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六章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之夫人耿和“退出中国共产党”公开声明

|<< <<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
第六章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之夫人耿和“退出中国共产党”公开声明

  
  2005年11月21日,中国大陆著名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公开发表退党声明,抗议当局对高智晟律师及其家庭不断升级的打压和骚扰。
  
  目前,高智晟律师家中的电话及电脑已被停机,接送孩子的自行车被放气、偷盗,住所被多辆警车及便衣人员二十四小时围困盯梢,高律师本人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途中,受到跟踪车辆的蓄意挤靠,险些发生事故。
  
  在同国际人权组织的代表会餐的公众场合,受到跟踪者恐吓扬言:“休怪我们对你高智晟不客气!”高律师坚定的表示:“今天我要是败了,就再没人会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人他不会袖手旁观!所以神在和我们并肩作战!”这也是耿和能大声宣布:《强烈抗议对我先生及我家庭持续的迫害--高智晟夫人耿和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一文的勇气之源!
  
夫人耿和“退出中国共产党”公开声明

  
  我们夫妇二人均系在年轻气盛的军旅生涯(编者注:因为家境贫困,作者虽考取重点高中但无法入学就读,为了糊口,作者投身军中三年,因而结识夫人耿和女士)中加入中共。部队长期以来被营造出一种强烈的氛围:即;当兵三年不入党者就是甭种,不入党者就无法抬起头来做人,在这种氛围中,我获得了中共党员的身份。
  
  我们夫妇从未关心过我们因获得了个党员身份而去做些什么,但我们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身份会限制我们做些什么!更没有想到过这种身份终成了今日之附在我们的心灵及精神深处最为肮脏的东西。虽然,在我们夫妇获得了认识能力后,我已有五年多的时间拒绝参加任何形式的党组织活动,也不再缴纳党费,按照这个党的组织规距,我早该算是自动退了党,但这个党组织始终未去做使我形式上脱离这个组织的应有动作。使得象我这样的在组织上、价值上早已远离了这个组织的“党员”仍然充当着它七千万之众中的员额,今天,在精神上、道德上、心灵的深处,我再也不愿继续这种仅有形式的状态,正式公开宣布:耿和退出中国共产党。
  
  我们夫妇在八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亲眼看到的这个组织给无以数计的普通中国人持续制造的让人触目惊心的灾难,近几年,对由于它的残暴、野蛮而受到伤害的、已完全无法维持起码生存需求的数以百万计的、我们的上访(编者注:根据中共的<信访条例>,在地方上求助无门的民众,可以向政府设立的<信访单位>投诉,由于是向上级单位投诉,因此被称之为"上访"。但上访者多有被抓捕甚至劳教的悲惨经历,“上访”在这些纯朴的民众心中,只是绝望下的无奈选择,却终究带给他们更彻底的绝望)同胞的公开迫害已到了令我们无法接受的地步。而对信仰者的野蛮压迫,尤以对信法轮功同胞的残暴,在已持续遭致着外面文明世界的批判情势下,照旧地行恶不辍,对国内有良知者的野蛮灭绝行动几年来也成变本加利之势!  它作为当今中国社会一个无处不在的最为恶劣的“榜样”以深入到所有国人的心目中,人人心知肚明,但它却强迫人们相信它是“先进”的,它的“保鲜运动”(编者注:“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吸收党员的惯用三步骤,强加政党印记于各种年龄层的民众身上。但是自2005年以来,由于中国各地掀起了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大潮,至2006年3月1日止,已有超过八百五十万民众以公开或上网的方式,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为了挣扎苟延,中共竟将加入“少先队”的年纪下降到六岁。此一举动被民众讥为“保鲜运动”)是明摆着告诉中国及世界人民,它还要长期这么干下去。
  
  在这八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夫妇仅从人性角度坚持做了些我们对遇到野蛮迫害的同胞我们能有的帮助,几年来,我们遭遇的打压及屈辱可谓一言难尽,尤其去年以来,由于我们夫妇在经济的、精神的方面持续地对上访受害者及那些无辜的法轮功同胞予以同情及我们能有的帮助,遭到北京市司法局及北京市律师协会正、副会长的莫名仇视终致公开的迫害,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对我们的人身威胁及恐吓手段无不用尽其极。
  
  《暂住证》制度,作为中国版的长期的“种族”隔离制度的罪恶的标志,因“孙志刚事件”而引发了中国人民整体的怒吼后,这几年是基本停止了在这个领域的罪恶,但前几天公安机关却又开始查我们全家的《暂住证》,“我们住在自己的家里,我们买下了完整的产权,人们怎么会荒唐地暂住在自己家里了?”但它蔑视你的声辩,说过几天还要来查你,把恶做到底、做绝成了永远不二的选择。
  
  最近几天,每天都有几十名便衣寸步不离我先生及我全家的左右,让我感到深深的失望。它对遭到它野蛮打压时的不愿逆来顺受者从来都是采取更为野蛮、更为卑劣的下作手法迫害你,对这次的野蛮迫害我们只是依法抗争,令外部文明世界难以置信的黑幕是,中国的司法部正在我先生原来生活、工作过的各地对他展开全面的秘密调查,调查包括他的出身、一贯表现、以前有无劣迹、一贯政治立场、为什么一步步变成不听党的话的“坏分子”等罪证。
  
  面对这些,面对这些长期欺辱我们的同胞、给我们的民族久远的价值造成永久性破坏的恶势力的长期肆虐的残酷现状,我们夫妇同大多数善良的中国人一样:是深彻心底的痛!我宣布脱离这个已完全没有了人的理智,远离了人性文明的党组织。以荡涤我心灵深处那个深黑的印记!
  
  我认识到,若再持续这种身份,将是我作为中国人的、对我们民族的道德、道义价值的反动。也是我们与为虐者的事实上的合作。
  
  耿和
  
  2005年11月16日
  
  

|<< <<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