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溶解权力 >> 第五章 上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

王力雄:溶解权力

  ◎第五章 权力的困境——二元结构社会的沟通障碍

  前面一直谈的都是由于权力与社会分离,社会难以对权力一元进行沟通。那只
是问题的一面,权力与社会的分离还造成问题的另一面,即不仅使社会意志难以体
现,同样也阻碍权力意志的体现。

  在一般人眼里,权力看上去似乎是万能的,只要大权在握,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其实那常常只是置身于权力圈外人的想象,权力一样有很多苦衷和难处。二元结构
的缺陷造成权力对社会实施沟通不可能不遇到障碍,而权力结构内部的沟通同样障
碍重重。

  这一章就从权力的角度来看二元社会结构的困境。

  ◎第一节 沟通结构内部的沟通障碍

  在第二章“权力的复杂化”一节,曾说明性地计算过在一定社会规模下保证社
会充分沟通所需要的“沟通枢纽”数。按照那个计算,对十二亿人口的中国,需要
的“沟通枢纽”将达一亿之多,我将其比拟为一个巴西,以说明沟通结构随社会规
模扩大会达到如何庞大的程度。无疑,社会对那个庞大的王国进行沟通是困难的。
同时也不难想到,那王国之大足以使其自身内部的沟通也陷入困境。自古以来,权
力运作一直问题成堆,有些问题甚至被当成了权力不可分割的属性。

  其实那些问题并非与权力不可分割,而是社会结构的二元化导致的。下面从几
个一直困扰权力的问题着手,来证实这个结论。

  ●官僚主义

  所有社会无不对官僚主义深恶痛绝,并将其视为权力对公众的傲视与怠慢。其
实公众是官僚主义的受害者,权力本身又何尝不受官僚主义之害?官僚主义除了使
权力受公众敌视,给当权者的形象抹黑,对权力意志的贯彻实施也构成重重障碍。
它使权力意志走形,反应迟钝、错失时机、好事办成坏事;或是把当权者的决心不
露声色地化为乌有,成为虎头蛇尾的笑柄,不得不束手无策地屈服于“上有政策,
下有对策”的怪圈。当权者也同样痛恨官僚主义。

  虽然社会复杂性与社会规模成正比增加,但就像人体虽然复杂,体内各个局部
大都靠自我调节,假如设想人体调节功能全部分离出来,集中于头脑,由头脑去“
有意识”地管理每一个细胞,那种管理就一定复杂到极点。相应地,为了担负那种
重负,头脑也就必须增加许多功能和组织,把头脑扩展到极为庞大,以至仅为了管
理头脑本身,就已十分复杂,那种头脑的错乱和呆傻也在所难免。

  此种比喻,就是二元社会的写照。

  正是为了担负整个社会的调节与管理,人类社会的“头脑”就不得不扩展出巨
型官僚机器。本质上,官僚主义是一种以官僚机器为本位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
它不把机器的输出——即机器所要执行的功能和发挥的效用作为目标,而是把机器
自身的运转——程序、教条、因果、环节的衔接、完整与圆滑等作为最高宗旨。它
使官僚机器既脱离操纵者(当权者),又脱离所施加的对象(公众),成为一个具
有极强保守性和排他性的独立体系。

  以往常把官僚主义当作出自官吏个人方面的懒惰、傲慢、推诿和弄权心理,其
实那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二元结构所造成的官僚机器之复杂。以官僚习
气中最典型的教条主义和文牍作风为例,官僚机器之所以讲究“规范”,拒绝灵活,
即使到了荒谬的地步也不变通,就在于一旦机体过于复杂,精确性就成为至关重要
甚至生死攸关的原则。既然官僚机器已经复杂到局部官吏谁也不可能弄清全貌,每
个零件除了执行规范、完成规定动作以外,别的行为都无法预期后果,因此任何主
动性都难以避免盲目,成为对未知后果和连锁反应的一种不负责任。尽管打破常规
的主动性会使人感到更有人情味,或许也能把事情办得更有效,但是大多数主动性
都只能把事情办得更糟。尤其是各个零件若全都具有主动性,官僚机器就会分崩离
析。所以,这种官僚主义是官僚机器保护自身的一种机制。只有官吏零件化、运行
程序化、鼓励保守、抵制革新,官僚机器才能把复杂性当作可为自身利用的资源,
而不会被复杂性毁掉自己。只要官僚机器存在一天,这种官僚主义就会像生物的求
生本能一样与官僚机器形影相随。不管当权者或民众怎么开展“反对官僚主义”的
运动,也无济于事。

