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国文学 >> 小说 >> 苦儿流浪记 >> 第二部 第六章 营救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
第六章 营救

  平台实在过于狭窄,使我们无法忍受,大家决定要把它加宽,说干就干,我们用小刀在煤层里刨挖,然后把挖下的煤块扔到水里。

  因为我们的脚下已经有着吃得住劲的立足点,加宽平台的工作并不太难;在挖掉了很多煤块以后,我们的监牢加宽了。

  当我们能够伸着腿平躺下去,再也用不着悬腿坐着的时候,我们肢体上的痛苦大大缓解了。

  虽然卡洛利的大圆面包每次都是按最小分量分到卡洛利和我的手里的,但我们两个人都已亲眼看着它分完。而且,那最后剩下的一块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分到我们手里的,那就是:当老夫子最后一次给我们分面包的时候,从几个挖煤工的眼神里,可以明显地看出,如果下一次再分的时候还依旧没有他们的份儿,那他们是决不会再容忍下去了,幸好往后已经没有面包可分了。

  这样一来,大家再也没有话好说了。

  开始被困的时候,我们的话多极了,时间越长,我们变得越不爱说话,说话的内容也越来越简单,永远都是围绕着这两个问题:人们用什么办法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被关在这里有多久了?

  但是,连这两个问题,人们也已经感到冷漠了。如果我们中间有谁说了自己的看法,别人未必就会有反应;即使有,也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哪怕有谁在一天之内对自己提出的看法颠三倒四地作几次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也决不会引起别人的恼怒或认真的反驳。

  “好吧,看看吧。”

  我们困在这里已经有两天或者六天?这只有到了我们获救的时刻才会知道。但这一时刻会到来吗?我很怀疑。

  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怀疑,有时我的伙伴们偶然流露出一些想法,这些想法证实他们同我一样,也是满腹疑虑。

  “如果我死在这里,”贝关乌说,“公司会给我的老婆和孩子一笔抚恤金,他们至少用不着再去要饭,依我看,这也死得安心了。”

  当然,老夫子作为众人之首,他自认为不仅要保护我们不遭灾难,还要拯救我们于自我绝望之中。所以一旦我们当中有谁表现出自暴自弃,他便马上用好言去宽慰他。

  “你和我们一样,都不会死在这里的。吊桶在工作,水正在退下去。”

  “哪儿的水在退?”

  “井下的水。”

  “那巷道里的水呢?”

  “也会退的,但必须等待。”

  “您说,贝关乌,”这个插话的人是卡洛利,他对于说反话是从不失时机的,而且反应得特别快,“如果这个公司象老夫子从前的那个一样破产了呢?那您的老婆就要被人偷走了。”

  “少废话,白痴!公司富得很。”

  “公司有了矿井才有钱!可现在,哈哈,矿井淹在水里了。不过,我嘛,我倒宁可在外面而不愿意困在这里。”

  “你是说?”

  “谁叫这些经理先生和工程师先生平时都那么神气?现在正好教训教训他们。我巴不得工程师先生也在井下,那才有趣哩,不是吗?‘工程师先生,您是不是该带上一个罗盘呢?’”

  “就算工程师也在下面,你这个白痴也还不是照样要憋死在这里,我们也一样。”

  “啊,你们这些人,告诉你们,我不过拿工程师开开玩笑,你们用不着不好意思。我嘛,我还有别的事等着要干哩,谁能帮个忙去晒晒我的栗子呢?我想劳驾请工程师上去帮这个忙,‘向您致敬,工程师先生!’”

  老夫子的感情本来就是深藏不露的,卡洛利这个人,他对什么事都不大在乎,现在除了他们这两个人,在我们其余的人的嘴巴里,你不会再听到脱险或得救这样的字眼,因为从我们内心深处涌出来的那些话,几乎句句都带上“死亡”和“被抛弃”这两个词。

  “老夫子,你说的是废话,吊桶是永远也排不干水的。”

  “我已经给你计算过不下二十次了,耐心点吧!”

  “光靠计算是不能把我们从这里救出去的。”巴契思忖着说。

  “那谁来救我们呢?”

  “仁慈的天主。”

  “可能。既然是天主把我们放在这里的,”老夫子回答说,“也只有他才能把我们救出去。”

  “我只指望天主和圣母来救我们,而不是那些工程师先生。刚才我向圣母祈祷时,感到耳边轻轻吹过一阵微风,好象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如果你将来愿意过一个热心教友的生活,你将得救。’我答应了。”

  “他和他的圣母都是畜生!”贝关乌站了起来喊道。

  巴契信天主教,贝关乌信的是基督教加尔文宗。如果说圣母在天主教内受到极高崇敬的话,那她在基督教加尔文宗内却一钱也不值;他们根本就不承认圣母,不承认所有位于天主和人之间的中介者,如教皇、诸圣和天神。

  巴契讲的求圣母保佑的说法,要是在别的地方,那是不会引起争论的。但是,这是在塞文省的中心地带,是在一个曾经在十七世纪发生过宗教武斗的城市里,这个城市,在那个时候,一半对一半的居民曾经互相殴斗过。那么现在巴契的话也好,贝关乌的反唇相讥也好,都势必引起一场争纷,这已是无法避免的了。

  这两个人已经同时从狭窄的平台上站了起来,互相提防着,准备交手。

  老夫子一只脚踩着加斯巴尔大叔的肩膀,上到平台的高处,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

  “如果你们想打架,”他说,“等你们出去以后再打。”

  “要是我们出不去呢?”贝关乌反问道。

  “那就证明你是对的,巴契是错的。因为巴契在祈祷的时候,他得到了出得去的允诺。”

