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上古神话传说 >> 上古神话演义 >> 第122章 夸父逐日影 大禹游北方

|<< <<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 >>|
第122章 夸父逐日影 大禹游北方

  且说应龙杀了女魃之后,旱灾已除,文命就别了始均,率领众人乘了二龙,郭支为御,依旧向北方进行。遇到大都会,必定下去察看询问,有事则多留几日,无事则即刻他去。


   一日,行到一国,名叫柔利国,亦叫留利国,又叫牛黎国,大概都是译音,不能准确。那国中人民状貌极为奇异,一只手,一只脚,他的脚又能反折转来,用足指碰着膝盖,或碰着胸口。


   虽则亦能站立起来,但不能持久,因此不能行路。所有往来转动,都是用身子乱滚,滚来滚去,甚是便利,想来是熟习之故。


   文命等细细考察,才知道他们都是生而无骨的,所以这般模样。


   后来又探听他们的历史,原来本是个儋耳国人的子孙。儋耳国有一年出了一位豪雄的君主,主张强种之法,下令百姓:凡有初生婴孩体相不具的,或孱弱的,都不准抚养,以免谬种流传,致民族柔弱。凑巧那几年有几处百姓生了几个无骨的子女,弄死他呢,心里不忍,不弄死他呢,深恐君主知道,不免受罚。后来大家商量好,竟私下养起来。养到十几岁,就将他们送到此地,听他们自营生活,自相婚配,这就是柔利国人的祖宗了。到现在人数已经不少,竟能小小组织一个国家,亦可谓极难得了。


   文命等游过柔利国,刚要他往,忽见一个极长大的人从南面直冲过向北而去,手中仿佛拿着一根大杖,那个走路之速,几乎不可以言语形容。七员天将见了大呼有妖,绰起兵器正要追踪而去,只听得头上拍拍之声,原来那应龙已追踪而去了。


   天将等见应龙已去,便不上前,先来伺候文命等跨上了龙,然后一同向北过去。


   不过几十里,只见应龙正在那里和长大的人交战,山坡之下,纵横死着四条大黄蛇。那人手持大杖,奋力与应龙抵抗,但是终究敌不过应龙,肩上着了一大爪,撇了大杖,就向地上倒下。应龙正要过去送他的性命,庚辰忙喝阻道:“且慢且慢!


   等崇伯来发落!”然而应龙的爪早已透人那人腹中,几乎连肚肠都掏出。


   这时文命等已降下地面,文命细看那人眼睛一开一闭,唇色淡黑,似乎尚有呼吸,便问他道:“汝还能说话吗?汝叫什么名字?到此地来做什么?”那人张眼一看,随即闭去,叹口气道:“我今朝死在这里,真是天命。老实和你们说,我姓邓,名叫夸父。我曾祖是共工氏,我祖父叫句龙,我父名信。我自幼求仙访道,得到异人传授,教我一种善走之法,所以我走起路来,‘逐电追风’四个字恐怕还不能形容我之快。我十几年前,打听得帝子丹朱欢喜奇异之士,我就投到他部下去做臣子。


   我替他从丹渊到帝都去送信,往返不过片刻,就是给他到南海去取物,往回亦不过一时,这是人人知道的。昨天我在帝子面前夸口,说我能追及日影。帝子道:‘汝果能追及,必与汝以重赏。’我听了这话,拔脚就走,那太阳影子的移动竟没有和我走的那样快。我从丹渊起,一直向南面追,追到一处,日尚未午。我肚里饥了,就举起一个锅子,放在三座山之间,拿它来当一个灶头。煮好之后,将饭吃完,心中一想,正好以此作一个凭据。不然,我追逐日影,究竟有没有追着是没有对证的。


   所以我吃完饭之后,就对当地的人民说道:‘我是夸父,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从某地追逐日影到此,将来如有人来探问,请你们作一个证据。’说完之后,我又再赶,那时日影已移西北。


   我赶到一处,忽然脚上的一履渐将卸下。我急忙振了一振,然后再赶,从崦嵫山过细柳,一直到虞渊之地,竟给我追着了。


   但是日光灼烁,愈近愈厉害,再加之以狂跑气急,汗出如浆,我就渴得不得了。归途经过河、渭二水,我急忙狂饮,但是二水不够我解渴。我耳上的两条黄蛇、手中的两条黄蛇、亦是非常燥渴,我想此地北面有一个大泽,其广千里,那个水足以供给我们,所以急急行来,不想遇着这条惊龙,竟拦阻我的路程,与我为难,先将我手中的黄蛇斗死,又将我耳上的黄蛇斗死。


