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史部 >> 别史杂史 >> 战国策 >> 卷三十 燕二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
卷三十 燕二

  
  
  秦召燕王,燕王欲往。苏代约燕王曰 :“楚得枳二国亡,齐得宋而国亡,齐、楚不得以有枳、宋事秦者,何也?是则有功者,秦之深雠也。秦取天下,非行义也,暴也。
  
  “秦之行暴于天下,正告楚曰:’蜀地之甲,轻舟浮于汶,乘夏水而下江,五日而至郢。汉中之甲,乘舟出于巴,乘夏水而下汉,四日而至五渚。寡人积甲宛,东下随,知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寡人若射隼矣。王乃待天下之攻函谷,不亦远乎?’楚王为是之故,十七年事秦。
  
  “秦正告韩曰:’我起乎少曲 ,一日而断太行。我起乎宜阳而触平阳,二日而莫不尽繇。我离两周而触郑,五日而国举。‘韩氏为宜然,故事秦。
  
  “秦正告魏曰:’我举安邑,塞女戟 ,韩氏太原卷。我下枳,道南阳、封、冀,包两周,乘夏水,浮轻舟,强弩在前,銛戈在后,决荣口,魏无大梁;决白马之口,魏无济阳;决宿胥之口,魏无虚、顿丘。陆攻则击河内 ,水攻则灭大梁。’魏氏以为然,故事秦。
  
  “秦欲攻安邑,恐齐救之 ,则以宋委于齐,曰:’宋王无道,为木人以写寡人,射其面,寡人地绝兵远不能攻也,王茍能破宋有之 ,寡人如自得之。’已得那邑,塞女戟,因以破宋为齐罪。
  
  “秦欲攻齐,恐天下救之 ,则以弃委于天下曰:’齐王四与寡人约,四欺寡人,必率天下以攻寡人者三。有齐无秦,无齐有秦,必伐之 ,必亡之!’已得宜阳、少曲,致蔺、石,因以破齐为天下罪。
  
  “秦欲攻魏重楚,则以南阳委于楚曰 :“寡人国与韩且绝矣!残均陵,塞鄳隘,茍利于楚 ,寡人若自有之。’魏弃与国而合于秦,因以塞鄳隘为楚罪。
  
  “兵困于林中,重燕、赵,以胶东委于衍,以济西委于赵。赵得讲于魏,至公子延,因犀首属行而攻赵。兵伤于离石,遇败于马陵,而重魏则以叶、蔡委于魏。已得讲于赵,则劫魏,魏不为割。困则使太后、穰侯为和,嬴则兼欺舅与母。适燕者曰:’以胶东。’适赵者曰:’以济西。’适魏者曰:’以叶、蔡。’适楚者曰 :’以塞鄳隘。’适齐者曰 :“以宋。’此必令其言如循环,用兵如刺蜚绣,母不能制,舅不能约。龙贾之战,岸门之战 ,封陆之战 ,高商之战 ,赵庄之战 ,秦之所杀三晋之民数百万 。今其生者 ,皆死秦之孤也 。西河之外 、上雒之地、三川,晋国之祸,三晋之半。秦祸如此其大,而燕、赵之秦者,皆以争事秦说其主,此臣之所大患 。”
  
  燕昭王不行,苏代复重于燕。燕反约诸侯从亲,如苏秦时,或从或不,而天下由此宗苏氏之从约。代、厉皆以寿死,名显诸侯。苏代为奉阳君说燕于赵以伐齐
  
  苏代为奉阳君说燕于赵以伐齐,奉阳君不听。乃入齐恶赵,令齐绝于赵。齐已绝于赵,因之燕,谓昭王曰 :“韩为谓臣曰:‘人告奉阳君曰:使齐不信赵者,苏子也;今齐王召蜀子使不伐宋,苏子也;与齐王谋道取秦以谋赵者,苏子也;令齐守赵之质子以甲者,又苏子也。请告子以请齐,果以守赵之质子以甲,吾必守子以甲。’其言恶矣。虽然 ,王勿患也。臣故知入齐之有赵累也。出为之出成所欲,臣死而齐大恶于赵,臣犹生也令齐、赵绝,可大纷已。持臣非张孟谈也,使臣也如张孟谈也齐、赵必有为智伯者矣。
  
  “奉阳君告朱孉与赵足曰:’齐王使共王曰令说曰 ,必不反韩珉,今召之矣。必不任苏子以事,今封而相之。令不合燕,今以燕为上交。吾所恃者顺也,今其言变有甚于其父,顺始与苏子为雠。见之知无厉,今贤之两之,已矣,吾无齐矣!’
  
