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一群特殊的早行人

|<< <<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
第五章受迫害日记之一群特殊的早行人

对政府野蛮迫害我全家真相的通报之二

  
  今天是我向胡锦涛、温家宝写了反映残暴的地方政府非法迫害自由信仰者的公开信发表的第35天,也是中国政府开始非法动用下作的流氓手段24小时盯守、贴身跟踪我全家的第33天。
  
  今天早晨6点钟,我下楼送孩子上学,那些在寒冷的夜里熬过了一夜的便衣们的反应可谓迅捷,三个方向不到30秒钟即围拢过来六、七人。我放好自行车时,他们明白过来我是要去送孩子上学,他们跑步奔向各自的汽车、摩托车待候在我家的门口。我和女儿一出小区大门,他们的车辆迅速跟了上来,摩托车始终与我父女俩的自行车保持着四米左右的距离,女儿问我说:“爸爸你说他们的大脑是不是有病啊!你送我上学他们也跟着有什么意义呀?”“他们的大脑不会有病,因为他们没有大脑”,我回答道。女儿又问:“没有大脑怎么活啊”,我告诉女儿:“在中国,没有大脑的人活的没有痛苦”,女儿说她还是不明白。“爸爸是个好人,跟踪爸爸的人是不要脸的三陪者”,父女俩都笑出了声。女儿又告诉我,她们同学中间流传着一首调侃“三陪者”的歌,她今天一定要学会,明天就唱给那些便衣听,我告诉女儿:“爸爸真羡慕这群便衣啊!因为你从未唱歌给爸爸听”,女儿认真道:“那是骂人的歌”。不知不觉,父女俩在闲聊中到了学校门口,女儿脚部扭伤,我必须将她送进教室!其中一名便衣也紧随而入。
  
  返回的路上至元大都公园,我进入公园开始跑步晨练,众便衣大惊失色,以为我突然要逃跑,扔下摩托车急迅追来,当发现我并无“逃跑”之意时,几人始终在距我几米的地方紧紧地盯着我。最有意思的是,向昨天下午一样,便衣中的其中一位一直不停地向幕后的主子报告着我的一举一动“嗯,对,他现在已到某某路口,嗯,朝东拐了个弯,又朝南啦,对,他把左手伸到衣兜里面啦!嗯,手又从兜里拿出来啦!——现在是红绿灯”。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昨日下午,我一次普通的接孩子的过程,那群便衣和他们背后的主子的表现可谓惊心动魄!由于我的时间异常紧张,包括接送孩子上学都是争分夺秒,他们一看我跑步下楼骑车便走,惊得这群便衣狂喊乱跳,“快、快快快!快去开车、快去发动摩托车、快、一部份人快先跑步跟着他,快!。”
  
  两分钟后,那辆在这几天始终跟着我的无牌号索纳塔轿车急煞车横在我的自行车前,另几辆车也风驰电掣般地紧跟而来,随后摩托车到来。每辆摩托车上载有两人,其中大概是头目的人嘴里不停地向在暗处的主子报告着我的一举手、一投足。给人的强烈影响即是:被他们盯着的人若消失一秒种,这个政权即会被颠覆迅死,好像国家的安危就掌握在这群便衣的反应中。晚饭后,我到办公室加班,几名便信差点突进我的办公室。
  
  从20日起,我发现这群便衣背后的主子人性的一面,每到晚上,跟踪我的便衣都有妖艳的女子伴行,这也大概是那些便衣何以如此卖命的原因所在。
  
  截止这篇通报写成时,针对我全家的非法及肮脏的过程仍在被那群便衣认认真真地继续着。
  
  2005-11-23
  

|<< <<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