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上古神话传说 >> 上古神话演义 >> 第35章 巫咸鸿术为尧医 越裳氏来献神龟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
第35章 巫咸鸿术为尧医 越裳氏来献神龟

  且说那军校去了,帝尧等亦慢慢起身前进。鸿超疼痛难禁由众人扛了同到前村。那军校已领着三个人前来见帝。帝尧一看,只见他们服式非常奇异,但是神气都峻整不凡,在前的是个老者,苍髯皓首,大袖飘飘,后面跟着两个少年,骨相亦复不俗。当下见了帝尧,行过礼之后,帝尧急于要他治好鸿超,也不及问他们姓名,问他们来历,就叫他们过去施治。那老者上前,向鸿超一看,说道:“这个箭镞入骨,是很容易治的。


   ”说罢,指定一个少年,叫他动手。那少年就从大袖之中取出一根钉来,四面一看,就钉在支帐的木柱上。众人看去,钉的入木约有一寸光景。钉好之后,他又闭着眼睛叠着手指,周旋曲折,忽而向着鸿超,忽而又向着那木柱,徐步往来,口中念念有词,陡然之间用手向那木柱上之钉一指,喝声道:“疾!


   ”只见那长钉忽然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随即转身,向鸿超左目一指,亦喝声道:“疾!”只见那鸿超目中之箭镞,亦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自始至终不过半刻。众人看了无不骇然。


   帝尧即忙命他三人坐下,然后问他们姓名。老者道:“小巫名字叫咸,这两个都是敝徒,这个叫祠,那个叫社。因为学习了这种巫术,不许娶妻,不许生子,用不着传宗接代,所以废去了姓氏,通常叫小巫等,就叫巫咸、巫祠、巫社罢了。”


   帝尧听了颇觉诧异,就问道:“从前先高祖皇考轩辕氏的时候,有一位善于卜筮之人,名字与汝相同,想来汝羡慕他的为人,所以亦取名叫咸吗?”那巫咸笑道:“不敢相欺,就是小巫呢。


   ”众人听了,无不骇异,帝尧亦觉出于意外,便问道:“那么汝今年几百岁了?”巫咸道:“黄帝攻蚩尤氏的时候,小巫刚刚三十岁,如今已三百七十五岁了。”帝尧道:“那么汝一向在何处?何以世上没有人知道汝呢?”巫咸道:“小巫在黄帝轩辕氏乘龙升仙之后,心中着实羡慕,就弃掉了官职,向海外一跑,要想访求仙道,寻一个长生不死之方。但是仙人始终没有遇到,长生不死之方亦始终没有得到,却在大荒之中,一座丰沮玉门山上住了二百多年,前数年方才重到中国,又在北方登葆山上住了几年,所以世人久不知道有小巫这个人了。”


   帝尧道:“原来如此,朕看汝的学术神妙极了,还是自己发明的呢,还是自古就有的呢?”巫咸道:“这个学术,名叫祝由术,是黄帝轩辕氏时候,一个祝由之官传给小巫的。但照黄帝所著的那部《内经》看起来,《素问》一篇里面就有两句,叫作‘往古恬淡,邪不能深入,故可移精祝由而已。今之世,祝由不能已也。’可见得黄帝以前,早有这个法术,亦并非发明于黄帝时代,传授小巫的那个祝由,不过研究而集其大成,以官得名而已。”帝尧道:“既然古时有这个法术,何以现今竟会失传,除汝师徒之外,竟无人知道呢?”巫咸道:“此法并不失传,黄帝轩辕氏并且还有许多著作留在世间。不过那时候,人民都能够与鬼神交通,所以其术大行,施治亦易有效。


   自从颛顼帝叫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北正黎司地以属民,断绝天地交通之后,这个学术就渐渐地不著名了。但是求之于从前南正属下的故府,恐怕那种书册还存在呢。”帝尧道:“人和鬼神交接,这个法术,容易学吗?”巫咸道:“说到易,亦不易,说到难,亦不难,大约总须从静功入手。’从前有几句古话,说道:‘古之民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斋肃中正,其知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听聪能听彻之,如是则神明降之。’照这几句话看起来,精爽不携发斋肃中正这九个字,真是人手第一步了。至于知、圣、明、聪四项,须看他的天资如何,学力如何,以定他的浅深,那是不能勉强的。


   ”帝尧道:“刚才汝的高徒,用手指那根钉,钉自然会飞出,指那个镞,镞亦自然会飞出,这个是真有鬼神在那里帮助的呢,还是另有原因呢?”巫咸道:“这个方法,名字叫作禁,纯是一股气的作用,并非有鬼神的帮助。”


