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别史杂史 >> 战国策 >> 卷三十二 宋卫

|<< <<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
卷三十二 宋卫

  
  
  齐攻宋,宋使臧子索救于荆。荆王大说,许救甚劝。臧子忧而反。其御曰 :“索救而得,有忧色何也 。”臧子曰 :“宋小而齐大。夫救于小宋而恶于大齐,此王之所忧也;而荆王说甚,必以坚我。我坚而齐弊,荆之利也 。”臧子乃归。齐王果攻,拔宋五城,而荆王不至。
  
  
  公输般为楚设机,将以攻宋。墨子闻之,百舍重茧,往见公输般,谓之曰 :“吾自宋闻子。吾欲藉子杀王 。”公输般曰:“吾义固不杀王 。”墨子曰 :“闻公为云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义不杀王而攻国,是不杀少而杀众。敢问攻宋何义也?”公输般服焉,请见之王。
  
  墨子见楚王曰 :“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弊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梁肉,邻有糟糠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也?”王曰 :“必为有窃疾矣 。”
  
  墨子曰 :“荆之地方五千里,宋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弊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盈之,江、汉鱼鳖鼋鼍为天下饶,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由七梁肉之与糟糠也。荆有长松、文梓、楩、楠、豫樟,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恶以王吏之攻宋,为与此同类也 。”王曰 :“善哉!请无攻宋 。”
  
  
  犀首伐黄,过卫,使人谓卫君曰 :“弊邑之师过大国之邻,曾无一介之使以存之乎?敢请其罪。今黄城将下矣,已,将移兵而造大国之城下 。”卫君惧,束组三百騉,黄金三百镒,以随使者。南文子止之曰 :“是胜黄城,必不敢来;不胜,亦不敢来。是胜黄城,则功大名美,内临其伦。夫在中者恶临,议其事。蒙大名,挟成功,坐御以待中之议,犀首虽愚,必不为也。是不胜黄城,破心而走,归,恐不免于罪矣!彼安敢攻维以重其不胜之罪哉?”果胜黄城,帅语而归,遂不敢过卫。
  
  
  梁王伐邯郸,而征语于宋。宋君使使者请于赵王曰 :“夫梁兵劲而权重,今征语于弊邑,弊邑不从,则恐危社稷;若扶梁梁伐赵,以害赵国,则寡人不忍也。愿王之有以命弊邑 。”
  
  赵王曰 :“然。夫宋之不足如梁也,寡人知之矣。弱赵以强梁,宋必不利也。则吾何以告子而可乎?”使者曰 :“臣请受边城,徐其公而留其日,以待下吏之有城而已 。”赵王曰:“善 。”
  
  宋人因遂举兵入赵境,而围一城焉。梁王甚说,曰 :“宋人助我攻矣 。”赵王亦说曰 :“宋人止于此矣 。”故兵退难解,德施于梁而无怨于赵。故名有所加而实有所归。
  
  
  谓大尹曰 :“君日场合矣,自知政,则公无事。公不如令楚贺君之孝,则君不夺太后之事矣,则公常用宋矣 。”
  
  
  宋与楚为兄弟。齐攻宋,楚王言救宋。宋因卖楚重以求讲于齐,齐不听。苏秦为宋谓齐相曰 :“不如与之,以明宋之卖楚重于齐也。楚怒,必绝于宋而事齐,齐、楚合,则攻宋易矣。“
  
  
  魏太子自将,过宋外黄。外黄徐子曰 :“臣有百战百胜之术,太子能听臣乎?”太子曰 :“愿闻之 。”客曰 :“固愿效之。今太子自将攻齐,大胜并莒,则富不过有魏,而贵不益为王。若战不胜,则万世无魏。此臣之百战百胜之术也 。”太子曰 :“诺。请必从公之言而还 。”客曰 :“太子虽欲还,不得矣。彼利太子之战攻,而欲满其意者众,太子虽欲还,恐不得矣 。”太子上车请还。其御曰 :“将出而还,与北同,不如遂行 。”遂行。与齐人战而死,卒不得魏。
  