  这一回答的好处是能使对立的双方都满意。

  “我会出去的。”巴契说。

  “你出不去。”贝关乌回答。

  “用不着再争论不休,很快就会知道谁对谁错。”

  “我能出去。”

  “你出不去。”

  由于老夫子的调停,争吵幸而平息了,但大家的头脑里却都蒙上了一层再也无法排除的阴影。

  “我相信我会出去,”巴契沉默片刻之后又说,“当然,我们现在在这里,那是因为我们中间有着天主要惩罚的恶人。”说着,他故意向贝关乌看了一眼。

  贝关乌不但没有发火,反而同意他对手的说法。

  “这是肯定的,”他说,“上帝要给我们中间的一个人补过和赎罪的机会。这个人是巴契还是我?我不知道。至于我,我所能说的,就是多亏这些时候我一直是个守规矩的基督教的教友,在上帝面前我的良心是平安的,我现在祈求上帝宽免我的过失。”说完,他双膝跪下,一下、两下,捶打自己的心口①。

  

  ① 跪着捶打自己的心口。这在天主教和加尔文宗基督教内,是教徒忏悔时的一种动作。这种动作,在他们现在的新派教徒内已不被采用。



  “而我呢,”巴契大声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灵魂上没有犯过罪②,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发痛悔’③。但我仁慈的护守天神和我的主保圣人圣若望,他们都知道,我从来没有故意犯过罪,我从未对别人做过亏心事。”

  

  ② 这里所说的“犯罪”,是属于宗教语言,不仅是指抵触法律的犯罪行为,也指灵魂上(即思想上)的抵触上帝十诫的行为。

  ③ 发痛悔,是天主教教规上的专词,指把所犯的罪,全部亲口坦白,并表示痛改前非。



  我不知道是这阴森的监牢还是对死亡的恐惧,或者是饥饿所造成的虚弱和勉强照亮这古怪场面的矿灯的神秘的火光,使我听了巴契和贝关乌的公开忏悔后,内心也深深地受到震动,也准备跪下来和他们一道忏悔。

  突然,背后有人发出一声嚎啕,我转过身来,看见高大的贡贝鲁已经跪倒在地上。几个钟点以前,他就离开了平台的高处,下到我们躺坐的地方,占据了卡洛利的一部分位置,紧贴在我的身后。

  “那个罪人,”他哭喊着,“不是巴契,也不是贝关乌,是我。仁慈的天主惩罚的是我呀!但我痛悔,我痛悔。大家都听着!我把事情全盘托出。如果我出去了,我发誓要补赎我犯过的罪,要是出不去,请求你们替我弥补吧!一年前,有人告胡盖特在韦达尔大娘房里偷了一块表,他被判了五年徒刑。胡盖特是无辜的。这事是我干的,表就藏在我床底下,撬开第三块地砖就能找到。”

  “把他推到水里去!推到水里去!”巴契和贝关乌同时嚷了起来。

  如果他们俩已经下到我们身边,那肯定会把贡贝鲁推下水潭的,但在他们可能下来之前,老夫子还来得及进行干涉。

  “你们难道希望他灵魂上带着大罪①去见天主吗?”老夫子喊道,“让他发痛悔吧。”

  

  ① 这是宗教语言,意即:应该允许有罪的人在他临终前有个忏悔的机会。



  “我痛悔,我痛悔。”贡贝鲁重复着。尽管他力大无穷,他的声音却比一个孩子的声音还要微弱。

  “把他推到水里去!”巴契和贝关乌还在喊叫不休。

  “不行!”老夫子也喊了起来。

  于是他对他们进行劝说,给他们解释关于定罪和宽免的道理。但他们什么也不愿听,始终气势汹汹地要走下来。

  “把你的手给我。”老夫子走近贡贝鲁。

  “老夫子,你不要保护他。”

  “我要保护他。如果你们要把他推到水里去,就把我一块儿推下去。”

  “不推也行,”他们终于只好让步,“但要有个条件,你让他在角落里待着,谁也不准和他说话,大伙儿都不应该理他。”

  “这还是公道的,”老夫子说,“他也只配这样。”

  老夫子说了这番算是给贡贝鲁判决的话以后,加斯巴尔大叔、老夫子和我,我们三人挤了挤,在我们和那个倒在煤块上的可耻的人中间出现了一条空隙。

  我想,大概有好几个钟头吧,这个人一直待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显出痛苦不堪的样子,不时重复着一句话;

  “我痛悔。”

  可是巴契和贝关乌还在朝着他嚷嚷:

  “太晚了。你痛悔是因为你害怕了,胆小鬼!你本该在六个月、一年以前就发痛悔的。”

  他艰难地喘着气,没有直接回答他们,只是一个劲地重复:

  “我痛悔!我痛悔!”

