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七章绝食抗暴风起云涌之什么是我们的胜利

|<< <<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
第七章绝食抗暴风起云涌之什么是我们的胜利

  
  今天是欧阳小戎被中国政府绑架的第15天。
  
  又有两名来京上访的苦难同胞命丧首都北京。当他们死亡的信息被确信后,我放下了手中的饭碗!
  
  在他们具有生命的日子里,这个制度给了他们不堪言尽的苦难!这个制度在给他们制造了不公正后,又使他们寻求公益的过程成了更加苦不堪言的人生灾难。最后,还是这个制度“结束”了他们在人世间的痛苦——以结束他们生命的方式。
  
  每年的“两会”前期及会议期间,越来越变成了许多普通中国人,尤其是上访中国同胞的年度性的灾难。每年的这个时段,大量的来京准备向人民代表申诉冤情的无辜同胞被非法抓捕、关押、殴打,昨日,几名为躲避警察非法抓捕的黑龙江的上访同胞,为了甩掉穷追的恶警,面对疾驰而至的火车,仍拟冲过铁道,发生了两死两伤的惨剧。
  
  被每必一脸喜气的人民代表踩在脚下的、铺向会场深处的猩红地毯上,渗浸着越来越多的无辜同胞的泪水和血水,尤以今年为胜。前天一个晚上,许多带着寻求公正梦的上访同胞被非法抓捕,两名无故冤死同胞的鲜血及他们亲人的泪水,为这个不道德的野蛮制度再增新的罪证,成了这种不道德会议的血祭。
  
  在此,我向那两位至今不知姓名的死难同胞表达我及我家人的哀悼!向他们的亲人献上我及我家人的慰问。
  
  这次两会上的人民代表,请亮出你们人性的印记!你们应当两位冲着你们而来又因你们而死的同胞默哀上哪怕是几秒钟。
  
  从2月15日始,我的眼睛已经是被当局给捂堵上,但耳朵有时还是能听到一些东西的。
  
  听说眼下有涉我倡导的接力绝食维权抗暴政反迫害运动的争论正酣,据说还能算得上是有些高潮的出现,更有风传说已有相当一些朋友则是完全沉浸在争论所带来的快感中,甚至说有一部份人是处在持续的亢奋中,这大概还算得上是接力绝食维权本身给这部份人带来的价值。我没有参加到这样的争论中去,因此对争论的了解知之甚少。但对我所听到这样的争论中的个别言行和质疑还是想再简单地谈一点我的看法。
  
  关于争论中有涉及对丁子霖女士存在甚至是人身攻击的问题,无论是谁,基于什么动机,都是不能接受的。多以百家争鸣的观点、逻辑力量的本身、明辨慎思的建言,而不是去竞相展示人性暗昧的一面!人不应因言、因思想而获难,言论思想是断乎没有威胁的,相反的是,把言论、思想视为威胁者才是真正的威胁所在。
  
  谁也不应抹煞、却也不能抹煞了丁子霖女士为捍卫人的基本权利、捍卫人的基本尊严、及捍卫人性文明的价值,在今天中国这样弯曲悖谬时代的担当、承受和付出。在捍卫人类的基本权益,及探寻中国社会的自由、民主、法制价值方面,我们和丁女士的追求完全一致。方法和理念方面没有人能够以真理的面孔出现。做事者应当坚守自己的选择,不应对未参与进来的说事者抱有必要他们理解、甚至是不要他们支持的或者必要他们支持你正在所做的事的愿望,否则,你必陷入失望或者是被动地把精力大量地投入到争论中去!这将改变我们坚求做事的初衷。
  
  据说争论中还有一种主要的说法,是说我们接力绝食维权的诉求不明确,当局也无法回应,也有担心说,万一当局永远不予回应,绝食者就不好收场云云。
  
  这种论点的持有者,是把接力绝食维权价值或者叫胜利的条件模式化,即:只有看得见的且必须是当局的回应才是衡量这场运动价值的模式条件。这和我们的初衷是风马牛不相及。
  
  什么是我们的胜利,在面对一个机制上已完全没有了任何省察条件,道德上也没有了内省的基础的这样一个制度,把一项维权的实际成果建立在政府的理性回应上,这样的谋求带来的多会是无果而终甚至是难以收场!如是我们则永无胜利可言。
  
  这场接力绝食维权运动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1. 大量的中国人走了出来,是我们的胜利。
  
  2. 大量的、却是空前广阔范围的中国人勇敢的站了出来,是我们的胜利。
  
  3. 在极短的时间内,能让全国20多个省份的民众参与进来,参与进来的实际过程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
  
  4. 就揭露野蛮暴政、唤起民众对专职独裁本身的认识、唤起民众之参与意识本身而言,这样运动存在过程的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
  
  5. 为外部文明世界提供关注、思考中国的制度与人权价值现状提供了过程,即是我们的胜利。
  
  6. 提供了任何人都能不出家门即可参与到维权运动尝试途径中来的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
  
  7. 对运动本身的适度、可控、可行、可止的运作状态本身,即表明了我们的胜利。
  
  8. 极短的时间内,民运界、维权界、上访群体、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社会各界参加到同一个运动中来的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
  
  9. 就揭露专制者的暗昧及野蛮价值而言,短时间内让他们彻底地歇斯底里、疯狂展示他们的下流及非法的状态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
  
  一些人以这样的行为刺激着当局行恶为由指摘绝食维权运动本身则是缺乏常识认识基础,是这样的制度本质决定着它永远地行恶不辍,怎么能将这个制度做坏事的责任也巧妙地嫁接到和平抗争者的头上呢,至于恶狼在吃人前还要把责任推到是因为人肉的鲜美刺激着它的吃人欲上,这样的“道理”有什么区别呢?
  
  今天,成群的秘密警察及黑社会打手仍然围堵在我的办公室周围。全国各地的上访者和来访者仍然无一例外地被绑架、抓捕和强行盘问。又有数名来访者被抓,被强制审讯。下午,在我去会见因泰晤士报的记者过程当中,跟踪的队伍可谓浩浩荡荡,煞是壮观!
  
  2006年3月2日,在有特务及黑社会打手围困的日子里于北京办公室
  

|<< <<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