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小说 >> 上古神话传说 >> 上古神话演义 >> 第101章 济水三伏三现 天地将斩朱孺

|<< <<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 >>|
第101章 济水三伏三现 天地将斩朱孺

  且说文命入朝,白过帝尧之后,仍来兖州,作第二段工作。


   那兖州水流最大的一条是沇水,发源于王屋山,本不甚大,又经过洪水之泛滥,于泥沉演,旧时水道已化为乌有。九河既道之后,水势渐退。文命带了众人来一看,但见到处湖泽纵横,沮洳满地,有些居民已经从邱陵之上迁居到平地了;还有无数居民依然在高邱之上,不过不必巢木而已。


   文命先向海边寻觅沇水的故道,竟不可得。一路寻上来,亦不可得。暗想:“我将沇水上流截断之后,莫非沇水就从此消灭了吗?”后来又一想:“此州尽是平源,绝少险要,只须修理堤防畎浍等,不必我亲自督工,我去寻沇水吧。”想毕,立叫苍舒、大临、庞降、季狸、叔达、仲堪、伯奋、梼戭八人率领人夫先到下游各处去修治。自己却领伯益、水平、之交、国哀等,及天地十四将,径往上游而来,寻觅沇水故道。觉得这条水怪得很,似连非连,似断非断,一直到河水之滨凿断之处,南岸汇成了个荥泽。推究这个泽的来源,仿佛像北岸沇水劲疾,穿过大河,向南岸冲来潴蓄而成的。当初取名叫济水,原是为此。


   但在南岸仔细考察,却又不尽然,因为龙门山开通之后,河水的流势亦非常劲疾,两个劲疾相遇,河大而沇小,当然为河水所同化,冲不动南岸了。文命再取出赤碧二珪来,向泽底一照,只见荥泽之底,泉流泪汨,竟从河底的北面潜流过来。


   才知道这沇水真是厉害,不能从上面联络,仍旧能从下面联络,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从前改沇水叫济水,表面上似乎不适用,实则非常适用,确切不移。犁娄氏在旁有点不信,说道:“我到水底里去看看。”说罢。即入地而去。


   过了一回,出来报告道:“的的确确,我伏在水底一看,果见浑水汨汨自西向东而去。只是河水中间有一道清流,自北而南,直到这荥泽的底里向上溢出,真是奇事。”文命道:“水发源王屋山,汝等向在山上多年,于那边的地理情形必定熟悉。”七员地将给文命这一问,不禁都有点惭愧起来,说道:“某等向者所做,皆系不正当之事业,于地理上实未研究。”


   文命听了,遂吩咐众人,相率渡河,径探沇水之源。直到一座山上,只见源分为二,东源之深莫测,西边一源,仿佛一个小池,周围六百八十五步,深约一丈。文命用赤碧二珪一照,觉得岩石之中,还有水流从上而下,此地尚非沇水之正源。


   于是带了众人,直上山来,一面用赤碧二沇且走且照。约有九十里光景已到山顶,只见一个极大之池,陶臣氏道:“原来沇水发源就在这个大池吗?这个池,我们叫它太乙池。”众人正在谈论,文命却是不语,对著太乙池,如有所思。隔了一回,叫从人将池水舀了一点来尝尝,遂向伯益道:“这水的质地,恐怕是重的,因为它的味道很浓,与寻常不同。从前一路寻不着它的故道,想来因为它质重善伏的原故。我们这次下山去细细考察,就可以知道它有几伏几现了。”伯益亦以为然,于是一同下山。


   自太乙池而下算一伏;到得那东西二源,是为一现;穿入黄河,直沉到底,是为一伏;再向南岸溢出为荥泽,是为一现;从此以东,又不现了,再寻到陶邱之北,又出来了,又是一现;从此东北,一直到海,都是沮洳薮泽,弥望相连,与它水往往相混杂,但是总伏在下面,不用赤碧二珪照,是辨不清了。于是文命就依着沇水伏流之道,从荥泽起一直到海,画定一根长线,督率人夫开掘,沇水故道,才得恢复。


