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溶解权力 >> 第四章 上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
 
王力雄:溶解权力
  ◎第四章 权力更新与调整——二元结构社会的滞后

  既然社会意志在二元结构中无法形成“决定”,显而易见也就不具备统一行动
的能力,那么是否社会意志就只能是一盘散沙,无所作为,被权力任意地支配呢?

  显露在历史表层的,确实都是执掌大权的帝王将相。他们翻云覆雨,置世界于
股掌。

  权力决定一切,似乎是个不言而喻的真理。即使社会意志得到体现,也全靠权
力意志去“碰”,“碰”不上就只有遭扭曲。

  针对具体范畴,“碰”是偶然的,然而若在整体范畴,偶然的“碰”能够不断
发生,就说明有必然的成分。权力意志虽然与社会意志不断脱离,却总是又一次次
“碰”回到社会意志之上。如果在权力意志与社会意志之间,权力意志果真处于绝
对的主宰地位,二者就避免不了“剪刀差”式的分离,相距只能越来越远,这种不
断的“碰”就无法解释。因此,社会意志与权力意志之间,必然有一种制约力量存
在,能够不断把力图任意为所欲为的权力意志拉回到与社会意志相“碰”。即使那
制约力量并不显露在历史表层,却可以因此被视为社会意志“无为的作为”,具有
最终的决定之权。

  ◎第一节 社会意志的“反扭力”

  上一章说到社会意志的判断能够在“数量型求和结构”中自发得到表达。需要
进一步问的是,那表达到底是什么?

  如果视其为民心,民心无形,不借助有形事物也一样得不到表达。

  虽然社会意志的判断在理论上一定存在,但是在“数量型求和结构”中,社会
意志不具备自己的“嘴”,无从以语言表达自己。

  固然,某些人物可能充当这种角色,他们可能是当权人物,也可能是无权的思
想家或革命家,如果他们的个人意志正好能够和社会意志“碰”在一起,就可以成
为社会意志之“嘴”。然而若是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或专制权力能够限制住一切
自由传播、消灭一切异己之时,社会意志的判断是否就不能表达呢?

  如果是的话,就说明社会意志的判断部分也离不开对“人物”的倚赖,社会意
志就只能成为地地道道的附庸,也就难以解释权力意志为什么会被社会意志制约,
不断与社会意志“碰”在一起。

  关键正是在社会意志的判断不倚赖人物就可以在“数量型求和结构”中自发表
达,这一点制约了权力意志必然要与社会意志相“碰”,最终才能使无法独立表达
的社会意志之目标和决定两部分得到体现。

  那么社会意志判断的自发表达又是什么呢?是哪一种有形事物承载那种表达?
它又怎样制约权力意志与社会意志相“碰”呢?

  人的基本性质受到压制,或者强迫人与其基本性质背道而驰,是对个人意志的
扭曲。

  个人意志受到扭曲,就会同步地产生出一种与扭曲对抗、力图消除扭曲的力,
那力的方向与扭曲方向相反,大小与扭曲大小成正比,可以将那力称为“反扭力”。

  每个人凭自身经验都能直接感受反扭力的存在。只要个人意志受扭曲,人就会
自然产生反抗的冲动。那是一种存在于本能之中的“力”,也是构成人格的基本力
量之一。尽管它有时可能被“超我”压抑,不表现出来,甚至在极端情况下,不被
个体所意识到,但实际上它一刻不停地寻找突破压抑的渠道,为其个人的下一步行
动提供能量和趋向。

  如果始终不能获得平衡或发泄,甚至可能导致盲目的爆发。

  社会意志的反扭力就是社会所有个人意志反扭力的矢量和。

  扭曲具体个人意志的具体方面可能千差万别,但是反扭力只是一种力图消除扭
曲的“动力”,不受具体内容区别的影响,彼此具有同质性,区别只在于方向不同,
从而对其进行矢量求和可以大大简化,因此在“数量型求和结构”中借助日常生活
结构就能完成。

  反扭力是“有形”的,可以通过“受力”被客观地感知。只要是被强迫做的事,
谁也不会有积极性,会怠工、不负责任、拆台、刁难、幸灾乐祸、“上有政策、下
有对策”;置身于社会统治者或管理者的地位,面对社会意志的整体反扭力,会感
受到统治和管理处处受阻,社会处于离心状态,各行其是,一片散沙。这种令统治
者无可奈何的阻力和离心力,就是社会意志反扭力的明确与具体的表达。

  这种表达不需要通过“嘴”,不需要总结成理性的语言,更无须倚赖“人物”。
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下,无论是什么社会结构中,它都可以蕴涵和发自于社会
肌体每一个“细胞”,传递于每一条“神经”和“血管”,并通过无言的力之“接
触”来表达——那就是社会的亿万个人被自身的反扭力所推动,力图消除个人意志
的扭曲,去反抗、思考、不合作、参加革命或要求民主……每个人的作用再微小,
也能对他置身的社会局部产生一点影响。亿万局部的这种微小反扭力,汇合成社会
总体的反扭力。

  所以,在“数量型求和结构”中,尽管权力意志必然与社会意志相脱离,但其
对社会意志的扭曲越大,反扭力也就随之增大,总有一个时候,会大到权力意志无
法承受,不得不减小对社会意志的扭曲。二者这种成正比的共生关系,就是约束权
力意志终将自觉或被迫地与社会意志“相碰”的关键所在。

