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文章 >> 未解之谜 >> 南美史前巨画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
    
南美史前巨画

  在秘鲁南部有一片荒凉的平原--纳斯卡平原。在这片辽阔的原野上,有一处令人难以理解的奇迹。在方圆了50平方公里内,用卵石砌成的线条纵横其间,勾画出巨大的鸟兽和各种准确的几何图形,从高空中看就好像是用巨人的手指画出来的。
  
  有人说,南美是个用谜铺成的大陆,其中最难解的谜之一,就是纳斯卡平原的图字根。
  
  1939年,纽约长岛大学的保罗 ·科孛克博士驾驶着他的运动飞机,沿着古代引水系统的路线,飞过干涸的纳斯卡平原。突然,他好像看到平原上有着巨大而神奇的、好像是平行的跑道似的直线图案。不错,确实是平行的跑道!因为它有着明显的起始点和终止点。科孛克博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一次仔细的观察这些这些巨大的图形,不得不惊叹的说:“我发现了世界最大的天文书籍。”
  
  科孛克博士这个惊人的发现,很快在世界各地引起巨大的反响。考古学家和科学们也相继而来,特别是德国天文学家玛丽亚·赖希小姐,自从她被这些神秘的图案所吸引后,就再也不愿意离开这块土地,并为此献出了她毕生的精力。赖希小姐从这片平原认出了数百个三角形、四角形或平行的跑道。那些巨大的交织排列直线,有时彼此平行,有时呈文字形,她发现有很多又长又宽的条纹横贯其间,有的像道路,有的像方格、圆圈、螺纹。看上去如同蜥蜴、狮子等,还有好多不可名状的像是某些植物,只不过植物的具体形态也被省去,只剩下简练的线条。
  
  在这些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五十码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是纳斯卡最动人的动物寓意图形之一,这幅图可能是某个特权阶层的图腾,也许他们在某个特定的节到这个图形。图形中的蜘蛛可能与预卜未来的仪式有关,但也可能是纳斯卡人崇拜的星座之人。
  
   另一幅有名字的图案就是鸟图,在纳斯卡荒原上砌着18个这种鸟图。这种鸟图尺寸非常巨大,长三十至四十码不等。一条三又十分之七哩的太阳准线,穿过这幅宏大的鸟图中一百四十码长的翼展。在纳斯卡出土的部分陶器上,也发现有类似的鸟。更奇怪的是,在皮斯科海湾附近,一座光微微的山脊上,刻着一个巨大的三叉戟图案。而当时印第安人却从不未见过三叉戟图。这又是怎么回事?
  
  构成这些图案线条的是深褐色表土下显露出来的一层浅色卵石。据专家计算,每砌成一条线条,就需要搬运几吨重的小石头,而图案线条中那精确无误的位置又决定了制作者必须依照精心计算好的设计图才能进行,并复制成原来的图样。而当时的纳斯卡居民尚处于原始社会,那么这些巨画是怎样制作出来的?玛丽亚·赖希认为,古代居民可以先用设计图制作模型,然后把模型分成若干部分。最后按比例把各部分复制在地面上。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些巨画是按照空中的投影在地面上制作的。这样解释虽能比较直接了当地解决设计和计算的困难,但却引出了更多的总是。因为古代纳斯卡人不可能掌握飞行技术,那么,是谁在空中进行投影呢?
  
  对巨画制作方法的不同解释也联系着对其作用的不同理解。这是个令全世界考古学家都困惑不解的难题。有人说,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级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与科至点。也有人说,图案中某些动植物图形是某些星座变形的复制品,某些长短不一,形状各异的线条,则是星辰运行的轨道。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根据美国航天飞机拍下的图片,在百万米高的太空中即可看到纳斯卡巨画的线条,而只有从三百米以上高空中才能看清这些巨画的全貌,因此,巨画只能是为从空中向下观看它的人绘制的。而在遥远的古代,有谁能从高空或太空中观看这些巨画呢?《众神之车》的作者冯·丹尼肯为代表的一些人认为,这是天外来客光临地球时在他们的降临地建起的跑道。但也有人指出,从现代航天技术看,航天飞机是不需要跑道的。
  
  纳斯卡平原贫脊而又荒凉,这里每年最多只下半小时雨,有人估计,这里也许万年没有正式下过大雨,而使那些神秘的图形能历时一千五百年而依然完整无损。美国航天总署也为这里的恶劣生态环境而震惊,感到它与火星上的环境有些类似,曾专程派人研究这个地区,想用它来进行火星生命能否生存的实验。
  
  与干涸荒凉的地理环境相应的是,这里的土著居民社会发展程度十分低下,有些领域至今还停留在石器时代。这与巨画所表现出来的高度的设计、测量和计算能力,以及对几何图形的认识程度,无论如何都令人难以联系在一起。无法想象,这些至今对巨画仍毫不理解的土民,竟早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创造了这些向天空展示的作品,他们是在炫耀自己的才干。还是呼唤某种生灵的再次光临?
  
  没有任何解释,可以给这些巨画作一个圆满的回答。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