  他发烧了,或者至少象发着烧一样,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听得见他的上下牙齿在咯咯作响。

  “我渴,渴死了。”他喃喃地说,“给我靴子。”

  靴子里没有水了,我站起来想去打水,但巴契吼叫着不让我去,加斯巴尔大叔拉住了我的胳膊。

  “大家发誓不去管他的。”

  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他一直在连连地叫着口渴;因为看到我们无意给他水喝,他就站起来想自己下去弄水。

  “他会把平台踩塌的!”巴契喊了起来。

  “他爱怎么干就让他怎么干吧!”老夫子说。

  这个快渴死的人,他看到过我是仰着身子滑下去的,因而也想照着去做。但我的身体很轻,他却很笨重;我很灵活,他却臃肿面呆笨;他刚刚仰面躺下,身子下面的煤块就塌了;还没等他叉开双腿重新站起来,这个人便带着两只向空中乱抓的手滚进了漆黑的深水里;被激起的水花一直溅到我们的身上;之后,水面重新合上,再不露一丝缝隙。

  我正要俯身向前,但加斯巴尔大叔和老夫子一人抓住了我一只胳膊。

  “我们得救了!我们会从这里出去了!”巴契和贝关乌同时狂呼起来。

  我害怕得发抖,身子猛地朝后倒了下去。我完全呆在那里了,动也动不得了,吓成了半死。

  “他不是个诚实的人。”加斯巴尔大叔说。

  老夫子没说什么,但马上从牙缝间挤出了这么一句:

  “再说,他消耗了我们份内的不少氧气。”

  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我的脑袋象被敲了一下,我想了一想后问老夫子,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头脑里产生了一种不道德和自私的心理,孩子,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

  “我们靠面包和空气活命,面包我们没有了,空气也越来越少;要知道,我们消耗掉的空气是不能还原的。我方才看见这个人消失了,就说他再也不会消耗我们赖以活命的空气。为了这句话,我这一辈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责备。”

  “你说到哪里去了,”加斯巴尔大叔说,“他是罪有应得。”

  “现在,一切都会好起来了。”巴契说着的时候,用他的两只脚拍打着工作面。

  如果说,一切并没有象巴契所希望的那样进行得又快又好,那也不是营救我们的工程师和工人们的过错。

  已经开始的挖通道的工作一直在进行,一分钟也没有停顿过,但这个工作变得困难起来了。

  人们现在碰上了一种被矿工们叫做“咬不烂的硬筋”的煤层,也就是说,这是一种特别坚硬的煤层。必须打通这个煤层,但是巷道太狭小,只容得下一个挖煤工在里面工作,其余的人只能排着队待在这个人的背后等着,只有第一个于累了的时候,第二个才能上前去接替他干下去,所以不管通道里的挖煤工有多少,也不管大家的积极性有多高,实际上始终只有一把镐头在凿那块“硬筋”。

  再说,这条巷道的通风也不好,一面往前掘进,一面还要铺设由铁管道,管道的每个接口处又都得用胶泥封住;这都不去说它,最使人感到恼火的是:尽管已经用了一台功效强大的手摇鼓风机往管道里送空气,但矿灯依旧只是在管道口才燃烧发亮。

  这些困难延误了掘进的速度,在我们被大水吞没的第七天,人们才只挖了二十米深。虽然说这已经是通常情况下的一个月的掘进深度了,但按眼下所用的方法和所使用的人力来说,这个进度实在算不上快。

  此外,为了把工程进行下去,还需要工程师具有高尚的顽强精神,因为按一致的看法,继续挖下去是白费功夫。人们认为,所有憋在井里的矿工都已经死了;也就是说,事到如今,用几只吊桶排水就行了,因为你可能找到的既然只能是一堆尸体,那么早点晚点又有什么紧要呢!

  主管当局和公众都持这种看法,连受难者的妻子和母亲也都已经穿上了丧服,不会有人能从特鲁耶尔的矿井里活着出来了。

  但是工程师不顾同事和朋友们的反对和批评,他坚持着必须往深挖。就这样,除非工具出现故障,井外的营救工作一直在不间歇地进行着。

  工程师身上有着一种哥伦布相信能发现新大陆那样的顽强精神。

  “朋友们,再干一天吧!”他对工人们说,“如果明天我们还没有任何新的发现,那就放弃。为了你们的伙伴,我请求你们坚持;如果换个位置,是你们在里面,我也会为了你们的缘故,向别人提出同样的请求的。”

  工程师的一片赤心染红了他自己矿里的工人们的心;至于那些城里的工人,他们听到出事的消息后赶来,现在因为敬佩工程师的负责态度,个个都愿意留下来。

  须要工人们去做的还不止是挖通道,在矿灯室旁边的那条总巷道里,有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塌方,工人们正在用坑木把它们重新支撑起来。现在,无论是工程师还是工人,大家只有一个想法,必须揭开埋藏在这口可怕的矿井里面的秘密,把还活着的受难者救出来。

  由于工人们的协力同心和全力以赴,通道越挖越深。

  到了第七天,在一次换班的时候,一个挖煤工刚要动搞,他相信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声音,好象是一阵微弱的打击声。他举着刚要落下的镐头,耳朵贴在煤层上细听。后来,他怕自己弄错了,又招呼了一个同伴上前来也听一听。两个人屏住气听着,一会儿功夫,一阵阵微弱的声音,有节奏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这个消息马上不胫而走地传开了,怀疑的比相信的要多。传到工程师那里后,他立刻急匆匆走下了通道。

  这一下,他相信可以肯定了,到底还是他对,井下现在还有可以活着救出来的人!

