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序:一石激起千重浪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序:一石激起千重浪

何俊仁律师(香港立法会议员)

  高智晟律师在今年二月初发起了绝食行动,抗议中国大陆官员勾结黑帮以违法、野蛮和暴力的行为来威胁、压迫和残害为弱势人士申张公义的维权律师。高律师的号召有如一石激起千重浪,顿时引起海内外关心维权运动的人士的热烈回响。这四十多天来,数以千计的响应者,相互呼应,前赴后继,以接力形式推动了一个“民间维权绝食运动”。

  笔者作为一位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和执业了廿九年的律师亦毅然参加绝食行列,自二月八日开始每星期三我在立法会举行全体会议的日子进行公开绝食二十四小时,既可在有象征意义的立法大楼内抗议,亦可同时履行议员的公职,并藉每一次行动时公开介绍内地每位维权律师为正义奋斗的事迹,以提起香港界和社会人士的关注,至今我已介绍了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杨在新、陈光诚。随着的将是朱久虎、滕彪、许永志、郭国汀等等。

  据知,现时除了高律师每星期六在自己被政府勒令关闭的律师事务所绝食二十四小时和本人的星期三绝食外,在内地和海外,亦有五位维权律师和人士分别在其余五天分别在不同地方进行绝食,这个七人绝食团将无限期的持续下去,至大陆维权律师和人士的状况有所改善才考虑停止。在这处境下,作为维权绝食团队的成员,我能为高律师这本著作写序,除了感到光荣外,亦另有一番感受。我藉此序说出我对这运动和高律师个人角色的几点看法。

  一、今日中国大陆,在经济经历高速发展的同时,政治改革滞后,公民社会不彰、独立媒体缺乏、法制不健全以至法治意识薄弱。在这格局下,出现官员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贫富悬殊,是自然的社会现象。当官商集团肆无忌惮,贪得无厌地掠夺社会的财富时,便造成了不少弱势群体的权益受到损害。

  基本权益受到损害如被强征家园土地而得不到合理赔偿的人民站出来,据理力争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已无家可归、无路可退!维权人士依赖律师为他们寻求法律保障更是天经地义,这亦表示他们对国家的法制和依法冶国的政策还有少许的信心。但结果竟是不单维权人士,甚至连他们的律师亦受到极野蛮黑帮式的暴力报复。这实使人感到极度震惊和概愤!

  二、高智晟等十多位维权律师了解到在这种格局和体制下,继续仅以法律的程序和途径去为被侵权者申张正义争取权益是无空间和出路的。既然律师的执业权利和尊严可以被随时侵犯(如高智晟被无理停止执业),律师个人的人身安全(如郭飞雄因处理太石村案被黑帮殴打)和自由(如郑恩宠由原告律师变成被告,最后被判入狱)都不保,国家的法制法冶何在?依法治国的政策何存?受害的基层人民还可以出声吗?高智晟所以号召以“平和、适度、可控的绝食抗争”,来对大陆黑暗的管治包括“警察黑社会化”作出最严厉的控诉。

  在开始绝食的前后数十天,高智晟本人和妻女不断受到公安和秘密警察的监控、围堵、滋扰以至恐吓。高智晟和其他多位维权律师亦被公安多次带去问话和拘留,但高智晟却坚持“以受苦难的勇气和耐心,消灭暴力与仇恨”。明显地维权律师采用以“不流血、非暴力、无敌人”和诉诸“理性、关怀和公义” 的民间绝食运动,已产生了强烈的道德震撼力,使中国民众对今日国家社会的黑暗一面有所认识和觉醒!

  这次海内外人士在无组织的联系下,自发地以共同的理念和意志促成的民间运动,不但对中国政府带来一定的压力,亦对民权和法治意识的普及化有深远的意义;这是中国未来走向宪政和民主必经之路。

  三、正因为维权绝食运动有巨大的道德震撼力和长远的政治影响,政府亦为了要维护专制管治和既得利益,便作出自然反应,进一步加以打压维权律师,以至连在家中绝食的消极自由亦受到干扰,甚至削夺。这便引起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的焦虑和关注。她以公开信苦心劝喻高智晟停止绝食,退出政治和回到自己律师的行业工作。

  高智晟作出了一个十分真诚、庄重和有说服力的公开回应,他指出一个很多中国人常有的一个错误观念;“政冶是统治者的专有物、人民的任何涉足行为都是动机不良……”他接着说“政治应该是公共的和美好的”“在制度文明方面,法律本身即是政治游戏规则运动的结果。政治的文明本质决定着法律的文明和本质。离开对政治的关心而去谈法治,得到的只能是任人宰割的悲剧结果。”

  高智晟的政治识见反映了他不单是一位只懂法律技术规则和局限于法律架构内的普通律师。他明白到真正能够保障人权和法治的法律制度与民主宪政制度是互助支持保护,而两者的运作是交织在一起,不可分割的。故他以更高的宪法精神和法治原则批判不公义的法规、法令和政策,亦不失其律师的专业身分和操守。

  除了有道德勇气外,领导维权运动者应有一定的政治智慧和理念,包括对政治社会、法律、文化等关系的认识,这才有足够的胸襟和魄力来承担领导维权运动的重任,而高智晟正是当之无愧。

  四、从另一角度来说,高智晟所推动的维权运动,虽有其深远的政治意义,但这运动所要实现的最终目标和理想,是超越政治权力和党派利益的,因为维权律师们不是要藉此打倒某一党派或领导,更不是要借势夺取什么政治位置和权力。正是如此,维权运动虽在政治层面之中,但又是超越政治的一个人权觉醒运动;其所发扬的价值包括了“公义、人道、和平”正是任何文明法治和民主国家所拥抱的,亦是任何有专业精神的律师所应维护的核心价值。

  五、最后,我必须提出一点,就是高智晟招致政府对他施以报复,勒令他停止执业一年的原因,一般相信是与他三次以公开信向胡锦涛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成员一事有关。

  高智晟发出公开信之前,曾对法轮功成员被酷刑残害的投诉作过实地的调查后完成报告。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在大陆不但被国家法律定为非法的邪教组织,而且法轮功学员曾在江泽民的统治下受到全国雷厉风行的打压和迫害。今日法轮功和其学员在大陆被完全孤立和异化,普通人民虽目睹法轮功的悲剧和厄运,无人敢仗义执言,因恐惧受其牵连而避之则吉,这是何等悲凉的社会!

  但高智晟却以无比的勇气和热情为社会最底层的“贱民”“公敌”申张正义,维护权益。他高尚的人格与炎凉社会中很多行尸走肉成为了鲜明的比照!

何俊仁 二○○六年三月十四日 香港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