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赏鉴 >> 赏诗阁 >> 赏诗阁 >> 《雨霖铃》- 柳永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雨 霖 铃

柳永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
兰舟摧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晚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 -  柳永

题解:

此调原为唐教坊曲。相传唐玄宗避安禄山乱入蜀,时霖雨连日,栈道中听到铃声。为悼念杨贵妃,便采作此曲,后柳永用为词调。又名《雨霖铃慢》。上下阕,一百零三字,仄韵。


注释:

骤雨:阵雨。 
都门帐饮:在京都郊外搭起帐幕设宴饯行。无绪;没有情绪,无精打采。 
留恋处:一作“方留亦处”。
兰舟:据《述异记》载,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后用作船的美称。 
凝噎:悲痛气塞,说不出话来。一作“凝咽”。 
去去:重复言之,表示行程之远。
暮霭:傍晚的云气。沈沈:深厚的样子。楚天:南天。古时长江下游地区属楚国,故称。 
经年:一年又一年。 
风情:男女恋情。


赏析:

  柳永多作慢词,长于铺叙。此词表现作者离京南下时长亭送别的情景。

  上片纪别,从日暮雨歇,送别都门,设帐饯行,到兰舟摧发,泪眼相对,执手告别,依次层层描述离别的场面和双方惜别的情态,犹如一首带有故事性的剧曲,展示了令人伤心惨目的一幕。这与同样表现离情别绪但出之以比兴的唐五代小令是情趣不同的。北宋时柳词不但都下传唱,甚至远及西夏,“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避暑录话》)。柳词盛行于市井巷陌,同他这种明白晓畅、情事俱显的词风不无关系。

  下片述怀,承“念”字而来,设想别后情景。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确实,“今宵”二句之所以被推为名句,不仅在于虚中有实,虚景实写,更因为以景“染”情、融情入景。“今宵酒醒何处”,遥接上片“帐饮”,足见虽然“无绪”却仍借酒浇愁以致沉醉;“杨柳岸、晓风残月”,则集中了一系列极易触动离愁的意象,创造出一个凄清冷落的怀人境界。“此去”以下,以情会景,放笔直写,不嫌重拙,由“今宵”想到“经年”,由“千里烟波”想到“千种风情”,由“无语凝噎”想到“更与何人说”,回环往复又一气贯注地抒写了“相见时难别亦难”的不尽愁思。

  宋人论词往往有雅俗之辨,柳词一向被判为“俗曲”。此词上片中的“执手相看泪眼”等语,确实浅近俚俗,近于秦楼楚馆之曲。但下片虚实相间,情景相生,足以与其他著名的“雅词”相比,因此堪称俗不伤雅,雅不避俗。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