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籍集部 >> 戏曲 >> 传奇 >> 长生殿 >> 第三出 贿权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第三出 贿权

【正宫引子·破阵子】〔净扮安禄山箭衣、毡帽上〕失意空悲头角,伤心更陷罗罝。异志十分难屈伏,悍气千寻怎蔽遮?权时宁耐些。
 
“腹垂过膝力千钧,足智多谋胆绝伦。谁道孽龙甘蠖屈,翻江搅海便惊人。”自家安禄山,营州柳城人也。俺母亲阿史德,求子轧荦山中,归家生俺,因名禄山。那时光满帐房,鸟兽尽都鸣窜。后随母改嫁安延偃,遂冒姓安氏。在节度使张守珪帐下投军。他道我生有异相,养为义子。授我讨击使之职,去征讨奚契丹。一时恃勇轻进,杀得大败逃回。幸得张节度宽恩不杀,解京请旨。昨日到京,吉凶未保。且喜有个结义兄弟,唤作张千,原是杨丞相府中干办。昨已买嘱解官,暂时松放。寻他通个关节,把礼物收去了。着我今日到彼候复。不免前去走遭。〔行介〕唉,俺安禄山,也是个好汉,难道便这般结果了么?想起来好恨也!
 
【正宫过曲·锦缠道】莽龙蛇、本待将河翻海决,反做了失水瓮中鳖,恨樊笼霎时困了豪杰。早知道失军机要遭斧钺,倒不如丧沙场免受缧绁,蓦地里脚双跌。全凭仗金投暮夜,把一身离阱穴。算有意天生吾也,不争待半路枉摧折。
 
来此已是相府门首,且待张兄弟出来。〔丑扮张千上〕“君王舅子三公位,宰相家人七品官。”〔见介〕安大哥来了。丞相爷已将礼物全收,着你进府相见。〔净揖介〕多谢兄弟周旋。〔丑〕丞相爷尚未出堂,且到班房少待。全凭内阁调元手,〔净〕救取边关失利人。

〔同下〕【仙吕引子·鹊桥仙】〔副净扮杨国忠引祗从上〕荣夸帝里,恩连戚畹,兄妹都承天眷。中书独坐揽朝权,看炙手威风赫烜。
 
“国政归吾掌握中,三台八座极尊崇。退朝日晏归私第,无数官僚拜下风。”下官杨国忠,乃西宫贵妃之兄也。官居右相,秩晋司空。分日月之光华,掌风雷之号令。〔冷笑介〕穷奢极欲,无非行乐及时;纳贿招权,真个回天有力。左右回避。〔从应下〕〔副净〕适才张千禀说,有个边将安禄山,为因临阵失机,解京正法。特献礼物到府,要求免死发落。我想胜败乃兵家常事,临阵偶然失利,情有可原。〔笑介〕就将他免死,也是为朝廷爱惜人才。已曾分付令他进见,再作道理。〔丑暗上见介〕张千禀事:安禄山在外伺候。〔副净〕着他进来。〔丑〕领钧旨。〔虚下,引净青衣、小帽上,丑〕这里来。〔净膝行进见介〕犯弁安禄山,叩见丞相爷。〔副净〕起来。〔净〕犯弁是应死囚徒,理当跪禀。〔副净〕你的来意,张千已讲过了。且把犯罪情由,细说一番。〔净〕丞相爷听禀:犯弁遵奉军令,去征讨奚契丹呵,〔副净〕起来讲。

〔净起介〕【仙吕过曲·解三酲】恃勇锐,冲锋出战,指征途所向无前。不提防番兵夜来围合转,临白刃,剩空弮。〔副净〕后来怎生得脱?〔净〕那时犯弁杀条血路,奔出重围。单枪匹马身幸免,只指望鉴录微功折罪愆。谁想今日呵,当刑宪!〔叩首介〕望高抬贵手,曲赐矜怜。
 
【前腔】〔换头〕〔副净起介〕论失律丧师关巨典,我虽总朝纲敢擅专?况刑书已定难更变,恐无力可回天。〔净跪哭介〕丞相爷若肯救援,犯弁就得生了。〔副净笑介〕便道我言从计听微有权,这就里机关不易言。〔净叩头介〕全仗丞相爷做主!〔副净〕也罢。待我明日进朝,相机而行便了。乘其便,便好开罗撤网,保汝生全。
 
〔净叩头介〕蒙丞相爷大恩,容犯弁犬马图报。就此告辞。〔副净〕张千引他出去。〔丑应,同净出介〕“眼望捷旌旗,耳听好消息。”〔同下〕〔副净想介〕我想安禄山乃边方末弁,从未著有劳绩,今日犯了死罪,我若特地救他,必动圣上之疑。〔笑介〕哦,有了。前日张节度疏内,曾说他通晓六番言语,精熟诸般武艺,可当边将之任。我就授意兵部,以此为辞,奏请圣上,召他御前试验。于中乘机取旨,却不是好。
 
专权意气本豪雄,卢照邻
万态千端一瞬中。吴融
多积黄金买刑戮,李咸用
不妨私荐也成公。杜荀鹤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