,半路遇风,船底已破,水已浸到舱中了,船头亦要沉下去,舵亦断折,当时在惊涛骇浪之中,大家以为必无生理。后来有人创议划水仙,一划之后,船头就浮起,向前面直进,破浪穿风,在乎日虽则挂十张帆亦没有那样神速,顷刻之间已在沙上搁住了。岂不是神灵呵护吗!”


   又有一个百姓道:“我那年遇着的,比你们还要危险,还要奇怪。船一出口,就觉得风色不对,赶快祷求女神,请她保佑,果然得到顺风。但是风太大了,舵板断了三次,风中忽有蝴蝶几千百个,绕着船飞舞,大家都知道是个不祥之兆。忽而又有几百只黑色的小鸟,飞集在船上,驱之不去,用手捉它亦不去,反呷呷的向人乱叫,仿佛有话告诉人似的,大家知道更是不祥之兆。歇了一回,风势愈大,看看船就要沉下去,大家齐向女神求船的安全,占了一个卦,是个凶象,知道大难不能免了。再求一个卦,但求船上诸人得免于死,倒得了一个吉兆。


   于是大家复有一线希望,尽力扯帆向前进行,到得黄昏以后,果然达到一个小港,无不欢喜之至,感激女神不已。因为沙浅天黑,港小不能进去,人又疲乏,姑且在沙边下锚停?白,各自就寝。那知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那根锚索不知如何断去,此刻船已飘在大洋中了,而且风更大,浪更猛。过了一会,船头破碎,就要下沉,大众至此惟有待死。忽然有一个人倡议道:‘我们划水仙。’众人赞成,立刻划起来,果然渐渐近岸。哪知刚要到岸的时候,又是一个大浪,全船皆碎,众人尽落于水中。幸喜大家都会泅水,都上了岸,没有一个人溺死。你想危险不危险,奇怪不奇怪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满船中乱纷纷,各谈他自己的经历。帝尧也不及细听,过了一会才静下去。


   帝尧问道:“水仙王是什么人?”众人都道不知,大约是古时治水或忠臣烈士死于水的人。”帝尧亦不再问,回身上岸,百姓一齐欢送不提。


   且说帝尧等从缙云山动身,向彭蠡大湖而行,不走原路,往西直走,到了一座山,叫作三天子鄣。这座山亦很有名,高约三百丈,夜间光烛霄汉,世人都说是山中韫玉的原故。当初黄帝亦曾到此游览。帝尧经过,却不再停留。


   一日,将到彭蠡湖相近,只听得空中有异鸟飞鸣之声,举头一看,却是一个仙人骑了一只青鸾,自西南翱翔而至。赤将子舆认得是洪崖仙人,高声大叫道:“洪崖先生!洪崖先生!


   请少停一停,下来谈谈。”洪崖仙人听见了,就降下鸾驭,先过来与帝尧行礼道:“原来是圣天子在此,幸遇幸遇。”又向老将羿和赤将子舆拱手道:“久违久违。”羲叔在旁,亦行过了礼。赤将子舆和洪崖是老同事,极其相熟,就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真好自在呀!”洪崖仙人道:“你何尝不自在吗?


   ”


   帝尧看洪崖仙人,白须鬈鬃,鬓发如银,却是满脸道气,暗想:“赤将子舆说他有三千岁,真是看不出。但是,他能够骑鸾遨游,一定是个真仙无疑。”遂和他说道:“久仰老先生大名,现在此地相遇,真是生平大幸。不知道老先生自从先高祖皇考上升之后,一向究在何处?高祖皇考近日又在何处?何以不如老先生一样的降临人世,使某等子孙,可以拜识?”洪崖仙人道:“贫道在令高祖的时候,虽曾做过几年官,但是后来早已不在朝廷了。一向萍踪浪迹,各处游玩,亦无一定的住所。后来游到此地,彭蠡湖边一座洪崖山上,爱它风景清幽,就住了甚久,并在那里掘井炼丹,有些道友,就呼贫道为洪崖先生,其实贫道并非姓洪名崖呀。后来总常到那边去玩玩,便是此刻亦刚从那边来。至于令高祖,现住在九重天中之无想无结无爱天上,是最高的这一重天,所以不轻易下来。如贫道等,不过卑微下贱之流,九重天上游玩游玩尚且难得,何况居祝所以只好仍在人世间混混了。”


   羲叔在旁问道:“某闻上界有三十三天,何以只有九重?


   ”洪崖仙人道:“三十三天,是一种天的名字,并非有三十三重天。”羲叔道:“这三十三天,是否就是九重天中之一重?


   ”洪崖先生道:“不是不是。九重天是清虚超妙之天,三十三天是欲界十天中之第六天。凡人生在世,能够不杀不盗,死后就可以生在三十三天,可见生到三十三天,并非甚难之事。清虚超妙天,是正途直上。欲界十天,总名忉利天,不过旁门而已。”两人正在问答,帝尧是个圣君,听了这种说话,并无动心稀奇之意。他的心中惟时时以百姓为意,见他们不谈了,就问洪崖仙人道:“前日某在淮水之阴,看见淮水为患。据阴侯说,老先生的意思以为是天数,并且说将来还有极大极大的灾患,究竟不知有无其事?还请老先生明白见示。”洪崖仙人叹道:“的确有的,这个真是天意,无可如何。”


   帝尧听了不免惊慌,忙问道:“老先生总有仙术,可以挽救。”洪崖仙人摇摇头道:“实在无法挽救。但是圣天子不要着慌,经过五十年之后,自有大圣人出来挽救。”帝尧道:“是大圣人吗?”洪崖仙人道:“虽则是大圣人,亦须神仙帮助。


   ”帝尧道:“是哪一位神仙?”洪崖仙人道:“天机不能预泄。


   ”帝尧苦苦追问,洪崖仙人说了三个字,叫作“西王母。”帝尧听了,谨记在心。洪崖仙人问帝尧道:“圣天子此刻到何处去?”帝尧道:“某此番巡守,拟从三苗国再到交趾去。”洪崖仙人道:“三苗国可去,交趾去不得了。”帝尧忙问何故。


   洪崖仙人道:“交趾路远,往返勾留约须两三年。贫道仰观天象,恐怕后年春夏之交,天有非常大变,为灾不校这就是贫道所说,几十年灾害的第一步。帝若远出,不在京师,殊非所宜。所以贫道劝帝,不要到交趾去。”


   帝尧又惊问道:“果如老先生所言,大灾骤来,那时某就使在京师又怎样呢?”洪崖仙人道:“请圣天子斋戒沐浴,虔诚的祷祀天地宗庙,再请这位老将帮忙就是了。”说着,用手指指羿。羿听了,顿时义形于色,说道:“某果能消弭大灾,无不出力,虽死不辞。”洪崖仙人称赞道:“真是英雄!”说毕,遂与众人告辞,又向赤将子舆说道:“我们隔十年再见。


   ”说完之后,跨上青鸾,扶摇而去。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