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雷峰塔 >> 第十一出 远访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
第十一出 远访



【双调·新水令】〔生上〕一簇红楼压女墙,映东风绿杨轻扬,撩人教我如何向?
 
我许宣,自到姑苏,多蒙王敬溪老丈款留,后来接得姐夫书信,备陈白氏妖变根由,又道赃银已得,官事已清,叫我且在苏州再住几时回去。我想白氏,那日赠金留宴,嘱托终身,我只谓盖世奇缘,谁知反惹一场飞祸?致令我生涯断梗,漂泊靡依。当此芳春,客怀寥落,好难消遣也啊!
 
好时光,都酝做一天愁,簇在两眉上。〔下〕
 
【仙吕·步步娇】〔旦、贴上〕〔合〕淡扫蛾眉遥相访,欲了风流障,难辞道路长。〔旦〕未识檀郎,别来无恙。
 
奴家自从那日允配许郎,赠银与他完娶,不料反惹一场是非。闻得他避往苏州,现在府前吉利桥下王主人店中安歇。为此同着青儿,特地前来寻访。〔贴〕娘娘,此去只恐官人不肯容留,这段姻缘,终成画饼,如何是好?〔旦〕不妨。
 
全凭舌巧胜如簧,怕不双双共入销金帐。
 
此间已是,你去问来。〔贴〕晓得。里面有人么?〔末上〕是那个?〔贴〕伯伯,借问一声,你店中可有位杭州来的许官人住下么?〔末〕有的。你问他怎么?〔贴〕相烦伯伯说一声,我家娘娘同一侍儿从杭州到此,特来寻访。〔末〕哎哟,如此远来,请到里边少坐,待我去请他出来。〔贴〕有劳了。〔末〕好说。〔贴〕娘娘,我每且到里边去坐坐。〔旦〕使得。〔下〕〔末〕许官人快来!〔生上〕心悬西子湖中月,梦断寒山寺里钟。老丈有何见谕?〔末〕许官人,外面有一位小娘子,随着个丫鬟,特来寻你,可去接了他们进来,已等候久了。
 
【双角·折桂令】〔生〕呀,乍闻言好费端详,俺这里举目无亲,顾影彷徨。〔末〕一定有何瓜葛?故此前来寻访。〔生〕没来由背井离乡,孤身流落,回首情伤。又谁怜断行?悲失路亡羊。
 
〔末〕许官人,不妨出去一看,便知明白。〔生〕老丈,或者店中有同姓的,亦未可知。
 
知他是觅李投张,李代桃僵。〔末〕他说的姓字行踪,并无差误。〔生〕那处流来红叶桃花,粉艳脂香?
 
【仙吕·江儿水】空寄殷勤语,休矜浅淡妆,并无瓜葛奚相傍?〔末〕他浑如仙子月中降,何须闭户来相抗,乔作鲁男模样。
 
〔旦、贴上见生介〕官人别来无恙?
 
〔生〕我一见姣娥,不禁的惊魂飘荡。
 
〔贴、末〕这却为何?
 
【双角·雁儿落带得胜令】〔生〕俺不是遇鸾姐的踏月郎,又不是会秦女的吹箫将。他那里当炉妇百种情,何曾效执拂伎怀私向。
 
〔贴〕官人,我每受了千辛万苦,来到此间,为何反是这般光景?〔末〕许官人,娘子远来,有话请坐了讲。〔生〕老丈,快些赶他每出去!〔末〕哟,什么说话?〔旦〕官人,休要错怪了奴家,今日特来与你说明此事,以明奴一点心迹。
 
〔生〕追思此事太荒唐,蓦忽地相过访,分明是惑三思的素娥党,险做了陷绁缧的公冶长。〔末〕许官人,请息怒。小娘子,你且坐了,待我唤老荆出来相陪。〔生〕凄惶,纵承你太多幸也;惨伤,怎还来起祸殃?
 
〔末〕妈妈快来!〔副净上〕忽闻老公叫,忙步出堂前。老老,叫我出来做亻奢?〔末〕外边有两位小娘子,从杭州到此,寻访许官人的。来来,你去陪他一陪。〔副净〕是哉。介位就是许官人。〔末〕正是。〔生〕妈妈。〔副净〕原来是位娘娘。〔旦、贴作见介〕〔生〕妈妈,走开些,这是个妖怪,不要睬他。〔副净〕哟,是介一位标致娘娘,那说是妖怪?唔,年纪轻轻的,勿要介恶口毒舌。娘娘,许官人为亻奢拿唔得来是介肮脏?〔旦〕不要说起,奴家正要告诉妈妈。〔副净〕为亻奢事体起?
 
