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文章 >> 珠玑在握 >> 江行的晨暮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
             
江行的晨暮
作者:朱湘

  美在任何的地方,即使是古老的城外,—个轮船码头的上面。
  
  等船,在划子上,在暮秋夜里九点钟的时候,有一点冷的风。天与江,都暗了;不过,仔细的看去,江水还浮着黄色。中间所横着的一条深黑,那是江的南岸。
  
  夜众星的点缀里,长庚星闪耀得像一盏较远的电灯。一条水银色的光带晃动在江水之上,看得见一盏红色的渔灯。
  
  岸上的房屋是一排黑的轮廓。
  
  一条趸船在四五丈以外的地点。模糊的电灯,平时令人不快的,在这时候,在这条趸船上,反而,不仅是悦目,简直是美了。在它的光围下面,聚集着一些人形的轮廓。不过,并听不见人声,像这条划子上这样。
  
  忽然间,在前面江心里,有一些黝黯的帆船顺流而下,没有声音,像一些巨人的鸟。
  
  一个商埠旁边的清晨。
  
  太阳升上了有二十度;覆碗的月亮与地平线还有四十度的距离。几大片鳞云粘在浅碧的天空里;看来,云好像是在太阳的后面,并且远了不少。
  
  山岭披着古铜色的衣,褶痕是大有画意的。
  
  水汽腾上有两尺多高。有几只肥大的鸥鸟,它们,在阳光之内,暂时的闪白。
  
  月亮是在左舷的这边。
  
  水汽腾上有一尺多高;在这边,它是时隐时显的。在船影之内,它简直是看不见了。
  
  颜色十分清阔的,是远洲上的列树,水平线上的帆船。
  
  江水由船边的黄到中心的铁青到岸边的银灰色。有几只小轮在喷吐着煤烟;在烟窗的端际,它是黑色;在船影里,淡青,米色,苍白;在斜映着的阳光里,棕黄。
  
  清晨时候的江行是色彩的。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