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快、快请增援,他和焦国标一起出去啦

|<< <<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快、快请增援,他和焦国标一起出去啦

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82天

  
  昨日晚上,好友焦国标教授来家里吃晚饭,饭饱话尽兴后,我下楼送他往小区外。出小区道别后,我返回时,两名便衣正躲在墙角紧张地大叫:“快、快请增援,他和焦国标一起出去啦!”我们道别的地方距我家约需走6分钟左右的时﹛A也就是这6分钟左右的时间内,大群的无牌照车、大批的便衣即紧张地齐聚我家楼下,那场面甚是壮观,比起影视恐怖大片里庞大的警察车辆阵容包围“恐怖要犯”的宏大场景一点也不俗。
  
  据我的判断(不一定准确),焦国标应当算是个不甚热爱党的家伙。在所有与他相处的过程中,从未有过听他壮怀激烈地大谈“永远伟光正”及“永远的丰碑”之类的话(在没有我的场所里我不敢肯定之)。我估计党也不会把爱给像焦国标这样的家伙。
  
  在中共特务以流氓手法包围我全家的80多天时间里,我每日迎来送往倒也如常,惟有迎送焦国标的过程,竟吓得那群便衣背后的操纵者两股战战,这其中的究竟可谓地球人尽知。
  
  2005 年的11月29日至2005年的12月12日,高智晟和焦国标两个不把党视作是亲娘的家伙窜至东北的长春市,调查中共党徒野蛮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真相。我的一封两万余字的公开信中披露出的、中共党徒以人类历史上空前的血腥及残暴,用人类永远不耻的下流手法凶残杀戮我无辜信仰同胞的暴行,持续地震撼着我们整个民族的心灵。根据中共一贯的流氓恶习,它是从来就把它自己党徒的伤及天理、灭绝人性的暴行视作是寻常事,但如若有对之揭露、批判者,即视之为必欲立杀之而后快的仇敌。像我和焦国标这样的人,尤其是这两个人再次走在一起时,保准能激起他们满腔的“阶级仇恨”来。对我们俩前次的一箭之仇至今未痛快淋漓地报完,万一这两名不肯和咱们是一伙的家伙再次一起出去,再兜翻出一堆丑事来,永远伟光正者的光辉形象将成何体统。
  
  可怜的中共,忆往昔,在它有生命的历史上,它曾有过超强辉煌的作恶及超常的掩盖罪恶的能量;看今朝,在它丑陋可悲的生命行将临死之际,它仅剩下疯狂的作恶的力量,已不再拥据呼风唤雨的掩盖罪恶的资源!我和焦国标的东北15日之行,即是它们目前这种可悲处境的鲜证。
  
  中共嗜血成性的心态在于常人断难理喻。若按常人理性,既然事后对别人揭露罪恶之举怕的要死,那就应当记住教训,不要再做那杀灭人性的恶事不就行了吗?这就是常人对中共生命质体本质的完全盲知,就像常人生命质体的存在依赖于进食的道理一样,行伤天害理的血腥之恶的过程,即是它维持生命质体所需能量的“进食”过程。众所尽知,在我的三次公开信发表后,继续凶残镇压无辜的信仰同胞之举,不仅仅是中共继续坚持反人类、反文明、反道德及反人性的邪恶本质,更是对已完全了解了真相、明白了对无辜信仰者六年来血腥杀伐的真实本质的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继续不适时宜的挑衅,但是,你无法要求它不再行恶,就像你不能要求常人不要再进食一样。最近,山东省政府对济南的为法轮功鸣不平的律师刘如平野蛮的非法劳教,对为被野蛮迫害的刘如平律师提供法律援助的人权律师杨在新的、完全以下流的黑社会行径加以打压的丑行,再次警醒人们:“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也还是那个月亮”。中共反人类、反人性、反法治文明的恶习是改不了的,对之仍抱幻想者,犹如期盼有一天豺狼能直立行走,且都能变成了收养遗弃羔羊的慈善家,实实是条件不许呢!
  
  中共掩盖罪迹的能量大大削弱还表现在,过去,它对付可能讲真相的人的方法很简单——杀死他!现在它只能以十足的无赖恶棍状跟着你、围堵你,将可能说出真相者围堵了一天算一天!今天早晨下楼,庞大的群车、众便衣如临大敌,仅围在我家周围的便衣就有二、三十人。我去上班途中,便衣可谓里三层、外三层,许多已了解实情的周围居民看着这一切摇头不已。路过市场时,我刚打开摄像机,一回头,几十名便衣惊恐异状,真可谓抱头鼠窜。我开始正常行进时,他们就会蜂拥状快速围将过来!些般已演绎了 80 多天的情景剧,令周围知情者感慨不已!今天一位大爷看着这一切说道:“现在的政府怎么真连一点脸皮都不要了呢?”众人对此唏嘘不断。
  
  中午,太原姐夫的大妹顺道来访后欲返回,热情的夫人非要送她到长途汽车站,没想到这一热情却给她添加了烦忧。两个女人一出门,四名男便衣、一名女便衣紧随而去。到了汽车站,三名便衣竟紧跟着我太原的亲戚寸步不离,没见过这般场景的亲戚,对便衣的那种下流行径惊得无所适从,两次打电话给我讨摆脱之法,她说她发现这 “简直是一群疯子,个个都年轻、精干却都下流,男的、女的都一个样”。我告诉她,摆脱之法很简单——视跟踪如空物。如法行之后,果然,不一会那群“疯子” 即无趣地离开了她。
  
  2006年1月17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 <<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