  二元社会的权力体系离不开一个庞大到足以对付庞大社会的官僚机器。社会的
复杂使官僚机器几乎总是处于超载状态,信息淤滞,渠道堵塞。而复杂性超出一定
程度,形成牵一发动全身的局面,对官僚机器进行通盘改造就变得更不可能,只能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条渠道被堵塞的实在严重,或哪个零件实在不灵,只好临
时更换、修补或增添。年长日久,这台机器就会乱线如麻,更为复杂,而且盘根错
节,“斩不断,理还乱”,将给官僚主义增加更多的手段和更适宜生长的土壤,最
终导致官僚机器长成一个具有自身意识、独立生命与独特习性并能自我保护的怪物。

  除此,官僚主义还是官吏们为自身牟利的一种手段。没有什么人比官吏更熟悉
官僚机器,在破解复杂性的难题面前,他们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促使他们更具
有加强复杂化的冲动,以便设租和寻租。他们故意把官僚机器造就成一个迷宫,并
且轻易不把迷宫的指路图出示给外人,别说公众弄不明白,就连迷宫的主人——当
权者,往往也弄不清迷宫内情,离了仆人的引领,就会在那些混乱如麻的路径中寸
步难行。

  ●腐败

  腐败与官僚主义一样,也是个困扰两头的问题。人民对腐败的憎恨自不必说,
当权者也是希望除了自己以外,别人,尤其是下级,都不许腐败。腐败固然是在权
力土壤上滋生的,但它的本质是对权力核心的背叛,是对权力资源的非法瓜分,有
损于权力主体,所以历来权力主体都要严惩腐败。

  朱元璋曾把贪污官员剥成皮筒塞上草,吊在其任职衙门警示后任,决心不可谓
不大,手段不可谓不严,然而明朝腐败照样登峰造极。世界各国政府都搞廉政,却
从未间断过丑闻叠爆。有史以来,腐败一直是人类社会最大的、而且是最难祛除的
弊病之一。

  腐败得以滋生繁衍的机理与官僚主义相似,都是来自二元社会结构及其导致的
官僚机器复杂性。无权的公众不能制约权力进行以权谋私不必说,即使在权力之内,
离开仆人引领就寸步难行的当权者,又怎么能尽知权力迷宫的犄角旮旯和密室私房
里在搞什么鬼呢?

  官僚机器是由有生命的人组成的,每一个组成者都有追求自身更好的生活的性
质。这个性质决定了腐败是天然倾向,只要有机会,只要利大于弊,就会成为合理
的选择。

  腐败者的资源就是他们在沟通结构中所占的位置。他们是承上启下的必要环节,
这提供他们瞒上欺下的可能,使他们既可以堵塞“上”和“下”对其自身的沟通,
又可以堵塞“上”和“下”彼此间的沟通,从而可利用复杂性的隐身衣,把腐败行
为被发现和受惩治的概率降到最低。这时腐败之“利”就会远大于其“弊”,腐败
的生命力就是无穷的,任何想消灭腐败的努力最终都落为徒劳。

  腐败不仅是享用自己把持的权力资源,更广泛的腐败还在腐败者之间的交易。
他们同属官僚机器,便于沟通,熟知不同资源的“价格比”和交易方法,规则默契,
隐蔽安全。这种交易带来腐败的增值,因而会大大增加腐败之“利”,因而促进腐
败的网络化蔓延,最终导致官僚机器的整体腐败。