  “奉阳君之怒甚矣。如齐王王之不信赵,而小人奉阳君也,因是而倍之。不以今时大纷之,解而复合,则后不可奈何也。故齐、赵之合茍可循也,死不足以为臣患;逃不足以为臣耻;为诸侯不足以为臣荣;被髪自漆为厉,不足以为臣辱。然而臣有患也,臣死而齐、赵不循,恶交分于臣也,而后相效,是臣之患也。若臣死而必相攻也,臣必勉之而求夕焉。尧、舜’贤而死,禹、汤之知而死,孟贲之勇而死,乌获之力而死,生之物固有不死者乎?在必然之物以成所欲,王何疑焉?
  
  “臣以为不若逃而去之。臣以韩、魏循自齐,而为之取秦,深结赵蟀劲之。如是则近于相攻。臣虽为之累燕,奉阳君告朱孉曰:’苏子怒于燕王之不以吾故,弗予相 ,又不予卿也,殆无燕矣。’其疑至于此 ,故臣虽为之不累燕,又不欲王。伊尹再逃汤而之桀,再逃桀而之汤,果与鸣条之战,而以汤为天子。伍子胥逃楚而之吴,果与伯举之战,而报其父之雠。今臣逃而纷齐、赵,始可着于春秋。且举大事者,孰不逃?桓公之难,管仲逃于鲁;阳虎之难,孔子逃于卫;张仪逃于楚,白逃于秦;望诸相中山也使赵,赵劫之求地,望诸攻关而出逃;外孙之难,薛公释戴逃出于关,三晋称以为士。故举大事,逃不足以为辱矣 。”
  
  
  苏代为燕说齐,未见齐王,先说淳于髡曰 :“人有卖骏马者,比三旦立市,人莫之知 。往见伯乐曰:’臣有骏马,欲卖之,比三旦立于市,人莫与言,愿子还而视之,去而顾之,臣请献一朝之贾。’伯乐乃还而视之 ,去而顾之,一旦而马价十倍。今臣欲以骏马见于王,莫为臣先后者,足下有意为臣伯乐乎?臣请献白璧一双,黄金万镒,以为马食 。”淳于髡曰 :“谨闻命矣 。”入言之王而见之,齐王大说苏子。苏代自齐使人谓燕昭王
  
  苏代自齐使人谓燕昭王曰 :“臣闻离齐赵,齐、赵已孤矣,王何不出兵以攻齐?臣请王弱之 。”燕乃伐齐攻晋。
  
  令人谓闵王曰 :“燕之攻齐也,欲以复振古地也。燕兵在晋贰进,则是兵弱而计疑也。王何不令苏子将而应燕乎?夫以苏子之贤,将而应弱燕,燕破必矣。燕破则赵不敢不听,是王破燕而服赵也 。”闵王曰 :“善 。”乃谓苏子曰 :“燕兵在晋,今寡人发兵应之,愿子为寡人为之将 。”对曰 :“臣之于兵,何足以当之,王其改举。王使臣也,是败王之兵,而以臣遗燕也。战不胜,不可振也 。”王曰 :“行寡人知子矣 。”
  
  苏子遂将,而与燕人战于晋下,齐军败。燕得甲首二万人。苏子收其余兵,以守阳城,而报于闵王曰 :“王过举,令臣应燕。今军败亡二万人,臣有斧质之罪,请自归于吏以戮 。”闵王曰 :“此寡人之过也,子无以为罪 。”
  
  明日又使燕攻阳城及狸。又使人谓闵王曰 :“日者齐不胜于晋下,此非兵之过,齐不幸而燕有天幸也。今燕又攻阳城及狸,是以天幸自为功也。王复使苏子应之,苏子先败王之兵,其后必务以胜报王矣 。”王曰 :“善 。”乃身使苏子,苏子固辞,王不听。遂将以与燕战于阳城。燕人大胜得首三万。齐君臣不亲,百姓离心。燕因使乐毅大起兵伐齐,破之。
  
  
  苏代自齐献书于燕王曰 :“臣之行也,固知将有口事,故献御书而行,曰:’臣贵于齐 ,燕大夫将不信臣;臣贱,将轻臣;臣用,将多望于臣;齐有不善,将归罪于臣;天下不攻齐,将曰善为齐谋;天下攻齐,将与齐兼鄮臣。臣之所重处重卯也。‘王谓臣曰 :“吾必不听众口与谗言,吾信汝也,犹刬刈者也。上可以得用于齐,次可以得信于下,茍无死,女无不为也,以女自信可也 。’与之言曰:’去燕之齐可也 ,期于成事而已。‘臣受令以任齐,及五年。齐数出兵,未尝谋燕。齐、赵之交,一合一离,燕王不与齐谋赵,则与赵谋齐。齐之信燕也,至于虚北地行其兵。今王信田伐与参、去疾之言,且攻齐,使齐犬马桟而不言燕 。今王又使庆令臣曰:’吾欲用所善 。’王茍欲用之,则臣请为王事之。王欲释臣剸任所善,则臣请归释事。臣茍得见,则盈愿 。”
  
