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上古神话传说 >> 上古神话演义 >> 第123章 迷途入终北 行踪至无继

|<< <<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 >>|
第123章 迷途入终北 行踪至无继

  文命等正走之间,那高山已渐渐近了,忽见远处有物蠕蠕而动。郭支眼锐,说道:“是人是人。”大家忙过去一看,果然有无数的人居住在一条长大的溪边。但是男男女女,长长幼幼,个个一丝不挂,或坐或立,或行或卧。除出卧者之外,那坐的立的行的都在那里携手而唱歌。或两男一对,或两女一对,或一男一女成对,或数男围一女,或数女牵一男,嬉笑杂作,毫无男女之嫌,亦无愧耻之态。但细味那个歌声,却和平中正,足以怡颜悦心,而丝毫不含淫荡之意。四面一看,竟无一所房屋,不知道这些人本来住在何处,从何处来的。


   大家不解,正要去探问,哪知这一大批男女看见了文命等,顿时停止了他们的歌声,纷纷然前来观看,霎时将文命等包围在中间。文命等细看他们的状貌,但觉有长短而无老少,个个肤润脂泽,如二十岁左右的人。而且身体上都发出一种幽香,如兰如椒,竟不知是什么东西。然而无数男子赤条条相对,已经不雅观之至;无数女子赤条条的立在自己面前,令人不敢正视。然而人数太多了,目光不触着这个,就触着那个,大家都惶窘之至,怀恋之至。但细看那些女子,却绝不介意,仿佛不知有男女之辨似的,瞪着她们秋水盈盈似的眼睛,只是向文命等一个一个上上下下的打量。看到文命,尤其注意。文命此时倒有点为难了。


   国哀上前,拣了一个似乎较长的男子,问他道:“某等因遇风迷途,流落在贵处,敢问贵处是什么地方?”那些人听见国哀说话,似乎亦懂他的意思,顿时七嘴八舌窈窈私议起来。


   其声音甚微,听不出是什么话,但仿佛觉得说:他们亦是人类,不是妖怪的意思。只见那人答道:“敝处就是敝处,不知足下等从什么地方来?”


   国哀道:“某等从中华大唐来。”那人沉吟了一回,说道:“中华大唐?我不知道。”又有一个人排众而前说道:“中华地方我知道的,是个极龌龊,极野蛮,极苦恼,极束缚的地方。”言未毕,又有一个人羼着问他道:“怎样叫作龌龊,野蛮,苦恼,束缚?”那人道:“我也不知道,我不过听见老辈的传说是如此。据老辈传说,我们的上代老祖宗亦是中华人,因为受不过那种龌龊,野蛮,苦恼,束缚,所以纠合了多少同志逃出中华,跑到此地来的。所以刚才这位先生的说话我们还能懂得,可见从前同是一地的证据。”


   国哀初意以为说是中华大唐来的,料想他们必定闻而仰慕,即或不然,亦不过不知道而已。不料他竟说出这轻藐鄙夷的话来,心中不觉大怒。但因为现在走到他们的境土,身是客人,不便发作,便冷笑的说道:“你既然不知道龌龊、野蛮、苦恼、束缚的意思你怎样可以随便乱说?”那人道:“我并不乱说,我不过追述我们老辈传下来的说话。他的意思,我实在不懂。现在你足下如果知道这意思,请你和我们讲讲,使我们得到一点新知识,亦是于我们很有益的。”


   国哀一想,这个人真是滑稽之雄,自己骂了人,推说不知道,还要叫人解说给他听,这是什么话呢?然而急切竟想不出一句话去回答他。


   正在踌躇,只见文命开言问他们道:“请问贵处人何以不穿衣服?”那人呆了半晌,反问道:“怎样叫穿衣服?我不懂。”文命就拿自己的衣服指给他看。这些人听说这个叫衣服,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大家逼近来看,有些竟用手来扯扯,一面问道:“这衣服有什么用处?”文命道:“衣服之用,一则遮蔽身体。。”大家刚听到这句,都狂笑起来说:“好好的身体,遮蔽它做什么?”文命道:“就是为男女之别,遮蔽了可以免羞耻。”那些人听了,又狂笑道:“男女之别,是天生成的,没有遮蔽,大家都可以一望而知,这个是男,那个是女。


   用这衣服遮蔽之后,男女倒反不容易辨别了,有什么好处呢?”