  好几个人跟在他的后面下了通道,他推开挖煤工,自己用耳朵细听,但是他太激动了,周身哆嗦着,所以什么也没听见。

  “我怎么听不见呢?”他失望地说。

  “这是井里的魔鬼在作祟,”一个矿工说,“他想捉弄我们,敲打出声音来好叫我们上当。”

  但是最早听到声音的两个挖煤工坚持他们没有弄错,他们认为那声音确实是一种回答他们的敲打声。这两个人都是上了年纪的、有经验的井下工,他们的说话是有权威的。

  工程师把尾随在他后面的人,包括那一连串在通道里排着队传递筐子的人都打发到通道外面去,只留下那两个挖煤工在他身边。他们用镐重重地、有间隔地敲打出声音来,然后屏住呼吸将耳朵贴在煤层上细听。

  等了一会儿功夫,他们心里感到一阵深沉的震动,因为有一阵微弱的、有节奏的、急促的声音在回答他们。

  “再敲,敲的中间要有间隔,要能肯定那不是你们敲打后反射过来的回声才好。”

  挖煤工敲了几下。不一会儿,他们又听到了同先前一样的有节奏的声音。不是回声,是回答。就是说,井下有矿工在向他们答话。

  不必怀疑了,有人还活着,可以把他们救出来。

  消息象条导火线,全城轰动了。人们纷纷朝特鲁耶尔矿山涌来,人数之多,情绪之激动超出了出事的当天。遇难者的妻子们,孩子们,母亲们,亲友们都来了。他们颤抖着,丧服上闪着希望的光芒。

  还有多少人活着?也许很多。你们家的也许还活着,我们家的也一定还活着。

  大家都想拥抱工程师。

  这个心无旁用、只把心思用在营救工作上的工程师,他面对欢笑,如同面对嘲笑和怀疑时一样,显得镇定如若;为了把家属和那些爱打听消息的人支开,他要来了城防军阻止这些人接近巷道,以保证掘进工作能继续顺利进展。

  传出来的声音太微弱了,以致不可能肯定这些声音是从哪个确切的地方传来的。但这些声音足以说明,逃避水灾的矿工们一定是在老废井的三个上山眼工作面中的一个里面。只挖掘一条通道未必就能恰巧通到这些“囚徒”的面前,应该挖三条通道分别通到这三个工作面。越往深处挖,声音会听得越真切,那时就可以停止挖掘,集中力量往外排水。

  大家干得比任何时候都起劲了,附近的煤矿公司派了他们最好的掘进手到特鲁耶尔矿山来帮忙。

  人们原来只把希望寄托在挖通道上面,现在,因为水在退下去,不用多久,人们可以下到第一水平,再从那里的巷道走进牢狱中去救人,看来这也完全是可能的了。

  当我们在工作面里听到工程师敲打的呼唤声时,我们惊喜的心情同当初听到吊桶落在井里排水的声音时一样。

  “我们得救了。”

  这是从我们嘴里冲出来的狂喜的喊叫。不用细想,我们确信人们就要来救我们了。

  然而,如同刚听到吊桶排水时一样,希望过后又是失望。

  镐头敲打的声音表明,营救我们的工人离我们还远着哩!可能还有二十米,或者是三十米。打通这么厚的煤层还要多久呢?我们的估计各不相同。一个月,一个星期,或者是六天?我们怎么还能等上一个月、一个星期或者六天呢?我们中间谁还能活六天?我们已经有多少天不吃东西了啊!

  开始,只有老夫子一个人的说话还那么硬气,但久而久之我们的悲观情绪也感染了他,因为衰弱也渐渐地把他摧垮了。

  水,我们倒是可以喝个够,但没有吃的,饥饿使我们难以忍受,我们甚至想啃漂在水里的烂木头。

  我们中间最熬不住肚子饿的是卡洛利,他把剩下的一只靴子割开,不停地嚼着靴子皮。

  我见到同伴们饿成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得害怕了,再加上一些其他使我恐惧的因素,我时刻感到心惊肉跳,紧张得发慌。维泰利斯过去常常给我讲些海上遇险的故事,他经历过的海上旅行,至少和他在陆地上的旅行次数一样多。自从我们被饥饿折磨以来,其中有一个故事不断地在我脑海里盘旋。这个故事说,有一帮水手被困在大海中的一个沙岛上,那里找不到一丁点吃的东西,他们就杀了一个少年见习水手来充饥。听见我的同伴们饿得直叫唤,我不禁想,是否相同的命运会落到我的头上?在我们这个煤岛上,我不会被杀死吃掉吗?我肯定能在老夫子和加斯巴尔大叔那里找到保护,但巴契、贝关乌和卡洛利,这三个人能信得过吗?我对他们可没有丝毫信任,特别是卡洛利,他正在靴子皮上磨快他那雪白的大牙齿。

  这种害怕也许是十分可笑的,但在我们当时那样的处境下,支配着我们头脑的思维和想象力的,既不是理智也不是冷静的思考能力。

  更加可怕的是照明没有了。我们矿灯里的油快用尽了。当只剩下最后两盏矿灯的时候,老夫子决定只有在必需照明的情况下才点灯。于是我们就在黑暗中度过漫长的时间。

  我们的境况不仅是凄惨的,而且也异常危险,因为只要一不小心,我们就会滚落到水里去。

  贡贝鲁死后,每级平台上只剩下三个人,我们的地方稍微宽敞了些。加斯巴尔大叔占一头,老夫子占另一头,我夹在他们中间。

  有一段时间,我似睡非睡,非常吃惊地听见老夫子在低声地说话,好象是在说着梦话。

  我醒了醒,侧耳细听。

  “天上有着云彩,”他说,“云彩可是极漂亮的东西,有的人不喜欢它,我可喜欢得它要命。啊,啊!刮风了,多好啊,我也喜欢风。”

  他是在做梦?我摇了摇他的胳膊,他还在说:

  “如果你愿意给我六个煎鸡蛋……不,八个!干脆放上一打吧!我回去时就把它们吃光。”

  “你听见了吗?加斯巴尔大叔?”

  “听见了,他在做梦。”

  “不,他是醒着的!”

  “他在说疯话。”

  “我肯定他是醒着的。”

  “哎,老夫子!”