   帝尧听了诧异道:“气的作用,能够如此吗?如何才能够用这股气呢?”巫咸道:“天地之中,不过水、陆、气三种东西,这三种东西,都是与天地俱来的。水与陆沉而在下,人的目力能够看见,所以用水用陆,都叫作形而下之学。大气浮而在上,人的目力所不能看见,所以使用大气,叫作形而上之学。


   但是大气虽则无形,可是的的确确有这项物质,大而言之,就是风,风的鼓荡起来,能够折大木,摧大屋,各种物件都为之飘动,假使不是的确有一种物质,哪里能够推动万物呢?但是它那种物质,却是极细极细,无论什么地方,它都能够钻进去,躲在它里面,所以水中有气。陆地之中亦有气。人的身体之中亦有气,动物之中有气,草木之中亦有气,总而言之,不管它是软的、硬的、疏的、密的统统都有大气包含在里面。既然有大气包含在里面,那么用外面的大气一引,使它里面的大气往外一托,那个钉头、箭镞自然会出来了,这就是用气的一种方法。至于如何才能够用这股大气,说起来亦不甚烦难,不但人能够做到,就是动物亦有能够做的。譬如一种溪鶒鸟,一名啄木鸟,是个微小的动物,它的巢在树穴之中,假使用木撅将它的树穴塞住,它就用嘴在地上左右乱画,如画符一般,不到多少时候,那个木撅自然会拔出了。又譬如鹳鸟、鸩鸟,都是一种小动物,都是喜欢吃蛇的,假使它们遇到一条蛇,躲在大石或大木之下,不能吃到的时候,它们就用一种方法,将两只脚按着规矩进退左右的踏步起来,那块大石自然会得翻转过来,那株大木也自然会得倾倒,它们就可以吃到了。从这种地方看起来,动物尚且能够如此,何况于人呢!人为万物之灵,依小巫的愚见,从前的人大概无人不知道这个法术,不过人的智慧和能力太发达了,如同一块木撅塞住,只须用手一拔,自能拔出;一块大石压住,一株大木阻住,只须一人手扳,或数人一扛,自能翻开倾倒,直捷敏速,何必画符踏步,麻烦费事?这个法术,尽管不用,久而久之,自然消灭,自然失传。现在看起来,人反不如动物了。不但不如动物,倒反要学动物了。即如小巫刚才那个拔钉去镞的方法,就是从啄木鸟的画符,鹳鸟、鸩鸟的踏步学来的。”


   帝尧忙问道:“如何学法?”巫咸道:“学啄木鸟画符之法,用灰铺在树底下,再用木撅塞其穴口,啄木鸟用嘴画符,画过的地方,灰上必定有迹,那么就有模型可寻,依样可画了。


   至于学踏步之法,等那鹳鸟育雏的时候,缘木而上,用一根篾絙缚住它的巢,鹳鸟看见了,必定要走到地上来作法踏步,去解放那篾絙,预先在地上铺满了沙,将它的足迹印在上面,也就可以模仿了。”众人听了,无不称奇,都说踏步画符,何以能鼓动大气,真是不可思议之事。至于啄木鸟、鹳鸟、鸩鸟等又从何处学到这个方法,想来真是天性之本能了。”


   帝尧又问道:“朕闻擅长这种方术的人,男子叫作觋,女子叫作巫。现在汝明明是男子,何以亦称为巫?甚不可解。”


   巫咸道:“巫这个字,是普通称呼,所以男子亦可以叫作巫。


   但是女子却不能叫作觋,因为男子阳性能变,而女子阴性不能变的原故。”


   帝尧又问道:“登葆山那边风景如何?”巫咸道:“那边风景虽不及丰沮玉门山,但亦甚好,而且灵药亦甚多,可以服食。不过有一项缺点,就是多蛇,寻常人不敢前往。小巫有法术,可以制蛇,所以尚不怕。寻常无事,总以弄蛇为戏,左手操青蛇,右手操赤蛇,许多弟子学小巫的样,亦是如此,所以左右的人,因小巫等的形态服式,与别人不同,就将小巫等所住之地,叫作巫咸国,这亦是甚可笑的。”帝尧道:“汝弟子共有几人?来此何事?”巫咸道:“小徒共有十余人,现在分散各州,专以救人利世为事。小巫常往来各州,考察他们的工作,并且辅助他们的不及。这次到冀州,还没有多少时候呢。