   济水下流接着从大伾山分枝东南来的漯河,从济水转入漯水,亦可以与河水相通。中流一带大的支流是灉沮二水及汶水。


   灉、沮二水,汇成雷夏泽,再向东流,与济水同注到荷泽中去。


   济水从菏泽里,再分支合泗水而人淮。自菏泽以南,已是徐州境属,文命吩咐且慢修治,先将兖州治好,因为兖州尽是平源,受灾极重,所以修堤防与掘地之工程很大。兖州治好,文命就率众来察看汝水。汝水发源泰山之东,地势较高,尚不甚为害。


   一日,行到一处,听见路旁篱舍之中有金石之声,渊渊入神,非常动听。文命数年治水,焦心劳思,冠挂而不顾,履坠而不拾。一寸光阴,都觉得可惜,是一个不肯偷安取乐的人,所以有几处地方在那里奏乐,就使邀它去听,亦不肯去。这次听到篱舍中的金石声,不觉驻足不前,静听了一会,向伯益道:“这个乐声,不比寻常。奏乐者必是非常之人,不可错过,到要见他一见。”说着,便去叩门。


   里面金石声止了,少顷一个中年的人前来开门。文命见他器宇清整,态度庄严,就向他施礼道:“没有介绍,造次拜谒,殊觉冒昧!请问先生贵姓大名?”那人向文命一看,觉得资貌不凡,后面又跟着无数文武从人,早猜到了,便拱手致敬道:“明公莫非就是崇伯吗!失敬,失敬。某姓姜,名噎鸣,号伯夷。家父和崇伯是同僚,请到里面坐坐吧。”文命一面答应,跟他进;一面便问:“尊大人是何人?”伯夷道:“家父现在帝都任工务之职,单名一个倕字。”文命道:“原来就是姜世兄,幸遇,幸遇!”说时,已到堂前,揖让而升。


   文命向堂中望去,只见四壁满布金石丝竹等乐器,却先有一个形容古怪的人,坐在里面的主席上,旁边又放着许多乐器。


   伯夷登堂之后,先向那人叫道:“夔兄,崇伯来了。”那人听说,就从席上跃起,趋趋的跳过来。伯夷就向文命介绍道:“这位是敝友夔兄。”文命仔细一看,原来他下面只生一只脚,不禁诧异。行礼过了,伯夷请文命坐了首席,自己坐次席,夔仍旧坐主席。这时水平、伯益等,虽都跟了文命进来,但因堂宇不广,又满悬乐器,无可容足,只好都站在阶下。


   文命先向伯夷问道:“世兄高才硕学,何不在尊大人处辅佐一切,兼为国家出力,到反来此隐居,是何高见?”伯夷道:“某学识浅陋,还在研究时代,是以禀命家父,出外游历,藉访师友。前月来此,与这位夔兄相遇,彼此一谈,倾盖如故,承夔兄不弃,留宿在此。此宅乃夔兄之宅,非小子之家也。”


   文命道:“适才雅奏是世兄吗?”伯夷道:“不是某,是这位夔兄。”文命听了,有点诧异,伯夷连续说道:“这位夔兄于音乐一道,有感鬼神通幽明的技能,刚才崇伯在外亦听得出吗?”


   文命道:“是呀,刚才某因听得这乐声不凡,所以冒昧奉访,原来是夔先生的雅奏吗!失敬,失敬。”说着,重复与夔施礼,便问道:“先生音乐高明极了,但是自己研究而成的呢?


   还是有明师传授的呢?”夔道:“是某自己研究的。某生不幸,身体不全,既不能外出求师,只好一切杜撰了。荷承奖借,惭愧之至,尚乞教诲!”文命道:“先生与伯夷兄,研究切磋,亦有益处。”夔道:“不然,他研究的是礼,某研究的的是乐。


   礼和乐,精神上虽有相通之处,但是形式上迥乎不同。我们二人非常投契,不过交换知识,预备礼乐两种之沟通而已。”