  “你愿意来同我一块儿吃晚饭吗?加斯巴尔?你来一趟吧,我通知你,天上可要刮大风了。”

  “他昏迷了。”加斯巴尔大叔说,“这是饥饿和高烧引起的。”

  “不,他死了。”贝关乌说,“这是他的灵魂在说话。老夫子,哪来的风呀?是密史脱拉风①吗?”

  

  ① 密史脱拉风:法国南部及地中海上干早强烈的西北风或北风。



  “地狱里没有密史脱拉风,”巴契叫喊道,“老夫子到地狱里去了。我告诉你,你也得去那里,当然,你是不肯相信我的。”

  他们这是怎么啦?全失去理智了吗?全疯了吗?要是这样,他们会互相厮打、互相残杀的。该怎么办呢?

  “您想喝水吗,老夫子?”

  “不,谢谢了,等我吃煎鸡蛋的时候再喝吧。”

  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他们三个人一直都在说话,但相互间却谁也不答理谁。在这些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里,总是重复这几个字:吃、喝、出去、天空、风。

  突然,我想起该把我的矿灯点上。灯和火柴都放在老夫子那头,我把它们拿了过来。

  火苗刚刚闪动,他们一个个都默不作声了。

  经过片刻的沉寂之后,他们都问发生了什么事,完全象刚从梦中醒过来一样。

  “你们害上谵妄症了。”加斯巴尔大叔说。

  “谁?”

  “你,老夫子。还有巴契和贝关乌。你们都说自己已经到了外面,还说天在刮风。”

  我们不时地敲打工作面,让营救的人知道我们还活着。我们听到他们的镐头在不停地挖煤,但响声要很慢才增大一点儿,这就是说,他们离这儿还远着哩。

  灯点燃以后,我下去用靴子打水,发觉水已经退了好几公分。

  “水在退!”

  “天主啊!”

  我们心里又一次燃起了希望。

  有人想让灯点着,好观察一下水位退下去的情况,但老夫子不许这样做。

  我马上想到一场争吵又要爆发了。但是老夫子在不讲清道理以前,是从来不会强求别人听从他的。

  “我们以后还需要灯哩!如果现在就把灯油用尽了,在非它不可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还有,水位的下降是不会一下子明显地让人看出来的,那么,你们现在去看着它,岂不反而会把自己急死吗?我们会得救的,鼓起勇气吧!不该指望水会一下子全退尽。这里还有十三根火柴,到需要用的时候就用得着了。”

  灯灭掉了。我们都喝了个够,谵妄症也不再纠缠我们了。在漫长的几个小时里,或许是几天吧,我们一动也不动,就靠着听镐头挖巷道的声音和吊桶在井里排水的声音,坚持着活下去。

  声音不知不觉地愈来愈响,水在退,人们在接近我们。不过他们能及时赶到吗?如果说营救我们的工作越来越接近成功的话,我们却变得越来越衰弱、越来越痛苦了,这既是体力上的虚脱,也是精神上的虚脱。从发生水灾的那天起,我的同伴们还没有吃过东西。更加可怕的是,我们唯一能呼吸的,只是一种不能更新的空气,它正变得越来越有害,使我们越来越感到不堪忍受了。幸好水退了,气压也减低了。如果一直是那样的气压,那我们肯定会窒息而死的。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说,我们的得救,都是由于营救工作的迅速有效和指挥得当。

  镐头和吊桶的响声象摆动着的钟摆,完全是有规律的。只要营救工作稍有停顿,我们便立刻感到焦躁不安。他们会抛弃我们吗?是碰上了难以克服的困难了吗?在一次这样的停顿中,突然响起了一种非常巨大的声音,一种轰隆隆的、象呼啸着的大风所发出的声音。

  “水又涌到井里来了!”卡洛利叫了起来。

  “不是水。”老夫子说。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它不是水。”

  尽管老夫子的洞察力和他的预感的可靠性都早已提供了足以使我们信服的大量证据,但他的话也只是在有显而易见的道理作依据时;大家才会相信。既然现在连他自己也承认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我们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台涡轮鼓风机在给挖巷道的工人送空气),大家便又象吓疯了似的想到了水灾。

  “把灯点上。”

  “没有用。”

  “点上,点上!”

  该是老夫子听从别人的时候了,因为所有的声音都不约而同地这样命令着。

  灯的亮光使我们看清楚了,水不但没有上涨,而且还在退。

  “你们看清楚了吧。”老夫子说。

  “水会涨的,这回呀,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也好,还不如马上就死!我再也受不了啦!”

  “给我灯,老夫子。我想写张纸条留给我的女人和孩子。”

  “替我写上两句。”

  “也替我写上几句。”

  这是贝关乌在要灯,他打算在临终前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写信,他从胸口掏出一张被他贴肉窝干的小纸片,另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截铅笔头,他动笔了。

  “瞧,这就是我要说的话:‘加斯巴尔、巴契、老夫子、卡洛利和雷米,我们都被关在工作面里,很快就要死去了。’”

  “‘我,贝关乌,请求上帝做寡妇的丈夫和孤儿的父亲。我祝福他们。’”

  “你呢?加斯巴尔?”

  “‘加斯巴尔将他所有的一切都给他的侄子亚历克西。’”

  “‘巴契把他的女人和孩子托付给仁慈的天主、圣母和公司。’”

  “你呢,老夫子?”

  “我没有亲人。”老夫子伤心地说,“没有人为我哭泣。”

  “你呢,卡洛利?”

  “我吗?”卡洛利喊道,“‘我要把我的栗子托付给一个人,请他在栗子还没有变红变黑以前统统卖掉。’”

  “在我们的遗书上,不该写进这样无聊的蠢话。”

  “这不是蠢话。”

  “你难道没有人可拥抱吗?你母亲呢?”