   我真渴极了,没有气力和他嘶杀,否则不要说一条孽龙,就是再添两条,我亦不怕,现在竟给他弄死在此,真是命也!”说到此处,已是气竭声颤,说不下去,过了些时,两眼一翻,竟呜呼了。


   文命等至此才知道他就是丹朱的臣子夸父。又可惜他有如此之绝技,不善用之,以至死于非命,不禁代他悲伤。于是就叫地将等掘一个坎,将他的尸首埋葬,又将他弃掉的那根大杖竖在他坟前,作一个标帜。哪知这根大杖受了夸父尸膏的浸润,竟活起来,变成大树。后来发育蕃衍,愈推愈广,成为森林,所以此处地方就叫作橙林,又叫作夸父之野。隔了长久,夸父的子孙寻到此地,就在橙林之旁住下,依他祖父的习惯,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久之,蕃衍成为一国,因为他的体格生得长大,所以称为博父国。这是后话,不提。


   且说文命等葬好夸父之后,一路议论夸父的为人。文命叫了应龙来吩咐道:“夸父亦是个人,并非妖怪,你无端杀死他,未免不仁了。他虽一大半是死于渴,但是你不与他为难,不去弄伤他,他虽死亦不能怨你的。现在他到死口口声声怨你,你岂不是做了一件不仁之事吗?以后你如遇到此种,切须小心,不可造次。”


   那应龙听了这番教训,仿佛非常不服,蓦地展开双翅,飞上天空,盘旋了半晌,霍然再降下来,向文命点首行礼,又和众人都点一点头,重复上升,掉转身躯,向南方而去。文命看得古怪,忙再呼唤,应龙置之不理,从此以后,竟不复来了。


   它后来在南方专为人民行雨,人民非常敬重它。天旱时,只要将它的形状写了一挂,早就下雨,非常灵验。不过东海神禺虢因为它任性倔强,所以亦不来助它升天,它就永远住在南方了,闲话不提。


   且说文命见走了应龙,念它平日屡立大功,非常忠勇,心中时常恋恋不舍,然而亦无可如何了。一日,行到儋耳国,仔细查考他们人民的身体,亦未必个个都能强健,独有那两耳都非常之大,直垂到两肩之上,仿佛如挑担一般,所以有儋耳国之名。


   过了儋耳国,忽遇到大海,一望茫茫,极目千里。但见无数大鸟或飞或集,都在海滩之边,陡然见文命等两条大龙翱翔而来,把它们惊得一齐飞起,真是盈千累万,蔽满了天空。因为慌忙,没命乱逃的原故,那卸下的羽翰片片都落下海去。


   文命在龙背上和伯益说道:“此地想来就是夸父之所谓大泽了,好大呀!”庚辰在旁说道:“已经小了三分之二了。从前某随侍夫人初次走过的时候,着实要大呢。”文命道:那么是地体变动升高之故。”横革道:“或许是女魃致旱的原故。”大家互猜了一会,也究竟不知其所以然。郭支向文命道:“现在我们还是直跨大泽而过呢?还是绕大泽而走呢?”文命道:“我们此来以考察为主,自然以绕大泽而走为是。我们先向西吧。”郭支听了,口中作声,那两条龙首径掉转而向西方。


   一日,到了一处,只见那些人民都是人身而兽首,有的其状如蝟,或则如狗,其色皆黄。他们的言语虽则钩磔,但尚约略可晓。文命等仔细探问,才知道他们竟是黄帝之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二头,自相牝牡,其后子女便成为如此形状,蕃衍益多,遂成部落。四面邻邦都叫他环狗之国,亦叫犬封国,或叫犬戎国。


   文命细细考察它的风俗,亦与他处无异,不过有两项不同,就是女子非常敬重男子,对于男子跪进杯食,仿佛个个都如古贤妇的举案齐眉一般。一项是专用肉食,不用谷食,这两项是特别的。还有一项,他们亦有祭祀之礼,但是所祭的神道是个赤兽,其形如马而无头,名字叫作戎宣王尸,究竟有何历史,为什么原故要祭他,他们自己亦不得而知,不过是循旧例罢了。


   后来又遇到一匹文马,浑身雪白而朱鬣,目若黄金,据说就出在附近一座融父山上,名叫吉量。因为他的颈项有如鸡尾,所以亦叫作鸡斯之乘。乘了它之后,寿可以活到千岁。然而非常之难捉,所以环狗国的人民竟没有一个骑着过。寿活千岁的话究竟不知道靠不靠得住,亦不过是传说罢了。


   一日,再向西走,忽然又遇见一种异人。一个胆颈上并生两个头,又共生四只手。大家看了诧异,后来细细打听,才知道他们叫作蒙双氏之民。起先原是中国人,在颛颈高阳氏的时候,他们的老祖宗兄妹两个不知如何发生了恋爱,变成夫妇。


