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二大于一百六十三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
第三章维权足迹之二大于一百六十三

  
  鲁迅先生曾说过;在中国,有价值的东面是很难保留下来的,当局不懂得就糟蹋光,当局弄懂得就偷光。
  
  被中外艺术界誉为与法国艺术家聚居地「蒙马特高地」媲美的广州小谷围艺术村已被广州市及广东省两级人民政府的恶行摧毁,但还未彻底摧毁。
  
  165 栋美至艺术品般、造形各异的精品别墅中的163栋已被彻底摧毁,在「尸横遍野」的「艺术村」里,还孤零零地残存著两栋别墅显得格外醒目,为什么这两栋别墅会暂时免遭杀戮,这两栋别墅的主人同样具有黄皮肤、黑眼晴,有什么能使疯狂到早已丧失人性的那群恶官竟破天荒般地有了人的理智而停止了罪恶呢?
  
  原来,这两栋别墅的主人都具有美利坚合众国国籍。两级政府的恶官之恶行停止,证明了我在此前一些文章中对他们已丧失人性无法无天指责的不完全性。在两位美籍华人的财产面前停止了兽行之状证明,两级政府里的那群恶官的野蛮及兹意张狂也是因人而异的,无疑,这些恶官也知道,在民意决定政权姓甚名谁的国家里,公民是有力量的,权力只有保护及服务于公民(公民当履行法律义务)而决不能伤害公民,我总以为,那群恶吏对权力价值的荃释仅为管制、压制及掠夺,民选的美国政府,在公民权利保护方面不敢有丝毫的懈殆,如果将这两栋(不是163栋)美国公民依照中国法律所购置的合法别墅,向对待我们自己的同胞那样荡为废墟,民选的美国政府将会当成大事与中国政府进行交涉(决不会有作秀弄姿的成份)。
  
  我的两位老外委托人10月7日晚于我见面时告诉我,在所有百试不爽的用来对付中国公民的恶招对他们俩不起作用时,被广州市民称为「广州一大恶,拆尽四方城」(横批为)「亦魔亦道」的广州大学城逼迁卒群里首功者杨某某找亚力山大•彭喝斥道:「为什么要和政府作对(他们对所有对非法逼迁依法抗争都是举起『与政府作对』的大棒)」,彭提醒杨道,「请你弄清那是谁的政府」。
  
  十月七日一整天,一干人马逼劝其中之一的朱嘉权说,「几个月的时间里,政府动用的刑警、税务对你进行彻底的调查,现在何去何从就看你自己啦(何等的无耻及恶劣)」,朱答曰:「算命先生说我的寿命只有30岁,结果我已意外地多活了十年,要是平等地、在对人起码尊重的基础上协商解决我愿意配合,要想像对待中国公民一样强制拆迁,拆我的骨头我都不怕」!杨曾告诉彭「找你勾通是客气,我马上就能使你的房产变成非法的」。杨是不是正朝这个方向运作,情况暂不明朗,但那两栋别墅尚在是实实在在的。
  
  165栋别墅中的163栋已被野蛮摧毁,留下两栋还是因为别墅的主人不是中国纳税人──扭曲社会机制下的正常存在。故人耸言:「养虎为患」,在中国,素有「苛政猛于虎」之说。当今人间正道,虎患早已不为患,当下广州,官患千百倍猛于虎患。广东的纳税人,纳税力量相对大于其他省份,但正是这种力量,为形成千百倍猛于虎患的甚大官势的成长提供了滋养条件(这次广东省被审计出违法违规资金全中国第一,广东省的外逃贪官量及外携脏款额全国及至全人类第一,这些第一的「荣鹰」不仅仅反映的是广东省良好的贪脏枉法及资金外携的大环境),它的另一面,反映了广东纳税人面对这种强奸文明人类尊严、强奸人性的肮脏官势面前的屈辱和无奈!小谷围艺术村163灭而存2的事件说明什么!
  