  腐败的网络化会进一步降低搞腐败的风险,使腐败的“弊”减到最小甚至为零。
交易型腐败能沿着“买”、“卖”的线索把参与交易的腐败者连在一起,使其共进
共退,一损俱损,从而形成“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的局面。权力核心发动的反腐
败运动往往会在这种庇护网络面前陷入胶着。如果真地坚持深入下去,就可能环环
相扣地导致多米诺效应——卷进越来越多的官员,牵扯到越来越高的层次,甚至波
及整个权力体系。那是权力核心承受不起的,所以不免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本来
就有复杂性为隐身衣的腐败者,再加上这种集团庇护,就有了双重安全,如何不变
本加厉呢?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权力肌体的每个细胞似乎都与腐败病毒有着难以遏止的天
然亲和力,所谓“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蚀人”正是由此而生的感慨。
从另一个角度看,腐败实际又是权力自身最大的敌人。历史上一轮轮王朝看似灭亡
于战火或时运,实则先亡于腐败,而后亡于外力。腐败是权力的克星,是推动权力
转移的轮盘,因此一直是历代统治者的心腹大患。

  ●权力倾轧

  不论历史还是现实,权力体系的内部倾轧与斗争几乎是永远存在的,以至读史
往往有读权术史或阴谋史的感觉。专制权力的残忍歹毒自不必说,即便是民主社会,
从候选人之间赤裸裸的人身攻击、互揭隐私,从议会党派斗争使用的手段,从专业
集团的勒索到利益集团的院外活动,也足以看到与道德的背离和羞耻心之沦丧。难
怪在多数人心中,政治成了肮脏的同义词,政治家也往往等同于卑鄙者。

  政治倾轧并非全是政客的个人爱好。政客虽有善权谋的品质,但那大半是“物
竞天择”的结果,是权力“丛林”的法则决定的,拒绝同流合污的人只可能被淘汰
出局。权力倾轧的动力在于争夺权力,这首先取决于权力是能够被争夺和被占有的。
正因为权力与社会分离,才使其成为能够被据为私有的实体。

  从资源的观点看,越稀缺的资源越会引起争夺。如果资源取之不尽,反而会促
使人们联合,以获得更大的开发能力。权力资源是有限的,几乎可视为常量,对于
同一社会,除了叠床架屋地乱设机构、因人设职,没有其他可供“开发”的余地,
而且总处于“满座”状态。可想而知,获得这种资源的基本途径只能是“抢”,不
从别人手中夺取,就无法增加自己手中的份额。这一点注定了权力倾轧之现象在二
元社会结构中是不可消除的。

  除了上述原因,还有一些派生因素进一步加剧权力倾轧。如统治者玩弄分而治
之的政治手腕,有意识地制造矛盾、挑拨争斗,造成相互牵制的局面,以保证自身
权力不被动摇。民主社会的制衡原则以结构上的分权制约取代人为制造的派系制约,
三权分立、多党竞争、劳资对立、舆论战和竞选等手段也同样存在政治倾轧、内耗、
繁琐、低效,以及道德缺乏等问题。

  权力倾轧并非权力的属性,而是权力“异化”的属性。权力以与社会相分离首
先异化了自己,同时在这个异化之上又产生新的异化。第一个异化损害社会,第二
个异化则损害权力本身,它使权力的功能受到极大削弱,把权力资源大量地浪费在
有害无益的内斗上,纵使对整日沉溺于倾轧之中的权力人,也是不堪重负的梦魇。

  ●专业垄断与勒索

  权力与社会的分离形成了“一个头脑管理所有细胞”,为了承担这样的重负,
“头脑”不仅极其庞大,且必须有精密的专业分工,以对付社会的复杂性,也才能
把个人掌握知识和处理信息的有限性,组合成为足以对付庞大社会的沟通结构。随
着社会发展和规模扩大,分工越来越精细,分化出越来越多的专业。而成为其中任
何一个专业的专家,都可能需要耗费毕生精力。这时的当权者意见不得不依赖各专
业的专家才能实施权力。专业也就成了专家的资源,专家以其专业资源与当权者交
换、要求分享权力资源就会顺理成章。

  专家们可以利用专业去诱导甚至迫使当权者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使权力。如果当
权者不从,他们或许以停止提供专业资源进行公开勒索,也可能以消极怠工或专业
误导进行暗中破坏。只要他们的专业是权力必须依赖的,权力最终就不得不与他们
妥协。