【双调·侥侥令】〔旦〕订盟曾赠镪,官事间鸳行。只为一诺终身终不改,到此际谁知反自伤。
 
〔副净〕原来如此。〔旦〕官人,奴家既把终身相托,就是我的夫主了,难道反来移害于你?〔末、副净〕是啊。
 
〔旦〕若说此银来历不明,理当坐罪于先夫。奴家是一寡妇,那里知道?〔生〕住了,我想那银子,或者前夫所有,亦未可知,只是我姐夫来信说道:那日差人来拿你之时,明明见您坐在楼上,及众人向前,一霎时就不见了,还说不是妖怪?咦,定、定、定是鬼了!〔旦〕气死我也。〔贴〕娘娘,不要气坏了身子。
 
【双角·收江南】〔生〕呀,休说道娇娆模样不寻常,怎生价离奇变幻这行藏?莫不是花妖月怪两相将?是夷陵女郎,是泉台客璜,向着俺那能续命的色丝长。
 
〔末〕许官人,有话好好的说。〔旦〕官人,奴家还有一言相告。〔生〕还有何说?〔旦〕奴家所住,本是裘王府旧宅,身边只有青儿为伴,因此空房颇多,甚是冷落。那日公差前来,皆疑有鬼。我见势头不好,只得将机就计,潜身躲在厢楼之内,为此多认我每是鬼怪,害怕不敢搜寻。见了银子,就去了,奴家才得脱离罗网。〔生点首介〕故此带了青儿,前来寻访,并讨……〔副净〕为亻奢勿说哉?〔贴〕啊,并讨婚姻的信息。〔旦〕不期你心中反疑我每,也是奴命该如此!〔哭介〕〔副净〕勿要哭。当初既许过嫁与官人的,今日心事又已辨明,难道怕他断绝了这头亲事不成?〔贴〕官人,你也不要执性,我家娘娘为了你,是吃尽艰辛虐!
 
【南吕·园林好】告官人还须主张,劝娘行休生怨怅,岂可听无端相谤,轻拆散两鸳鸯,轻拆散两鸳鸯。
 
〔末〕妈妈,他每既有终身之约,谁敢翻悔?也罢,待老汉选个吉日,就在此间成就了百年姻眷,如何?〔生〕这个怕使不得。〔副净〕有亻奢使勿得?老老,渠两家头既然说明白哉,选亻奢日子,唔嚜做子男媒人,我做子女相伴,推渠两家拜拜天地就是哉!〔末〕说得有理。〔生、旦〕妈妈,这个使不得!〔副净〕啐,到害起羞来,大家来!〔末拉生,副净、贴扶旦,拜介〕
 
【双角·沽美酒】〔贴、末、副净〕〔合〕是和非已审详,假还真丢已往,并不是明月芦花两渺茫,今日似锦云中鹣鹣共翔,权把这店房中做了阳台上。
 
〔末〕许官人,你两下既已成亲,只是店中来往人杂,不好居住。我间壁有所空房,待我叫小二去收拾收拾,请官人娘子住下,不知意下如何?〔生〕若得如此,感谢不尽!〔副净〕亻奢说话?我去备桌酒来,一则庆贺,二来权当合卺。〔生〕不消费心。〔末〕生成要的,失陪了。〔同下〕〔生〕小姐,小生有眼不识,一时愚昧,反多唐突,〔跪介〕望恕卑人之罪。〔贴〕该跪的。〔旦〕阿呀,官人请起,奴家失于检点,致起风波,官人幸勿介怀。〔生〕说那里话来?〔贴〕你两下都不要说了。
 
【仙吕入双调·清江引】〔合〕破疑团恩情倍往常,莫使相孤旷,安排合卺卮,准备同鸳帐,五百年好风流冤孽障。
 
〔贴〕丁宁惟恐滞吴乡,罗隐
〔旦〕斜敛轻身拜玉郎。李绅
 
〔生〕惭愧情人远相访,僧圆观
人间来就楚襄王。刘禹锡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