   给颛顼帝知道了,说他们渎伦伤化,本想尽法的处置他们,后来一想,自己的侄孙白犬不是自相牝牡吗?同一项罪名,不应该有两样的罚法。于是将他们两个赶逐到北荒之野来,叫他们和环狗国人同居,庶几气谊相同,共成一类。


   哪知这两兄妹受不住北方之苦,又和环狗国人格格不相人,相率逃到此地,举目无亲,生计断绝,两个人相抱了痛哭一场,双双晕绝而死。但是两个尸首还是互相抱祝后来有一只神鸟飞过,看见他们如此情形,又可怜又可恨。可怜的是他们的痴情至死不变;可恨的是他们毫无羞耻,至死不悟。于是想了一个方法,飞到仙山上去,衔了许多不死之草来,将他们两个尸体密密盖祝过了七年之后,那两兄妹居然复活了。但是两个身体已合而为一,只有头和手没有合并。所以他们有两个头,四只手。后来又居然能够自己和自己交合面生殖,而且生育亦甚蕃,据一处所见,已不下数百人。


   文命等听到这个新闻,大家遂相与谈论,都说这只神鸟可谓神了,使他们死而复生,是可怜他们的结果;使他们合而为一,罚他们极不自由,而且人不像人,是可恨他们的结果。这个处置可谓恰当了。文命笑道:“神鸟的取草盖覆,有哪个看见?神鸟的可怜可恨,有哪个知道?这种传说,只好听听罢了,哪里可尽信呢。只有兄妹为婚,被颛顼帝所逐,或者是真的。”大家听了,都以为然。


   一日,文命等正向西走,从龙背上下视,只见下面树木叶密,料想必有都会。降下来一看,但见左右前后一片都是桑树,别无房舍。文命道:“难道这些尽是野桑,无人经营的吗?”


   横革在前,忽然叫道:“每株桑树上都有人呢!”大家仔细一看,果然桑树上都有一个女子跪在那里,有些吃桑的,有些呆着不动的,有些竟在那里吐丝,从口中吐出,嬝在手中,一一不断,如纺丝一般。


   大家看得奇怪,不免上前去询问。哪知这些女子没有一个来理睬,问了十几处,都是如此,好像没有看见听见似的。大家没法,议论蜂起,有的说他们是妖怪,有的竟说他们是蚕类,不是人。伯益道:“某听见说西方之国有一个学者,用卉草的纤维加以化学的作用,制成一种丝,叫作人造丝,颇能畅销于各国。但是究竟似丝而非真丝,如今所见,真所谓人造丝。”


   大家看了一回,觉得留此无益,只得再向前进,将这个地方取名叫欧丝之野。


   一日,行到一处住下,但见乱山丛丛,洞穴无数。在洞穴之外地上躺着一个死尸,两手各一处,两股又各一处,胸腹一处,头一处,齿牙一处,共分为七处。大家看了,都以为是被仇家或暴客所害的人,不胜惨然。文命道:“古之王者,掩骼埋胔。现在此尸暴露在此,我们既然遇到,应当为之掩埋,亦是仁心。”说罢,就叫地将等动手,将他移人洞穴之中掩埋。


   七员地将答应,章商氏便先来扫除洞穴。哪知刚到洞口,陡闻里面一阵怪叫之声,惨而且厉,随即一阵拍拍之声,飞出无数怪鸟。章商氏出于不意,吓了一跳,倒退几步。便是大众站在外面亦有点惊怪,恐遭不测,各拿兵器,预备抵敌,有些赶快来保护文命和伯益。


   哪知这批怪鸟出洞之后,东冲西突,到处乱集,仿佛没有眼睛,不知方向似的,早被众人打死了几只。文命、伯益等见了,都不知道它是什么鸟儿。兜氏道:“这是枭鸟呢。它在昏夜之中飞起来,连蚊蚤都能看见。到了日里,虽邱山亦不能见,所以它如此乱扑。伯益道:“某从前在一种书上见过,说道枭是个不孝之鸟,和兽中之獍并称。枭始生,还食其母,獍始生,还食其父。不要就是这鸟嘛,这是我们中华所没有的。”


   郭支道:“某想中华一定有的,假使没有,古书上何以记载?古先王何以有殴灭枭獍之令呢?某从前浪迹江湖,仿佛听见民间传说:今上圣天子即位之后,不知是第几年,有一天,忽然各地的枭鸟齐往北飞,从此各地就不再见有枭鸟,或者就是逃到此地来吗?”文命道:“这个传说某也听见过,圣天子当阳,恶鸟远避,这也是当然之理。但是此刻无从证明。闲话少说,且掩埋这个尸体吧。”