  专家治国在当今已成潮流。传统政客在政坛虽然仍占主导地位,但随专业时代
的突飞猛进和民主政治的普及,专业人士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力量,也越来越敢于
同政客抗争,进而越来越精明地为自己争取更大权力。当今世界政治中技术官僚的
兴起,就是专业官僚力图取代政治官僚的较量结果。这一潮流方兴未艾,对未来社
会意义深远。

  前面谈过知识也是一种权力。那种权力天生便具私有性质。知识在个人头脑中,
别人无法拿走,比土地、金钱、官位的私有都更加牢靠,以此牟利也显得冠冕堂皇。
在二元结构的社会,人的基本性质必然会将知识私有进一步推向专业垄断,不但成
为与政客讨价还价的资本,也会促进专业继续分化以增加资源,并可能形成更僵化
的学阀体制,以确保少数人的垄断地位。

  专业勒索一旦泛滥,政治权力的统治能力将大大下降,它既没有能力控制专业,
又离不开专业去控制社会,只好被专业牵着鼻子走。而专业之所以被称为专业,就
在于它不是全局,它对全局的插手肯定会有偏颇,且不同专业有不同的偏颇。

  另外,除了专业垄断与勒索,还有另一个性质相似的问题:越是高层的权力职
位,信息负荷越大,必须依靠顾问、智囊、助手、秘书、“办公室”等工作班子。
这种班子不但可以用诱导性的情报和有限的方案选择对当权者起到相当影响,有时
甚至能把当权者本人都垄断起来。

  ●作茧自缚的法律

  法律是一种广泛意义上的沟通。在规模小、沟通程度低的社会,法是可以用公
理或传统等形式存在的,不一定必须成文,也不一定都需要或依赖司法程序。而二
元社会结构是以整体的权力对付整体的社会," 一个头脑管理所有细胞" 的方式一
定导致形成越来越多的成文法律和越来越复杂的司法。

  今天面临这样一种局面:法律浩如瀚海,别说弄懂,读一遍也是令人生畏的工
程。为了追求严密,法律语言左右回旋,玩弄逻辑,已成为不亚于天体物理的高深
学问。这种局面致使人们失去判断事物与决定行动的能力和勇气,宁愿让律师代替
自己的头脑。即便是政府决策,也往往取决于法律专家的意见。今日社会在相当程
度上被以法律为职业的人操纵。

  法律需要稳定,轻易不做改动,否则会失去权威性,增加贯彻成本,也不利普
及和遵守,所以法律一俟形成,保守性就成为其主要性质之一。然而无论初始多么
完美的法律,迟早会落后于社会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有成千上万个法律的
社会,就如同捆着成千上万条保守的绳索,难以具有自觉革新的动力和随机调整的
可能,社会趋向僵化在所难免。

  法律还需要是教条的,明确单一,排斥灵活,否则就失去作为" 标准" 的地位。
然而社会复杂至此,统一的" 标准" 不可能适应所有情况。教条不变的法律因此常
显得生搬硬套、不通情理,甚至荒唐可笑,不但不能起到仲裁作用,反而造成更多
争执,小事变大,并把争执推向僵局。

  保守和教条的法律鼓励人们玩弄法律,钻法律空子,以诉讼牟利或报复。在当
今典型的" 法治" 社会里,善于玩弄法律(或有钱雇佣法律专家)的人既能利用法
律巧取豪夺,又能利用法律逃脱罪责。身为" 法盲" 的小人物,则可能动辄懵懵懂
懂地撞进法网,既而再被法律惩罚造就成真正的罪犯,终生与社会为敌。

  面对社会发展,不适的法律体系只能不断增加新的法律法规,使本已负重不堪
的法律体系更加冗杂、繁复和臃肿。旧的漏洞被堵塞,新产生的漏洞也许更多,自
相矛盾、多方扯皮、不知所措的现象更为严重。法律越多,违法和诉讼也就越多,
对抗与紧张随之加剧。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不能不令人担心,会不会有一天,
法律将泛滥到把整个社会都淹没窒息的地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