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查户口的下流及下流的查户口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查户口的下流及下流的查户口

记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77天

  
  中国户籍制度的野蛮及不道德的恶名可谓全球昭著。
  
  最近几年,国内外多有对这种非道德制度的批判者,大多数批判者认为,中国户籍制度的野蛮及对文明社会在人性和道德方面造成的伤害后果远比曾广受国际社会普遍痛斥的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给人类造成的伤害后果严重得多。一个号称农民的政权,夺权刚刚成功,即迫不及待地制定并残酷推行一套几乎剥夺了农民一切利益的户籍制度,个中的讽刺价值,在人类制度史上属空前绝后。
  
  此等户籍制度固有的野蛮及对文明社会的反动价值在中国北京这样的城市里至今极具生命力。当我还是农民的时候,这种不道德的制度给我心里留下了一生难以抹去的阴影。这几年,这种远离人性制度的主要功能价值,成了压榨、盘剥、欺辱及赤裸裸歧视外来人口(中国独有的对内国异地公民的称谓)的工具,期间,我们又成了流动人口,户籍制度针对我们的罪恶可谓魔力未衰!
  
  与下流的户籍制度伴生的,是中国警察下流的查户口制度。查户口的作法表明中国警察自身的下流素质,亦即,他们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一展“良好”的下流素质的机会。中国警察的查户口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针对任何人发生。事实上,所有人的户口都在警察那里有详尽的登记!查一个人有没有户口,只需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室即可知道,但他们却常年成群结队地、耀武扬威地闯到居民家里去查户口,而且从来都是在深更半夜里砸门查户口,体现了这个制度根系上的每个小枝细末都是通过这种具体制度化的流氓手段来滋育着。
  
  查户口的下流制度设计,必然导致下流的查户口方式。从我对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发表至今,这种下流的查户口方式在我的家里已被用上了三次,其中,昨日夜里就被疯狂地用了两次。白天,成群的便衣下流地贴身紧跟,晚上,成群的警察深夜上门要查我全家的户口。可令人不耻的是,他们来查户口竟像作贼般的下作。第一次,几名警察上门猛按门铃,我去打开门,正准备斥问他们深夜前来是何道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还未等我打开门,一群警察蜂拥状跑下楼。我打开门时,他们在一楼大喊说要查户口,我就站在门口等了一会,但他们并未上来。大约四十分钟后,全家已睡觉休息了好一阵子,突然门铃声大作,外面又大喊着说要查我们的户口,夫人有些生气,正准备去开门,不想这群警察再次拔腿即跑,打开门后又不见了踪影。夫人听到他们仍聚在一楼,就大声说:“再这样下流捣乱就对你们不客气”。后半夜再未见有动静。
  
  今天,我和夫人上班,一出小区门,八、九辆无牌照车像幽灵般跟随而来,有几辆还故意快速跑到我俩的前面,那是刻意在告诉我们: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从昨天到今天,便衣又旧病复发,又开始探头探脑地游荡在我的办公室和家门口。你出门稍不留神,定能和他们撞个满怀。下午,我和夫人顺路进菜市场买菜,十几名便衣迅速围将上来盯着我们,其中的头目口中念念有词,将我们包括买菜的过程都一字不落地向躲在阴暗处的主子报告着,直到盯着我们进了家门口。回到家里,保姆阿姨告诉我们,今天上午,政府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又来到我家门口敲门,说要进我家检查检查,如不同意,就要喊公安来砸门,气焰甚是嚣张!
  今天夜里他们会不会再换上制服来我家查户口呢?现在还不得而知。
  
  
  2006年1月12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