   文命听说伯夷讲礼,便又和伯夷谈论了一会,觉得他对于治神人和上下之法,说得透彻之至,亦非赏佩服。便说道:“某今日得遇两位,不胜荣幸!极想侍坐,久聆教益,奈何受命治水,不敢延迟。鄙意拟请两位同某偕行,一则可以常共谈论,二则于两侠亦无妨害。伯夷兄本是志在游历的人,某问事中亦颇有才能之士,一路谈谈,不嫌寂寞。夔先生正苦艰于步履,不能出游,某部下车与一切现成,便利之至。未审二位尊意如何?”伯夷与夔听了,虽都谦逊,然而并无决绝之词,经文命再三敦劝,就都答应了,文命大喜。伯夷行李,本属现成,夔亦进内收拾了,加入文命队里,一同上道,径向泰山而来。


   刚到山麓,只听见山上一片音乐之声,渐渐异香扑鼻,远远的又看见许多人从山上下来。文命等大疑,暗想:“这是何人?”遂一面迎上去。不一时,渐渐近了,只见当头一个人穿青色之袍,载苍碧七称之冠,佩着通阳太平之印,骑着一匹小小青龙,凌空而来。后来跟着气象尊严垂绅端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那骑龙的人,看见了文命即跳下龙来,趋前几步,施礼道:“崇伯请了!”文命慌忙答礼问道:“上仙何人?”那人道:“某姓圆,名常龙华,泰山神也。闻崇伯治水至此,所以特来迎接。如有驱策,敢效微劳!”文命道:“某此行,打算从贵山经过去治青州。不知道青州水患现在如何,有无困难之处?


   还请指教。”圆常龙华道:“青州之地濒海,从前东北几千里之外,地体变动,余波震荡,及于此地,沿海一带居民受害者不少,现在已渐渐平静了。祟伯如欲周览形势,请从某来!”


   说吧,又指着左右两个骑龙的介绍:“这是某之两佐命罗浮山神、括苍山神是也。”文命与他们一一为礼。


   那圆常龙华又向伯益说道:“先生亦请过来。”伯益不解,就随了文命过去。圆常龙华走到那条小青龙边,说道:“二位请跨上吧!”文命在华山是骑过龙的,这次已颇自然。伯益年幼,又兼初次,未免胆怯,跨上之后,由文命搅在怀中。圆常龙华亦跨上了,喝一声起,那青龙已冉冉上升,不一刻,已到泰山绝顶。四面一看,真有众山皆小之势。圆常龙华指着东面一片白气茫茫的说道:“这就是海。”又指着东北一带连绵不断的山岭原野说道:“那边一直过去,都是青州之境。”文命和伯益望了一回,目不能穷其究竟。圆常龙华道:“我们过去看吧。”那跨下的龙似乎知道人意,立刻徐徐向东北而去。


   一路圆常龙华指点道:“这个下面,就是青州南境。那个下面,就是碣石山。再过去,就是嵎夷所居。从前碣石以西,尽是平原。碣石山东北,连着不咸山,西南连着泰山,做成陆地与海的屏障,是青州的中部。如今地势改变,碣石山四面渐渐沉下,海水与大陆日日接近,就从那山缺之中灌进去,变成逆河。青州之地,仿佛腰斩,不相连属。将来碣石山还要下沉,只留十几个源峰露出水面呢,这真是沧海桑田之变了。”


   圆常龙华一面说,文命和伯益一面听,一面看,觉得青州形势俯如指掌,不觉大快。过了片刻,龙头掉转,仍回到原处降下。文命向圆常龙华致谢,圆常龙华道:“崇伯此去治水,工程并无困难,不过沿途妖魅小有阻滞。但天地十四将足以了之,不足惧也。再会,再会。”说着,与大众施礼,跨上青龙,与两个佐命领着九千五百个神君,风驰电掣而去,瞬息不见。


   伯夷与夔是初次见到这种奇异之事,不觉咋舌。


   过了泰山,已到青州南部,是个莱夷境界。文命先遣人到东北海边去预备船只,以便泛海。又取出一个铜做成的鸟来,吩咐去备船之人,叫它将这鸟插在竿上,再将竿插在船上。原来那铜鸟之中具有机括,转动极灵,可以表示风向。如东风则鸟头就向东,西风则鸟头就向西。大海之中,以帆为主,全须视察风向、风力以定进止。文命在微贱之时,料到将来水,必须有行船济海之事,便以预先创造这个铜鸟,名叫司风鸟,此次果然泛海,所以就拿出来应用了。


