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 >> 中国国会筹备委员会 >> 致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委员长彭明先生的公开信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
7、中国国会筹备委员会干事李铭致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委员长彭明先生的公开信


彭明先生:您好

  一直想与您取得联系,但您所留下的email:rusi002@hotmail.com是几乎不能用。在您宣布成立了[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后,我觉得有必要尽快与您取得联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采取[公开信]的方式与您联系,如有不妥,敬请包涵!

  首先祝贺您成功的[逃离]大陆,并很快就开展了工作!

  在言归正传前,我首先说明一下,心直口快,说话无遮掩,是我的一贯本性。我曾向海外的一家[电子杂志]发去了我写的[海外的民主斗士你们在干什么]的文章,但却未能发表,也许是我的心直口快,说话无遮掩而伤害了他们!如真是那样,在此我表示抱歉!如果由于我的[公开信]而伤害了您,我就在此先表示抱歉!并望您海涵。一句话:一切为了祖国的未来!

  首先,我对您所成立的[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表示质疑!从有限的消息来源可知,成立该委员会的目的就是整合民主力量,结成统一的民主反对力量。但问题是,只有联邦制才是未来民主中国的唯一模式吗?未来中国实行[联邦制],是否得到了大多数国人的认可?对于并不认可[联邦制]的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你们如何对待?把他们排除在外吗?哪又如何整合民主力量?

  以愚之见,在目前[民主工程]还未有任何[可见]的绩效的情况下,就规定了未来民主中国的模式,是否有失草率?并有[专制]的嫌疑?在整合民主力量方面,你我有着共同见解,并且也是目前形势下的当务之急!但在采取的策略及方式上,我们却存在差异。希望与您沟通,并力图达成共识。

  对于未来民主中国到底是采取[联邦制]还是[共和制],抑或是其他的什么形式,在目前情况下可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根本难以统一的,任何形式都有可能,任何形式都有不可能!如强行的在中国推行某一制度,就必将回到中共在大陆强行推行共产主义制度的老路上去而使中国再一次陷入灾难之中!这是不可避免的!切忌!况且,在目前还没有任何[可见]的绩效的情况下就陷入制度之争,也是可笑的和不明智的。

  以愚之见,就目前大陆的现况,在未来实行[共和制]有着现成的基础。就是现在被中共[颠覆了国家政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本架构。使[共和国]恢复其本来面目,这样的[社会变革]将会是[社会成本]最低的一种方式。

  我们知道,中共至从57年的[反右运动]颠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政权后,实际的[共和制]已不复存在,但他们为了给国内民众及国际社会有所交待,仍保留了[共和国]所应该有的形式上的框架。只是他们把中共党的权力凌驾于[共和国]国家权力之上而已。至从[改革开放]以来,为便于其统治而推行[依法治国],当然,他们推行是[法制]而非[法治],但我们也应该承认,中国的法律体系框架已基本建立,并正在完备。而且该法律体系在大的方面与[共和制]国家的法律体系也未有太大出入与冲突。中国的混乱与中共的专制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由于中共并没有接受法律的约束所致。

  综上所述,恢复[共和国]的本来面目,可以说是中国民主之路的最优方案。

  而对于[联邦制],也许我的学识所限,我认为并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就我所知,联邦制下的[邦联国]拥有比[共和制]下的[地方政府]更大的权利,而这样的特性,对于在中国这个没有[民主土壤]的国度,其直接的后果就是──军阀割据。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如退回到军阀割据的时代,那将会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灾难!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己只见,我赞成[恢复共和国的本来面目]的中国民主之路,也并不表明我就反对[联邦制],这得由中国的全体国民(包括台湾)来决定。如民意的主流愿意实行[联邦制]。我也会坚决拥护。

  把制度之争放下,团结全体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的最好方式就是先建立民主宪政的标志性机构──国会开始,这就是我们提出的[先建国会后建国]的中国民主政治道路。[中国国会筹备委员会]也就是因应这一民主道路而成立的一个临时机构。从[成立公告]可以看出,该机构目前还未设立任何职务,所有发起人都是──干事。我们将[虚位以待]所有认同[先建国会后建国]的中国民主道路的[重量级]人物。如您认同这样的道路,那我就代表所有发起人向你发出最诚挚的邀请:邀请您担任[国筹委]的副委员长。而委员长一职,将继续[虚位以待]。我们的观点是该职位应由中国军方中认同[只有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的高级军事将领担任。

  从您前不久在美国国会的演讲看出,您很渴望得到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不知[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是否是为了得到美国政府的认同而成立的,但我认为,对于中国的前途,主要的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当然,西方民主国家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但不能寄于太大的希望,须知,[只有永恒的利益,而没有永恒的朋友],西方政府没有天然的义务帮助中国实行民主宪政。一切都以他们的国家利益而定。如果他们认为中共政权对他们的国家利益有好处,他们就会容忍中共政权的,至少是并不急于推翻。不要忘记: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时期的中华民国,如能得到美英的支持,就不会在短短的九个月后就拱手把政权交给被美英看好的军事强人袁世凯了,也就没有蒋介石因握有兵权而坐大而接管国民党,并颠覆中国的第一个民主宪政政权、、、、、一切都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再多句嘴,如有冒犯,敬请海涵。就中国目前的状况,需要的是做实实在在事情的,任何哗众取宠,沽名钓誉,都是于事无补的,对于广东开平银行挤兑案,你们说是你们策划的,我表示怀疑,策划银行行长的出逃,就其难度来说,让开平(我还不知在那,是多大的城市?)的行长出逃,与让广东省级的某银行行长(或广州、深圳)的出逃,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但就其事件的轰动效应来说,那就有天大的差别的。不知您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就目前的状况,对于中国的股市,及中国的社会保障系统,其实并不需要如何策划,只要尽可能多的让国民知道其实际情况,那这两大系统的崩溃,就为时不远了!特别是社会保障系统,如能把它的[黑洞]公布于天下,并权威的分析其可能的未来,就能说服企业及年轻人拒绝购买[社会保障],那社保系统将可能马上就会崩溃,如果中共力保该系统,而股市圈钱又行不通的话,就只能印刷钞票了,由此而进入恶性循环。

  此致

    问安

  中国国会筹委会干事:李铭2001、10、2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