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有谁战胜过人性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有谁战胜过人性

  始于1999年7月20日的,中国政府法外对“法轮功”同胞公开迫害满6周年之际,石家庄的法轮功修炼者郝秋燕女士已被当地政府非法野蛮关押了半年余,这实在是正在发生的真实。而她的丈夫--法轮功修炼者黄伟先生此时也被石家庄市人民政府非法关押着,这是这个政府从1999年起对黄伟的第二次非法关押。6 年的时间里,黄伟被非法关押的时间达5年余。这,也是迄今看不到任何改变迹象的、实实在在存在着的真实。

  这对年轻的夫妻都受过良好的大学教育,他们生活的周围人们对他们的评价几近完美。在他们各自与我见面时,他们所共同表现出的平静、修养、宽怀及对美好生活的信念,长久地萦绕在我的记忆中。从与他们的交谈中,你看不到他们任何对这个社会的恶意。我和黄伟交谈时,他那种溢于言表的对亲人的至爱之情,感动我当场热泪涌,他告诉我,每每听到高墙外孩童的嬉戏声,他就会长时间地闭上眼睛幻想他和妻子与孩子在一起的“情景”。当谈到他的生父母及岳父母时,黄伟流下了眼泪,他说这并不完全是因为自己无法尽一个人的孝道,实在是因为他和郝秋燕的收入是这两个家庭生活的正常保障。双方老人都已年迈、体弱,又无基本生活来源。他说他永远也不明白,政府关押他们对政府自身的价值,他的原话是“长期的关押我们,对我们个人及家庭而言是人生巨大的灾难,对政府而言,也没有任何益处,更何况这还是一种违反中国宪法及基本法律原则的关押”。他告诉我,双方老人除了生活因他们无端的被关押而极度艰难外,最令他揪心的是,几个老人的身体都不好,现在还得带着他们几岁的孩子!

   而今天的中国大陆,类似黄伟夫妇般被非法长期关押的、具有法轮功身份的中国公民数以十万计。

  今年的二月份,我基于对一种真实的了解之念,曾在山东省一些地方,就政府始于1999年以来的、迫害法轮功过程中,对公民造成的伤害的真实情势进行调查,真实的存在令人窒息。使人触目惊心的并不止于已经发生了的伤及天害理的人道灾难。身涉其中,你能真切地感到及看到的是这种灾难现状的持续继延。就在我们到达较具金玉其表的烟台市前不久,当地又有十数名无故的法轮功同胞被抓捕、判刑,原因仅是,不知是谁将一批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完全没有了人性的恶吏的名字公布在网络上,地方当局极度恐慌,如临大敌,在危害国家安全的幌子下开始了大规模、长时间的抓捕,一批无辜的、但被当局早已确定为“思想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再度被投入监狱。

  对中国公民而言,尤其对具有法轮功修炼者身份的中国公民而言,他们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实际上是处在一种完全不能确定的恐怖的风险状态中,任何为当局感到“不安全”,有时根本就是一些官吏的偶然的臆症,灾难即会降临。中国现政权存在的历史表明,每每当局或一个领导人有了不安全的臆症时,为了消除恐惧,他们规律性的选择即是抓捕一批“敌对势力”者,所谓“将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当局一有恐惧感或臆症即要抓人,而今日之中国,当局在一年时间里,心里感到不恐惧的日子实在没几天,与之伴生的是,在一年的时间里是没有几天不在滥捕滥抓。

  实实在在让人无奈及无助的是,近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抓捕可以以任何理由发生,郝秋燕因为其为丈夫无端冤狱而请律师以帮助,被石家庄市政府以“ 思想不但不转化,而且还很活跃”这种阴暗心理支配下将她非法关押至今。一些地方的法轮功修炼者因接受了我的调查即被关押、传讯,有的甚至被殴打、折磨,还有的在接受我的调查几小时后家里即遭到野蛮查抄,以致使我不得不痛苦地中止了对真相调查的继续。这个人民政权选择对自由信仰者的野蛮暴力打压恶行,倒也不是6年前才开始的一种变态嗜好。但肇始于6年前的在全中国范围内的对法轮功信仰者的残酷迫害,空前(但不一定绝后)地在被非法虐杀及关押者的数量、范围、残暴性及持续性方面,创下了暴力打压自由信仰者的历史记录之最。6年过去了,没有迹象表明各地方当局对这些信仰法轮功者的残酷迫害方面有更张弃恶的一丝善意,黄伟夫妇的被继续非法关押,同时期烟台市的12名法轮功者、重庆的6名法轮功者被非法抓捕、关押即是各地方当局拒绝弃恶举、行人道的最新例证。

