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长生殿 >> 第四十二出 驿备

|<<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
第四十二出 驿备

【越调过曲·梨花儿】〔副净扮驿丞上〕我做驿丞没傝■,缺供应付常吃打。今朝驾到不是耍,嗏,若有差迟便拿去杀。


自家马嵬驿丞,从小衙门办役。考了杂职行头,挖选马嵬大驿。虽然陆路冲繁,却喜津贴饶溢。送分例,落下些折头;造销算,开除些马匹。日支正项俸薪,还要月扣衙门工食。怕的是公吏承差,吓的是徒犯驿卒。求买免,设定常规;比月钱,百般威逼。及至摆站缺人,常把屁都急出。今更有大事临头,太上皇来此驻跸。连忙唤各色匠人,将驿舍周围收拾,又因改葬贵妃娘娘,重把坟茔建立。恐土工窥见玉体,要另选女工四百。报道高公公已到,催办工程紧急。若还误了些儿,〔弹纱帽介〕怕此头要短一尺。〔末扮驿卒上〕〔见介〕老爹,我已将各匠催齐,你放心,不须忧戚。〔副净〕还有女工呢?〔末〕现有四百女工,都在驿门齐集。〔副净〕快唤进来。〔末唤介〕女工每走动。〔贴、净、杂扮村妇,丑短须女扮,各携锹锄上〕“本是村庄妇,来充埋筑人。”〔见介〕女工每叩头。〔末〕起来点名。〔副净点介〕周二妈。〔净应〕〔副净〕吴姥姥。〔贴应〕〔副净〕郑胖姑。〔杂应〕〔副净〕尤大姐。〔丑掩口作娇声应介〕〔副净作细看介〕咦,怎么这个女工掩着了嘴答应,一定有些蹊跷。驿子与我看来。〔末应扯丑手开看介〕老爹,是个胡子。〔副净〕是男,是女?〔丑〕是女。〔副净〕女人的胡子,那里有生在嘴上的,我不信。驿子,再把他裤裆里搜一搜。〔末应作搜丑,诨介〕老爹,这胡子是假充女工的。〔副净〕哎呀,了不得,这是上用钦工,非同小可。亏得我老爹精细,若待皇帝看见,险些把我这颗头,断送在你胡子嘴上了。好打,好打。〔丑〕只因老爹这里催得紧,本村凑得三百九十九名,单单少了一名,故此权来充数,明日另换便了。〔副净〕也罢,快打出去。〔末应,打丑下〕〔副净看众笑介〕如今我老爹疑心起来,只怕连你每也不是女人哩。〔众笑介〕我每都是女人。〔副净〕口说无凭,我老爹只要用手来大家摸一摸,才信哩。〔作捞摸众作躲避走笑介〕〔净〕笑你老爹好长手,〔杂〕刚刚摸着一个鬃剔帚。〔副净〕弄了一手白鯗香,〔贴〕拿去房中好下酒。〔诨介〕〔老旦一面上〕欲将锦袜献天子,权把铧锹充女工。老身王嬷嬷,自从拾得杨娘娘锦袜,过客争求一看,赚了许多钱钞。目今闻说老万岁爷回来,一则收藏禁物,恐有祸端,二则将此锦袜献上,或有重赏,也未可知。恰好驿中命报女工,要去撺上一名。葬完就好进献,来此已是驿前了。〔末上见介〕你这老婆子,那里来的?〔老旦〕来投充女工的。〔末〕住着。〔进介〕老爹,有一个投充女工的老婆子在外。〔副净〕唤进来。〔末出,唤老旦进见介〕〔副净〕你是投充女工的么?〔老旦〕正是。〔副净〕我看你年纪老了些,怕做不得工。只是现少一名,急切里没有人,就把你顶上罢。你叫甚名字?〔老旦〕叫做王嬷嬷。〔副净〕好,好!恰好周、吴、郑、王四人。你四人就做个工头,每一人管领女工九十九人。住在驿中操演,伺候驾到便了〔众〕晓得。〔做各见诨介〕〔副净〕你每各拿了锹锄,待我老爹亲自教演一番。〔众应各拿锹锄,副净作教演势,众学介〕〔副净〕



【亭前柳】锹镢手中拿,挖掘要如法。莫教侵玉体,仔细拨黄沙。〔合〕大家、演习须熟滑,此奉钦遵,切休得有争差。



〔众〕老爹,我每啊, 

【前腔】田舍业桑麻,惯见弄泥沙。小心齐用力,怎敢告消乏。〔合〕大家、演习须熟滑,此奉钦遵,切休得有争差。



〔副净〕且到里边连夜操演去。〔众应介〕 

玉颜虚掩马嵬尘,高骈
云雨虽亡日月新。郑畋 

晓向平原陈祭礼,方干
共瞻銮驾重来巡。僧广宣

|<<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