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郭飞熊离京 便衣如临大敌

|<< <<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郭飞熊离京 便衣如临大敌

记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76天

  
  今天,郭飞熊别我而去,群车众警如临大敌,蜂拥而至,着实让我们再次零距离看到了这个政权的非同寻常的“强大”及非同寻常的怯弱!
  
  上午,北京一位自由撰稿人到访,希望拍几张有便衣及跟踪车辆的照片,我满口答应之,我告诉朋友:“在今天全球六十亿人口中,便衣特务资源最为丰富的地方就在中国,而在今天的中国,一个具体的个人身边,便衣特务数量最多的人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尽可恣意妄为”。在拍照过程中,朋友兴奋的两眼猛放异光,与往日不同的是,不仅无牌照车多的让朋友目瞪口呆,今天,我家周围第一次出现公开配置警灯,公开在车前挡风玻璃上贴“安全”牌子的车辆,可谓天遂朋友愿,让他一次拍了个够。有意思的是,我们拍照过程中,特务的车就象耗子躲猫一样,开着车到处乱躲、乱藏,过路人的好奇地驻足围观。
  
  上午送走朋友,我走到一辆便衣的无牌照车前敲了一下车窗玻璃,车上坐的四名便衣竟吓得都本能地抱着头拚命地朝后仰,我坚持继续轻轻地敲玻璃,其中一位可能感到我并无恶意,便小心地打开车窗,脸上仍显惊恐状地看着我,我告诉他们不要紧张,我的车今天不能用,我要到火车站去送郭飞熊,你们的车跟着,还不如让我们就坐你们的车送一送。他们说这绝对不能由他们自己作主,其中一位也不在惊恐,小心地问我:“我们能和您说话吗”?我回答:“我从未拒绝过和任何人说话,现在我们不是正在说话吗?”,他又问: “您今天不是要和郭飞熊一起走吗”?我答:“没有啊!”,他又问:“那我们到售票点调查,你们是买了四张到湖北省的火车票,那谁和郭飞熊一起走”?我答: “我们只买了一张票,就他一个人走”,他又说:“我们调查的是你们买了四张票,以为您和郭飞熊等人要到湖北去调查法轮功!这两天把我们紧张坏啦!郭飞熊走了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几天啦”,我说:“但愿你们能有休息的那天”,这时,一位便衣突然地问:“你每天和那么多的人一起吃饭,资金从那里来?谁掏钱?”我答:“对不起,那是你的工作,你的工作不应当由我来做”,一段有趣的对话结束。
  
  郭飞熊在一群便衣的“护送”下上了火车,踏上了归程;带着他的微笑,带着他的自信和坚定。
  
  2006年1月11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 <<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