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谎诞吉尼斯

|<< <<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谎诞吉尼斯

  
  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由于完全不受监督和制约,公权力的专横与任性已完全发展成了一种日常的政治生态。一些政府部门奉自我利益为圭臬,非法的、野蛮劫夺公民的法律利益,成了一些政府部门的首要政治任务。以至在实现生活中制造出一起起,按中国的现行法律规则来衡量是谎诞不经的事件。在每起这种谎诞透顶的事件中,都要给相当数量的具体公民造成长久的伤害。而司法审判从来就不保护弱者法律利益的另一种持续性的谎诞现实,使得在公权力不断制造的各类谎诞中受到伤害的具体公民,面对各种违反法律、悖逆天道及常理的恶行,持久的规律只能是痛苦、无助及无奈。
  
  广东省韶关市的冯志东先生及其家人,被专横及任性的公权力制造的、延绵几十年的谎诞所困扰,按他的话说是:“这件荒唐的事几十年来就象魔鬼缠身般的不能摆脱,我们是没有一点办法啦”。
  
  2005 年5月底,冯先生接到一份韶关市浈江区法院送达的传票,冯先生应时前往,法院向其送达了一份民事起诉书。原告韶关市建设局将他告到了法院,诉讼请求是: “1、追缴被告拖欠的房屋租金15875.50元;2、违约金500元”。从诉讼请求中看,这是一起很平常的民事讼争,但这份诉状在《事实和理由》申述中,使正常的人能够读出这平常背后的谎诞。原告诉状中说:“被告总是以房屋是其祖屋是私房为由而拒付欠租”。就这么平常的一句话,却隐蕴着令人窒息的谎诞,即原告认为,被告竟然以涉案房屋产权是自己的为由,抗辨拒缴租金。这里的症结是,在原告看来,所有权算什么东西,所有权在面对政府公权力的时候,当然已不再是一种最充分的、抗辨一切权力的当然的权利价值。即便房产所有权是冯先生祖上即既有的东西,但现在是房子在我们政府手里,我们已经占有了几十年啦(尽管这种占有充斥着野蛮和违法),租金也收了几十年了,虽然房子所有权是你的,但人民政府让你交租金,你就必须交,不交就是违法、就是违约。
  
  原告在诉状的最后写道:“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保障直管公房的正常租赁和使用,原告请求人民法院根据以上的事实依据法律审理此案”。
  
  作为操业多年的诉讼律师,作为常年针贬时弊不辍的写作者,接到冯先生寄来的材料,我许久都处于惊悸所带来的痛苦之中。几次提笔准备写点东西均未能成,甚至觉得这是我面临的最难写的一篇文章。并不全是冯先生遭遇本身的痛苦程度及政府这种恶行的恶劣程度使然,实在是惊诧于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这种在正常的天道及情理面前所表现出的异常的卑劣和从容的无耻。作为政府及其工作人员,难道连这种最简单的情理常识、最基本的荣辱廉耻常识都没有,这是何等的令人失望及不耻。
  
  本案涉讼房屋所有权是冯先生的,这种对抗一切权力的权利源于其祖上。这种始于祖上的不动产权利,虽在帝制时期及“万恶的旧社会”都没有发生过改变、在那种时期的权力控制者那里还没有遭遇劫难。人民翻身当家作了主人的新社会到来数年后,政府以经租房的名义,从数以千万计的不动产所有人那里强行占有了他们的房产。所谓租房,即是你的房产,由政府强行接管后出租经营,再根据政府自己的喜好予房屋所有权人以一定的租金分配。
  
  2004年,我曾撰写《国家执行经租房政策的法律地位及其解决生路》文,文中从法律、情理、契约角度,对国家始于五十年代并延绵了半个世纪的、以经租房的名义强行占有私有房产事实的违宪性、违法性及其悖逆天道情理常识的现状进行了全面的剖析。国家执行经租房政策的初始,即公然抛弃了当时的宪法原则。私有财产,尤其是私有不动产有权,历朝历代均被视作是一种最为神圣、最为稳定的权利。国家并不天然享有可强行接管个体不动产所有权的权力,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问题。国家强制确立的这种经租房关系,无疑是以国家强制、协迫的形式与所有权人之间形成的一种,以由国家代理所有权人对外租赁其房产的权利义务为内容的契约关系。即便是这种民事的契约性关系,也是一种无效的关系。
  
  以强制方式、在一方非自愿的情势下形成的合同关系不具有法律效力,是当今文明社会规则的通例。经租房政策的野蛮及谎诞不仅仅在于其确定初始的完全违法悖理,更在于其维持这种谎诞的持久及至今无偿占有、收益、且早已不再予所有权人一分收益分配和拒不返还、无法无天的野蛮性。中国的公权力运行规律,是逶迤连绵几十年的、至今尚无终极目标的、一切以盘剥公民法律利益为其最显著特点。经租房关系是这种特征中最具典型意义的图识。个人所有的房产被政府强行接管对外出租,收益部分由政府得大头,所有权人得小头,这是人世间最谎诞的公权力运动变异图,但这却不是谎诞的全部。收益部分国家得大头,所有权人得小头的作法没有持续多久,即变成了收益由国家全得而所有权人一分不得的旷世谎诞情势,但这仍然不是这种旷世谎诞的颠峰状。最为谎诞的颠峰情势出现在后来的,干脆经租房的所有权不法收归国家所有。
  
  各地的表现,大都是挂在嘴上喊喊说说,说所有权已归国家,毕竟在他们自己控制的不动产权属档案材料中,均实在是证明了所有权是他人的而非系国家,但最近韶关的冯先生那里发生的事让人们认识到,对这种几十年来无赖般强占他人所有房产的角色而言,办理产权证书的变更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宪法、法律、道德、情理尽不被当作是障碍去顾忌。本案的原告韶关市建设局,竟然谎唐至将冯先生祖上即享有的房产所有权公然办在自己名下收归国有。这种野蛮及谎诞在国内有涉经租房领域可谓绝无仅有。这个部门完全不顾忌所有权取得的文明规则及道德禁忌,只将其简单的视作是一个权力运行的过程,制造出在这种谎诞迭出时代的又一个最为谎诞的鲜例。
  
  但这绝不是冯先生所面临的谎诞的最颠狂情势,受案法院将在这种谎诞价值面前的选择,将会使冯及其家人面临更加谎诞的未来回合,这不是笔者的瞎猜及揣摸,而将会是它们的绝对规律选择,这将是冯先生及世人很快即能看到的东西。
  
  2005年6月6日于北京


|<< <<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