  “‘我母亲,她将继承我的遗产。’”

  “那么你呢,雷米?”

  “‘雷米把他的卡比和坚琴给马西亚;雷米拥抱亚历克西,并要求他去寻找丽丝,拥抱她,把我上衣里一朵干枯的玫瑰还给她。’”

  “我们大家都来签名吧!”

  “我,我想画个十字。”巴契说。

  “现在,”贝关乌说,“大家都在遗书上签名以后,我请求你们让我安静地死去,不要和我说话。永别了,伙伴们。”

  说完,他离开他在平台上的位置,来到我们这边拥抱了我们三个人。然后又爬上自己原来的位置,去拥抱巴契和卡洛利。他堆起一堆煤屑,将头枕在上面,整个身子平躺着,不再动一动。

  写遗书所引起的激动和贝关乌的躺倒等死,使我们更为丧气。

  可是,铁镐的响声变得更清晰了。

  “可以肯定,人们在接近我们,也许很快就可以到达我们这里了。”老夫子对我们说,看得出来,他是为了给我们一点可以支持下去的力量才这样说的。

  “他们果真离我们很近的话,那就应该听得见他们的声音,可我们听不见,不用说他们也不会听见我们的。”

  “他们可能离我们只有几米远了,至于为什么还听不见他们的声音,这可能同他们所要穿过的矿层的传音性能有一关。”

  “也许是同距离有关吧!”

  水一直在退,我们马上就找到了证据,因为水位再也够不着巷道的顶板了。

  我们还听到有种什么东西在工作面的煤壁上抓挠的声音,水上也时而发出扑通扑通的响声,好象有小煤块掉进去一般。

  灯点着了,我们看见老鼠在工作面下面乱窜。和我们一样,它们在空气钟里找到了避难所;当水势退了之后,它们离开了躲藏的地方,出来寻找食物。它们能径直窜到我们这里来,说明巷道在它的高度上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水面。

  老鼠找到了我们这个水牢,就象鸽子找到了挪亚方舟;洪水结束了。

  “贝关乌,”老夫子爬到平台的上部去安慰他,“重新鼓起勇气吧!”

  他向贝关乌解释,老鼠的出现是我们即将获救的征兆。但贝关乌不为所动。

  “如果还是从希望到失望,那我宁愿不怀希望。我等待死亡!假如救星即将到来,那就感谢天主吧。”

  我想下到工作面的底部去看看水退的速度,因为水的退势已经是很显著的了,在巷道顶板和水面之间现在出现了一大块空隙。

  “给我们逮老鼠吧,”卡洛利向我喊道,“让我们吃它几只。”

  不过要逮住老鼠,就得有一个比我更敏捷的人。

  希望在激励着我,巷道顶板下的空间使我翻来覆去地琢磨着一个念头,我又重新爬到了老夫子身边。

  “老夫子,我有个想法,既然老鼠能在巷道里窜来窜,那么人也能穿行。我想游过去,一直游到梯子那里去喊叫,这样人们就会来找我们;这可能比从挖的通道下来更快点。”

  “我不许你这么干!”

  “老夫子,我游泳就象您走路一样,我在水里游动简直象条鳗鱼。”

  “要是空气有毒呢?”

  “既然老鼠都过来了,空气对我和对它们是一样的,不会有毒。”

  “去吧,雷米。”巴契喊道,“我要把我的表送给你。”

  “加斯巴尔,您的意见呢?”老夫子严肃地问,他的嘴里用了“您”的称呼。

  “没有意见。如果他认为能游到梯子那里去,就让他去吧。我没有权利阻止他。”

  “他要是淹死了呢?”

  “他要是因此而得救,岂不比在这里等死强吗?”

  老夫子沉思片刻以后,拉着我的手说:

  “你的心肠真好,孩子,照你想的去做吧,我相信你的尝试是不会成功的。但是,不可能的事有时也会得到成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拥抱我们吧!”

  我拥抱了他,又拥抱了加斯巴尔大叔,然后脱掉衣服下水。

  “请你们一直喊着,”我在下水以前说,“你们的声音可以使我知道方向。”

  我对水面以上、巷道顶板以下的这块空隙的情况,全然无知;巷道壁的凸凹情况怎样;在我前进的水面上,有没有危险的障碍;水面哪里宽哪里狭,它大得够我在里面自由游动吗?这些疑团是我已经下了水才想起来的。

  我划动了几臂之后,发现必须提防的是千万不要把头碰在什么东西上,但是只要小心点儿慢慢向前游去,这场冒险是可以干到底的。不过到头来,等着我们的究竟是得救还是死呢?

  我回过头来,看见黑暗的水中映照出一团暗淡发黄的灯光。啊,我有着一座灯塔!

  “你感觉好吗了?”老夫子在喊。

  “好!”