  法轮功信仰者的劫难已在官府远离人性的煎熬中度过了六年,各地方当局迄今无停止继续施暴的一丝善意,但期间无论如何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们,他们当中包括了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的普通中国人,包括越来越多的体制内的工作人员,都开始认识到了政府依运动式迫害法轮功安排正当性的思考,与前几年国内对有涉“法轮功”话题静若寒蝉状形成鲜明变化的是,有涉政府数年来以运动式对信仰法轮功同胞的法外迫害的质疑成了许多人自觉的话题。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政府对具有“法轮功”身份者的同胞、公民残酷迫害的非正当性、非人道性以及非法律性。这种快速的、范围极广的变化与官府一陈旧习的不变化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着实耐人寻味。

  国内著名进步学者郭飞雄最近有一篇文章叫《践踏宗教自由就是践踏人类文明的心脏》。中国社会情势、中国人民思想及认识情势,在近二十年里业已发生了完全不同于“文革”时期的变化是必须面对的存在,当今的权力控制集团对中国社会的控制仍一陈“文革”旧习、恶习的沉重现状也是举世应当认清的存在。“六四”,对仅仅要求民主、自由的同胞大开杀戒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散尽,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的权力黑手又拿起了屠刀,如果说“六四”的血腥、残暴,是中国一场恐怖的灾难经历的话,那么对“法轮功”者的血腥残暴却是一大批中国人的一种至今看不到尽头的生活状态。“对'法轮功'人员残暴后果的严重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六四 '”,著名学者滕彪如是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国内大多数学者的看法。

  在过去的六年里,中国人再次看到的是一场运动,一场有组织的、系统的迫害运动。通过“610”恐怖组织对亿万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肆意抓、打、关、罚、解雇、强制转化,利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在社会上搞谎言宣传、将个体行为整体化、制造仇恨,强迫全体公民反对法轮功。 “610”办公室类似文革时的“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是一个有特权操纵从中央到地方所有党政机关、公安、法院、劳改、国安和所有宣传媒体的盖世太保组织,是系统迫害法轮功、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的总指挥部。该组织指令地方警员不受约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谋杀法轮功修炼者,还指使各地方政法委建立“强制洗脑班”,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进行强制洗脑。“610”办公室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中国的法制建设本已糟糕的现状。

  在“法轮功”同胞蒙难六周年之际,我们有必要用各自的方式来说出各自所了解的真实,说出真实不是为了指责政府,这并不是说政府在此问题上无需指责。说出真实,面对已经或正在发生着的真实,是一个文明社会理性化解歧见的前提,我们的政府正在努力实践构建和谐社会,事涉数以千万计的具有“法轮功”者身份的公民的灾难、屈辱局面不彻底地结束,这种愿望也仅能是一种梦境。

  向人们的信仰开战是最为愚蠢的,因为,这是在向人性宣战,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哪种力量曾战胜过人性的记录,今后也不会有。迫害“法轮功”者六年前愚蠢地选择了向人性开战的恶举,而人性从未被任何强大的力量战胜过。据实而论,镇压法轮功已经失败,与其坚持一个失败的价值,还不如回到人性的轨道上,面对真实,也做一两件符合人性的事,而不是坚持一贯的与人性为敌。

  始于6年前的、至今仍被各地方当局竭力维持的迫害中,受到迫害和精神摧残的不仅仅是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眷,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为了推行镇压而进行的谎言欺骗中受到了无形的伤害。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必将全部大白天下,各国政府和人民都会在了解真相的过程中逐渐认清这场迫害使自己在道德、精神、经济等方面遭受的巨大损失,我们有义务使外部世界尽早地了解真实。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