  9月初的一天,广州市人民政府隆重举行了广州大学城竣工庆祝大会,有人断言,这种庆祝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光彩、最不知羞耻的庆功会,也是最不道德的一次庆功会,在几百名艺术村村民的嚎啕及抽泣声中,鼓音齐呜,一批人面兽心的逼迁有功人员昂首走上庆功大会主席台,为了让世间善良者了解这些庆功者是如何走过通向庆功主席台的路径,我们有必要循著这些庆功者的足迹再作一个回顾。
  
  一、 先去看被杀戮前的小谷围艺术村
  
  在广州市南郊,原番禺区新造镇,隔江有一小岛,名为「小谷围岛」。该岛座落在珠江主航道侧,与广州市的长洲岛一涌之隔。因为岛上没有桥,四面环水,需要靠轮渡过才能登岸,岛上还未被开发。岛上全部为绿色覆盖,被誉为「广州之肺」。这个小岛在历史上有过很多古迹的,据说最早曾是南越王的狩猎场,在此狩猎场上为帝王建有两两座风雨亭,南面的称为南亭,北面称为北亭,现在的南亭村及北亭村亦因此而得名。在宁静的小岛上居住著亦渔亦农的村民,因远离城市,所以民风淳朴。
  
  在1994年,一批艺术家为了建设自己的寻梦园,选择了小谷围岛。艺术家们在小谷围岛南端靠江边购买了260亩商住地作为艺术家建艺术村的用地。经过多年的辛劳,终于有了目前这个美誉远播海外的艺术村的面貌。
  
  广东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各方得风气之先。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敢为天下先的思想鼓舞下,艺术家们也在积极创造一个更好更有利于艺术创作的环境。因此,「艺术村」是广东省广州市改革开放的一个产物,一个向人们展现改革开放后文化艺术业蒸蒸向上、艺术家创作欲望空前提高的一个例证,同时亦是广州对外文化窗口的一个亮点。
  
  整个艺术村共建别墅165栋,全部是艺术家们根据各自的艺术理念及工作习惯进行设计建造的。因此,风格各异,无一雷同。花园也根据其建筑风格建成各种样式。因此,艺术村完全跳出了一般商品房别墅群的那种窠臼。充分体现了每位艺术家、建筑师的艺术感受。比如国画家的房子除了要有浓郁的中国传统风格外,还要有很大的画室。因为大幅的作品在市内的房子里是无法摆开作画的,这里才是他们舒展才华的地方;又比如油画家,画室通常希望要有顶光,只有这样才能画出真正的油画;又如雕塑家,他除了要有顶光的工作室,还要有通顶的中庭,为超高的雕塑作品留下空间。在艺术村中很多建筑及室内设计其实都带有艺术家对艺术追求的印记。因此,在村道上走过,从外表上看还不能完全理解其用意,只有深入每家每户,才可以发现很多艺术的符号及价值。很多居室已经和艺术家的作品及艺术精神融为一体,无以分割。
  
  艺术村被杀戮之前,居住了数十位艺术家,这其中有广东省政协常务委员、政协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美协理事、教授、油画家、国画家、版画家、雕塑家、工艺设计师、高级工程师等。还有民主党派、致公党广东省委委员、农工党广州市委委员及海外华人艺术家、文史馆馆员等。这个艺术村其艺术涵盖面非常大,因为艺术村的组成有人员都是知名艺术家、教授,他们的画室、工作室就建在村内。所以,艺术家的聚会、交流是经常的。
  
  艺术村除了不定期的进行艺术交流外,还举办「艺术节」。近年已举办过两届「小谷围艺术节」(在行将举行第三届「小谷围艺术节」之际,官商合体者的黑手伸像那里),邀请国内及海外艺术家聚会,举行画展、观摩、交流。它的影响是深远的。据报载,小谷围艺术村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艺术家群体自发组建的档次高、艺术家人数众多的艺术创作社区。光是岭南画派第二、三代具代表性的画家就有十多位在此建画室。实际上,这里就是岭南画派的重要创作基地。广东省在昆明世博会上获得金奖的雕塑家等在此亦建有工作室,该省油画界的教授与骨干、造型艺术设计的学科带头人都在此建有工作室。得到中央领导赞赏的「人民大会堂(广东厅)」重新装修的设计者、珠岛宾馆、星海音乐厅、海战博物馆等的装修设计者亦在这个艺术村建有工作室。
  
  2002 年,全国政协在李瑞环先生的倡议下,为了发扬国粹,准备在北京陆续举办诸如京剧、国画等的会演和画家个展。广东省十名著名国画家的作品到北京举行个人国画展。而这十名国画家中的其中的五位就居小谷围艺术村,他们的工作室就在艺术村内。所以,小谷围艺术村的声誉及社会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在我国艺术创作大花园中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
  