  我小心翼翼地向前游动着。

  要从我们的工作面游到梯子那边去,最叫我为难的是不知道该朝什么方向游去。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不太远,那是一个几条巷道的交叉点。问题是不能在黑暗中弄错了方向,不然就会迷路。要想朝我所想的那个地方游去,单靠摸着巷道壁和它的顶板是不行的。不过,我知道地上肯定有着一个指路的标记,那就是铁轨。只要顺着铁轨往前游,我就肯定能找到梯子。

  我不时地用脚去探底,碰到铁轨以后,我慢慢地浮上来。铁轨就在我的底下,同伴们的喊声在我后面,我没有迷路。

  从一边传来的喊声在渐渐变弱,从另一边传来的吊桶排水的声音在渐渐增强,这说明我是在前进。我终于要重见天日了,我的同伴们会因我而得救!想到这里,我又有了力气。

  我在巷道的中央笔直地向前游去,只要路线是笔直的,就能碰到铁轨。我经常用脚去碰碰它。有一次,我的脚没有碰到铁轨,我就潜到水里用手去摸,但也没有摸到,我从一个巷道口游进了另一条巷道中间,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我弄错了。

  我停下来,定了定神,思索了片刻。从同伴们那里传来的声音已十分微弱,象是一阵阵喃喃的细语,几乎难以觉察。我喘息一阵后,又猛吸一口气,重新钻进水里.可是和第一次同样令人失望,还是找不到铁轨。

  我走错了巷道而没有觉察,应该退回去才对。

  该怎么办呢?我的伙伴们不再呼喊了,也许他们还在呼喊,只是我听不见罢了。

  我在水中停了一段时间,一动也不动,我的四肢象瘫痪了一样,我被一种极端的恐惧感一下子攫住了,吓得软瘫在冰冷的水里。我完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去,在这夜一般的漆黑中,在这沉重的顶板下和冰凉的水里,我真的迷了方向。

  但是喊声又突然响了起来,于是我明白了该朝着那里游回去。

  用手臂往后划了十几下之后,我潜入水里又摸到了铁轨,这正好是铁轨的分岔处。我寻找转盘,可是没有找到;我本想寻找转盘上的那些出口,因为从这些出口就可以找到去梯子那边的巷道了,可是不管我从右边找还是从左边找,碰到的总是巷道的井壁,铁轨在哪儿呢。

  我又回到铁轨的分岔处,沿着它一直游到铁轨突然中断的地方。我终于弄明白了,铁轨已被洪水的漩涡掀起来冲走了,给我指向梯子的路标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计划已没有实现的可能,只好再往回游去。

  我已经游过一趟,知道沿路没有危险,我只想尽可能快地回到工作面,好在有喊声在给我指引方向,我迅速地游者。

  随着我渐渐地游近工作面,我感觉到在我的伙伴们喊叫的声音里有着一种兴奋有力的声调,我似乎察觉出在伙伴们的身上有了新的力量。

  我游近工作面,向伙伴们喊话。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老夫子回答说。

  “我没有找到巷道的出口。”

  “没关系,通道正在向我们这边掘进,他们已经听到我们的喊声,我们也已听见他们的声音,一会儿我们就可以通话了。”

  我迅速地爬上了工作面,也马上过去听着。

  确实,手镐的声音响得多了,营救我们的人的喊声传到我们这里时仍然很弱,不过已经清晰可辨了。

  最初的兴奋过了之后,我发觉自己冻僵了。因为没有干衣服给我更换,他们就把我埋在碎煤堆里,一直埋到我的脖子,煤堆始终是保存着一定的热量的,加斯巴尔大叔和老夫子还从两边挤着我。于是我就向他们讲述我的探险和找不到铁轨的经过。

  “你敢潜水?”

  “为什么不敢?不幸的是我什么也没找到。”

  现在,正如老夫子说的,没有找到巷道的出口已不甚紧要,因为我们如果不可能从巷道脱险的活,我们可以从上面直接挖下来的这条新的通道得救。

  喊声变得相当清楚,可以相信很快就能听到说话的声音了。

  的确,我们很快听见了一句说得很慢的话:

  “你们是多少人?”

  在我们所有的人中间,要算加斯巴尔大叔的声音最洪亮、最清晰,大家推他回答:

  “六个!”

  接着是一阵沉默。无疑,外面的人本希望我们这里的人数要比这更多一些。

  “你们快点吧!”加斯巴尔大叔喊道,“我们就剩一口气了。”

  “你们叫什么名字?”

  他报着我们的名字:

  “贝关乌、巴契、老夫子、卡洛利、雷米和加斯巴尔。”

  在营救我们的工作中,对外面的人来说,这时是最令人揪心的时刻。当知道马上就可以和我们取得联系时,被淹矿工的亲属和朋友都蜂拥而来,士兵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们拦在巷道口。

  当工程师宣布我们只有六个人的时候,失望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了。然而每个人还怀着一线希望,希望在这六个人中,可能会找到他们所期待的人。

  工程师重复了我们的名字。

  天哪!在一百二十个母亲和妻子里面,仅仅只有四个人能看到她们的希望成为现实。何等痛苦!何等悲惨!

  在我们这一方面,我们也在想,哪些人已经被救出去了呢?

  “已经救了多少人哪?”加斯巴尔大叔问道。

  没有回答的声音。

  “问问马利尤斯在哪儿?”巴契说。

  加斯巴尔大叔又问了一次,和第一次一样,仍然没有回答。

  “他们没有听见。”

  “还不如说他们不愿意回答。”

  我一直在琢磨着一个问题。

  “问问他们,我们在地底下已经多长时间了。”

  “已经十四天了。”

  十四天!可我们中间把天数估计得最多的人,也只说是五至六天。

  “你们现在不会待得太久了,鼓起勇气吧!不要再说话了,不然会影响工作的进度。还有几个钟头就行了。”

  我认为,这是我们遭难以来最漫长、最痛苦难熬的时候。每一下铁镐的声音,都使我们觉得它应该是最后的一镐。但是,一声接着一声,一声又接着一声,没完没了。

  过了不久,又传来了问话:

  “你们饿吗?”