   又有一个人问道:“你刚才说的羞耻,怎样叫作羞耻?我不懂。”文命道:“就是不肯同‘禽兽’一样的意思。”大家听了,又稀奇之极,齐声问道:“怎样叫作禽兽?禽兽二字,我们又不懂。”文命至此真无话可说。忽然想起一事,便问道:“你们没有衣服,不怕寒冷吗?”那些人听了‘寒冷’二字,又不懂。文命接着问道:“就是风霜雨雪的时候,你们怎样?”大家听了这话,尤其呆呆地,不解所谓。


   文命至此,料想这个地方必定有特别的情形,再如此呆问下去,一定没有好结果,便变换方针,向他们说道:“我想到你们各处参观参观,可以吗?”那些人道:“可以可以。你们要到何处,我们都可以奉陪。”文命大喜,那时人已愈聚愈多,几百个赤条条的男女围绕着文命等一齐向前进行。


   走到溪边,但见沿途睡着的人不少,有些在溪中洗浴,有些到溪中掬水而饮。文命此时觉得有点饥了,就叫之交打开行囊,取出干粮来充饥。那些人看见了行囊和干粮,又是见所未见,顿时拥近围观,打成一个肉屏风。大家呆呆地看文命等吃。


   有一个女子,竞俯身到文命手上,嗅那干粮是何气味。文命趁势就分一点给她吃。那女子攒眉蹙额摇头,表示不要。


   文命问道:“你们吃什么?”那女子道:“我们喝神瀵。”文命道:“怎样叫神瀵?”那女子见问,便推开众人,一径跑到溪中,用两手掬起水来,再上岸,跑到文命面前,说道:“这个就是神瀵,请你尝尝。”文命一想,这就是大家刚才在那里洗浴的,拿这个水来喝,岂不龌龊?但是那女子两手已送到嘴边,顿觉椒兰之气阵阵扑鼻,不知是水的香气呢,还是从女子身上发出来的香气。然而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到一个赤身的女子手上去作牛饮,这是文命所决不肯的。好在此时,女子手中的神瀵已快漏完了。


   文命慌忙从行李中拿出一个瓢勺来,说道:“谢谢你,让我自己去舀吧。”说时,早有真窥走来将瓢勺接去,跑到溪中,舀了些神瀵来递给文命。大家看了,尤其奇怪,只是呆呆的望。


   文命接了瓢勺,将神瀵略尝一点,但觉臭过椒兰,味同醪醴。


   而且志力和平,精神增长。一勺饮完,腹中也不饥了,心中甚为诧异。


   那时,之交、国哀、真窥、横革、伯益、郭支等都有点渴意,拿了瓢勺,都去舀了来饮。真窥贪其味美,所饮不觉过多,渐渐有点醉意。起初还想勉强支持,后来站脚不稳,只得坐下,倚着行囊假寐。哪知一转眼间早已深入睡乡了。这时文命正与众人谈天,未曾注意。后来见天色要晚,便想动身,去找个客馆寄宿。回头见真窥睡着,便由横革去叫他,哪知无论如何总推不醒。


   那些人见了,忙问道:“他醉了睡觉,是最甜美的事情,推他做什么?照例他要过十日才醒呢。”文命等听了,不禁大窘,便问道:“这是一定的吗?”众人齐道:“这是一定的,非过十日不醒。”文命问道:“你们晚上住在什么地方?”众人道:“随便什么地方都可睡,何必选地方。而且地方总是一样的,更何必眩”伯益向文命道:“真窥既然醉倒在此,我们决不能舍之而去,就胡乱在此住一夜吧。”