   卢氏、犁娄氏听了就来拿这尸体之两手,鸿濛氏来拿头,章商氏来拿胸腹,乌涂氏来拿齿牙,陶臣氏、兜氏来拿两股。


   哪知刚刚拾起,随即脱手而去,仍归于原处,再来拾起,亦是如此。大家知道有点古怪,文命道:“不要是妖怪吗?妖怪幻以祟人,往往有此现象,非除去他不可。”说罢,便叫天将等去寻见柴草,以备烧化。天将等正要动身,忽见山阜后走出一个人来,径向文命行礼。文命问道:“汝是何人?”那人道:“某乃守护此尸之神也。此尸名叫王子夜,当日亦是天上鼎鼎有名的大神,因为联合了无数恶党要想革天帝的命,结果战败,被天帝擒获了,碎尸在此,令他不得复合,亦不令其销毁,特令小神负此责任,请祟伯原谅。”


   文命道:“这王子夜虽然背叛为逆,然而碎尸七段,又听他暴露,未免太残酷了。不给他复合,且不令其销毁,又是何故?”那守尸之神道:“王子夜神通广大,形解而神仍联,貌乖而气仍合。假使一给他复合,他就能复活,必定想报仇,那么天上又从此多事了。至于不许销毁他的原故,想来是天帝好生,不为已甚,待过多少年之后,或得到一个相当机会,仍许他复生,亦未可知呢。”文命点首无语。那神刚要告辞,伯益忍不住指着许多枭鸟问道:“这种鸟是向来产生此地的吗?”


   这神人道:“此地向来无人,更无鸟兽。此鸟是中华圣天子在位七载的时候由中华逃来的,如今已七十余年。”众人听了,方始恍然。


   那神人隐去之后,大众重复起身,又经过三个小国。一个是一目国,它那人民只有一只眼睛,生在面部的当中,其状甚怪。考究它的历史,据说是少吴帝之后,姓威,以黍为食。


   一个是深目国,两眼凹进里面,据说姓盼,以鱼为食。文命等行过时,正见他们在大泽之旁捕鱼而生噉之。


   一个叫作继无民国,其人民亦如柔利国人一般,有肉无骨。


   但是柔利国人还有种种耕田等的工作;他们却舒服多了,所食空气,终日偃息在地上,或居土穴之内,不动不行。饿则张口吸气而咽之。即已果腹,偶然在大泽旁边捕鱼而食,亦是有的。


   问他们的年龄,总在百岁以上。据说是任姓。


   文命叹道:“古人说得好,食水者善游而寒,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憨,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气者神明而寿,食谷者智慧而天,不食者不死而神。我看到欧丝之野那些女子,将来一定化蛾传种。不过她那个蛹究竟如何,可惜不能看见。至于这继无民国的人,假使仅仅食气而不食鱼,那年寿恐怕还要长呢。”文命且说且行,在半空中龙背上颇觉通遥。


   一日,正在前进,忽见下面有一只大兽疾行如飞,从西南向东北而去。因为自上望下相去太远,且其行甚远,看不清它的形状。但觉所过之处,风沙滚滚,草石一切都随之而起。黄魔看了,飞身下去就是一锤,但是不能近他身上,他早已走了。


   顿然之间,空中呼呼风响,狂风漫天盖地面来,地面之沙为风所卷,尽行刮起,布满天空,将天遮得墨黑。文命等在龙背上骑不住了,然而要降下去亦恐有危险,一时不敢。陡然又是一阵狂风,其势之大,拔山倒海。两条龙把持不住,竟随着风势悠悠扬扬,如断线之风筝一般摇荡而去。幸而得郭支对于两龙驾驭有方,庚辰等七员天将是有神力的,在文命等左右前后刻刻保护,方始无事。


   这一场风吹了不知多少时候,将文命等直送到几千万里之外。等到风势定了,文命等从龙背上渐渐降下,仔细一看,不知此地是什么地方。但觉天气温和骀荡,颇觉宜人。四望一片,尽是平阳,不但树木一株不生,就是细草亦一株没有,真可算得是不毛之地。但细细考察它的地脉又非常膏润,并非沙碛之比。大家都觉诧异,但是这时人困龙乏,大家吃些干粮,略略休息。又叫郭支解放了两龙,那两龙受了半日的狂风,亦颇不自在,一旦解放,遂相率上天,自由自在而去。


   这里大家计点人数,只有七员地将不知下落。文命就吩咐天将等分头去寻,自己却带了伯益等向北行去。远远望见一座高山,地势亦渐渐向着山高上去。但是走了大半日路,不见一鸟一兽,不见一树一草,并不见一人。大家尤觉稀奇。文命道:“我们且到那山上望望吧。”于是,大家就向高山而行。


  

|<< <<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