  ◎第二节 权力的压力调整

  社会意志怎样约束权力意志呢?归纳起来,无非是两种方式:或是在社会意志
反扭力的作用下,权力自身进行调整,与社会意志相“碰”;或是与社会意志相脱
离的权力被更新,由符合社会意志的新权力取而代之。这两种方式归根结底都是被
社会意志的反扭力推动的。

  反扭力作用于权力意志的形式也有两种——一种是压力,一种是强力。一般来
讲,权力的调整以压力为主,而权力的更新则常有强力的成分,尤其对专制权力,
强力更是实现权力更新不可缺少的。

  当社会意志的反扭力以“体制外”的方式寻求“动态”释放,常常会演变成强
力,若是在“体制内”积蓄待发,则是“静态”的压力。反扭力在达到“反弹”极
限以前,始终保持压力状态,而一旦超过极限,就会爆发为强力。由此来看,强力
只是在特殊历史时刻才能成为表达社会意志的行动,而压力则是以日常状态,时时
刻刻或大或小地存在并起作用。

  压力根据不同的社会形态、历史条件、权力集团的态度与能力而变化,表现为
人心不满,参与“合法”活动的积极性下降,权力体系指挥不灵,舆论抗议,自发
的对抗与破坏性行为增加……从根本上讲,压力可概括为社会(沟通主体)对权力
(沟通结构)实施的沟通所进行的抵制。这种抵制发展下去,最终会导致社会的僵
滞和衰败。

  这无疑是对权力集团统治的威胁,如果不能消除,任压力增加积累,到达一定
强度,就可能失去控制,最终动摇其统治地位;另一方面,压力的来源——社会意
志的反扭力使社会活力下降,社会内耗增加,影响社会财富的增殖和社会运行的效
率,对权力集团自身的利益与目标也连带造成损失。因此事实上,铁了心与社会意
志相对抗的当权人物是不多的,一条道走到黑的倔强也与统治的基本原理不相容。
历史上总会不断出现比较明智的当权者,他们善于辨察来自社会意志的压力,相应
地调整权力意志,使之与社会意志相“碰”或接近,从而减轻对社会意志的扭曲,
缓解对统治造成的压力。有些王朝之所以能维持几百年而不遭到强力的改朝换代,
正是权力集团在社会意志的压力下不断进行调和、从而使社会意志的扭曲不断得到
缓和的结果。如果没有这种的调和,一味地对抗升级,那不管多么强有力的当权人
物,也不可能维持多久。这一点将在下节谈“权力的强力更新”时详细讨论。

  另外,也有相当一部分权力意志与社会意志的相“碰”常常是权力集团内部斗
争的产物。权力私有化的规律决定了二元社会结构中的权力总是被当作一块蛋糕,
成为争夺对象,因此权力集团内部永远有派别和阵营的斗争。权力斗争最实用的原
则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而扭曲社会意志是统治集团最经常的行为,
这就使得权力集团内部扮演反对派的争权者常常自觉不自觉地成为社会意志的代言
人。他们为了巩固自身地位,夺取更多权力和战胜对手,往往打起“为民”的旗号,
有意识地利用社会意志的压力,把人心向背当作实现其个人目的的武器。尤其是权
力集团内的新生人物,更是需要以此来弥补自身的弱势。虽然这些人的内心深处不
一定真正有人民的位置,但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体现社会意志
的作用。

  权力集团内部层出不穷的“改革派”、“保守派”、“温和派”、“强硬派”,
表面看,只好似是当权者个人政见或品格的不同,或者仅仅是出于个人野心的你争
我夺,与社会意志的制约并无直接关系,但是细究一下,为什么他们会打起“为民”
旗号?为什么他们认为人心向背可以成为争权的武器?归根结底还是社会意志的压
力在起作用。事实上,历史也一直表明,迎合了社会意志的当权人物,在权力集团
内部的你上我下中,往往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即使没有统治集团内部你下我上的“换马”,仅仅是当权者为了自身的利益—
—诸如政权稳定、留传功名、不给政治对手口实、或是权力属性派生的职责感和功
名心等——去揣摩和迎合社会意志,也一样等于受了社会意志的制约。

  与用强力更新权力不同,以压力调整权力能够避免你死我活式的社会大动荡,
在渐进过程中使社会意志逐步得到体现,这种方式有利于社会稳定,破坏性较小。
另外,除了一哄而起的暴乱,强力一般只能产生于专门的组织,需要具有领袖人物,
有目标、纲领、决策核心和指挥系统,操作上的难度很大。而压力的产生却极为简
便,不需要专门组织,压力照样能产生、凝聚和表达。只要存在着完成其他社会功
能——无论是经济的、生活的或社会交往的——网络和渠道,压力就能无孔不入地
传递,并自动地汇合,最终作用于社会各个方面。此特点使压力远比强力安全、方
便、收发自如和普遍。因此压力是社会意志制约权力意志的日常方式,也是社会意
志反扭力的基本表现形态,对权力意志发生最为持久的作用。在人类社会的演进中,
社会意志对权力意志的影响和作用,主要是以压力方式、而非以强力方式施加的。

  尤其在今日之民主社会,由于有了自由选举这一更换当权人物的手段,以强力
更新权力完全没有了必要。在选举期以外的时间,压力几乎成了社会意志制约权力
意志唯一有效的方式。凡民主社会自下而上的政治活动,归根结底,其内容与目的
都是为了形成对权力的压力,从而影响权力意志,使之在权力实施中对压力做出让
步。

  民主社会的实践可以看到,只要给压力以必要的释放渠道,使之不形成危险的
积累,人类社会就可以避免强力的暴虐。而往昔,人类却是在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
圈内,不断遭受周期爆发的强力灾难的。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