   这时夕阳已下,天色渐黑,那些男女亦就在近处倒身而卧。


   有些嘴里还唱着歌儿,唱到后来一声不发,个个瞑如死鼠。文命等起初并不惬心,未能落寝,久而久之,亦都睡着。一觉醒来,红日已高。看那些男女人等有些起来了,已在那里唱歌,那些未醒的或仰或侧,或男女搂抱,或一人独睡,七横八竖,仿佛满地的难民。


   文命看到这种情形,总不解其所以然。后来和伯益商量道:“据此地人说,真窥非十日不醒,那么我们枯守在此亦是无味。


   天将等去了又不回来,我看现在叫郭支、横革二人在此陪着真窥。郭支兼可照顾二龙,我和你同了之交、国哀到四处去考察一回,也不枉在此耽搁多日,料想此地人民决无强暴行为,假使天将来了,叫他们就来通知,你看何如?”伯益非常赞成。


   于是横革、郭支在此留守,文命等四人沿着溪边径向高山而行。一路所见男女大小裸体围观情形,都与昨日相同,不足为怪。最奇怪的,走了半日,遇到的人以千计,但是没有一个老者。后来走到一处,只见一个人仰卧地上,仿佛已经死去。


   众人正在商量扛抬的事情,但是各人仍是欣欣得意,略无哀戚之容。


   文命诧异,就过去问道:“这人是死了吗?”那些人应道:“是刚才死去了。”文命道:“贵处人死之后,没有哭泣之札吗?”那些人诧异道:“怎样叫哭泣?”文命知道这话又问差了,便说道:“你们心中对于他不难过吗?不记念他吗?”那些人道:“这是人生一定要到的结果,有什么难过?便是刻刻记念他,也有什么效果?难道他能活转来吗?”


   文命觉得这话又问得不对,又问道:“看这死去的人年纪似乎很轻。”那些人道:“怎样叫年纪轻?”文命道:“就是从生出来,到此刻死去,中间经过的日子很少。”那些人笑道:“哪有此事?一个人总是活三万六千五百二十四日半,这是一定的,多一日不能,少半日亦不会。即如我,已经过去一万八千二百三十五日半了,再过一万八千二百八十九日,亦就要死了。活的日子,哪里会有多少的呢?”


   文命等听了,尤其诧异之至,辞了众人,一路行去。沿途所见都是一般模样,并无丝毫变化。连女人的生产,男女的交媾公然对人,亦毫无避忌。文命等亦学那土人之法,饥时就取神瀵而饮之,饮过之后,不但可以疗饥,并能解除疲劳,通体和畅,真是异宝。


   一日,行到高山脚下,问那土人,才知道这座山名叫壶岭。


   它的位置是在全国的当中。文命绕着山一看,只觉此山状如甔甀,渐渐上去,到得顶上,有一个大口,状如圆环,土人给它取一个名字,叫作滋穴。中有水,滚滚涌出,就是神瀵了。据土人说,这神瀵一源分为四脉,向四方而流。由四分为十六,由十六分为六十四,再分为二百五十六,如此以四倍递加,经营一国,没有不周遍之处。本地惟一的出产只有此一种,真所谓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


   文命等走了几日,大略情形已都了了,就和伯益说道:“此国除出人之外,只有水和土两种,土是人住的,水是人饮的,此外什么一切都没有了。没有寒暑,当然用不着衣服;没有风霜雨露,当然用不着房屋。一个人生在世界上,最要紧的是吃。


   它那神瀵既然普遍全国,人人利益均沾,何必愁食。人生所最愁的,就是衣食住三项,他们既然不必衣,不必住,又不愁食,则一切争夺之事自然无从发生,何必有君臣,何必有礼法,何必有制度。而且此地气候既然有一定的温度,不增不减,又无风雨寒暑的攻侵,自然没有瘟疫病疾等事。他们所饮的神瀵纯是流质,绝无渣滓,所以脏腑之中亦不曾受到疾病,那么自然都是长寿了。尤妙在寿数一定总是百年,使人人安心任运,一无营求。而大地之上,百物不生,种种玩好声色,无一项来淫荡他们的耳目。所见者不过如此,所闻者不过如此,多活几年,亦无所羡,少活几年,亦无所不足。所以他们的性情,都是婉而从物,不竞不争,柔心而弱骨,不骄不忌,这种真是世界上所少有的。”


