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 自序:书写沉重 渐释中国的沉重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自序:书写沉重 渐释中国的沉重

  “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已经历和见证了世间任何民族都不堪经历和见证的苦难!

  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将经历和见证世间最伟大民族的结束苦难历史的过程!”

  这是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面对几十名上访同胞时的一段热泪滚面演讲中的结束语。

  我本非习文之人,如此,则更与著书无缘,尤以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沉闷的时代。

  在这个“避席畏谈文字狱,著书都为稻梁谋”的时代,在这个大部分同胞已习惯了、甚至是适应了黑暗及虚假的时代,我的文字不仅为专喜黑暗的专制独裁者所恐惧及仇视,部分文字中的那些带激情、带锋芒及血性,尤以文字间剥露专制政权令人发指的罪恶的真实的锋芒,这些锋芒有时刺破包围着我们同胞的厚厚黑暗时,已长久适应了或者被迫适应了黑暗的那部分同胞对这种穿透浓密黑暗而照在自己脸上的光束一时还极不习惯,这也决定了我的文字在中国大陆“水土不服”。

  这个时代我们承受的也并不完全都是失去。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也有许多的特别获得。对于一个只有三年初中“受教育”经历者而言,能写出有一些人喜看的文字,甚至是被着成书的文字,这无论如何也能算得上是一种获得。

  实在不是我本人喜好沉重,但谈到我的文字却离不开要谈沉重,沉重让我思考,沉重让我行动之余拿起了笔,用笔去书写沉重,同时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

  严格意义上,我应算是个行动者,而非思想者,更非什么体系的建立者。酣畅淋漓,直抒心声,许多文字大多是应景即兴之作,文字间多有逻辑及文字本身的技术缺陷!对此我的心里常有些不安!在一些记述真相的文字中滚动着惨烈、血腥、苦难人民的沉痛以及那些自由信仰者高贵的人格和坚贞不屈的人性。但任何激越的文字,都无以展示今日中国专制独裁者的阴暗、凶蛮及对人类文明戕害的惨烈状,尽管我力图使我的文字具有这样的功能,但当你掀开黑暗中国的一角时,你会惊叹于文字功能本身的苍白及柔弱!

  非文明力量横行无羁的今日中国,丑化美,美化丑的文字大行其道!病态的中国社会不能接受我这样的文字,我期待着能接受这样文字的中国。

  我们更加殷切的期望不再需要用这种文字记述的中国社会早日到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