   ”帝尧道:“汝既来此,可肯在朕这里做一个官吗?”巫咸道:“小巫厌弃仕途长久了,但是求仙不得,重入凡尘,既然圣主见命,敢不效劳!”帝尧大喜,即命巫咸做一个医官,世传巫咸以鸿术为尧医,就是指此而言。闲话不提。


   光阴荏苒,帝尧在位,不觉五载。一日和群臣商议,出外巡守,考察民情,决定日期是孟夏朔日起身。司衡羿、逢蒙及大司农弃随行,大司徒契暨诸司留守。不料刚到季春下旬,忽然羲叔的属官,有奏章从南交寄来,说道:“越裳国要来进贡,现已首途了。”原来越裳氏在现在安南的南面,交趾、支那、柬埔寨一带之地,前临大海,气候炎热,向来与中国不甚往来。


   这次因为羲叔到南交去考察天文,和他做了比邻,两三年以来,帝尧的德化,渐渐传到那边,所以他们倾心向化,愿来归附。


   当下帝尧君臣闻此消息,于是将巡守之事,暂时搁起,先来商议招待远人的典礼。大司徒道:“远方朝贡之事,自先帝时,丹丘国贡玛瑙瓮之后,久已无闻。臣等皆少年新进,一切典礼,虽有旧章可稽,但是终究不如曾经躬亲其事的人,来得娴熟。臣查先帝当日招待丹丘国是木正、火正两人躬亲其事,现在木正虽亡,火正近在郊圻,可否请帝邀他前来,一同商酌,庶几更为妥善,未知帝意如何?”帝尧道:“汝言甚是,朕就命汝前往敦请,如其肯来,最好,否则不可勉强,朕不欲轻易烦劳旧臣也。”大司徒领命,即日出北门向祝融城而去。


   且说那祝融城,究竟在什么地方呢?那火正祝融为什么住在那边呢?原来那祝融自从到了平阳,给帝尧留住之后,他就在平阳住下,虽则不作官,没有一点职司,但是帝尧的供给,却非常之优渥,所以亦优游自得。后来他听见木正死了,他就慨然,想到万事无常,人生朝露,是极不可靠的,于是就起了一个求长生的念头,一味子祠起龟来。且说求长生为什么要祠龟呢?原来祠龟求长生,是他高祖黄帝的成法。当初黄帝求仙,将各项方法都试过,古书上面说道:祠龟可以致神,而丹砂可以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器饮食,则益寿;益寿,则海中蓬莱仙者皆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照这几句古书看起来,黄帝祠龟,实在是后来成仙的一种方法。祝融知道有这个方法,所以亦祠起龟来,但是苦于都城之中,太觉烦杂,且无山林,不能静修,所以就搬到都城北面三百里外,汾水西面一个空旷之地去住下了。帝尧闻知此事,就饬人去替他营造几间精室,又叫他侄子和仲弟兄,不时去探望。后来那边人民,亦渐渐多起来,因为祝融氏所居,所以就叫它作祝融城。祝融既住到这个地方,索性连姓名都换过,不叫吴回了,叫苏吉利。


   连他续娶夫人,亦给她更换姓名,叫作王搏颊,以表示隐居杜绝世事之意。两夫妻便终日孜孜不倦,在那里祠他的龟,足迹不出大门。


   这日正在祠龟,忽然大司徒奉帝命到了,祝融没法,只得出来招待。大司徒就将帝意说明,且请他同到平阳,共议典礼。


   祝融道:“鄙人在先帝时,曾经参预过这种典礼,时候虽久,大略却还记得,既承下问,敢不贡献,但是亦不必鄙人亲往,只须书写出来,请司徒带回去参考就是了。”说着就取出简册来,逐条疏写,足足有半日,方才写完,自己又看了一遍,就递与大司徒道:“当时大略,已尽于此,不过时代不同,还请诸位斟酌为是。”大司徒接了之后,看见祝融衣裳诡异,言词决绝,亦不敢强邀,并不敢久留,略略周旋几句,即便告辞,回平阳而来,与帝尧说知。帝尧即召集群臣,大家会议,将祝融所写的,作为底稿,又稽考旧章,参酌情形,或增或减,于是将典礼议定了。