   伯益道:“是呀。世界之纷乱,总由于环境之逼迫而生希望心,由希望心之太重而生贪得心,又由人人贪得之故,而物质分配不匀,遂至争夺。智者得逞其谋,强者得逞其力,所以大乱。现在改造环境,使大地上一无所有,所有产业就是水土两种,然而是天生的,不是人力造出来的。智者无所施其谋,强者无所用其力,既无所希望,更何用贪得?世人有主张共产制度的,假使能如此,才算完美无憾呢。”


   正在说时,只见庚辰等已从天而下。文命忙问:“地将等找着了吗?”庚辰等道:“没有找着。”文命道:“那么怎样呢?”庚辰道:“某等那日从此地动身之后,因为记得来时所遇之风是西北风,所以尽力向西北走,哪知越走越觉不对了。


   后来改向南走,仍旧不像某等想人世之路虽则不熟,天上之路是向来走惯的,就一直向天而行。问到天上的神祗,才知道此地是世界极北之地,去中国不知道有几千万里呢。某等得了天神的指示,好容易寻到继无民国,又到了那日过风之地,四处找寻,不见地将等踪迹,深恐旷日持久,致崇伯等待心焦。某等就去求见夫人,请夫人指示。夫人道:‘地将失散不必虑,将来自会遇到。只有崇伯到了终北国去,再回转来,很不容易,倒是可虑之事。’某等才知道此地叫作终北国,便求夫人设法。


   夫人道:‘这亦是天数所注定。终北国之地,本来可算是别一世界,与中华人民万万无交通之理。只因一只风兽和一阵大风,就把崇伯送到那面去经历考察,使那边的风土人情传到中华,给中华人民生一种企慕之心,亦非偶然之事。不过此事我现在亦无他法,只有去和家母商量了。’夫人说到此,某等就问那个风兽叫什么名字。夫人道:“它名叫(犭巨)(犭巨)。它一定出来,必有大风随其后。那阵飓风,名叫(黄风)(棠风),亦是很厉害的。两者相遇,自然更厉害了。然而竟能吹得如此之远,是真所谓天数也。’当下夫人即率领某等,径到瑶池,和西王母商量。西王母就取出两颗大珠交给某等,并吩咐道:‘此珠系从极西的西面一位大圣贤处借来,名叫金刚坚,是从摩羯大鱼之腹中取出。此鱼长有二十八万里,假使握着此珠,毒不能害,火不能烧,心中想到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所以一名叫如意珠。从终北国回到中国几千万里,崇伯等凡夫纵使骑了龙走回来,途中亦非常困难。现在将这珠拿去,一颗交给崇伯,一颗交给伯益。叫他们骑上龙之后,紧紧握住此珠,心中刻刻想道我要到某地去。那么两条龙自会奋迅而前,达到目的之地,恐怕比那日(犭巨)(棠风)风刮去还要快些呢。不过珠是借来的,用过之后,即须归还。’某等受了此珠,随即来此,照这方法想着,果然立刻就到了。”说罢,将两珠交与文命。


   文命一看,其珠之大四倍于龙眼,光彩耀目,不可逼视,真是异宝。就将一颗交与伯益,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回去吧。”


   哪知刚刚起身,又被终北国人团团围住,原来他们看见文命之装束已经奇异极了。现在又见七员天将戎服执兵,而且从天而下,尤为见所未见。所以大家呼朋引类,挤过来看,直围得水泄不通,不能溃围而出。文命等再三和他们申说,叫他们让路,但是散了一圈,又挤进一圈,终究不能出去。后来伯益和七员天将道:“他们如此挤紧了看,必是看诸位,请诸位先到原地相等吧。诸位一去,他们必散了。”天将道是,立刻凌空而起,故意缓缓而去。终北国人始则举头仰望,继则跟逐而行,长围始解。然而还有几个仍来问文命何以能凌空飞行的原故。文命告诉他是个天神的神术,他们亦莫名其妙,连呼怪事而已。


