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长生殿 >> 第四十三出 改葬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
第四十三出 改葬

【商调引子·忆秦娥】〔生引二内侍上〕伤心处,天旋日转回龙驭;回龙驭,踟蹰到此,不能归去。


寡人自蜀回銮,痛伤妃子仓卒捐生,未成礼葬。特传旨另备珠襦玉匣,改建坟茔,待朕亲临迁葬,因此驻跸马嵬驿中。〔泪介〕对着这佛堂梨树,好凄惨人也


【商调过曲·山坡羊】恨悠悠江山如故,痛生生游魂血污。冷清清佛堂半间,绿阴阴一本梨花树。空自吁,怕夜台人更苦。那里有佩环夜月归朱户,也慢想颜面春风识画图。〔丑暗上〕〔见介〕奴婢奉旨,筑造贵妃娘娘新坟,俱已齐备。请万岁爷亲临启墓。〔生〕传旨起驾。〔丑〕领旨。〔传介〕军士每,排驾。〔杂扮军士上,引行介〕“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容空死处。”〔到介〕〔丑〕启万岁爷,这白杨树下,就是娘娘埋葬之处了。〔生〕你看蔓草春深,悲风日薄。妃子,妃子,兀的不痛杀寡人也。〔哭介〕号呼,叫声声魂在无?欷歔,哭哀哀泪渐枯。



〔老旦、杂、贴、净四女工带锄上〕〔老旦〕老万岁爷来了。我每快些前去,伺候开坟。〔丑〕你每都是女工么? 

〔众应介〕〔丑启生介〕女工每到齐了。〔生〕传旨,军士回避。高力士,你去监督女工,小心开掘。〔丑应传介〕 

〔军士下〕〔众女工作掘介〕〔众〕 

【水红花】向高冈一谜下锹锄,认当初,白杨一树。怕香销翠冷伴蚍蜉,粉肌枯,玉容难睹。〔众惊介〕掘下三尺,只有一个空穴,并不见娘娘玉体!早难道为云为雨,飞去影都无,但只有芳香四散袭人裾也罗。

〔净〕呀,是一个香囊。〔丑〕取来看。〔净递囊,丑接看哭介〕我那娘娘啊,你每且到那厢伺候去。〔众应下〕〔丑启生介〕启万岁爷,墓已启开,却是空穴。连裹身的锦褥和殉葬的金钗、钿盒都不见了。只有一个香囊在此。〔生〕有这等事。〔接囊看大哭介〕呀,这香囊乃当日妃子生辰,在长生殿上试舞“霓裳”,赐与他的。我那妃子啊,你如今却在何处也


【山坡羊】惨凄凄一匡空墓,杳冥冥玉人何去?便做虚飘飘锦褥儿化尘,怎那硬撑撑钗盒也无寻处。空剩取香囊犹在土,寻思不解缘何故,恨不得唤起山神责问渠。〔想介〕高力士,你敢记差了么?〔丑〕奴婢当日,曾削杨树半边,题字为记。如何得差。〔生〕敢是被人发掘了?〔丑〕若经发掘,怎得留下香囊?〔生呆想不语介〕〔丑〕奴婢想来,自古神仙多有尸解之事。或者娘娘尸解仙去,也未可知。即如桥山陵寝,止葬黄帝衣冠。这香囊原是娘娘临终所佩,将来葬入新坟之内,也是一般了。〔生〕说的有理。高力士,就将这香囊裹以珠襦,盛以玉匣,依礼安葬便了。〔丑〕领旨。〔生哭介〕号呼,叫声声魂在无?欷歔,哭哀哀泪渐枯。



〔丑持囊出介〕〔作盛囊入匣介〕香囊盛放停当,女工每那里。〔众上〕〔丑〕你每把这玉匣,放在墓中,快些封起坟来。〔众作筑坟介〕
 

【水红花】当时花貌与香躯,化虚无,一抔空墓;今朝玉匣与珠襦,费工夫,重泉深锢。更立新碑一统,细把泪痕书。从今流恨满山隅也罗。


〔丑〕坟已封完,每人赏钱一贯。去罢。〔众谢赏,叩头介〕〔净、贴、杂先下〕〔丑问老旦介〕你这婆子,为何不去?〔老旦〕禀上公公,老妇人旧年在马嵬坡下,拾得杨娘娘锦袜一只,带来献上老万岁爷。〔丑〕待我与你启奏。〔见生介〕启万岁爷,有个女工,说拾得杨娘娘锦袜一只,带来献上。〔生〕快宣过来。〔丑唤老旦进见介〕婢子叩见老万岁爷。〔献袜介〕〔生〕取上来。〔丑取送生介〕〔老旦起立介〕〔生看哭介〕呀,果然是妃子的锦袜,你看芳香未散,莲印犹存。我那妃子啊,〔哭介〕



【山坡羊】俊弯弯一钩重睹,暗蒙蒙余香犹度。袅亭亭记当年翠盘,瘦尖尖稳逐红鸳舞。还忆取、深宵残醉余,梦酣春透勾人觑。今日里空伴香囊留恨俱。〔哭介〕号呼,叫声声魂在无?欷歔,哭哀哀泪渐枯。
 高力士,赐他金钱五千贯,就着在此看守贵妃坟墓。〔老旦叩头介〕多谢老万岁爷。〔起出看锄介〕“无心再学持锄女,有钞甘为守墓人。”〔下〕〔外引四军上〕“见辟乾坤新定位,看题日月更高悬。”〔见介〕臣朔方节度使郭子仪,钦奉上命,带领卤簿,恭迎太上皇圣驾。〔生〕卿荡平逆寇,收复神京。宗庙重新,乾坤再造,真不世之功也。〔外〕臣忝为大帅,破贼已迟。负罪不遑,何功之有!〔生〕卿说那里话来!高力士,分付起行。〔丑〕领旨。〔传介〕〔生更吉服介〕〔众引生行介〕



【水红花】五云芝盖簇銮舆,返皇都,旌旗溢路。黄童白叟共相扶,尽欢呼,天颜重睹。从此新丰行乐,少帝奉兴居。千秋万载巩皇图也罗。

肠断将军改葬归,徐夤
下山回马尚迟迟。杜牧 

经过此地千年恨,刘沧
空有香囊和泪滋。郑嵎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