   过了多日,越裳氏使者到了平阳,舍于宾馆,供帐丰厚,自不消说。这时正是五月,在明堂太庙之中延见。那使者一正一副,随同两个翻译,由羲叔陪伴而来。后面数人,抬着一座彩亭,亭中放着一只大缸,也不知盛着是什么东西。当下使者见了帝尧,行过礼之后,就开口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遍,不知什么话。后来旁边一个翻译,提起喉咙,也哩哩噜噜说了一遍,大家亦不知道说的是甚话。最后羲叔手下的翻译,才用中国话将它译出来,大约是慕德向化的意思。后来又说,有一项微物,贡献天邦,或者是有用的。帝尧谦谢,慰劳他几句,亦由翻译展转传译。当下将彩亭抬上来,取出大缸放在地上,众人一看,里面盛着的原来是一个大龟,约三尺余见方,昂头,舒足,曳尾,端然不动,甲的四周细毛茸生,甲上全是花纹,想来是千岁以上之物了。越裳氏使者道:“小国得到此龟,足有多年,但寡君自问德薄,不足以当此神物,谨敬畜养,以待仁圣之君。


   现在听见大国圣主,钦若昊天,敬授人时,那么此龟是很有用的。所以特遣小臣,前来贡献,庶几可为圣主治历的一种帮助。


   ”


   帝尧听了不解,便问道:“龟与历有关系吗?”使者道:“寻常之龟,与历无关系,此是神龟,它背甲上全是记载开天辟地以来的事情,所以有关系。”帝尧君臣听了,无不骇异。


   说道:“那背上的花纹,是文字吗?”说着,都上前来细看,然而总看不明白。忽见那龟蠕蠕而动,转眼之间,爬出缸外,掉转身躯,往外就爬,大家慌忙让开。说也奇怪,那龟一面爬,一面将它的身躯放大,出了殿门,下了台阶,到了庭中,那身躯已足有五丈见方,比刚才竟大了几十倍,把一个庭中几乎要塞满了。那龟至此,方伏着不动,大家才知此龟之神异。再细看那甲背时,果然都是个蝌蚪形文字,但是字体仍是甚细,不过如黄豆一般大小,而且距离过远,亦看不清楚,只有近着面前的,俯身下去,略略可以认到两句。帝尧等料想一时不能尽看,便走进殿来,招呼那使者。说也奇怪,那龟见帝尧不看,也就渐渐缩小,不到片时,即已恢复原状。众人看了,无不叹为从来未有之奇,真正是个神物了。


   当下帝尧和群臣,按照前日议定的典礼款待使者,并且深深致谢,优加犒赏。那个神龟,早有专司其职的有司,捧了养到宫沼里去了。


   过了数日,越裳氏使者动身归国,帝尧方叫人将那神龟取来,放在一个极大的场所,使龟体可以尽量的发展,然后又命史官,将那龟背的文字,照样录出来。当那抄录的时候,很不容易,因为看不清楚,只能叫一人爬在龟背上,且看且报,一个人再抄录,足足抄了大半日,才把全文录毕,那龟又依然缩校史官就将所抄录的全文,呈与帝尧。帝尧一看,只见上面所写的是:天地初分之时,盘古生于其中,能知天地之高低及造化之理。故曰:盘古氏开辟天地,盖首出御世之人也。又曰:浑敦氏。


   盘古氏后有天皇君兄弟一十三人,姓望,名获,字子润,号曰天灵,以木德王,被迹在柱州昆仑山下。其时地壳未尽坚固,屡屡遭逢劫火,天皇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十干曰阏逢、旃蒙、柔兆、强圉、著雍、屠维、上章、重光、玄(黑戈)、昭阳。十二支曰:困顿、赤奋若、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胖、协洽、涒滩、作噩、阉茂、大洲献。其年岁兄弟各一万八千岁。


   天皇君后有地皇君继之,姓岳名铿,字子元。兄弟共十一人,兴于熊耳龙门山,以火纪官,爰定日、月、星三辰,是为昼夜。以三十日为一月,十一月为冬至。兄弟各一万八千余年。


   地皇君后共有十纪。


   其一曰九头纪。是曰泰皇氏,亦曰人皇氏,姓恺,名胡洮,字文生。人面龙身,生于刑马提地之国。兄弟九人,驾六羽,乘云车,出谷口,依山川土地之势,裁度为九州,而各居其一方,亦曰居方氏。兄弟合四万五千六百年。


   其二曰五龙纪。人皇氏厌倦尘事,乃授篆于五姓。五姓者,皇伯、皇仲、皇叔、皇季、皇少。五姓同期,俱驾龙,故号曰五龙氏,乘云车而治天下,治五方,司五岭,布五岳。


   其三曰摄提纪。有五十九姓,亦曰五十九姓纪。


   其四曰合雒纪。共有三姓,教民穴居,乘蜚鹿以理。


   其五曰连通纪。共有六姓,乘蜚麟以理。


   其六曰叙命纪。共有四姓,驾六龙而治。


   其七曰循蜚纪。共有二十二氏,首曰钜灵氏、次曰句强氏、谯明氏、涿光氏、钩陈氏、黄神氏、拒神氏、犁灵氏、大騩氏、鬼騩氏、弁兹氏、泰逢氏、冉相氏、盖盈氏、大敦氏、云阳氏、巫常氏、泰壹氏、空桑氏、神民氏、倚帝氏、次民氏。以上皆穴居之世也。