  
  陈翠合齐、燕,将令燕王之弟为质于齐,燕王许诺。太后闻之大怒曰 :“陈公不能为人之国,亦则已矣,焉有离人子母者,老妇欲得志焉 。”
  
  陈翠欲见太后,王曰 :“太后方怒子,子其待之 。”陈翠曰 :“无害也 。”遂人见太后曰 :“何臞也?”太后曰 :“赖得先王雁鹜之余食,不宜臞。臞者,忧公子之且为质于齐也。”
  
  陈翠曰 :“人主之爱子也,不如布衣之甚也。非徒不爱子也,又不爱丈夫子独甚 。”太后曰 :“何也?”对曰 :“太后嫁女诸侯,奉以千金,赍地百里,以为人之终也。今王愿封公子,百官持职 ,群臣效忠 ,曰:’公子无功不当封。’今王之以公子为质也,且以为公子功而封之也。太后弗听,臣是以知人主之不爱丈夫子独甚也。且太后与王幸而在,故公子贵,太后千秋之后王弃国家,而太子即位,公子贱于布衣。故非及太后于王封公子,则公子终身不封矣!”
  
  太后曰 :“老妇不知长者之计 。”乃命公子束车制衣为行具。
  
  
  燕昭王且与天下伐齐,而有齐人仕于燕者,昭王召而谓之曰 :“寡人且与天下伐齐,旦暮出令矣。子必争之,争之而不听,子因去而之齐。寡人有时复合和也,且以因子而事齐 。”当此之时也,燕、齐不两立,然而常独欲有复收之之志若此也。
  
  
  燕饥,赵将伐之。楚使将军之燕,过魏,见赵恢。赵恢曰:“使除患无至,易于救患。伍子胥、宫之奇不用,烛之武、张孟谈受大赏。是故谋这皆从事于除患之道,而先使除患无至者。今予以百金送公也,不如以言 。公听吾言而说赵王曰:’昔者吴伐齐,为其饥也,伐齐未必胜也,而弱越乘其弊以霸。今王之伐燕也,亦为其饥也,伐之未必胜,而强秦将以兵承王之西,是使弱赵居强吴之处,而使强秦处弱越之所以霸也。愿王之熟计之也。”
  
  
  昌固君乐毅为燕昭王合五国之兵而攻齐,下七十余城,尽郡县之以属燕。三城未下,而燕昭王死。惠王即位,用齐人反间,疑乐毅,而使骑劫代之将。乐毅奔赴赵,赵封以为望诸君。齐田单欺诈骑劫,卒败燕军,复收下七十城以复齐。燕王悔,惧赵用乐毅承燕之弊以伐燕。
  
  燕王乃使人让乐毅,且谢之曰 :“先生举国而委将军,将军为燕破齐,报先王之雠,天下莫不振动,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会先王弃群臣,寡人新即位,左右误寡人。寡人之使骑劫代将军者,为将军久暴露于外,故召将军且休计事。将军过听,以与寡人有隙,遂捐燕而归赵。将军自为计则可矣,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
  
  望诸君乃使人献书报燕王曰 :“臣不佞,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顺左右之心,恐抵斧质之罪,以伤先王之明,而又害于足下之义,故循逃奔赵。自负以不肖之罪,故不敢为辞说。今王使使者数之罪,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而又不白于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书对。
  
  “臣闻贤圣之君,不以禄私其亲,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随其爱,能当者处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论行而结交者,立名之士也。臣以所学者观之,先王之举错,有高世之新,故假节于魏王,而以身得察于燕。先王过举,擢之乎宾客之中,而离之乎群臣之上,不谋于父兄,而使臣为亚卿。臣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故受命而不辞。
  