   预备船的人去了,文命叫过天地将来,说道:“泰山神说前途有妖魅,汝等可分作两班,一前一后,各处巡逻,以防不测,但须小心。”众人答应,于是庚辰、童律、繇余三对作前队,狂章、大翳、乌木田三对作后队,黄魔、乌涂氏往来接应。


   分布已定,遂即前行。


   一日,到了一座余峨之山。童律在前发现一只怪兽死在地下。其状如兔,而鸟喙,鸱目,蛇尾,不禁诧异。问大众道:“这是何兽,为什么会死在此地?”大众看了,都莫名其妙。


   兜氏道:“已死之兽,研究它做什么?且拿去与伯益作图画材料吧。”大众赞成,刚要用手去捉,不防那兽“仇余”的一声怪叫,立起就跑。鸿濛氏拍手笑道:“原来是假死,我们追上去吧。”追到山上,将那兽活捉了齐到文命处献俘。大家都不知其名,文命只得又作法,叫了山神来。那山神是兽身人面戴角的,说道:“这兽名叫犰狳,其鸣声就是这二字,见则蝗虫为害,是有害之兽,请杀去吧。”于是伯益画出之后,就将它杀死。山神亦去了。


   大众依旧前进,到得一座耿山。远望山上绝无草木,而大蛇甚多,文命吩咐众人小心。那时庚辰等已调为后队,狂章等作前队,慢慢上山,逢蛇斩,杀得那些蛇,东窜西奔。众人正在高兴,忽听得后面一阵大喊,回头一看,只见黄魔手执双锤,如飞的的向北赶去。狂章等莫名其妙,只得退回来打听。哪知文命见了,就大声责备他们道:“叫你们小心巡山,何以还会得纵令妖物将我兵士衔去?”犁娄氏道:“某等正在山上打蛇除道,绝不见有妖的,想系别处来的。”这时庚辰等在后方,听见前方停滞骚乱,不免上前探听,才知道大队正在进行之时,忽然一道黄光从东北面闪来,将一个兵士摄去,此刻黄魔追赶去了。


   庚辰道:“那么我们再去两个。”说犹未了,只见一道黄光,又瞥然而来,疾如飞电,一个工人又早为黄光摄起,凌空而上。庚辰眼快,哪敢怠慢,蓦地持戟纵身直向那黄光刺去,黄光忽然一敛,不知所往。那工人坠落在十丈以外,众人忙过去看时,头已磕破,臂上扑痕甚深,血流不止。仔细一看,仿佛像虎抓伤,正是不解。庚辰站在空中四面望了一回,又俯首向狂章等道:“你们切须留心,恐妨再来。”大众听了,人人自危。


   文命忽然想到,就说道:“有了。”回头吩咐横革:“将我那藏在箱箧里面王母所赠的十五面宝镜拿来。”横革取到了,文命依旧自己拿了一面,其余十四面分给天地十四将。那时黄魔已归来了,众人问他怎样,黄魔道:“我看准了黄光追过去,哪知转过几个山峰,约行了五六百里,那黄光倏然不见,到处寻找,不见踪迹。只有那摄去的工人躺在地上,业已被咬身死,细查被咬地方,约有七八处,像个不是一口所伤。脏腑和血,都已吸尽无余,真是个妖怪呢。”


   文命指着宝镜说道:“这种宝镜,能够照魑魅,想来对于各种妖魔亦都可照,所以我仍旧分给汝等每人一面,汝等姑且拿去试试看,不知道有效没有?”十四将领了宝镜,唯唯听命,拿了宝镜不住的四面照,忽然见远远地方,黄光又是一闪。庚辰跳起空中,用镜一照,仿佛像个一只狐狸,因为距离较远,那黄光飞行又速,所以不甚看得清楚,但觉其头甚大,尾部又是蓬蓬松松的。就下来告诉文命,文命大怒,遂作法,叫了耿山之神问道:“这山上有什么妖怪?”