  因为艺术村的影响,其名声已远播海内外,在外国的传媒和网站上都有介绍「小谷围艺术村」的报道。国外报道描述这里是「一群有共同语言、文化教养的艺术家,既融洽交流、和睦共处,又能保留其独自的个性和创作空间……错落有致、风格迥异的别墅,或庄严如古堡,或豪华若王宫,或是从传统的日式双檐建筑演绎出来的新古曲,或简洁流畅、宛如后现代的美术馆……,与其说这是一个别致的住宅区,毋宁说是一个品味高尚的建筑博览公园」。(摘引自海外报刊)
  
  海外传媒对我国目前的「艺术村」还进行了比较,报导说:「『文化村』向来是世界各地文化人的理想梦园,中国的文化人碍于具体国情,向往中的『文化村』往往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楼。过去在北京、渖阳、重庆都曾有过『自誉』为『艺术村』的文化村落,但似乎都有不够『地道』……惟有广州,在这个『文化地位』并不『显赫』的商业城市,奇迹般地诞生了一个『艺术村』,就是这个尚需要摆渡才能够登陆的真正的『世外桃源』……。」
  从以上一段段海外报导可看出这个「艺术村」在中国以外的影响,同时又可以说是在新时代里广州独有的骄傲。通过这个艺术村,从另一个侧面影衬出广东改革开放后各个层面的巨大变化。同是,本应成为我们时代的一个强音符。
  
  法国巴黎有一个由法国文化部支助的「巴黎国际艺术城」,它是世界美术家的聚集地,我国几个知名的美术院校都在艺术城占有一套或两套画室,这里已经被世界公认为艺术家交流的宝地。而「巴黎国际艺术城」基金会主席布鲁诺夫人闻讯后,专程拜访了「小谷围艺术村」,她说:「对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的广州,能有这样好的环境及这样出色的艺术家聚居工作的艺术村,对提高广州在世界艺术界的地位都有很好的作用」。
  
  恩格斯的孙女也曾造访「小谷围艺术村」,并非常赞赏艺术家的工作环境。巴黎高级美术装饰学院、维也纳美术学院的教授也先后造访艺术村。中法电力协会法方代表在参观「艺术村」时,刚踏足「艺术村」,即发出由衷的惊叹:「太美了!」在参观完画室、工作室后,感慨说:「我在这里看到的和西方宣传的完全不一样,我回去后要告诉朋友们,现在的中国── 广州,与我们所听到的完全不同」。
  
  尤其是世界著名的华裔法国艺术家陈建中先生,他本人就在法国最著名的艺术家聚居地──巴黎「蒙马特高地」(毕加索大师也在此建有画室)建有画室。他来小谷围艺术村参观后,感慨地说:「中国的艺术家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工作室,不用跑到外国了。这里可以与『蒙马特高地美』媲美。」
  
  从以上世界各方的反映就可以看出,「小谷围艺术村」不等同于一个商品房住宅区,亦不能与别墅区相比。「文化艺术村」向来都是各地文化艺术界人士向往的乐土,更是文明制度精心培育、文明政府百般关心及保护的重点。对艺术家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更令人向往。在国外,就有不少艺术家汇集的艺术村,这些艺术村不仅是一块成就艺术家的沃土,而且也是当地文化艺术发展的标志。作为艺术家村往往会成为国家、社会及时代的骄傲。如法国巴黎郊区──巴比松,就有一个「艺术村」,其形式与「小谷围村」很想像,目前已成为巴黎的旅游观光点,而且是巴黎文化的一个象征。
  
  「小谷围艺术村」凝聚了艺术界、建筑界艺术家近十年的心血,把它作为一个设计作品精心完成,所以具有较高的艺术品位。这些艺术品位首先体现在艺术的功能化上,作为一个艺术家,其工作室、画室都很大。在艺术生态上,非常注意绿化,庭院的绿化都很有个性。当然,因为艺术家的财力所限及构思的深化,尚有很多未完善或未尽人意之处,有待艺术家去继续努力,但这一切都将不再会继续,官商勾结之恶远在任何黑社会组织之上,拆迁者已摧毁了上述所有的一切。
  
  艺术村是艺术家们倾尽毕生的积蓄和多年的心血构筑而成。其目的就是为了营造一个适宜于艺术创作的环境,如果一旦因为外部环境的因素要进行拆迁(更不用说是非法的野蛮强拆),对于艺术家的打击,对于艺术创作的冲击,是难以用建筑物的价格来估计的。正如岭南画派老画家林丰俗说的:「如果画室一旦被推倒,以后也就再没有这个精力来营造一个画室了」。雕塑家韦振中教授用一种悲观的心态对待之,认为一旦工作室被拆,所有的雕塑作品的原稿(包括得国际金奖之作品)就再也无法保留了。
  
