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雷峰塔 >> 第八出 避吴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
第八出 避吴



【羽调引子·小蓬莱】〔老旦上〕裙布蓬门相守,感韶光荏苒如流。连枝更念,荆花独植,使我心忧。
 
妾身许氏,幼适李门。我丈夫李君甫,在钱塘县中当充马快。夫妻两人,将就过活,到也罢了。我有一兄弟,名唤许宣,丈夫荐他在药铺中生理。但他年已长成,我意欲门当户对,与他觅头亲事,倘日后生得一男半女,也不绝许门后嗣。且待丈夫回来,与他商议便了。正是:婚姻天久定,亲戚自相关。〔虚下〕
 
【四时花】〔生上〕已是心盟订,何时赋好逑?因此上特把冰人来叩。
 
〔见老旦介〕姐姐拜揖。〔老旦〕兄弟回来了。我正在此想你哩!今日敢是得暇,来看你姐夫么?〔生〕正是。一来看望姐夫姐姐,二来有事相商。〔老旦〕有何事?〔生〕姐姐,听你兄弟慢慢说来。前日呵!
 
步东风上冢归来,唤小艇一篙碧皱。河洲,忽逢着雨潇潇,有佳人附舟。〔老旦〕嗄,那女子姓什么,是何等样人家?〔生〕是前任白太守的小姐,香山后,现文君新寡风流。他携着一侍儿,也因上冢归来。〔老旦〕他说什么来?〔生〕他暗怜我,梦蝴蝶卧秋斋,西风独愁。
 
临别之时,借伞与他,再三嘱我次日到他家去相会。〔老旦〕你可曾去?〔生〕怎么不去?
 
两下里逗琴心,筵前献酬,好煞了情意双投,赠朱提良缘天凑。〔出银介〕这不是那小姐赠我的,叫我央人撮合。但恨无媒,为此来将姐姐姐夫求。
 
〔老旦〕妙呵,兄弟,你无意中遇此奇缘,岂可错过?你且进去少坐,我安排些酒饭与你吃,待你姐夫回来,与他商量便了。〔生〕全仗姐姐姐夫。〔老旦〕这个自然。〔生虚下〕
 
【排歌】〔副净李仁上〕咳,这是那里说起?大盗无踪,翻遭痛比,飞灾着甚来由?
 
〔闷坐不语介〕〔老旦〕呀,官人来了,为何今日这般愁闷?端的为甚事来?〔副净〕娘子,不要说起,只为库中封锁不动,失去元宝四十锭,本官着急,立限我缉获赃贼。我同众伙计,缉访多时,毫无踪影,方才责比回家。这等没头脑的事情,如何结案?〔老旦〕阿呀,原来如此,这怎处?〔沉吟介〕急也没法,且陪我兄弟吃杯酒暖痛,再处。〔生上〕姐夫拜揖。〔副净〕原来舅子在此。〔老旦〕我兄弟有一事,与你相商。〔副净〕何事?〔老旦〕他前日去爹娘坟上祭扫回来,遇着前任白太守的小姐,带了侍女青儿,因雨搭船,偶然闲话,得知兄弟尚未婚娶,那小姐亦系寡居,因欲把终身相托。昨日约他到彼,以礼相待,叫他央媒说合。我兄弟因此,今日特来托你。那小姐又赠他花银百两,以为聘资。〔出银介〕你看好么?真个难得?〔副净见银惊介〕呀,娘子不好了!你兄弟性命休矣!〔老旦〕阿呀,却是为何?〔副净〕现今县主出榜缉获赃贼,捉获者赏银五十两,知情不首者,全家发边远充军。你看这元宝上,现有字号钤记,正是那赃银,如何是好?〔生慌跪介〕我那里晓得有许多缘故?于今没法,只求姐夫救我一救!〔老旦〕官人,可念骨肉之亲,商量个善策!
 
〔副净〕赃银现在实堪愁,欲护姻亲没半筹。吾不首,命难留,两全何处觅奇谋?〔合〕飞祸遘,相辐辏,恨杀倾城厚赠美成仇!
 
〔老旦〕虽然如此,还求官人搭救!〔副净想介〕那白氏现居何处?〔生〕就在荐桥双茶坊巷裘王府隔壁。〔副净〕嗄,这就有处了。〔生〕愿闻。〔副净〕自古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今速速暂避他方,我持此银出首,如有甚事,我自支吾。〔生〕这个使不得!〔副净〕却是为何?〔生〕此是我惹出来的事,岂可反贻累于姐夫。〔副净〕不妨。官府只要赃贼,我于今总推在白氏身上,拿得他主婢二人,你便无事了。〔生背介〕咳,那小姐待我情分不薄,只是于今也顾他不得了!〔向副净介〕这等避往何处好?〔副净〕我苏州有一相好王敬溪,现在吉利桥开张饭店,我即刻修书与你,可悄悄到他那里暂避几时。〔生〕如此甚好。〔副净写书介〕
 
【浪淘沙】敬老仁翁:浮文不叙,有舅途穷。偶缘官事,寻思暂避须良友,帡与护,虔恳凭心叩,临颖神驰。李仁顿首。
 
书已写就,你可收好,为我多多致意。〔老旦〕一路须要小心。〔生〕兄弟就此拜辞!
 
【尾声】〔副净、老旦〕无端官事相僝僽,〔生〕急难方识姻情厚。〔合〕且暂效罗鸟高飞,鲤脱钩。〔生下〕
 
〔老旦〕断行哀响递相催,崔涂
愁锁乡心掣不开。白居易
 
〔副净〕相别欲将何计免?姚鹄
相思那得梦魂来。孟浩然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