   那耿山山神亦是个兽身人面而戴角的。见文命问他,就说道:“此山无怪,只有一种异兽,名叫朱獳,其状如狐而鱼翼。”文命道:“是了,它现在正出来变化吃人,还说它不是妖怪吗?”那山神道:“朱獳那兽,虽能变化,但向不食人。不过它出现之后,其国必有大恐慌之事,是个不祥之兽吧了。至于食人之兽,在此地东北数百之之外一座凫丽山上,有一种兽名叫蠪姪,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其音如婴儿,它是个极喜吃人的。此地过去未到凫丽山,还有一座姑逢之山,山上也有一种异兽,名叫獙獙,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鸿雁,也是个不祥之兽,它出现后,天下必定大早,但是亦不吃人的。再过去几百里,有一座山,山上有一种异鸟,一种异兽,鸟名叫絜鉤,其状如鸟而鼠尾,善于登木,甚为不祥,现则其国多疫。兽的名字叫峳峳,其状如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狙狗,亦甚为不祥,见则其国多姣客。在这条山系之中,小神知道有害于人的,只此几种。此外不知道了。”文命听这山神拉拉杂杂的报了许多,心想青州地方怪物何其多,想系逼近嵎夷,沾染外国风气之所致,就发放那山神去了。


   叫了天地将过来,吩咐道:“据山神所报告的这许多怪物,大约只有九头九尾的蠪姪,是刚才来骚扰的东西。狐本通灵善变,再加以九头九尾,自然更不得了。现在我派大翳、卢氏、繇余、陶臣氏四个,先往凫丽山捣它的巢穴,如能擒获最好。


   否则大队一齐进去,想来不难殄灭。其余朱獳、獙獙等兽既为民害,亦非剿不可,我们就过去吧。”大翳等受命半从空中,半从地下,先向凫丽山而行。


   走到一处,倏然间又见黄光,想离不远,繇余急忙用宝镜一照,果然是个九头九尾之狐。忙向大翳等道:“这次不可放过它。”一面说,一面用宝镜照着紧紧迫去。那蠪姪被宝镜之光所笼罩,不得潜踪,窜到一座山上,发出一种婴儿声音,哑哑乱叫。忽然山后又飞出两只黄狐来,向大翳繇余等乱扑。二人专心致志对付那蠪姪,粹不及防,将身一闪,那蠪姪顿时逃脱了宝镜光的笼罩,乃化黄光而逃。大翳一面再用宝镜的光照,一面与卢氏紧紧追赶,一面向繇余说道:“刚才已经可以擒获了,为两个孽畜所误,你去剿除它吧,省得它再来帮助。这个妖物我自问足以了之。”繇余答应,与陶臣氏自去寻觅黄狐。


   这里大翳追赶蠪姪,直赶到凫丽山。那蠪姪又发出婴儿声音,卢氏叫大翳要留心,只见山旁穴中,忽拥出许多狐子狐孙,都是九头九尾的。大翳叫卢氏:“你用镜照住这老狐,待我先来歼灭它的子孙。”卢氏答应,大翳提起大刀,东扫西荡,霎时间杀了五六只,余外都逃散了。蠪姪本意叫出这批子孙来,要想淆乱大翳二人,以为逃脱之计,哪知徒然牺牲了些子孙,仍旧逃不脱,只得奋死向卢氏扑来,作困兽之斗。卢氏一手拿镜照着,一手持斧抵御。恰好大翳转身,手起一刀,挥为两段,料想不能变化了。两个人又山前山后搜寻它的巢穴。那些狐子狐孙,都是修炼未成尚不能变化的,统给二人杀戮无余,但是穴内穴外骸骨山积,亦可以见它们吃人之多了。于是二人将蠪姪挑了回去献俘,并备伯益图画。路上遇见繇余、陶臣氏二人,每人挑着一只狐尸,亦正要回去献俘。仔细一看,原来一只就是朱獳,一只就是獙獙,三种兽正是同恶相济的。四人会合,便一同归去。


  

|<< <<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