  「广州大学城」现已在军警、军犬及国家干部的恶行下被荡为废虚。对于「小谷围」岛这个不可多得的珠江河上的小岛,其特有的山村人文景色是不可以用人为手法来替代的,它千百年来形成的地貌及自然景观理应得到文明政府很好的保留和利用,可这一切再也不会成为一个有价值的话题。
  
  二、 通向逼迁者庆功会场的路径
  
  1、 2003年4月及时2003年8月,广州市政府要强行拆迁艺术村三个别墅区公告贴出后,业主就自发组织起来依法维权,委托了广州谢振润律师作为代理人向有关当局及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及诉讼。请求有关当局遵守中国宪法、尊重文明,依法行政,撤销上述非法的公告。结果是,在诉讼期间谢律师遭到当局的野蛮处理、律师被逼迫停止了对该案的代理(见2004年4月27日广州日报)。
  
  2、 2003年11月业主维权代表多次上访省市领导未果的情况下,30人受著全体业主委托,带有关材料到北京上访。分别把材料交送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室、国务院信访局、国土资源部、建设部、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十多家机关及新闻媒体希望得到合法的帮助。其中建设部官员在接待业主时明确指出:广州大学城规划未向建设部报批,是明显违法行政行为。
  
  在这之前该官员曾到访过小谷围岛,曾向陪同的市规划局官员表示过将来规划要保护小谷围的目前生态环境及保留岛上自然村和艺术村三个区。因为这是广州南部绿色长廊。在广州经国务院批准的总体规划中是十分明确的,不能随意更改。
  
  人民日报市场报于2004年1月2日头版大篇幅报道了「关于广州大学城的调查「指出了广州大学城是「化整为零、非法圈地、利益驱动、恣意开发」的十六字定性。随后直到4月底,北京、上海等媒体及网站,有约20多家媒体不断报道艺术村区业主的维权情况。国外、香港媒体也同样报道和转载上述文章。
  
  3、去北京上访后,业主们仍不断通过各种渠道向省市有关领导反映业主维权的意见。2004年2月,在省人大政协开会期间,通过代表提了议案,要求保留艺术村三个区。部分艺术村区的外籍人士(美国、加拿大籍华人)侨属、香港、台湾同胞也联合向广州侨联写了请求保护信。结果是2004年3月份下旬广州市人大开会期间,艺术村区部分业主被迫签字同意拆迁房屋,该房屋立即被拆毁。一个优美的艺术村落被毁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政府部门企图用这恶劣的环境,迫使不同意拆迁的业主就范签名。
  
  4、 负责拆迁的政府官员迫迁业主的方法是:滥用他们手中全部政府权力,从经济上、政治上、环境上、心理上、制造人为的压力,公开直接迫压业主签字同意拆迁。
  
  (1)、分析业主及家庭情况,把拆迁工作「人质化」。业主办企业开工厂开公司的,以查税、查安全生产、查消防为名,不签字就威迫通过工商局停牌,取消合同。(有一业主是新造镇酱油厂老板,就以消防不合格为名,不签字就停业整顿,迫其拆迁,结果该业主只得签字,房屋已被拆)。
  
  (2)、业主是干部、老师的,则通过其单位领导「政治谈话」以升职考核,不守纪律……等内容要挟同意拆迁。广州市政府曾要求对在4月29日前市级单位干部业主全部拆迁。结果在这压力下,有几十户这样的业主在4月20日前被迫拆迁签名。最典型是一位已退休的园林专家,市纪委领导及各部门共13人对他一人「开会」谈话。后来一知房屋是他已30多岁的儿子所有,就迫父亲一定叫儿子「拆屋」。近一年来,小谷围所属的番禺政府抽调了近百名干部专门对付业主的拆迁,政府部门办公几乎停顿。
  
  广州市负责拆迁的主要负责人蒙琦及扬和平更在公开场合对业主和采访记者说出威迫恐吓的话:「我们腰肝子硬得很,一定要拆」,「现在我们手段还是很忍耐的了,到最后,我们就不理一切也要拆你的房屋,大不了犯个『行政失当』的过失」。(有关报刊文章)
  
  (3)、用现代科技手段监控业主通讯,特别是几个维权代表业主。当发现业主请了北京高智晟律师后,当晚派出民警就以查户口为由,上门查询业主。这是几十年未有过的「查户口「情况。对维权代表业主更是专门发出各样「通告」、「仲裁」及电话逼拆。
  
