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长生殿 >> 第三十六出 看袜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
第三十六出 看袜

【商调过曲·吴小四】〔老旦扮酒家妪上〕驿坡头,门巷幽,拾得娘娘锦袜收。开着店儿重卖酒,往来客人尽见投。聊度日,不用愁。


老身王嬷嬷,一向在这马嵬坡下,开个冷酒铺儿度日。自从安禄山作乱,人户奔逃。那时老身躲入驿内佛堂,只见梨树之下有锦袜一只,是杨娘娘遗下的。老身收藏到今,谁想是件至宝。如今郭元帅破贼收京,太平重见,老身仍旧开张酒铺在此。但是远近人家,闻得有锦袜的,都来铺中饮酒,兼求看袜。酒钱之外,另有看钱,生意十分热闹。〔笑介〕也算是老身交运了。今早铺设下店儿,想必有人来也。〔虚下〕〔小生巾、服行上〕

【中吕过曲·驻马听】翠辇西临,古驿千秋遗恨深。叹红颜断送,一似青冢荒凉,紫玉销沉。小生李謩,向因兵戈阻路,不能出京。如今渐喜太平,闻得马嵬坡下王嬷嬷酒店中,藏有贵妃锦袜一只,因此前往借观。呀,那边一个道姑来了。〔丑扮道姑上〕满目沧桑都换泪,空留锦袜与人看。〔见介〕〔小生〕姑姑何来?〔丑〕贫道乃金陵女贞观主,来京请藏,兵阻未归。今闻王嬷嬷店中,有杨娘娘锦袜,特来求看。〔小生〕原来也是看袜的,就请同行。〔同行介〕〔合〕玉人一去杳难寻,伤心野店留残锦。且买酒徐斟,暂时把玩端详审。



〔小生〕此间已是,不免径入。〔同作进介〕〔老旦迎上〕里面请坐。〔小生、丑作坐介〕〔外上〕老汉郭从谨,喜得兵戈宁息,要往华山进香。经过这马嵬坡下,走的乏了。有座酒店在此,且吃三杯前去。〔进介〕店主人取酒来。〔老旦〕有酒。〔外与小生、丑见介〕请了。〔小生向老旦介〕王嬷嬷,我等到此,一则饮酒,二则闻有太真娘娘的锦袜,要借一观。〔老旦笑介〕锦袜果有一只。只是老身呵,



【前腔】宝护深深,什袭收藏直至今。要使他香痕不减,粉泽常留,尘涴无侵。果然堪爱又堪钦,行人欲见争投饮。客官,只要不惜囊金,愿与君把玩端详审。



〔小生〕这个自然。我每酒钱之外,另有青蚨便了。〔老旦〕如此待老身去取来。〔虚下〕〔持袜上〕玉趾罢穿还带腻,罗巾深裹便闻香。客官,锦袜在此。请看。〔小生作接,展开同丑看介〕呀,你看锦文缜致,制度精工。光艳犹存,异香未散。真非人间之物也。〔丑〕果然好香!〔外作饮酒不顾介〕〔小生作持袜起,看介〕



【驻云飞】你看薄衬香绵,似一朵仙云轻又软。昔在黄金殿,小步无人见。怜今日酒垆边,等闲携展。只见线迹针痕,都砌就伤心怨。可惜了绝代佳人绝代冤,空留得千古芳踪千古传。



〔外作恼介〕唉,官人,看他则甚!我想天宝皇帝,只为宠爱了贵妃娘娘,朝欢暮乐,弄坏朝纲。致使干戈四起,生民涂炭。老汉残年向尽,遭此乱离。今日见了这锦袜,好不痛恨也。



【前腔】想当日一捻新裁,紧贴红莲着地开,六幅湘裙盖,行动君先爱。唉,乐极惹非灾,万民遭害。今日里事去人亡,一物空留在。我蓦睹香衤幻重痛哀,回想颠危还泪揩。



〔老旦〕呀,这客官见了锦袜,为何着恼?敢是不肯出看钱么!〔外〕什么看钱?〔老旦〕原来是个村老儿,看钱也不晓得。〔小生〕些须小事,不必斗口。〔向丑介〕姑姑也请细观。〔向老旦介〕待小生一并送钱便了。〔递袜介〕〔丑接起看介〕唉,我想太真娘娘,绝代红颜,风流顿歇。今日此袜虽存,佳人难再。真可叹也。



【前腔】你看琐翠钩红,叶子花儿犹自工。不见双跌莹,一只留孤凤。空流落,恨何穷。马嵬残梦,倾国倾城,幻影成何用。莫对残丝忆旧踪,须信繁华逐晓风。



〔递袜与老旦介〕嬷嬷,我想太真娘娘,原是神仙转世。欲求喜舍此袜,带到金陵女贞观中,供养仙真。未知许否?〔老旦笑介〕老身无儿无女,下半世的过活都在这袜儿上。实难从命。〔小生〕小生愿出重价买去。如何?〔外〕这样遗臭之物,要他何用。〔老旦〕老身也不卖的。〔外作交钱介〕拿酒钱去。〔小生作交钱介〕我每看袜的钱,一总在此。〔老旦收介〕多谢了。



一醉风光莫厌频,鲍溶
〔丑〕几多珠翠落香尘。卢纶 

〔小生〕惟留坡畔弯环月,李益
〔外〕郊外喧喧引看人。宋之问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