  “先王命之曰:’我有积怨深怒于齐,不量轻弱 ,而欲以齐为事 。’臣对曰:’夫齐霸国之余教也 ,而骤胜之遗事也,闲于兵甲,习于战攻。王若欲攻之,则必举天下而图之。举天下而图之,莫径于结赵矣。区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同愿也。赵若许,约楚、魏,宋尽力 ,四国攻之,齐可大破也。’先王曰:’善。’臣乃口受令,具符节,南使臣于赵。顾反命,起兵随而攻齐。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举而有之于济上。济上之军奉令击齐,大胜之。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逃遁走莒,仅以深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燕。大吕陈于也英,故鼎反于历室,齐器设于宁台。蓟丘之植,植于汶皇。自五伯以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为惬其志,以臣为不顿命,故裂地而封之,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臣不佞,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 ,故受命而弗辞。“臣闻贤明之君,功立而不废,故着于《春秋》蚤知之士,名成而不毁,故长官于后世。若先王之报愿雪耻,夷万乘之强国,收八百岁之蓄积,,及至弃群臣之日 ,余令诏后嗣之遗义,执政任事之臣,所以能循法令,顺戍孽者,施及萌隶,皆可以教于后世。
  
  “臣闻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者五子胥说听乎阖闾可,故吴王远迹至于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故吴王夫差不悟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故入江而不改。夫免身全功,以明先王之迹者,臣之上计也。离毁辱之非,堕先王之名者,臣之所大恐也。临不测之罪,以幸为利者,义之所不敢出也。
  
  “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之去也,不洁其名。臣虽不佞,数奉教于君子矣。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而不察疏远之行也。故敢以书报,唯君之留意焉 。”
  
  
  或献书燕王 :“王而不能自恃,不恶卑名以事强。事强,可以令国安长久,万世之善计。以事强而不可以为万世,则不如合弱,将奈何合弱而不能如一,此臣之所为山东苦也。
  
  “比目之鱼,不相得则不能行,故古之人称之,以其合两而如一也。今山东合弱而如一,是山东之知不如鱼也。又譬如车士之引车也,三人不能行,索二人,五人而车因行矣。今山东三国弱而不能敌秦,索二国,因能胜秦矣。然而山东不致相索,智固不如车士矣。胡与越人,言语不相知,志意不相通,同舟而凌波,至其相救助如一也。今山东之相与也,如同舟而济,秦之兵至,不能相救助如一,智又不如胡、越之人矣。三物者,人之所能为也,山东之主遂不悟,此臣之所为山东苦也。愿大王之熟虑之也。
  
  “山东相合,之主者不卑名,之国者可长存,之卒者出士以戍韩、梁之西边,此燕之上计也。不急为此,国必危矣,主必大忧。今韩、梁、赵三国以合矣,秦见三晋之坚也,必南伐楚。赵见秦之伐楚也,悲北攻燕。物固有势异而患同者。秦久伐韩,故中山亡;今久伐楚,燕必亡。臣窃为王计不如以兵南合三晋,约戍韩、梁之西边。山东不能坚为此,此必皆亡 。”燕果以兵南合三晋也。
  
  
  客谓燕王曰 :“齐南破楚,西屈秦,用韩、魏之兵,燕、赵众,犹鞭策也。使齐北面伐燕,即虽五燕不能当。王何不阴出使,散游士,顿齐兵,弊其众,使世世无患 。”燕王曰 :“假寡人五年末,寡人得其志矣 。”苏子曰 :“请假王十年 。”燕王说,奉苏子车五十乘,南使于齐。
  
  谓齐王曰 :“齐南破楚,西屈秦,用韩、魏之兵,燕、赵之众,犹鞭策也。臣闻当世之举王,必诛暴正乱,举无道,攻不义。今宋王射天笞地,铸诸侯之象,使侍屏偃,展其臂,弹其鼻,此天下之无道不义,而王不伐,王名终不成。且夫宋,中国膏腴之地,邻民之所处也,与其得百里于燕,不如得十里于宋。法认真,名则义,实则利,王何为弗为?”齐王曰 :“善 。”遂与兵伐宋,三覆宋,宋遂举。
  
  燕王闻之,绝交于齐,率天下之兵以伐齐,大战一,小战再,顿齐国,成其名。故曰:因其强而强之,乃可折也;因其广而广之,乃可缺也。
  
  
  赵且伐燕,苏代为燕王谓惠王曰 :“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喙 。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舍,渔者得而并禽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渔父也。故愿王之熟计之也 。”惠王曰 :“善 。”乃止。
  
  
  齐魏争燕。齐谓燕王曰 :“吾得赵矣 。”魏亦谓燕王曰:“吾得赵矣 。”燕无以决之,而未有适予也。苏子谓燕相曰:“臣闻辞卑而币重者,失天下者也;辞俱而币薄者,得天下者也。今魏之辞俱而币薄。 。”燕因合于魏,得赵,齐遂北矣。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