   其八曰因提纪。共有十三氏,首曰辰放氏,是为皇次屈。


   古初之人卉服蔽体,至辰放氏时多阴风,乃教民搴木茹皮以御风霜,綯发乇首以去灵雨,而民从之。命之曰衣皮之人,传四世;次曰蜀山氏,传六世;次曰豗傀氏,传六世;浑沌氏,傅七世;东户氏,傅十七世;皇覃氏,传七世;启统氏,传三世;吉夷氏,传四世。儿蘧氏,传一世;猪韦氏,传四世;其第十一曰有巢氏,教民栖木而巢,以避禽兽之害,又刻木结绳以为政,又教民取羽革紩衣挛领着兜冒以贲体,又令民之死者厚衣之以薪而瘗之,传二世。十二日燧人氏,作钻燧,教民取火以为熟食,又教民范金合土以为釜,又立传教之台而师道以起,兴交易之道而人情以遂,故亦曰遂皇氏,有四佐焉,曰明由、必育、成博、陨邱、傅四世。十三日庸成氏,传八世,共为六十八世。


   其九曰禅通纪。共有十六氏,首曰仓帝史皇氏,名颉,姓侯冈,龙颜四目,生而能书,实创文字,天为之雨粟,鬼为之夜哭,万古文化由此起。柏皇氏继之,以木纪德,居于皇人山,传二十世。中皇氏继之,居于嶅山。一曰中央氏,传四世。大庭氏继之,都于曲阜,以火为纪,号曰炎帝,传五世。栗陆氏继之,愎谏无道,有贤臣曰东里子,不能用而杀之,天下叛之,传五世而亡。昆连氏继之,一曰厘连氏,又曰厘畜氏,亦无道,传十一世。轩辕氏继之,始作车,伐山取铜以作刀货,传三世。


   赫胥氏继之,亦曰赫苏氏,传一世。葛天氏继之,始作乐,八人捉(牛介)投足掺尾叩角而歌八终:一曰载民,二日玄鸟,三曰遂物,四曰奋縠,五曰敬天常,六曰达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临万物之极,块柎瓦缶武喿从之,是谓广乐,传四世。宗卢氏继之,亦曰尊卢氏,传五世。祝诵氏继之,一曰祝和,是为祝融氏,作乐名属续,以火施化,号赤帝,都于郐,传二世。


   昊英氏继之,传九世。有巢氏继之,教民编槿而庐,葺雚而扉,塓涂茨翳以蔽风雨,是为有房屋之始,亦曰古皇,传七世,权臣为变而亡。朱襄氏继之,其时多风,群阴閟曷,乃命其臣士达作五弦之瑟以来阴气,令曰来阴,传三世。阴康氏继之,其时阴多滞伏,民气壅闭,乃制为舞以利导之,是谓大舞,传三世。无怀氏继之,传六世。太昊伏羲氏继之,姓风,以木德王,都于陈,教民佃渔畜牧,画八卦,造书契,作甲历,定四时,制嫁娶,造琴瑟,以龙纪官。女娲氏继之,云姓,一曰女希,是曰神媒。神农氏继之,姓姜,以火德王,都曲阜,初艺五谷,尝百革,制医药,始为日中之市,以火纪官,传八世。


   其十曰疏仡纪。首曰黄帝有熊氏,姓公孙,名荼,一曰轩辕,后改姓姬,字曰玄律。


   那龟文到这个地方就完了,后面却还有一行,叫作:自开辟以来,至黄帝有熊氏元年,共二百七十五万七千七百八十年。


   帝尧看完了这一篇龟文,不禁又喜又异,叹息道:“从开天辟地到现在,竟有这许多年数吗!可见吾人生在世上,不过如电光石火,一转眼间而已。争名夺利,何苦来!何苦来!”


   又说道:“有巢氏竟有两个,黄帝之前已有一个轩辕氏,伏羲氏画卦还在仓帝造字之后,这几项都是创闻,想来总一定是靠得住的。”说着,就将那龟文递给群臣,个个传观了一遍,然后叫史官谨敬的宝藏起来。这个神龟的故事,就此完了。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