  “饿,饿极了。”

  “你们能等吗?如果你们太虚弱,可以先打个窟窿,给你们送点汤进去,不过这会延迟你们得救的时间。如果你们能够坚持一会儿,你们很快就可以得救。”

  “我们等,你们赶紧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水一直在有规律地退下去,这当然是因为三个井口的吊桶一刻不停地在运转的缘故。

  “告诉外面,水在退。”老夫子对加斯巴尔大叔说。

  “我们知道啦。也许从巷道,也许从通道,我们就要到你们那里去了……很快。”

  手镐的声音变弱了。这显然是人们正在小心地估量着通道被打开时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因为我们已经向他们说明过我们所处的位置,他们怕引起塌坍,上面的东西会砸在我们头上,硕伤或者砸死我们,甚至连同塌坍物把我们一股脑儿地冲到水里去。

  老夫子告诉我们,空气的膨胀也是可怕的。洞一打通,膨胀的空气就会象一发出膛的炮弹那样向外射去,把一切都掀倒。我们应该小心提防,就象挖通道的工人正倍加小心提防塌坍一样。

  由于镐头的震动,一些小的煤块从工作面的高处脱落了下来,顺坡滚进了水里。

  说也奇怪,愈是快要得救,我们就愈衰弱。我再也支持不住了,躺在碎煤堆里,连用胳膊把自己支撑起来的力气也没有。我不冷,但我在发抖。

  终于有几块大的煤块掉了下来,它们滚落在我们中间,工作面上部打开了一个口子,我们突然被矿灯的亮光刺得睁不开眼睛。

  但是,我们立刻又堕入黑暗中。一股气流,一股可怕的气流,犹如一阵龙卷风,它把煤块和各种碎屑都卷了起来,也把我们的矿灯吹灭了。

  “这是气流,不用害怕。外面有人很快会把灯点上的,稍稍等一会儿。”

  等!又是等!

  就在这时候,一个很大的声音从巷道的水面传来,我不由得转过头去,看见一道强光从汩汩作响的水面过来了。

  “勇敢些!勇敢些!”有人在喊。

  当有人从通道走下来把手伸向待在平台上的人的时候,从巷道那边来的人也与我们会合了。

  走在前头的是工程师,他是第一个爬进工作面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他抱在怀里了。

  来得正是时候,我的心快停止跳动了。

  不过,我还能意识到有人把我抱了起来,在我们走出第一水平的巷道之后,又有人用毯子把我包裹起来。

  我闭上了双眼,但是,我很快又感觉到一股强光迫使我睁开眼睛。

  这是白昼。我们已经完全在井外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白色的躯体向我扑来,那是卡比。它一跃跳到工程师的胳膊上,舔我的面孔。同时,我也感觉到有人拿起了我的右手,亲吻我。“雷米!”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叫我,这是马西亚的声音。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大群人站成两行,中间让出了一条通路。这黑压压的人群显得异常安静,因为有人嘱咐过,不要大喊大叫地骚扰我们,然而,他们的神态和目光正在代替他们的嘴说话。

  在第一行,我仿佛看见短白衣①和金色的祭披②在太阳底下熠熠闪光,这是瓦尔斯城的神父们在矿井的入口处为我们的脱险祈祷。

  

  ① 短白衣:宗教专用词。指天主教神职人员在宗教仪式中所穿的、罩在他们黑色长袍外面的、用白色麻纱或细布做成的半长的宽大旱衣。

  ② 祭披:宗教专词。天主教神父在宗教仪式中担任主要职务时所穿的坎肩式无袖套头绣花或绣金丝的法衣。



  当我们出现的时候,教士们都双膝跪在尘埃里。

  二十条手臂向我伸过来,可是工程师执意不让人把我抱走,他神采飞扬,为他的成功而感到自豪和幸福。他把我一直抱到办公室,在那里接待我们的床铺已经准备好了。

  两天以后,我已经跟马西亚、亚历克西和卡比一起,在瓦尔斯的街上散步了,所有的人在我经过的路上都停下来看我一眼。

  有的人走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有的人见了我却背过脸去,他们正穿着丧服呢!他们痛苦地想,为什么他们家里的父亲或儿子的惨不忍睹的尸体,还在矿里一任洪水推涌和颠簸的时候,这个孤儿却偏偏得救了呢?

  但在招呼我的人中间,也有一些人使我感到很不自在,他们邀请我吃晚饭,或是上咖啡馆去。

  “给我们说说你在井下的体会吧。”他们说。

  我觉得对那些无动于衷的人讲我的故事是不值得的,他们满以为用一顿晚餐或一杯啤酒就可以作为酬劳,让我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我当然谢绝了。

  再说,我更喜欢的是听而不是讲,听亚历克西,听马西亚对我讲当时地面上发生的事情。

  “当我想到你是为我而死的时候,”亚历克西说,“这简直象砍了我的胳膊和腿,因为我想你肯定是死了。”

  “我呢,我绝对不相信你会死。”马西亚说,“我不知你是否会自己活着出来,还是别人及时赶到救你出来,但我相信你不会让水淹死,只要营救的工作进展迅速,人们就会在某个地方找到你。当亚历克西伤心地为你哭泣的时候,我焦急地对自己说:‘他还没有死,不过也许会死去的。’我逢人就问:‘没东西吃的时候,人可以活多久?水什么时候才能排走?通道什么时候能打穿?’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当工程师问到你们的名字,他在叫了卡洛利之后,又大声叫着雷米时,我倒在地上,哭起来了,有人从我身上走过去,踩了我几下,我都没有觉察到,我太高兴了!”

  马西亚居然对我这样地有信心,他不相信我会死,我感到非常自豪。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