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新闻从业者应回到人间来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新闻从业者应回到人间来

  
  最近一段时间,各大媒体上都在鼓噪着说要杜绝假新闻,这着实让人诧异。制造了半个多世纪假新闻的中国媒体说要杜绝假新闻,我看没有那么容易,一则,这是由中宣部牵头的一次运动,这无异于让一个久涉声色卖场的老鸨来大谈构建贞洁的工程蓝图,这岂不是自绝财源。另则,一览这些货色搞出的杜绝假新闻的具体原则,你即能断定,在今后很久一个时期内,你仍然休想看到真新闻,请看这种杜绝假新闻的自律原则(据8月10日《北京晚报》),即是要:“要忠于党的新闻事业(半个世纪啦,谁不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坚持党性原则(半个世纪来谁不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坚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半个世纪来谁不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要树立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半个世纪以来谁不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
  
  2005年8月8日,《北京晚报》头版刊载记者贾晓宏、通讯员席轩的《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为民办实事》的文章,细读之,使人喷饭。
  
  文章说,“新街口城管队接到居民打电话,反映西四北平居保护区有几处路灯不亮了……,当晚灯亮时,城管队员从西四北头开始,一边走,一边数,一直数到西四八条……,发现共有3条胡同4处路灯不亮。城管队员立即与北京市路灯管理处联系,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维修,4处路灯全亮了”。“‘这下可好了,我们不用再摸黑上公共厕所了(看来这摸黑上厕所已非一日)’,住在这里的郭大妈高兴地说”。
  
  该报、该文以标题式向读者结论,这些路灯管理处的工作人员的修路灯之举,就是“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为民办实事”。这家报纸和这篇文章是想告诉世人,共产党员是有先进性的,且是实实在在的先进性。但读完文章后让人哭笑不得,按文章的说法,是那里的居民打电话将路灯不亮之情况反映于城管队员,城管队员经核实后报告了路灯管理处后得以修复。文中只字未提反映路灯问题的居民、核实路灯问题的城管队员及路灯管理处的修复人员中,到底谁是共产党员?是他们都是党员还是都不是党员?或者部分是党员?读者只能乱猜一通。
  
  这家报纸和这篇文章的立意显然旨在“大力宣扬共产党员的先进性”。这是则假新闻。时下媒体正当轰轰烈烈地开展“杜绝假新闻(且是在从来就见不得真新闻的宣传部门挂帅下开展这项运动的)”,我认为,这家报纸及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在“顶风作案”搞假新闻。
  
  文章使人一目了然的是,发现了路灯问题的居民及城管队员向路灯管理处提供了线索,路灯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修好了路灯。路灯管理处工作人员修复问题路灯,职责使然、天经地义,这怎么就成了共产党员展示先进性的过程?
  
  从文章本身看,这次路灯修复工程纯系路灯管理处履行职责的过程,虽然它还有些被动。从文章内容中根本看不出任何具有共产党员身份者的作用,即便这些路灯修复人员中有个把党员,或者是全部都是党员,这也要清楚,这些党员是以市政部门职员而领取薪金的,而受领问题路灯修复工作任务的身份也是市政工作人员身份而非系他们的共产党员的身份。具有党员身份者的工作人员的履职行为若被说成是共产党员的先进性,这是对党员基本人性、品质的贬损,所有具有健康、完整人格的广大普通党员可能也不会同意这家报纸和这篇文章的看法。
  
  一个党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的履职之举即被贴上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标签,这既是对普通党员品行的伤害,同时也是对广大普通党员品行评价的误导。它使党员看到的是,只要有个党员身份,普通的履职行为(哪怕是被动的),也会被这样的报纸和这样的作者当成先进性去宣传。
  
  这种报纸及这种文章作用的另一面,即是对广大党员形象雪上加霜的伤害,它使众多的读者看到的是,共产党员已实在无先进性可言,完成自己本应完成的工作任务竟成了党员中的先进分子,这种逻辑完全给人的影响是,大部分共产党员就是一群流氓无赖,我还不怎么相信中宣部一下子就会把这种真实通过媒体以彻底承认。
  
  无独有偶,一年时间以来偶读《南方周末》一次,该报《布衣常委刘春樵》文述,前中央委员、原湖南省常委委员刘春樵,在任时为官清廉,退休后养过猪、卖过凉茶,该报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这种结论说难听一点,这是对整个中华民族每个成员人性、人品的粗暴侮辱。这种认识,是将中共的所有党员的德性、品行的评价完全与这个民族对立起来、剥离开来。似乎在中国,只有你获得党员身份,你的人品及道德修养才有可能达到此等高度,这是什么混帐逻辑。
  
  前阶段,北京法官宋鱼水,几乎被北京媒体捧上了天。我真不知道宋鱼水本人何以看待之。在当今无官不贪、无官不恶的大环境中,宋鱼水是可敬的。但她仅是一名认真的履职者,她并不是什么英雄,但她却被说成是英雄。中国媒体的残缺品行导致它认识价值的异常残缺。所有媒体长久地、铺天盖地将一个仅仅认真履行了自己职责的普通人当成超级英雄去宣传,也许在媒体及操纵媒体的权利集团看来,这样做是相当有正面意义的,但病态的价值观使他们忘记了此等作法的另一面,即这种选择的另一面无疑是公开告诉了天下人,在这个集团内部,认真履行应为职责者已是希缺至令人不耻的地步。偶有一位类宋鱼水般的将本职工作当回事者,必将其当做世间希缺的英雄来捧戴。
  
  使人们透过对宋鱼水们的热炒实现,看到的是完全与宋鱼水们品行、操守不同的、宋鱼水以外的群体,即完全不把职责当回事,或贪污腐败,或饱食终日,视纳税人若玩物者。这种宣传“先进者”的宣传手段本身即毫无先进性可言,它的实质却是对宋鱼水以外的庞大群体的彻底揭露及否定。
  
  对共产党员先进性的宣传,中国的报纸、新闻工作者首先应回到人世间,不应游离于不食人间烟火处,这样才能以人的思维或接近于人的思维思考新闻、去写新闻。回到了人间烟火处的报纸及新闻操业者的第一要务即应首先设法使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回归人世间的评价标准。不应把这个民族一切优秀的东西都党员化,同时又把党员非人性化,这算是一种什么价值追求。
  
  我们对中国媒体及其从业者的期望并不算高,我们只要求它们把中共党员看成人。当然,这里的前提是,媒体及其从业者自己首先成为人,像人一样的做事,像人一样的写新闻。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