  
  宋康王之时,有雀生陬于城之陬。使史占之,曰 :“小而生巨,必霸天下 :“康王大喜。于是灭滕伐薛,取淮北之地,乃愈自信,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斩社稷而焚灭之,曰:“威服天下鬼神 。”骂国老谏曰,为无颜之冠,以示勇。剖伛之背,契朝涉之胫,而国人大骇。齐闻而伐之,民散,城不守。王乃逃倪侯之馆,遂得而死。见祥而不为祥,反为祸。
  
  
  智伯欲伐卫,遗卫君野马四百,白璧一。卫君大悦,群臣皆贺,南文子有忧色。卫君曰 :“大国大欢,而子有忧色何?“文子曰 :“无功之赏,无力之礼,不可不察也。野马四,白璧一,此小国之礼也,而大国致之,君其图之 。”卫君以其言告边境。智伯果起兵而袭卫,至境而反曰 :“卫有贤人,先知吾谋也 。”
  
  
  智伯欲袭卫,乃佯亡其太子,使奔卫。南文子曰 :“太子颜为君子也,甚爱而有宠,非有大罪而亡,必有故 。”使人迎之于境,曰 :“车过五乘,慎勿纳也 。”智伯闻之,乃止。
  
  
  秦攻卫之蒲。胡衍谓樗里疾曰 :“公之伐蒲,以为秦乎?以为魏乎?为魏则善,为秦则不赖矣。卫所以为卫者,以有蒲也。今蒲入于魏,卫必折于魏。魏西河之外,而弗能复取者,弱也。今并卫于魏,魏必强。魏强之日,洗河之外必危。且秦王亦将观公之事。害秦以善魏,秦王必怨公 。”樗里疾曰 :“奈何?”胡衍曰 :“公释蒲勿攻,臣请为公入戒蒲守,以德卫君 。”樗里疾曰 :“善 。”
  
  胡衍因入蒲,谓其守曰 :“樗里子知蒲之病也,其言曰:‘吾必取蒲 。’今臣能使释蒲勿攻 。”蒲守再拜,因效金三百镒焉,曰 :“秦兵诚去,请厚子于卫君 。”胡衍取金于蒲,以自重于卫。樗里子亦得三百金而归,又以德卫君也。
  
  
  卫使客事魏,三年不得见。卫客患之,乃见梧下先生,许之以百金。梧下先生曰 :“诺 。”乃见魏王曰 :“臣闻秦出兵,未知其所之。秦、魏交而不休之日久矣。愿王博事秦,无有佗计 。”魏王曰 :“诺 。”
  
  客趋出,至郎门而反曰 :“臣恐王事秦之晚 。”王曰 :“何也?”先生曰 :“夫人于事己者过急,于事人者过缓。今王缓于事己者 ,安能急于事人 。”“奚以知之 ?”“卫客曰,事王三年不得见。臣以是知王缓也 。”魏趋见卫客。
  
  
  卫嗣君病。富术谓殷顺且曰 :“子听吾言也以说君,勿议损也,君必善子。人生之所行,与死之心异。始君之所行于世者,食高丽也;所用者,绁错、挐薄也。群臣尽以为君轻国而好高丽,必无与君言国者 。子谓君:’君之所行天下者甚谬。绁错主断于国,而挐薄辅之,自今以往者,公孙氏必不血食矣。
  
  君曰 :“善 。”与之相印,曰 :“我死,子制之 。”嗣君死,殷顺且以君令相公期。胸错、挐薄之族皆遂也。
  
  
  卫嗣君时,胥靡逃之魏,卫赎之百金,不与。乃请以左氏。群臣谏曰 :“以百金之地,赎一胥靡,无乃不可乎?”君曰:“治无小,乱无大。教化喻于民,三百之城,足以为治;民无廉耻,虽有十左氏,将何以用之?”
  
  
  为人迎新妇,妇上车,问 :“骖马,谁马也?”御曰 :“借之 。”新妇谓仆曰 :“拊骖,无笞服 。”车至门,扶,教送母 :“灭灶,将失火 。”入室见臼,曰徙之牖下,妨往来者。“主人笑之。此三言者,皆要言也,然而不免为笑者,蚤晚之时失也。


|<< <<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