  (4)、广州美院艺术家日常居住的广州美院宿舍,由拆迁官员、单位领导、保卫科干部,天天上门做「工作」。开会动员,极大地伤害和困扰艺术家的生活和安宁,根本无法创作。使部分的人在这种恐吓下(说:影响你今后艺术前途,子女就业,你办的艺术设计公司也要全面清查……)只好同意给他们指定的人进屋强行「评估」作为拆迁的第一步。拆迁的地方官员目无法纪,任意滥用了他们手中的国家机关权力,上到市纪委领导下到派出所民警,全方位对业主实行各个「击破」的迫迁工作,使拆迁工作「人质化」。
  
  (5)、地方法院在判决业主败诉时只引用了:《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条:「国家有权因『公共利益需要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而不提《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十九条「国家对已合法出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在使用期间限未居满前不收回」。因业主的土地是属于向国家购买的有70年使用权的土地,应属后一种情况。故国家是不收回的。
  
  现在中央政府已明确规定,大学城不是教育事业,也就不是公共利益,法院根据广东省政府 2002年197号文决定建大学城的文件来作为拆艺术村的法律文件依据。但,2003年10月14日,省府(2003)76号已明确撤销了大学城征地批文。直到最后,广州市政府还是在做著「地方政府骗国务院」的把戏。
  
  在这样明显违法的情况下,地方当局在2004年4月23日还是再次非法行政贴出延期到2004年10月29日的拆迁艺术村三个区的通告。
  
  小谷围艺术村三个区的依法维权过程各种情况说明了「维权」已远远超出对业主的个人合法私产保护得失的问题。中央政府和国家法规都是明确保护业主的权益的,但到地方执行时就变样了。
  
  2004 年5月15日中,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座」北京国际关系学院肖功秦教授指出:当前中国制度创新急需解决一个问题是地方权力的「苏丹化」的问题。否则中央的法治权威受到严重挑战,很可能损害中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从这个角度来说,艺术村区业主的「维权」是业主们一年前开始行动时所绝对想不到的也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艺术村已经死亡,但人们记忆不会死去。
  
  人们很清楚地方政府为何不顾中央多次禁止,在不经过国务院审批或当地人大的审批前提下,随意开发各类园区。以广州大学城为例,征收农民的土地所支付的土地补偿费用约为每亩3至5万元,而公开拍卖土地的价格为每亩250至300万元,如此,通过强制拆迁,土地顿变为黄金,财源源滚滚!!!难怪地方政府不顾一切进行拆迁,是官商勾结、劳民伤财也!!!既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也抢掠了老百姓的财产,最终养肥了某些利益集团。
  
  如果广州市政府理直气壮地说,因教育事业的需要,必须征收位于大学城主体的农民土地进行大学城的建设,那么位于大学城旁边的别墅小区呢?现在看来,艺术村的存在不会影响大学城的建设,为何广州市政府一定非拆它不可呢?因为虽然拆迁三个别墅小区花费三、四亿元,但是它创造的价值远远超过补偿的费用。
  
  官商合势者的利益团伙不会支出个人一分钱,但他们因「开发大学城」的获利之巨是善良人们无法数估的,为利,为暴利,他们会不惜走向文明价值的反动,诸如规划大学城的公布是不砍一棵树,不推一座绿色山丘。保持这个城市规划中主要的绿色长廊。现在却是将小山丘铲平,砍树无数。小谷围岛的绿色田野变成黄土高坡景色,大块鱼塘湿地被黄土填平……令人惨不忍睹。
  
  更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市政府后来宣布出资900万元收藏广州岭南派画家作品及大批中青年画家、雕塑家的作品,说是为了展示广州文化城的风采。但创作生活在艺术村中的岭南画派十大传人之五大传人的房屋及作品,几十位中青年画家的房屋及作品却被野蛮拆毁!
  
  业主们说:「我们认为老百姓的房子不能说拆就拆,广州市政府对小谷围三个艺术村的拆迁行为于法于理不合,但为何市政府如此坚决拆除去年才领到产权证的别墅呢?我们恳请国务院以及相关的部委彻底查清事情的真相,还我们一个公道」。呜呼!在一个公道已绝迹的社会里,你向政府要公道,不仅是向不可能的事物挑战,同是也是为难这个手头从不持有公道价值的政府,向这个政府讨要公道之举,连我都有点愤愤然。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