   终北人既散,文命等想回归旧处,哪知路不认识了。当初文命等探那座壶岭山的时候,原是记着向北行的,后来环山一周,就迷了方向。原来终北国的地势只有当中一座山可做标准,而那山形又是浑圆,一无峻峭之处可以做记号,又无树木可以定方向。四面一望,处处相同。沿着神瀵之溪走,四四相分,岐之又岐,弄得来辨不清楚。问问那些终北国人,又叫不出一个地名。而且他们到处为家,任何地方都是一样,除出山叫壶岭,水口叫滋穴之外,更没有第三个地名,就使问也不能清楚,这是真大窘了。


   后来文命忽然想到,就和伯益说道:“我们何妨试试这如意珠呢。”说罢,和伯益两个从衣袋中取出如意珠,紧握在手中,一心想到真窥醉卧之牡,随即信步而走。果然不到多时,已见七员天将腾在空中,并两条龙亦在空际盘舞。在他们下面,却又是人山人海,挨挤重重,原来他们既然看得天将等稀奇,又看得两龙稀奇,所以又把天将等裹人重围。后来天将等深恐文命寻找不到,所以又到空中眺望,却好做了一个标帜。文命等虽则到了,但是密密层层的人丛中苦于挤不进去。后来二龙渐渐下降,那些人纷纷躲避,文命等方才趁势入内,与郭支、横革等相见。那时真窥早已醉了,计算日期,已在十日之外。


   文命忙向郭支道:“我们耽延久了,快走吧。”之交等即将行李安放龙身,大家一一跨上龙背。那时终北国人重复围绕近来。


   文命等遥向他们致一声“骚扰”,那两龙已冉冉升起,终北国人一直望到龙影不见,方才罢休。


   且说文命、伯益方跨两龙,天将等夹辅向南而行。文命等谨遵西王母之嘱,紧握掌珠,念切旧地,果然那二龙进行得非常之快。过了半日,龙身渐渐下降,仔细一看,原来正是前日在此遇风之地。大家都佩服仙家至宝,说道:“这个真叫作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了。”大众下龙休息,文命一面叫天将等去还珠,一面和伯益说道:“某从前听见说,黄帝轩辕氏曾做一梦,梦见游历华胥国,那民风淳厚,真是太古之世。现在我们游历终北国,这个民俗比到华胥国似乎还要高一层,而且是真的,并不是梦,可以算胜过黄帝了。”


   伯益道:“黄帝梦游华胥,那种情形,后人颇疑心他是寓言。现在终北国民俗及一切情形还要出人意外,恐怕后人不信有此事,更要疑为瞎造呢。但愿后来再有人来到此地,证实我们这番情形是真的,那才好了。”文命道:“天下之事,无独必有偶,况且明明有这个国在那里,既然我们能到,安见后人没有得到呢。”二人谈毕,天将等已归,于是再动身前行。


   一日,到了一处,只见那些土人都是穴居,并无宫室田里,所食的尽是泥土。文命等一想,这个真是原始时代的人民了。


   后来细细考察,又发见一项奇异之处,觉得他们竟无男女之分,因此邻邦都叫他作无继国,就是没有后嗣的意思。既然没有后嗣,又不是长生不老,但是不曾灭种,这种原理,殊不可解。


   后来又给文命等探听出了,原来他们人死后即便埋葬,骨肉等统统烂尽,止有其心不朽。等到一百二十年之后,复化为人,这个就是他们不灭种的原因。所以经过之处,道旁坟墓都有标帜立在上面,载明这是某年某月葬的,以便满足年限之后,可以掘地而得人。据说,他们附近有一种人叫录民,死后其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而化为人。又有一种人叫作细民亦是如此,其肝不死,百年而化为人。又有一个三蛮国,它的人民,亦是以土为食,死了埋葬之后,心肝肺三项都不烂,百年之后复化为人,想来都是同一种类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了。


  

|<< <<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